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封杀与垄断:3Q大战背后的商业规则
2010年11月12日 10:15 每日经济新闻 】 【打印共有评论0

微软靠整合?

腾讯真有这么不堪?抄袭和垄断仅仅是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最大的问题?事实上,这样的问题在美国、在微软也一样发生。

美国的计算机界常常批评微软没有发明什么新东西——微软的起家技术MS-DOS系统是向别的公司买来的;给微软带来巨额利润的Windows也和苹果公司的产品相似;微软的Word和Office也不是原创技术,莲花等公司比微软早几年就开发出了相似系统;在浏览器市场上,微软更是网景公司的尾随者。

但显而易见的是,在盖茨的决策辞典中,领跑者的自主技术开发能力并不体现在频繁地推陈出新。那么,微软究竟在靠什么保持优势?

比尔·盖茨曾经十分清晰地公开表述过微软的核心经营宗旨:倾听用户的要求;信任能提高人们生活质量的技术;与对生产价廉物美的商品具有共识的其他公司进行密切合作;努力工作以不断推出创新的产品。

比尔·盖茨在传达一个理念:微软崇尚的是以市场为取向的技术创新战略,而技术的创新又是开放和资源整合式的。在市场、对手和消费者之间,微软形成了一种富有张力的创新空间,微软不是技术的发明人,却是技术的“市场整合者”。

以微软、网景的“鼻祖之争”为例,我们可以看到,微软的竞争策略基本上都是以 “资源整合”为基础的——提出与网景合作,是希望通过资源的置换来化解直面的冲突;此举未果后,又以整合的方式迅速地开发出IE浏览器。而在市场推广中,实行的又是在当时让人瞠目结舌的免费战略;而作为强有力的最后一击,将IE与视窗进行捆绑销售,更是对微软垄断市场能力的一次全面发挥。

“微软没有尝试去开发一种比网景浏览器性能更高、技术更好的产品,但这或许正是比尔·盖茨的天才之处。或许在他看来,行业领跑者的自主技术开发能力并不体现在产品的推陈出新,而体现在对市场这股创新的控制力上。”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罗伯特卡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

那么,腾讯是否也在以“步微软后尘”之名,用“创新的控制力”来解释它的所作所为呢?

“我们需要看的是事情最后的后果。腾讯的做法恰恰是在滥用自己的主导地位,威胁用户做出选择,这是一种恶意的垄断行为。腾讯单方面中止对360软件用户的服务属于不正当竞争,同时也是对用户知情权、选择权、卸载权、隐私权的漠视。”方兴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商业规则

扶持还是约束 强者恒强与强者恒弱的中美之辩

正如历史告诉我们的,在海外的商业与法律体制内,包括微软在内的诸多巨头的商业操作,是充满困难的。

张朝阳举例说,“当年微软模仿苹果发明鼠标,被判罚数亿美元;Facebook的创始人MarkZukenberg在创业初期听了他同学建立哈佛校园联系网络的想法,后来被控告涉嫌剽窃,被判付给他同学6500万美元;当年AT&T因垄断被美国司法部大卸八块;微软操作系统的垄断被公众和司法严密地监视,不得限制Windows上任何与微软竞争性产品的存在……”而在中国,还没有哪家公司遭遇过上述“厄运”。

为什么美国对反垄断这么敏感?曲晓东的理解是,“因为美国商业文明的核心是创新来自中小企业,政府要遏制大公司利用市场地位来影响小公司,从而保证竞争和机会的平等。”

不过,曲晓东也指出,与美国相比,中国企业的观念与做法不是在鼓励竞争,而是在鼓励“大者恒大,强者恒强”。“如果微软在中国,中国恨不得有国际化的公司给脸上争光,于是会扶持他。所以,当中国企业到了一个规模,它会比中小企业获得更多资源,更多优惠。”

与此同时,张朝阳也表示,正是因为美国相关法律的成熟,才使得美国的高科技产业60年来创新不断,生机勃勃。“而在中国,创新得不到足够的保护,小公司不容易活下来,只能望洋兴叹。”

那么,目前国内互联网行业的游戏规则该怎么定,且该由谁定夺?

当记者抛出这些问题的时候,即便是资深专家,都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规则仅仅是规则,在多数业内人士看来,真正能够制定出最符合市场和各方利益规则的人,还得是市场中的参与者。

“我希望这个商业规则和游戏规则由民间、由互联网用户和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和政府一块共同来定。”曲晓东表示。

另一方面,除了游戏规则的硬性条款外,行业内的企业和从业者,尤其是那些具有“垄断地位”的领头羊是否能够做出表率,也同样至关重要。

“当你在没有成为行业老大的时候,你跟别人争个你死我活,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当你到了一定位置,当你是一个行业最大玩家的时候,你就有责任去维护整个行业,应该有道德的约束。”刘兴亮这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据刘兴亮解释,以6亿活跃用户成为世界最大即时通讯工具的腾讯QQ,与一般产业内的任何软件或者程序有着明显的区别,那就是绑定了用户的“社交关系”。“QQ的性质决定了,如果它的用户一旦切换或者更改使用,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和成本远远大于其他普通产品。”

刘兴亮认为,作为腾讯,应该明白自己对于用户的不可替代性,而利用这种不可替代要挟用户的做法,是行业与舆论谴责的关键。

解决之道

《反垄断法》或难裁决3Q之争 拆分腾讯几无可能

如果说腾讯涉嫌垄断,那有没有法律对它进行“反垄断”?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法学家和律师观点近乎一致相同:在此次“3Q之争”中,腾讯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竞争的行为确实涉嫌违反我国的《反垄断法》。但专家们同时预测,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该争端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首先受到质疑的是《反垄断法》本身及其适用性。

“如果依据《反垄断法》,这个审核程序太过复杂。市场份额不是判断垄断的决定性因素,还要考虑市场进入的难易程度。”汉路律师事务所董事长曾律师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国2008年才开始执行的《反垄断法》,与国外相比只能算一种“细则”,“用它来裁定如此复杂的一个商业案例,操作性很小。”

《反垄断法》研究专家毛晓飞也强调,在互联网行业的某一次调查中,50%的用户选择“卸载QQ”的事实还说明,消费者有选择的可能,因此“3Q之争”能不能适用《反垄断法》还是个问题。

其次,执法者应不应该介入,怎样介入成为另一个焦点。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吴宏伟指出,《反垄断法》在执行中存在“三驾马车”——商务部、工商总局、国家发改委,这种多头管理模式会导致协调不利、反应迟缓。

不过,工信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软件与信息服务研究部高级分析师陈新河有着与上述专家截然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应该将该事件看作一个纯粹的司法事件,由市场自己去解决。

基于“3Q之战”在诉诸司法途径上所遇到的种种问题和质疑,先前还有专家提议,将社交关系定义为一种公共产品,通过政府主导,强制性地实现IM之间的互通互联,即尝试国外的“拆分”手段,将腾讯分拆为腾讯网(QQ.com)和QQ两部分,前者专注于网络内容,后者专注于即时通讯,有效打破垄断。

但这种建议被认为是纸上谈兵。

“其一,腾讯各项业务之间大部分都有很强的粘合性,而QQ本身只是一个IM软件,没有盈利能力,怎么分拆?其二,腾讯的游戏业务与门户间并不存在垄断,没有分拆的必要性。”刘兴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至于这场在中国、甚至全球都前所未有的互联网商战会如何落幕,曲晓东认为有几种结局:“第一是政府出面解决;第二是什么事都没有,谁也不卸载谁了,事件突然以一种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第三则是一方打死另一方,一般是腾讯打死360的概率大一点;第四是360扳倒腾讯,概率小一点。”

曲晓东补充道,“后两种可能发生的概率比较小,前两种可能中第一个是我不希望发生的,第二种可能性较大。”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作者:罗伦)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罗伦 编辑:杜莉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更多新闻
频道头条 Big News

手机上看书

凤凰科技
今日热图 昨日热图
美藏旧中国老照片首曝光
伦敦冰雕节开幕
印度性爱神庙规模令人震惊
“小舒淇”与男教官肉搏
探秘世界最薄的身体
超级创意的床上用品
中国歼20隐形战机首飞
100年前的中国时尚美女广告
强人用打火机改装成摩托车
范冰冰身材发福表情多
美女闺房外形奇特的床单
世界最长舌头能到舔眼睛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博客论坛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