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对话:移动大时代,老革命的新问题

2011年11月03日 11:48
来源:凤凰网科技 作者:寒冰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访谈:移动大时代:老革命的新问题

凤凰网科技讯 “2011中国移动开发者大会”于2011年11月3到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本次大会的主题为“移动大变局下的抉择”。凤凰网科技频道作为全程战略合作伙伴,视频图文全程报道此次活动。

11月3日上午的对话环节,由电商社总编辑申音主持,参与对话的嘉宾是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刘成敏、华为终端公司CMO徐昕泉。

以下为对话实录:

今天这个大会主题,移动大变局下的抉择,在大局下应用开发者、创业者与平台,产业链的不同环节等都面临诸多选择,是开放的水平整合还是封闭的垂直选择?手机、平板、电视、车载从哪类终端入手?优先于哪个开放平台合作?做游戏还是做应用?选择海外市场还是扎根本土?偏重中高人群还是新兴人群?做企业应用还是消费市场?这些问题我相信大家平常都在思考。明天我们还有多个主题论坛,有更多细致的在平台和技术、产品设计、营销推广等等应用研发的不同领域,还有投资创业,各个分论坛都有更细致的来自一线的实践分享,请大家也注意自己好好选择。另外,这次大会专门开发了一个客户端,大家可以看到大会的专门二维码,大家可以扫描下载,其他平台可以通过浏览器访问,在大会手册14页。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有请申音、刘成敏、徐昕泉,把话筒交给申音。

申音:大家抓紧时间。华为和腾讯,过去十年互联网革命、信息革命,你们是国内最大的赢家,但是今天讲的是移动互联网,是未来10年的事情,未来10年我们讲的是老革命的新问题,你们能不能成为未来10年新的赢家。两位都是来自深圳的公司,刘总之前是从华为出来的,你们在国内在技术储备等等各方面是实力非常强的两家公司。今天首先有一个问题,首先问徐总这边,您是来自华为的,您是做华为终端的,华为终端到目前为止今年我们的销售收入到多少?

徐:差不多500个亿左右。

申音:也就是说这个数字比国内其他竞争对手高出一个量级,我能这样理解吗?

徐昕泉:市场数字说明一切。

申音:离你们最近的对手是什么数字?

徐昕泉:差不多两倍差距。

申音:智能手机创造销售收入多少?

200多万台。

申音:最新一款C8605好像创造了上市三个月100万台?

徐昕泉:两个月。

申音:千元以下是什么手机?

徐昕泉:今天早上李开复提到千元智能机成长非常快,这一点点不仅仅是中国市场是这样的表现,全球市场也是这样的表现。去年2月份,我们记得在巴塞罗那展时候我们提出自己的观点,认为未来有两个战略点,一个是网络基础架构更新,另外一个是150美元左右,其实就是千元,iPhone体验的智能机是关键,它会成为移动互联网成长的关键。

申音:我们听到很多国内有不同的声音。千元以下手机从用户体验等方面并不能真正发挥智能手机的功能,不能让用户体验到什么是移动互联网,而且千元手机意味着做硬件的厂商是没钱可挣的,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你们有钱挣吗?

徐昕泉:我们肯定是有钱挣的,对这个产业的未来非常看好,因为它每年增长空间特别巨大。从华为终端最近几年成长来看,特别是在手机这一块,基本都是在翻倍的增长,每年都是这样。智能手机每年是倍数的增长速度,所以一方面它的规模快速扩张带来成本的迅速下降,同时带来我们节约空间给消费者,同时给开发者开发各种各样的应用提供市场空间。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看到整个市场,他们认为消费者能够消费得起、大家能够接受的智能手机才是最好的,也就是说最合适才是最好的,不是最贵的才是最好的,套一句话,“我们只做最好的,不做最贵的”。

申音:我们知道腾讯很强大,很多人害怕你们,有一句话叫做“要生要死,要么就要面对腾讯”。其实我很想知道,在移动互联网这个大革命浪潮,你们腾讯觉得竞争规则应该是什么样的?你们希望的竞争规则是什么样的规则?

刘成敏:主持人说我们很强大不是很认同,下面比我们强大得有很多。刚才主持人说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其实我们危机感很强的。我们是在PC互联网上,可能我们在中国市场有一点点优势。我们今天的大会,像雷军他们搞的会,每一场会我差不多都参加了,都几千人。

申音:雷总是您最尊敬的竞争对手吗?

刘成敏: 群众的力量是无限的,这个行业本身是靠颠覆取得成功的,所以对于我们这样一个老革命或者负担很重的公司其实压力很大。总结起来,我觉得第一个是会有很多新的创新模式出现,虽然也叫互联网,但是此互联网和彼互联网不太一样,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有很多强有力的新的竞争者有一些新的切入点和新的思路。第三个是市场竞争很激烈的时候,大家在自己的领域做得好已经不错了。第四条,我觉得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开放,因为互联网发展这些年了,我们认为也是从农业经济逐渐到工业经济、到第三产业发展的过程,我觉得已经到了第二个阶段了,就是到了工业化生产的年代,就讲究横向的分工。虽然大家看到很多纵向的整合,但这不完全是市场的主流,长期大家专注在自己的领域上。我们的策略,我们是专注在自己的领域,做好我们的服务。

申音:所谓你们的领域是哪些领域?哪些是腾讯认为必须是自己的领地的?

刘成敏:我们在互联网上,我们已经做好了一些服务。

申音:哪些服务?您能准确的告诉我哪些是腾讯必须要做的,不能让别人抢的。

刘成敏:不是不能让别人做的,是我们必须做好的,比如我们的社区、搜索,还有上网的入口、浏览器,还有传统上我们很有优势的,就是我们的游戏,我们也要做好。

申音:就是社区、搜索、入口还有浏览器,好像没剩下太多了大家可以做得了。

刘成敏:我觉得主持人问得问题是带有倾向性的。

申音:没有倾向性。

刘成敏:如果剩得不多,大家可能不会有这么多人涌入这个行业。虽然我自己在讲社区很重要,浏览器可能是入口,但是这个行业是颠覆性的,有可能从另外一个角度创造一个新的机会,我相信机会都是有的。我们做事的规则是从我们的优势领域切入,我们做一件事要问我们自己在这里是不是有优势去切入。大家不要以为腾讯就无所不能,其实不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也很谨慎的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或者我们不熟悉的,或者我们不擅长的领地。

申音:刘总,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们怎么评价一个业务在移动互联网上,比如应用一个业务,做得好或者坏的标志是什么?比如现在微信你们觉得现在做得算是成功吗?

刘成敏:我们没有觉得哪一个业务在无线上会很成功,比如智能手机我们在全球市场份额不是很高,特别在中国,智能手机才是两成的市场份额,我觉得这个世界,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刚刚开始,就是行业才刚刚开始,你做得一个业务才刚刚开始,你就说你很成功,这是不可能的。要说评价这个业务怎么成功,我觉得永远没有成功的时候,永远都在很紧张,会有人颠覆你,会有人从别的路上闯过来。

申音:微信现在的用户数多少?很多传闻说你们过亿。

刘成敏:过亿是不准确的,因为我还没有关心微信的数据,但是我相信随着智能机的发展,确实微信的增长是比较快的。一个是大家知道,我们本来就是做这个的。

申音:微信增长很快,但是有多快?有多少用户?

刘成敏:我不记得具体用户,应该是3千万以上吧。

申音:还是很可怕的。

刘成敏:可怕谈不上,中国将来智能手机用户应该是七八个亿或者十个亿,市场刚刚开始,包括徐总拿的7寸的PAD。昨天网上有一篇文章,说一个人将来有两个终端设备,将来全球手机用户数是人口的一倍。总的来说,这个市场确实刚刚开始,机会还很大,今天大家可能看到两三千万用户是很大的数字,我们不认同。

申音:您现在是几个手机?

刘成敏:我常用的是两个手机,实际上我个人的手机数很多,因为有合作伙伴做好手机了让我们体验一下,或者因为我们自己要做很多平台。

申音:我特想知道,因为我知道您是腾讯的高管,肯定要用腾讯的应用,除了腾讯的应用之外,你最常用的两个手机里面最常用的三个应用是什么?

刘成敏:搜索。

申音:是哪个搜索?

刘成敏:百度的搜索。然后经常去新浪网,特别是新浪网的科技频道、财经频道。

申音:你用手机上科技频道?这不算应用。

刘成敏:算是网络上的应用,还有微博,新浪的微博。

申音:您不上腾讯微博吗?

刘成敏:腾讯微博也经常上。微博是用得很多的应用,特别在一线城市,在高端人群当中,微博应用比较广泛。

申音:除了微博呢?

刘成敏:搜索用得比较多,再一个是浏览器用得比较多。

申音:除了QQ浏览器以外哪个用得比较多?

刘成敏:CU、海豚。还有本身系统自带的浏览器,(英文)浏览器很好,谷歌自带浏览器很好用。从我个人需求来讲,上得最多的是网站,我们自己的网站,新浪的网站,还有WAB1.0形式,2.0是我们的博客,搜索引起是无时不在。

申音:我要问徐总一些问题。大家都知道要做智能手机,智能手机最重要的是操作系统,今天很多厂商都在开发自己的系统,在A要深度开发一下,华为自己的操作系统能看到吗?

徐昕泉::央视上过几期节目,采访国内的厂家,我对这种问题的回答是:第一,我们如果做的话就做一款自己用着放心,国人用着输心,以中国为立足点,面向全世界的,成功的操作系统。在这之前,我只能说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话题一直很热,但是我认为从技术的角度来讲这个问题并不大。

从技术角度来讲华为自己做一款操作系统并不是问题,已经有这个实力了。

核心难题在于怎么样团结全球的开发者、消费者,造成一种共需两旺的局面,如果没有这个局面所有的其他东西都是那两个字——扯蛋。因为这个市场成功核心在于商业成功,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区域化、民族化、本地化、定制化的需求,但是从春秋战国走向三国演义,我们认为世界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真实的技术的实力,如果是靠对操作系统的修修补补、敲敲打打,实际上难以成为独特的。

申音:在国内的这些在Android系统上的修修补补、敲敲打打。

徐昕泉:国内有很多雄心壮志的厂家在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取得成功。华为70%的业务来自于全球市场,我们是不折不扣的全球化公司。我们可以从全球产业链整合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

申音:腾讯会做自己的操作系统吗?

刘成敏:我们会做。

申音:你们会去修修补补、敲敲打打吗?

刘成敏:我们未来优化用户体验,可能在UI层面做一些改善,但是还是为我们的服务去服务的。跟主持人再回应一下,我们确实要专注在我们的服务领域,但是你的意思可能觉得我已经够专注了,在服务领域我已经做很多事了。实际上,无线互联网将来像我们公司定位是做平台,今天我们看到了很多事,是加法,长期我们是做减法。我举个例子,这个行业本身确实在启动期,腾讯无线的策略显然是做平台,毫无疑问,今天在互联网上我们做了一个平台,是作为运营者的角色出现。实际上我们做游戏中心以后吸引很多开发商进来,没有太多的精品出现,或者说做得很弱,一款游戏收入一两百万就是很高的瓶颈。但是日本人做了一款钓鱼游戏每个月的收入到500万美金,覆盖人群每个月到1千万,原因是什么?日本无线互联网行业当初就有一个跨平台的引擎,它是浏览器加FLASH,使运营效率很高。但是我们国家不同,刚才我听了黄院长的演讲,说HTM5的技术产业环境在逐渐成熟,逐渐出现跨平台的引擎。我认为当这个平台有很好开发效率平台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要专注做平台。

申音:在你们这个平台上面,最赚钱的游戏开发者一个月赚多少钱?

刘成敏:也有200万人民币的。

申音:什么名字?

刘成敏:我不记得是哪家公司。国内的公司是广州的一家公司。

申音:一个月赚一两百万人民币?

刘成敏:嗯。网络游戏合作空间是很大的,因为现在的网络环境和手机的硬件环境,我们是做偏休闲和社区型游戏比较好,但这种东西是强运营的,和QQ用户整合很紧密。我们做了很多示范,我们IOS有十几亿的应用,我们的Android也是10亿级的,比摩尔定律膨胀更快。所以机会是很多的,我们被颠覆的可能是很多的,我们有很大的危机感,就是大家的机会。

申音:大家也不要怕。

刘成敏:大家创新的机会多。无线互联网不是受腾讯开发的。比如国外的应用愤怒的小鸟赚了很多钱,比如说日本的(英文),我们当年去的时候它是200人创造50亿美金的市场价值,腾讯差不多是上亿的员工,我们的市值才多少。所以我觉得真正很强,如果放眼世界看,第一个是机会很多,第二个是我们上升的空间是无限的。

申音:最后一个问题,我先问徐总,就是在接下来三年,移动互联网赚钱的机会在哪?因为我们刚才讨论的时候,你觉得移动视频没机会,但是觉得支付有机会,你为什么是这样的理解?

徐昕泉:早上讲到因为移动互联网会走跟桌面互联网类似的路,我们觉得这个有待商榷,因为无线不大支持大量视频下载,会造成大量的网络拥塞。目前基于已有的三家手机操作系统,风暴的问题已经对于网络造成很大问题。2000年3G发展以后,大家觉得路很宽,从拖拉机到奔驰都可以在上面跑,没问题,所以大家开发移动应用的时候不太关心网络资源效率的问题。但是我在这里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我们看到移动互联网那么美好的未来时一定要关注这个问题,因为未来10年流量巨大差异会造成带宽紧张,变成稀缺资源。为什么视频是非常有待商榷的商业模式?但是我们认为支付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式,不管从它已有的产业链合作伙伴,还是客户的现实需求,要随时随地能够支付。

申音:但是支付不是中小应用者能玩的游戏啊。

徐昕泉:Android推Android2.3的时候能支持NMC,全球最大的应用是来自华为跟土耳其开发的,一个应用20万,在土耳其国家我们能给他们的用户开发这样的,原因是能够解决好从开发者到集中商,然后到它的商场,一直到它的银行支付系统,大家产业链是共融的体系。所以并不是说只有大的银行才能够去做支付系统,当然,开发支付系统涉及到比较高的保密或者安全问题,这方面我相信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是可以解决的。最重要的一点,带宽会越来越成为一个稀缺资源。比如举个例子:自从今天早上9点钟我进入这个会场以后,我的平板,还有三部手机,试图去介入好几个WIFI的帐号,有的介入成功了,但是几乎下载量是零。所以诸位,移动互联网的开发者们,尊敬的业界大佬们,你们千万不要忘记了运营商以及设备制造商基础的重要性。而且我们跟全球顶级运营商交流的时候,他们有比较悲观的观点认为马路上的交通状况,就像我们看到北京堵的状况,所以我们要尽快考虑把这个地雷排除。

申音:运营商赚到钱开发者才有钱赚是吗?

徐昕泉: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大家要共赢共融。

申音:未来哪个领域能够赚得钱?

刘成敏:我们认为启动期还是以娱乐为主,还是做游戏。但是大家一定要谨慎,长期没有商业变现也是很难持久的一件事情。我觉得娱乐能赚钱,还有一些比如像电子阅读,市场的规模也不会太小,手机广告的市场环境也在成熟。但长期来讲,这个娱乐行业最大的商机在广告。

徐昕泉:我接着广告讲一下,华为不仅仅是一个终端公司,还能够去提供云服务,华为一个做硬件的公司传统的形象,我们自己的智慧云商店用户量非常大,这个服务是给开发者开放的,一手拉着开发者,一手抓住消费者。

申音:谢谢徐总,谢谢大家,本次对话结束。

版权声明:来源凤凰网科技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凤凰网科技",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顾晓波] 标签:移动互联网 李开复 移动商务 移动OS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