任正非缔造“狼性”华为:偏执狂才能生存
2010年09月25日 11:27 时代周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1944年出生于贵州省都匀,祖籍浙江省。肄业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现并入重庆大学)。后参军从事军事科技研发。创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现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若问当今中国最神秘的企业家是谁,答案差不多都会指向一个人: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

任正非已经成为业界的传奇,最让记者头疼不已的是,任正非从来不接受记者的正式采访,虽然有几次任正非被记者“逮到”,不得已说了几句话,但那明显不是任正非的“真正意愿”。

由于处世低调,任正非被媒体称为神秘人物,其个人公开资料甚少,有关任正非的故事更多的是来源于《华为人报》,这个华为对外的窗口。

就是这样一个神秘低调的企业家,却是华为的真正缔造者。

任正非其人

某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华为公司,两个女职员在电梯里抱怨着公司财务制度上的一点小问题。她们注意到电梯里还有一个面貌敦厚的长者,但她们当时并没有当回事,因为这个人太普通了。

这两个女职员第二天被告知,她们所抱怨的那个问题已经解决。她们惊问为什么,对方告诉她们,任总亲自打来电话,云云。她们此时惊呆了。

这类有关任正非的故事,或者称之为坊间传言,在业界还有很多很多。在华为内部,在记者就这个故事的真伪采访一些员工时,他们认为,真实性很高,因为任总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正是因为这类故事的流传,也让这类故事发生的可能性不断降低。

任正非,1944年出生,大学文化,1978年从部队转业,1988年创办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现任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19岁时,任正非考上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现并入重庆大学)。还差一年毕业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父亲被关进了牛棚,任正非回到老家看望父母,父亲让他快回学校去。临走,父亲叮嘱:“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

据任正非回忆,回到重庆,已经是“枪林弹雨的环境”。但是,他硬是不为所动,把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等课程自学完。由于结交了一些西安交大的老师,这些老师经常给他一些油印的书看。他自学了三门外语,当时已到可以阅读大学课本的程度。

事实证明,在日后的若干年里,任正非知识的渊博,见解之独到,在他的讲话中可以体现为旁征博引、一针见血,华为人都深有感触。

对于受过大学教育的任正非来说,选择从军也许是最现实的选择,而后来任正非进入军方的研究单位则是最佳的选择。

可以说,任正非的性格特征与这段军旅生涯密切相关。在部队里,任正非养成了宠辱不惊的心态。44岁时,任正非成立了华为公司。随后的22年里,任正非就干了一件事,发展华为。

在华为的历史中,任正非雷厉风行的军人性格有着太多的故事。任正非一向说话直来直去,态度有些显得暴躁和不留情面。据说在华为某次中层干部会议上,任正非对财务总监说:“你的长进非常大”,而下半句却是,“从水平特别差变成比较差!”

偏执狂才能生存

电信是一个竞争残酷的行业,世界上任何电信公司不是发展,就是灭亡,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华为同样如此,没有退路,要生存,就得发展。

在压力面前,任正非立下誓言:“处在民族通信工业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要竭尽全力,在公平竞争中自下而上发展,决不后退、低头”;“不被那些实力雄厚的公司打倒”;“十年之后,世界通信行业三分天下,华为将占一分”。带着这些信念,任正非的管理显得强硬甚至几近偏执。

任正非的军人血统融进了骨子里,他经常和员工讲毛泽东、邓小平,谈论三大战役、抗美援朝,而且讲得群情激昂。他讲到,在战场上,军人的使命是捍卫国家主权的尊严;在市场上,企业家的使命则是捍卫企业的市场地位。而现代商战中,只有技术自立,才是根本,没有自己的科研支撑体系,企业地位就是一句空话。因此,任正非选择了走技术自立,发展高新技术的实业之路。

这种传奇更多的是来源于一种反差。华为所打造的新锐的网络技术,所建立的是透明而现代化的企业总部,所追求的是高度竞争的企业文化,但任正非却用中国最传统的方式管理华为。革命化的团结大动员、唱军歌式的管理模式在华为是一种有趣的特殊现象。

事实上,华为就是任正非,而任正非就是华为,正如“文如其人”一样,企业也如其创始人。

经历了多次大环境起伏,任正非对危机特别警觉,在管理理念中也略带“血腥”,认为做企业就是要培养一批狼。因为狼有让自己活下去的三大特性,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任正非还有些“狡猾”,他不满足于只像狼,而是要求华为的每个部门都要有一个狼狈组织计划,既要有进攻性的狼,又要有精于算计的狈。

或许正是这些凶悍的企业文化,使华为成为连跨国巨头都寝食难安的一匹“土狼”。

作为华为的最高领导,任正非讲究“官兵平等”,就连华为的高层领导也不设专车,在公司吃饭和看病要和员工一样排队,付同样的费用。军人风格在对华为的管理上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创业初期的华为,每个员工的桌子底下都放有一张垫子,就像部队的行军床。除了供午休之外,更多是为员工晚上加班加点工作时睡觉用。这种做法后来被华为人称作“垫子文化”。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有一次华为在深圳体育馆召开一个6000人参加的大会,要求保持会场安静和整洁。历时4个小时之中,没有响一声呼机或手机。散会后,会场的地上没有留下一片垃圾,干干净净。

在华为的《基本法》中,字里行间更渗透着任正非的性格。在《华为公司基本法》开篇,核心价值观第二条就做了如此描述:“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通过无依赖的市场压力传递,使内部机制永远处于激活状态。”

在华为内部,任正非还有一篇叫“企业不能穿上红舞鞋”的演讲。在任正非眼里,红舞鞋虽然很诱人,就像电信产品之外的利润,但是企业穿上它就脱不了,只能在它的带动下不停地舞蹈,直至死亡。因此任正非以此告诫下属要经受住其他领域丰厚利润的诱惑,不要穿红舞鞋,要做老老实实的“庄稼汉”。

神秘企业家的“高调”

从1987年任正非创办华为至今,没有一家媒体正面地采访过任正非。人们所看到的只是电信设备制造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华为,而种种关于任正非和华为的评说大多是分析和猜测的结果,无可否认,任正非始终是华为沉默的核心推动者。

一直以来,任正非不但不响应外界对他及华为的批评,也不准华为员工出去和别人辩论。在任正非看来,华为不是上市公司,因此没有必要向公众披露自己不愿说的事情。

神秘如任正非,也有其高调之处,他会在任何可以“利用”的细节之处传递自己的理念。

在《华为人报》上发表的多篇文章已无须多言,这是华为员工理解老板的最佳窗口。而在华为的建设上,取名这样的小事,也是任正非主动要求的亲力亲为。

华为坂田基地有几条大道,“张衡路”、“祖冲之大道”,这些以中国古代科学家命名的道路就是任正非的想法。华为的员工基地之一的“百草园”,也是任正非取的名,而且不吝于让员工知道这一点。

任正非在取名的同时,也在传递自己的价值观和理念,并通过“高调”的方式,希望贯彻到华为每一个员工的心里。

“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安迪·葛鲁夫的名言,但是,对于华为来说,这句话同样适用。华为的一位员工说,任正非对管理的天才领悟来自他对人情世故、人心人性的深刻洞察,在他面前,你会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隐藏什么,因为那将是徒劳的。

任正非曾说过:“资源是会枯竭的,只有文化才会生生不息”。是这条无形的、生生不息的、充满思辨色彩的、不断升华不断完善的文化线,牵引着华为人走向成熟。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李瀛寰 编辑:唐穗英
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更多新闻
频道头条 Big News

手机上看书

凤凰科技
今日热图 昨日热图
美藏旧中国老照片首曝光
伦敦冰雕节开幕
印度性爱神庙规模令人震惊
“小舒淇”与男教官肉搏
探秘世界最薄的身体
超级创意的床上用品
中国歼20隐形战机首飞
100年前的中国时尚美女广告
强人用打火机改装成摩托车
范冰冰身材发福表情多
美女闺房外形奇特的床单
世界最长舌头能到舔眼睛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博客论坛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