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吹又生:让全球75亿人对中国人磕头跪拜
科技

骗子吹又生:让全球75亿人对中国人磕头跪拜

2019年12月09日 06:02:38
来源:呦呦鹿鸣创意文化

本文是上一条推文《极简骗术:什么样的韭菜,就配什么样的镰刀》的重写扩展版

文/呦呦鹿鸣

这两天,注意到一篇上万次“在看”的热文,来自某闻名全国的网文专家。它本是谈最近一个全国热门话题,却谈到三聚氰胺事件,作为主要依据:

三鹿本质上来说也同样是受害者,因为之前从未有牛奶行业被要求检测三聚氰胺。……舆论就硬生生地通过社交网站不断抹黑和攻击,把火从三鹿身上烧到了蒙牛和伊利身上。……(三聚氰胺事件)是舆论战败,害惨了中国奶粉行业,也坑惨了中国消费者。

众所周知,三聚氰胺事件,是国家严肃查处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有22家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的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三鹿公司高层以及河北省有关政府部门负责人均得到了严肃司法、行政惩处。

所以问题来了:这么一个板上钉钉、人人喊打的民生大事,为什么还会有人去为它翻案呢?三鹿反而成了受害者?而且为什么这种文章还这么受欢迎呢?甚至一些学历很高的人,都在转发这样的文章。

这涉及到一个问题:骗子世界的真谛。

我们先来看另一个案例:12月25-27日,北京即将开办一个“第20届《演说成交总裁班》”,主讲人是刘洺易。从他个人公众号的口径来看,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伯乐汇全球创始人、毛泽东思想践行传播者、世界激励成交大师、演说家、企业家、慈善家、全球最受欢迎中小企业家创业导师。”一个专属视频介绍的开头,将这个28岁的年轻人视为佛陀、耶稣、穆罕穆德之后第四大人物:“佛教诞生于公元前5世纪,基督教诞生于公元1世纪,伊斯兰教诞生于公元7世纪,一个平凡普通却有注定伟大的生命,20世纪90年代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他傲视群雄、霸气十足,他雄才大略,以天下为家。” 简介中,他在45岁时“担任国家正部级正职”,60岁时“缔造过3个万亿市值世界500强企业,担当3000万个就业岗位,让全球75亿人对中国人磕头跪拜”,70岁时,“超越了孔子、耶稣、佛陀,成为信仰领袖,托起众生”。现在,这个连公众号排版都一团稀烂的宣传说,将传授“财富倍增1000倍”“10年做1000个亿”的秘诀,而收费呢,三天两夜只需要980元。

我不禁想起前河北首富、河北卓达集团的杨总。2015年,我们同事对他们的业务提出了质疑,他发表一段视频,公开回怼我们:“谁规定我的业务不能大过中国贸易的数额?你反对这个,你就是反对我们支援俄罗斯搞国民建设,你对普京有意见,有仇恨,你对党Z央有仇恨,你找党Z央去,你找普京去,你别跟我说这个事。”“不就是点钱吗,不就是说是 100 亿吗,我告诉你们1000亿也没事,只要杨某人在,只要我不倒下,只要杨某人在,1000 亿也是小不点钱。”( 2019年,他终于投案自首,甩锅给地方政府。)

是啊,同样的道理,对于28岁的“演讲大师”来说:谁规定我不能超越佛陀,不能超越耶稣了?谁规定的?980的门票还卖便宜了呢,你看,之前这些听众听得多认真,听完课,他们就能赚到1000亿了:

也许大家都注意到了,前面那个长长的伟人简介,出现了错别字,比如,“哈佛大学”写成“哈弗大学”。

不知大家是否有印象:那些诈骗短信、垃圾短信,也经常错字连篇。比如,视频,写成“是频”。是那些骗子们连字都认识不多吗?不是的。是杨总真的狂妄到相信自己公司的国际业务已经超过中国贸易总额了吗?也不是的。

关于骗子世界的第一个真谛是: 一个真正高明的骗子,他最大的挑战并非是如何骗过所有人,尤其是如何骗过聪明的人,而是: 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把最笨的那些人挑出来。 所以,那些错别字,那些惊天言论(三鹿是受害者、让全球75亿人对中国人磕头跪拜、业务超过中国贸易总额),其实是他们针对“目标客户”精心设计的筛选机制。

是的,骗术的关键是“选傻”。稍微有理性思考能力、辨识能力的人,时间宝贵的人,看到这样的言论,立即就会说一句“这该不是是个傻子吧”,然后就走人了。你一走就对了,要的就是你走,你走了,剩下的才都是韭菜,才好割。不然,你留下来,反复较劲怎么办,多麻烦。镰刀割起来老是遇到石头,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你。 不够弱智,就不够资格当这些人的精准客户。 要骗的人太多了,骗子们根本就没空搭理你们这些人。

我前几天冒险写了一篇文章《当大公司“被敲诈勒索”,我们在警惕什么》。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到里面一个细节:当年,SP公司(配合移动等运营商提供短信、彩信等手机增值服务的公司)群体中,流传着一个“活跃号码”单,这些号码都是使用过SP短信服务、投诉率又低的号码。这些号码就是“韭菜名单”,是被筛选过的羔羊:越是被短信欺诈者,就会接到越多的欺诈短信,被扣的钱越多。与此同时,他们还会自己设定一个号码单,包括VIP客户、一些重要人物的号段,对垃圾SP短信自动进行屏蔽。这类似于“红名单”,这个名单里的人,不容易上当,而且惹上了还比较麻烦,那就不去浪费流量了。

“选傻机制”有点类似项目优选理论,其实是一个科学的管理工具:能够识破的,意味着欺骗成本高,立即就远离了;不能够识破的,如同脑门上就写着“傻”字,意味着怎么骗怎么有,意味着欺骗工作难度降低,意味着事发后被追究的可能性降低,节约了成本。所以,那些骗术似乎永远那么初级,那么简单,那么弱智,那么LOW,比如,“恭喜您,XX集团十周年庆典,您的手机号码获得了100万大奖。”但是,又似乎总有人上当受骗。

这才是真正的高明啊。 我们以为人与人是平等的,但是,事实是:这个世界永远是鸡同鸭讲的。就像一个金字塔,最理性的、有独立思考能力、有反击能力的人,在塔尖,但他们人数很少;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云亦云的、被骗后只会自认倒霉的乌合之众、待宰羔羊,在最底层,但他们人数很多。骗子们往往直接跳过塔尖上的人,奔向底端的塔底,尽情收割

统计上的二八定律,同样适用于此。什么样的韭菜,就配什么样的镰刀。我上一篇文章说,传播“几百亿黑公关”论的人是像晋惠帝一样傻,现在才终于明白,我错了,其实人家根本就不傻,人家才是聪明,他们恐怕就是奔着韭菜们去的,属于既定战略的一种。

只是,可怜了韭菜们啊!

那么,是不是塔尖的人就可以免于被骗呢?不,关于骗子世界的第二个真谛是每个人都有认知盲区,总有一款镰刀适合你!

我来举个例子吧。

在中国历史上,要说智商超群、家境优越见过世面,能超过“棋圣”吴清源先生的人很少。吴先生生于福州四大名门家族之一;外公曾是御史大夫,长期在慈禧太后身边,民国担任统辖东北三省的奉天省省长;父亲是留学生,自己少年时就长期与段祺瑞对弈。后来,吴先生到日本发展,经过“擂争十番棋”系列生死之战后,先生在日本棋界的地位,类于金庸小说的独孤求败。

金庸本人,曾白纸黑字地写过:“一位朋友忽然问我:‘古今中外,你最佩服的人是谁?’我冲口而出的答复:‘古人是范蠡,今人是吴清源。’在两千年的中日围棋史上,恐怕没有第二位棋士足与吴清源先生并肩。”

“匹夫而为异国师,一着而为天下法。”后人的这个评价,这就是吴先生所达到的高度。

不过,我在吴先生的自传中读到了一段我们国内一直忽视的往事:玺光尊。

吴先生曾长期跟随一个自称“世界天皇”的人,将其尊奉为“末法之世的救世主”。这个女人自称梦中被“天照大神”召见,因而秉承神谕,特来普救众生,后来又自称是神之化身——“玺光尊”。

这就是一个一望即知的大骗子,但是,智商满分的吴清源先生,偏偏视玺光尊的指示为“神之命令”。先生利用自己在日本棋界的至高地位,不断去帮“玺光尊”借朋友的房子,然后,玺光尊把主人赶到厢房——把主人赶走——警察来抓捕,再然后,先生又去借房子……

有一次,“玺光尊”派吴先生和他的妻子去拦截美军司令麦克阿瑟在大街上行使的汽车,因为这样“能使全世界的人们都理解玺宇的教义,进而必定能实现世界和平”。吴先生真的就去了,平素凶狠顽强的麦克阿瑟,苦笑着将“玺光尊”的信收下。信中说:“请汝火速前来玺宇皇居神境! 玺之光,承受乎! ………”

这就是曾被美国媒体报道过的“麦克阿瑟事件”。玺光尊和吴先生,这个小团队,上上下下,都病得不轻。

但是吴先生还没醒过来。他记录说,即便他们夫妻一起跟着“玺光尊”,也没有私生活可言。“信徒们日日夜夜,过着一种连自由思考都不准的严肃紧张的生活。根据玺光尊的训斥:‘无益的胡思乱想会招至恶灵附体。还是没工夫去想 的好!’实不相瞒,我们连抓一抓头上虱子的工夫都没有,每天痒得坐立不安。”

跟随了“玺光尊”四年之后,吴先生终于认识到:女教主除了独裁专制、侵蚀跟随者财富和精神之外,一无是处。最终,因缘际会,才侥幸离开这伙人,回到正常世界。

棋圣吴清源先生生前资料图片

终于又可以和日本棋手鏖战了。

前几天,我推送了一位大学生写的文章,他被电信诈骗后在支付宝借呗等平台借了好多钱。不少读者留言嘲笑:“一个大学生也被骗,是不是傻。”实际上,大数据时代,总有一款镰刀适合你,吴清源先生尚且被骗,何况普通大学生呢?我们身边大学教授被骗的例子还不够多么?

那么,怎么办呢?

骗子往往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设计骗术,而人性的弱点不外乎贪欲(财富倍增1000倍)、色念(前几天落网的鸳鸯杀手)、虚荣(皇帝的新装)等等。要避免弱点被利用,首先就是不断学习将自己的见识段位从金字塔的塔底提高到塔尖,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尽量避免成为低端韭菜。 然后,最关键的是我们始终记住四个字——“ 回归常识 ”,保持独立思考,避免成为高端韭菜。回归常识、独立思考, 很难,也没有什么快感,但人生就是如此,你稍一放松,或者稍一放飞,那些人就要乘隙而入。

当然,这也就是说一说,真要回归常识,在这个信息环境下,哪有那么容易?比如,那些“大师”们和他们的拥趸们,就根本不会注意到呦呦鹿鸣的这篇文章,你推到他面前,他也不会打开。

而最可怕的,则是:“一些营养不良的韭菜,却成天为担心镰刀生锈而睡不着觉。”如果我们看最近身边,好多朋友的言论,就是这种感觉。不禁令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