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电信巨头终极战:中兴初败

2011年05月14日 08:25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廖杰华 缪若冰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只用4天,华为就取得了对中兴专利战的初胜,这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据本报了解,早在5月2日,德国汉堡法院就华为诉中兴商标侵权案发布初始禁令,禁止中兴在其USB数据卡上使用华为的一项注册商标,并禁止销售印有该受特定法律保护商标的USB数据卡。

知情人士称,华为在禁令发布的当天获知了相关消息,华为依据工信部的调停令没有对外发布消息。而中兴在禁令被媒体曝光后也发表了三点声明表示,德国法院的临时禁令非正式判决,最终是否侵权,需要等待法院判决。

20多年来,华为和中兴之间的竞争从来不曾中断。单就诉讼标的本身而言,这是一场不大的官司,即便中兴输了,赔偿也不过数百万美元。但在许多人看来,华为和中兴从政府主持的谈判桌到法院,是两家国际性公司真正成熟的标志——他们的竞争,已超越了中国企业曾经擅长的、最原始的产品价格战,进入到专利战层级,这是中国企业必须开辟的第二战场。也是持续了十年的全球通讯设备行业淘汰赛终极战的预演。

中兴初败

5月12日的华为、中兴,一切都与4月28日前没有两样,在这两家企业工作的10多万员工仍像往常一样上下班,中兴的股票仍旧随着大盘波动,而华为照样在世界范围内攻城略地,被外界纷攘的官司仿佛不曾来过。

一位中兴员工说,“公司和华为专利之争,更多的是法务部门的过招,既不会影响销售业务,也不会影响研发。”不过,12日中兴初败的消息还是让他有些意外。华为起诉4天后,德国法院在没有听取中兴辩护情况下,通过快速法律程序对中兴发出了初始禁令。

同济大学法学院院长单晓光表示,根据德国知识产权相关法律,德国法院在未开庭审理的情况下就颁发禁令,必须满足侵权事实的证据清楚,且情况非常紧急的法定条件。

汉堡法院禁令的主要内容是,禁止中兴在其USB数据卡上使用华为的一项注册商标,并禁止销售印有该受特定法律保护商标的USB数据卡。

这正是4月28日华为起诉中兴的主要内容之一。当天,华为宣布以侵犯公司数据卡、LTE(4G)专利和商标权的名义,正式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对中兴通讯提起法律诉讼。20小时之后,中兴通讯发表反诉声明称,已于当天在中国针对华为侵犯中兴通讯LTE若干重要专利递交了诉状。

此次判决涉及的ROHS商标,是由欧盟立法制定的一项强制性环保认证通用标准,欧盟未对ROHS认证制定统一标识,很多厂商都设计了自己的ROHS商标作为自己产品的环保认证标记,但必须在通过相关认证测试后才能使用这些商标。

中兴对本报表示,他们在产品上所使用的ROHS标识来自于某运营商提供的样品,而此时华为申请的ROHS标记还未在欧洲注册成商标。原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温旭律师认为,“欧共体内部市场商标一体化管理局(OHIM)既然已向华为颁发了商标证书,即代表经过严格审查后,该组织华为商标的合法性,华为商标在欧共体范围内受法律保护。”

德国法院的初步禁令显然对中兴更不利。对于法院的判决,中兴发表了三点回应。一是临时禁令非正式判决,最终是否侵权,需待法院的实体判决;二是中兴在华为获得该项商标注册前1年就已停止相关使用,对中兴经营成果无影响;三是华为无权将ROHS标识注册为商标,中兴已在欧盟申请撤销。

诱因“三反”

据悉,在华为起诉中兴之前,双方已举行多轮谈判,最新的谈判原定在5月10日,但因诉讼的存在未如此举行。一位来自政府层面的知情人士称,中兴坚持不可能付费是导致双方谈判破裂的主要原因。

不过追溯这起诉讼,就要从中国企业在欧洲遭到的“三反”(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说起。2010年6月,比利时无线调制解调器制造商Option向欧盟委员会发起针对中国制造的无线数据卡产品的反倾销和保障措施调查。随后同年9月,欧盟委员会又发起了反补贴调查。

Option称,导致自己在欧洲市场份额急速下跌至2010年的5%的原因是,华为2006年在欧洲市场上推出全球首款USB数据卡等产品,引爆欧洲市场彻底改变了竞争格局。此后,中兴也进入欧洲市场,并带来了“低价策略”。低价竞争的后果是,Option向欧盟提出对中国无线上网卡厂商的“三反”调查。该调查可能会对中国高科技行业带来致命的打击。

为避免风险,华为与Option达成了一系列合作,包括华为同意购买Option的连接管理器软件授权;同意以800万欧元收购Option的半导体公司M4S。华为为此付出了高达6800万欧元总代价。随后在2011年3月欧盟委员会公告称,终止对中国公司相关产品的“三反”调查。不过,在中兴看来,这只是华为对Option进行了收购,左手倒右手而已。

市场之争

据上述接近政府层面的人士透露,欧盟“三反”调查开始后,华为的自查还发现,中兴侵犯了自己的知识产权。虽这次“三反”已解决,但低价竞争的根源没有除去,后续还可能引发新的“三反”调查。实际上,已有西方媒体报道证实了这种推测。还有业内人士认为,华为起诉中兴侵犯知识产权,除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外,另一个原因就是希望借此让中兴支付专利成本,以缓解欧洲数据卡的低价竞争局势。

如今,欧洲无线市场上消费者购买的数据卡正逐步转向4G,这一数据卡业务,极可能出现当年3G时的市场盛况。对华为而言,在4G数据卡市场爆发前夜发起诉讼,很可能是为避免4G数据卡市场重蹈覆辙,避免高科技创新变成“白菜价”。

在最新公布的通讯设备全球排名中,华为、中兴都在前五名中,在两家均成为全球主要通讯设备商的同时,他们对海外市场的依赖也越来越重。

尽管目前全球通信赛场上仅剩5家设备商,但每年1500亿美元的市场容量已开始随着全球3G热潮的落幕而触及天花板。

华为的转型最能说明问题。2010年底,华为开始调整业务架构,重新设立基于运营商网络、企业市场、终端及其他四大领域,设立了未来5-10年的发展目标:巩固运营商市场地位,并在运营商、企业网及消费者三大市场进入领先者行列,销售额达到千亿美元。这被认为是华为的第三次重大变革。中兴也同样雄心勃勃,其追赶华为的野心一直未变。

因此,在不久的将来,通讯行业的竞争可能不是爱立信和华为的第一名之争,而是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企业间的终极对决。随着企业国际性而增强,它们之间的战争只能交给市场和法律来决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王鹏] 标签:终极 初败 华为 中兴 LTE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