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知乎周源:我非常看好知识付费 保护用户是发展的核心


来源:凤凰科技

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也来到了乌镇,并且在3日晚上参加了王兴和刘强东组织的“东兴局”。第二天,他接受了凤凰科技的专访,谈到了知乎越来越多的新功能、线下活动以及知识付费等话题,他表示自己非常看好知识付费。

凤凰科技记者及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

管艺雯| 乌镇前方报道

花子健| 整理编辑

12月3日-5日是乌镇时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也来到了乌镇,并且在3日晚上参加了王兴和刘强东组织的“东兴局”。第二天,他接受了凤凰科技的专访,谈到了知乎越来越多的新功能、线下活动以及知识付费等话题,他表示自己非常看好知识付费。

“知乎上线的新功能确实是越来越多,但是我们并不是在堆砌功能,而是希望在用户需要的时候,恰好能出现。”今年是知乎Live上线一周年,而知乎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问答社区,因为知乎还有影评、视频、专栏和电子书等产品。

有意思的是在3日晚的饭局中,周源的右手边是来自美团点评的王慧文。周源谈到美团点评,说“改天要去向他们学习。”美团点评近期接连发生重大的业务调整,王兴声称要“消除边界。”周源说他并不知道边界的含义,但是他看到的是“核心”。在周源看来,问答始终是知乎的核心内容,也是分享信息和知识的最主要手段。

也是基于用户和分享的角度,知乎在此前和一点资讯达成了合作,和此前与搜狗的合作类似,知乎在一点资讯客户端也将会有一个独立的入口。“怎么才能够帮助内容生产者、知识分享者、内容消费能够产生更大的价值,这些东西非常值得尝试。”周源表示。

另外一个值得尝试的就是知识付费。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乌镇对凤凰科技记者形容知识付费是“新物种大爆发”,不过随后他又说“爆发之后可能也是灭绝。”周源认为,知识付费有一定的前景,不然大家不会看好。“对待新事物要宽容和保护。从用户角度来说,用户也应该被保护,不然用户都没信心了。比如要支持7天无理由退款。”

周源表示,“核心就是在这个里面不断搭建良性机制,而不是我要卖货了然后大家都要买,卖完以后赚点钱就可以了,这样的话知识付费是发展不起来的。”

以下是对话实录(略经编辑):

记者:当时做知乎,在整体战略方面有哪些考量?

周源:首先是针对产品考量,我们围绕各种大家沟通交流的场景。尤其在移动端内容的信息流,或者说更快速的一些想法,你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而回答是另外一种场景,这种直接交流在知乎也是一种场景,所以我们把这个做了。这个东西好不好用,还是看用户愿不愿去用,不过现在用的人还挺多,用的也挺好的。

记者:今年知乎上线的新功能越来越多,看着比之前复杂很多。您觉得知乎现在需要做减法还是需要继续加新的功能?

周源:我觉得加法和减法都是手段,关键目的是什么?目的并不是要去堆功能,也不是说我只做一个功能,关键看大家的场景是否能用一个功能来满足?微信里面有那么多功能,你不会觉得功能那么多,你会觉得没有它不方便,因为某些场景是需要通过不同形态的产品去实现。但在产品设计环节,不能简单用1+1+1的方式去整合,而是要想办法帮用户解决问题,比如说我在问答的过程当中产生很多碰撞交流的机会。那么是不是在移动端我就没有遇到这个问题?或者说没有人邀请的时候,我有一些思考想直接和别人进行交流。其实产生的东西本质上是沟通交流,也是内容的一部分,我觉得加功能和减功能本身不是目的。

记者:知乎之前上线了一个影评,可以给电影评分,和豆瓣有点类似,是有想往这个方向转变吗?

周源:电影在知乎的讨论其实已经很多了,影评在知乎上其实已经非常深入了。所以围绕电影内容的讨论可以做信息的结构化,可以在很多方面给用户更多的变化。我们现在评分你可以看到两种,包括分数和在知乎的讨论,维度就比较多了。这里面其实没有所谓的固定形态,我觉得对于用户有价值的信息都可以做适当整合。

记者:比如我作为一个老用户,其实对新功能用的还是挺少,主要还是原来的那些功能。

周源:我们没有本来打算说出一个新功能就把它堆在你面前让你去用,应该是在正常用的过程中,你觉得他应该出现的时候,它就正好出现了,这是比较合理的。

记者:八卦下,昨天晚上的饭局您也在,而且很靠近镜头,你们聊了一些什么?

周源:大家吃饭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记者:我看您旁边坐着姚净波和王慧文,有没有跟他们聊一些东西?

周源:王慧文说这几天是来交流学习的。我觉得吃饭就是非正式沟通,大家可能会有一些心得体会上交流。公司和公司之间在平时的交流其实很有价值,因为每个公司能够做到一定程度都是有一定积累的,都是有他特有的文化,这些知识是可以共用的。我昨天跟他们说,应该向你们学习,因为前两天刚去美团学习了一下。

记者:学习他们什么?没有边界吗?

周源:你怎么理解没有边界?

记者:你怎么把问题抛给我了。

周源:我不知道边界是什么?

记者:美团在尝试很多看上去不像他应该要做的一些事情。

周源:美团没有边界其实不是说什么都要做。大家关注点在边界,但是你可以找一下原文,前一版说的是万有引力,那个东西可能是最重要的。万有引力讲的是作为地球是有质量的,就有自己拥有万有引力,但是万有引力最终会实现你的边界,就是超出范围之外可能是另一个行星了。但边界不是你最开始设定出来的,而是由你的质量决定的,在这个过程中你不知道边界在哪儿。所以你可以做很多尝试,而并不是说我的边界是怎样,或者整个宇宙是怎么样,这个理解可能反过来。

记者:对于知乎来说,万有引力里面最核心是什么?

周源:还是我们的出发点,我们的出发点是帮助大家分享知识和见解,这个事情可以做到十年、五十年,甚至是一百年,因为知识永远是被需要的,知识是进步的源泉。不管他由什么形态产生,由什么方式交流,你总是需要从你脑子里面,大部分可能在别人脑子里,或者有可能在一本书里面去获得,你不可能说完全通过你所有的实践去获得,你需要大量认知上的更新的。所以大家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讨论问题,他可能不是提问题,但在本质上都是获取知识。

记者:我看到最近知乎和一点资讯有合作,主要在哪些方面进行合作?

周源:和一点资讯的合作谈好久了,沟通了有一段时间。我相信在未来只有合作才能产生更多共鸣的机会,但是怎么才能更好?这个事情是需要摸索和尝试的,跟一点和其他家的合作有一些可能还没有宣布,这个我觉得都是尝试。怎么才能够帮助内容生产者、知识分享者、内容消费能够产生更大的价值,这些东西非常值得尝试。因为现在还没有那么多定论,你可以做很多尝试,所以公司和公司之间,如果你愿意来做这个事情我觉得对于用户来说是好事。

记者:那知乎是不是可能在一点会有入口?

周源:那是一个具体形式。说到入口的话,你看搜狗之前跟我合作里面也有一个入口。搜狗的用户可以更方便的找到知乎上的内容,这肯定是OK的。

记者:你觉得一点主要合作肯定会有一个互补的过程,或者是互相学习,您觉得一点能够给知乎补充进来主要是什么呢?

周源:我觉得就是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很多事情没有必要下太多的定论,你其实是小尝试以后再进行迭代的,一点有发展轨迹和受众群体,他们对做事他们自己认真的方面,所以我觉得其实是通过尝试,通过失措,我们应该可以不断的去迭代产生更大价值的,现在也是刚刚开始,某种意义上可能比较开放,欢迎各家都可以做尝试。

记者:会考虑和头条这种合作吗?

周源:我们向它开放了。

记者:除了线上社区之外,知乎今年还做了很多的线下活动,这是做闭环还是品牌活动?

周源:首先是一个品牌活动。

记者:比如说快闪电,后面还有不知道诊所。

周源: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希望有一些跨界的合作,不一定是固定刻板的样子,是可以跨界的。这个过程中我们用一些非线上的形式或者比较新颖的形式,本身也是一个尝试。不知道诊所还蛮受欢迎的,周末的时候整个三里屯都在排队。我们也比较高兴大家喜欢这种形式,准备今年以后下一步还有一些动作。

记者:那么在知识付费方面呢?知乎其实也在做这方面?

周源:我觉得知识付费是新生事物,我本人是非常看好的。在某种意义,这相当于上产生了很多新的商品,新的商品在一个很开放的市场上,本身就是要有优胜劣汰的。好东西会留下来,不好的东西被淘汰。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知识付费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我觉得没有必要太多的去质疑它,因为它是一个长跑,有很多公司都在做知识付费,我觉得这是好事,证明它有价值。我觉得对它应该更包容,在更包容情况下才有更多的可能性出现。从用户的角度来说的话也应该对用户有更多的保护,比如说我们的app应该是可以7天无理由退款,要不然买了以后发现买的不对还不能退款,体验很差,大家以后对这个事情都信心不足了。另外一方面,市场上开放要有更多的可能性,每个公司应该还需要更多从消费者保障的角度都去做一些事情,包括评分机制,让用户看到其他的人对这个东西的评价,可以给用户更多的参考。

所以我觉得核心就是在这个里面不断搭建良性机制,而不是我要卖货了然后大家都要买,卖完以后赚点钱就可以了,这样的话知识付费是发展不起来的。

记者:现在退款率怎么样?

周源:其实这是一个完整的体系。首先准入机制相对比较严格,很多内容我们是要审核的。一个市场的建立,包括市场培育、准入和教育、监督这些因素都应该有,而不是只有其中一方面。你说的退款也不是完全没有,不过都还好,像淘宝店一样,有一些好的评分也有一些不太好的评价,用户自己也会做出合理的判断。

记者:我们昨天还在路上偶遇了罗振宇,问了一下他对知识付费的看法,他是这么说的,他觉得今年是知识付费的物种大爆发,但是他说爆发完了之后,可能就要灭绝了,我不知道您对知识付费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周源:我认为这是一个长跑。长期来看知识付费对用户的价值到底在哪里,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分享经济的驱动下,中国互联网是一个消费大市场,大家其实需要各种各样的商品或者说服务,这个市场是很大的。现在的分享经济也是靠消费者需求驱动的,而不是反过来由服务去驱动消费者,如果大家没需求很难产生交易的。

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说,每一种商品和每一种服务是不是能够长期解决某些用户的需求,如果这一点是吻合的,它一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大,增长越来越快。如果不符合呢,大家觉得没有必要做这个事情,那么,至于它现在是什么样子,明年是什么阶段,我认为市场会做出判断和选择。总体看来的话我现在觉得还是很积极的。

记者:现在做问答的产品是越来越多,知乎怎么样保持竞争力?

周源:问答只是一种形式,我们也没有做很大。我们帮他解决的问题,但是主要还是大家怎么去分享那些有价值的信息,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帮助大家更好的认识这个事业,最核心的东西是围绕这个东西来的。

记者:除了问答,知乎未来可能还会有哪些形式来达到这个目的?

周源:帮助大家分享的东西很多,问答是很主要的一个,比如说想法,我们现在有视频、专栏、电子书、知乎live,还有资讯。未来呢我们还会做一些其他的尝试,但是如果是一个功能的话。现在是有在进行一些新的尝试,但不太方便说。我认为互联网公司就是不断的尝试,因为用户的习惯在某种介质情况下是很动态的,你不能只基于你自己的产品,你肯定得基于用户变化去升级产品。

记者:在知乎看来,现在主要竞争对手有哪些?

周源:每次都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一直是这么理解的。最重要的就是,你在不同阶段都会有竞争对手,你要么遇到跟你完全一样的,要么遇到有可能跟你有竞争,但是也不能确定他跟你是不是一样的,这个在不同阶段都有。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你得搞明白自己要干什么,而不是别人要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如果你是基于面临的竞争在做事情,或者基于你看到的竞争现象在做事情,就比较浮躁和投机。

记者:潜在的竞争对手突然把矛头指向了知乎,那知乎有没有做好应战的准备?

周源:我觉得不要想太多,不要因为未来要去做什么而做什么。最终目的还是一点,还是理解用户需求,你有没有在提升用户价值。

记者:在如今的互联网大环境下,您看今年跟去年觉得有哪些不同?

周源:我们年初不是刚融资完吗,但是其实我没有仔细去想过,但我觉得所谓的融资并不代表真正所谓的风口。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在一些大的集中的风口或者是好的阶段,那最后留下来的一定还是比较优秀的或者是可以持续发展的公司。但是如果这些公司,这些产品在没有这种外部的风口的情况下,大家觉得一窝蜂的状况也是可以的。可能关键就是说,在资本过热的情况下可能有一些公司并不是不值得投资,但是不确定性会变大。我的核心意思就是说,最终还是要把业务和产品本身做好,你就不用太担心这个问题。反过来就是说,你的这个不好,你即使是拿到钱可能也会有问题,而且问题可能会更大。

记者:谢谢。

[责任编辑:于雷 PT032]

责任编辑:于雷 PT0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