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女宇航员神秘的太空生活

2012年06月18日 19:59
来源:大连法制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961年,当尤里·加加林成为进入太空第一人后,美苏两国就开始着手妇女进入太空的工作。但当时性别歧视还很严重,妇女要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就必须比男人作出更多的努力,而航天领域更一向被看作是男性的天下,所以当捷列什科娃证明妇女可以像男人一样在太空中工作时,可以明白它对人类探索宇宙的意义是多么重大。

穿裙子的“加加林”

1963年6月16日至19日,苏联宇航员捷列什科娃揭开了女性太空之旅的新篇章,但当时这并不意味着妇女已能经常进行太空飞行。首先是太空飞行非常艰险,飞行经验很少;此外,还缺乏一些妇女需要的技术设施。因而在挑选和训练项目上,女宇航员并不受到特别的待遇。捷列什科娃回忆说:“宇宙对我们妇女既不多情,也不宽厚,因此我们要接受与男子完全一样的残酷训练。”她用“残酷”二字形容接受的训练。

当美国听说苏联要将女宇航员送入太空后,也计划选择一批女宇航员。用“残酷”来形容早期的美国女宇航员接受的训练并不合适,她们要完成比男性更艰苦的训练项目,用“虐待”来形容或许差不多。据称,挑选和训练包括:向她们耳朵里注射冰水;让她们吞下一条长长的橡皮软管;喝放射性的水;把她们的身体倾斜、旋转;关进漆黑的房间;捂上眼睛浸泡在水箱中;让她们失去各种感觉等等。在一周体验后,有13人获得通过,由于当时美国正在实施把宇航员送上太空的“水星计划”,这13人被称为“水星13女杰”。但让妇女进入太空的这项计划后来被取消。美国也错过了将第一位女性送上太空的机会。40年过去了,男女平等的观念已逐渐深入人心,妇女地位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妇女上天在今天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女航天员照样“喜得贵子”

妇女上天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会不会影响她们的生理。曾创造太空生活纪录的美国女航天员露西德说:“除了因没有穿鞋脚上的老茧消失了外,我没有发现我的身体状况有明显变化。”第一个女太空人捷列什科娃回到地球5个月后,与一名男航天员结婚,第二年便生下一个健康的女孩。1984年,在太空行走的第一位女性——斯韦特兰娜·萨维茨卡娅返回地球一年半后也“喜得贵子”。

根据国外的经验,如果女航天员上天后,短期内怀孕可能会受到影响,国外也有过女航天员返回地球怀孕后流产或者婴儿畸形的先例。而如果为规避影响而推迟怀孕的时间,有可能年龄较大而受到影响,因为女航天员本身上天之前要有1000小时以上的飞行时间,飞天时的年龄就已经比较大了。

太空生活不简单

太空环境与地球环境大不一样,“失重”给宇航员的生活带来很大影响,什么都得固定住,一言一行必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一般来说,无论男女宇航员在上天之前都要把头发调理得短些再短些。但头发生长速度快,太空站上宇航员间还得分工合作,一人理发,一人拿着吸尘器吸走剪下“惹麻烦”的头发。女宇航员要保住长发只能用发卡或带子把它束住。

空间站上洗澡采用的是桑拿浴的办法。浴室温度80至100摄氏度,出汗半小时,然后走出浴室。用水囊往身上挤点儿水,水珠就挂在身上不动,拿一条浸有特制浴液的毛巾擦全身,很快就洗干净了。洗头发也很简单:用特制的洗头液将头发完全打湿,然后用毛巾揉擦一遍就行了。这对于爱美的女性来说,或许无法想象,但也正因为是女性,她们可以多用一点儿水。

在女宇航员的化妆品上,美俄曾有分歧。俄罗斯专家认为,太空完全没有必要打扮。而美国专家却认为,香水、润肤液和口红等必不可少。实际上,女宇航员工作繁忙,留给她们化妆的时间寥寥无几。

对于妇女加盟空间站,1996年俄罗斯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当时的副司令格拉兹科夫将军认为这会给这个男性世界带去一股清新之风。他风趣地说:“大家别指望轨道站上出现了女士就会给窗子挂上窗帘,但她的存在会让我们的宇航员们多注意些仪表、动作和说话的方式。”

女航天员睡眠区里可梳妆

男女有别,女航天员如何保护自己的隐私呢?女航天员又可以享受到怎样的优待呢?据说,天宫一号中的厕所是男女有别的,并且是独立的空间。虽然航天员没有淋浴和浴盆,没有机会洗澡,但却可以擦澡,天宫一号设的两个独立睡眠区不但可以防噪音,也可以保护女航天员的隐私,像擦澡之类的事情就可以在这里完成了。

另外,每个男女航天员都有专用的睡袋,只是由于失重,在太空睡觉就无所谓站着还是躺着了。按照一般的国际惯例,在太空用水的分配上会特别照顾女航天员,水量会多一些,另外,还允许女航天员带一些无毒无污染的化妆品。首次在太空停留169个昼夜的俄罗斯女航天员孔达科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轨道站上也可化妆,不过站上的工作很多,顾不上化妆,只在节日才稍加修饰。在失重状态下,梳头最简单,只要梳好一种发型,它就会永远保持不变,丝毫不乱。”

生理影响有待进一步研究

在所有生理问题中,科学家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太空环境会不会影响女性的怀孕和分娩。事实却证明,担心或许不必要。但迄今还没有报道说,在太空受孕试验成功。孔达科娃认为,重要的不是受孕,而是如何在失重条件下经历9个月的怀孕期。即使能受孕并产下婴儿,又如何能使婴儿平安返回地球。这些都是问题。

进入太空,聆听宇宙之声无疑十分幸运。但女宇航员也像男宇航员一样,随时面对流血甚至牺牲。在休斯敦的太空飞行中央控制大厅,永远可以看见由7朵玫瑰组成的花束,这是为了缅怀1986年1月28日“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时牺牲的7名宇航员,其中两朵玫瑰是献给女宇航员的。

据《北京晨报》、《昆明日报》等综合

1963年6月16日至19日,捷列什科娃在太空遨游70小时50分钟。迄今为止,她仍是世界上唯一一位在太空单独飞行3天的女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杜苗] 标签:女航天员 太空飞行 太空行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