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家宽带战略提速 骨干网垄断依旧

2012年04月05日 09:5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刘佳 张剑锋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网速仍然‘缩水’,但确实比以前快了,不管是浏览新闻还是下电影,速度都‘刷刷’的。”北京白领李栋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联通提速通知显示,其带宽将由2MB免费升级至10MB。

这并非个例。最近,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带宽已悄然提升,未来有望复制到全国。上月底“宽带普及提速工程”动员部署大会上,工信部表示,预计到“十二五”末,中国宽带接入用户要超过2.5亿户,城市家庭平均带宽达20兆以上,农村家庭达4兆以上。

这将是一场互联网骨干网建设盛宴。不过,在三大运营商占据主导背景下,其他开始涉入其中的IT企业能否分到一杯羹,尚未可知。

垄断依旧

“落实宽带中国战略迈出艰难的第一步。” 几天前,一走出提速工程启动大会,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陈金桥便说。

动员大会上,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到2012年,全国4M及以上宽带接入产品用户比例将超过50%,新增FTTH(光纤到户)覆盖家庭超过3500万户,互联网家庭接入超过2000万户,并扩大公共热点区域覆盖等。

此前三大电信运营商已开始积极行动起来,在上海、北京等地区开始了宽带网络提速的试点和普及。多个地方的运营商也纷纷宣布今年将宽带扩容和免费提升网速。

但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最新《中国宽带用户调查》显示,中国内地固定宽带每1M带宽月需约13.13美元,是越南的3倍、美国的4倍、韩国的29倍、中国香港的469倍。

“这次普及宽带提升网速,可以说是对电信反垄断的整改。”电信专家侯自强对本报说,反垄断法针对的是核心骨干网价格,属“批发市场”,此次提速降价面对普通用户,主要针对“零售市场”。

他说,“零售业务”已放开,但“批发业务”仍由中国电信和联通两家掌握,这对广电、铁通等对手来说“十分不利”。

去年11月,发改委曾调查中国电信和联通互联网专线接入市场交易价格差别行为。但两者后来提交整改方案,并申请了中止调查。

侯自强说,骨干网络价格6年前由发改委规定,运营商可自行调节,对关系好的便宜,对有竞争关系的要贵。他认为“批发市场”如放开,结果定不一样。

比如美国有多家公司从事骨干网服务,经过竞争,带宽“批发价”5年来大幅下降,谷歌市占比仅8%,但却是美国第二大骨干网运营商。

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如果宽带战略只谈发展不谈改革,就像两边车轮一硬一软,中国宽带瓶颈其实是两个问题,即网速和带宽、服务和价格。

“打个比方,前者好比是水,后者是饮料。”他说,运营商垄断“水管”,“水”与“饮料”业务集于一身,导致“水流”不畅、“饮料”质次价高。每当用户抱怨“饮料”时,运营商就加大水龙头,但避而不谈“饮料”问题。

他强调,从国际比较看,中国和国外真正拉大距离的是“饮料”,即服务,而不只是“水”即网速。

资金缺口谁来补?

提速工程启动的同时,发改委、工信部会同财政部等部门将于下月形成“宽带中国战略”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6月左右上报国务院审定。

“保守估计,宽带中国目标完全实现需要上千亿的资金。”电信专家项立刚对本报表示,资金可能完全由运营商承担,政府出钱扶持,但比较少。具体实施当然还会遇到细则办法、宽带建设、物业沟通、建设固网及政策等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也表示,宽带建设面临诸多困难,比如宽带进小区会遇到与开发商产生纠葛、配套网站建设、网关接通率等。

而在骨干网建设资金由谁掏腰包上,业界则意见不一。侯自强说,宽带网速提升花费并不太多,运营商每年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上有几百亿,能周转过来。

项立刚则认为,电信宽带提速长期以来缺少国家战略,政府的支持力度不够。

“当前带宽窄主要是由于缺少政府投入。”北京邮电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吕廷杰告诉本报记者,因为行业敏感性,行业准入的限制导致民营资本并没有大规模进入。这几年网速发展比较快的几个国家全是政府投入比较多的国家,其政府投入占到宽带网络建设投入的60%左右,“宽带建设是不赚钱的行业,必须要政府投入,光靠企业是不行的。”

吕廷杰还声称,宽带不存在网速快慢问题,慢的主要瓶颈在于网关出口、入口、服务器扩容,因为网速不直接取决于带宽,不能只谴责企业。

而且,在他看来,“路不可能随意修宽,所有网络的扩容要好几千亿投入进去”。

吕廷杰补充说,宽带商业模式尚未形成,企业不盈利便没积极性。作为国有企业,中国电信和联通面临着保值增值压力,不可能总投入到不赚钱的基础设施建设中。

自建骨干网尴尬的民营企业

刘佳

民营企业能参与建设、补充资金缺口吗?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说,这是未来大方向,但现在仍有政策和技术问题。

此前有消息称,腾讯3~5年内将投入几十亿元建设自有骨干通信网,逐步从“北上广”向全国展开。不过腾讯很快出来“辟谣”称,目前全部租用电信运营商网络,根本没有也不可能自建骨干网。

侯自强说,腾讯有能力、有地位做骨干网,但它不敢惹运营商,在当前仍租用运营商网络的情况下,担心涨价,所以急发声明称并无计划与想法。

他解释说,国内IT企业内容分发网络上的大量服务器,都寄生在运营商骨干网上。如果用光纤将这些服务器连起,这些大型IT企业可将剩余带宽租给小公司,或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这将与两大运营商形成竞争。

部分专家对民营企业参与骨干网建设不乐观。正略钧策合伙人吕谋笃认为,骨干网建设是资金、技术密集、回报率稳定的业务,实施方要求民营企业参与的意愿较低。这次政府协调,探索民营企业参与形式,如技术的敏感性等方面,与央企实现互补,才可能参与建设。

项立刚说,基础网络如果不是运营商做,别的公司更做不了,民营运营商难以投入上千亿来建设骨干网。

“骨干网络内做工作至少要投入上百亿,而且几年内无法得到回报,腾讯现在的收入所有的钱都投入其中的话,短期内无法见到效果。”项立刚说,互联网运营模式和电信业商务模式不一样,电信级服务要求不能出一点错误,更强调执行力,而互联网业更强调创新力。

姜奇平认为电信运营商应主动进行网业分离改革,不要等别人进行“外科手术”。仅从商业观点看,电信内部引入公平竞争的程度越高,可从数据业务中获得的利益将越大。

苹果为例,它将Store与App分离,自破垄断,结果缔造出中国电信10倍以上的市值,中国运营商“要把命运攥在自己手里,就需要主动改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王鹏] 标签:骨干网 饮料 提速工程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