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中兴华为之争:知识产权诉讼成决定筹码

2011年06月12日 07:53
来源:中国经营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编者按/ 如果说娃哈哈达能之战开辟了中外企业在国内国外两个战场的知识产权之争的话,那么,华为中兴之战则开启了两家中国企业在两个战场的战争,这不但是中国企业国际化的重要标志,同时也必将成为中国通信产业进一步提升的里程碑。这场战争正在成为各方专利质量与专利水准的试金石,而知识产权诉讼无疑是这场重估运动中最有用的筹码。

华为、中兴,这两家正试图跻身全球通信业巨头的中国企业,终于明刀明枪地开战了。

6月8日,中兴通讯法务部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了其针对华为的专利之诉在深圳中院立案的消息。而在此前一个多月,华为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就中兴侵犯其专利权和商标权提起了法律诉讼,并获得了法院对中兴颁布的临时禁令。这两个案件全部指向LTE专利,一种被视作从3G向4G演进的主流技术。

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春泉则告诉记者:“从国内外市场角度来看,华为、中兴无论是产品、价格,还是面对的商业环境与法律环境,都没有大的差别,因此双方的竞争将主要体现在专利的布局上面。这也是两家企业在国内外市场上角逐的核心。”

由于实践中企业的专利布局往往会考虑多重因素,即真正有价值的发明创造往往并不去申请专利,而是被当做商业秘密进行储备,因此本次专利之诉也有着一种两家各摸底牌的味道,更不排除任何一方为了专利整体布局的平衡与安全而将一些储备拿出来去申请专利。

“华为、中兴的知识产权诉讼,除了各自为和解谈判寻找有利筹码之外,互探底牌也将是一个重要方面。因为在诉讼过程中,双方提交的材料或法庭答辩不可避免地会露出蛛丝马迹,甚至在诉讼的关键时刻,也不排除一方会将原有的商业秘密申请为公开的专利,而这也将是通信产业的一大看点。”刘春泉说。

诉讼导火索:

中兴专利突进打破平衡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产业政策研究所张波认为:“华为与中兴海外市场的高度重叠加速了双方关系的恶化,是本次诉讼的深层次原因。”

2010年华为海外市场实现销售收入1204亿元,占其总营业收入的65%,欧洲市场是其主要收入来源之一;而同期中兴海外市场销售收入达380.66亿元,占其总营业收入的54.18%,其中欧洲市场的收入比上年增长50%。

真正引发华为对市场警惕的,除了这些销售数字之外,应该还有两个关键事实:一是中兴在欧洲的低价战略,该战略不仅令华为让渡了相当的市场份额,同时直接引发了欧盟对华为数据卡的“三反”调查,尽管该调查以华为花费6800万欧元的总代价收购调查发起方Option而结束,但低价竞争引发的后果却让华为引以为戒。

“华为在欧洲起诉中兴,某种意义上是希望借此让中兴支付专利许可的费用,进而推高中兴的产品价格。”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海军告诉本报记者。

而令华为警惕的另一个重要事实则是中兴在专利布局上的跟进,2008年华为的PCT申请在全球位列第一,2009年位列第二。但是到了2010年,中兴的国际专利申请量开始占踞全球第二,华为则位列第四。不仅如此,2011年第一季度,中兴更是凭借974件PCT申请量占据全球公司首位,而且是全球前五名中唯一的中国企业。

按照中兴通讯主管知识产权战略的执行副总裁谢大雄的说法:“PCT申请是衡量一个企业在国际上创新竞争力的权威指标,是中国高科技企业参与国际竞争、争取国际市场的重要工具。”正是基于此,中兴通讯坚持每年将收入的10%投入研发,即使在金融危机后的近两年研发投入亦累计达130亿元。由此,中兴得以配合国际市场需要,加大并强化以国际专利为主的知识产权领域的重点覆盖和布局。

事实上,从海外研发中心的设置也能看出中兴步步紧逼的态势,根据百度搜索的资料显示,华为和中兴分别在海外有5个研发中心,华为是:瑞典斯德哥尔摩、美国达拉斯、美国硅谷、印度班加罗尔、俄罗斯莫斯科;中兴是:瑞典斯德哥尔摩、美国新泽西、美国硅谷、美国圣地亚哥、韩国。中兴的海外布局正紧随华为的步伐。

不仅如此,中兴通讯知识产权总监郭小明表示,截至2010年11月30日,包括所有主要设备厂家在内的34家公司发布了约3413件LTE必须使用的基本专利,中兴以235件占比约7%,而中兴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本轮中兴知识产权旋涡中的对立面华为、爱立信,其基本专利分别占有的份额也不过8%。

在LTE领域,基本专利拥有的份额,将直接决定一家企业在这一领域的市场占有,因为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拥有所有的专利或绝对优势,实际的状态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呈现犬牙交错的状态,而在产品的生产中,或者是以协议的方式交叉许可,或者是以默示的方式“你不找我的麻烦,我也不去找你的麻烦”来达成一种平衡。

如今,这种平衡俨然已被打破,随着知识产权方面的差距逐渐缩小,各方似乎要重新评估这种利益上的联结以及自身的价值,而知识产权诉讼无疑是这场重估运动中最有用的筹码。

华为底牌:

“最优秀的专利”与专利储备

相比中兴在专利申请上的高歌猛进,华为近两年的行为看似低调不少,但并不意味着华为在专利布局上缺少动作。

2011年4月初,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在就华为摩托罗拉知识产权诉讼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管是你通过许可方式获得的技术,还是通过自己开发获得技术,或者通过并购获得的技术,关键看你这个东西是否有竞争力,是否能得到客户的接受,核心问题在于商业上的整合能力,而不在乎是否是百分之百的自主创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唐穗英] 标签:中兴 华为 知识产权诉讼 筹码 专利 LTE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