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产品家》曾碧波:“码头大哥”的跨境电商之路


来源:凤凰科技

自动播放

曾碧波认为自己现在处于第四个阶段,“改变世界更大于改变自己。”更重要的是他很享受这个过程,创业八年,激情未减。

凤凰科技 李艳

《产品家》旨在通过对科技领域的领先人物的访谈和记录,探寻产品背后故事,报道科技领先人物。本期《产品家》的嘉宾是洋码头创始人兼CEO曾碧波。

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

“我们起得很早,凌晨两三点就起来,在赶路。”曾碧波说。

在跨境电商领域,曾碧波走的的确很早。2009年他从国外回来创业时,聚美还没上线;2011年做B2C时,唯品会也刚开始创业。

如今,洋码头在跨境电商领域已经走了8年,这位“码头大哥”也在创业之路上走了8年。在本期节目中,曾碧波向凤凰科技分享了洋码头的成长故事,以及创业8年的感悟。

“码头大哥”这个名头是买手圈的人给曾碧波起的,他曾经是iPhone的国际倒爷。2007年曾碧波在美国读书,曾经在中国易趣和易贝负责过手机栏目的他认为iPhone在中国会火,于是跟国内几个做手机零售的朋友合作。他负责在美国采买和直邮,朋友在国内进行售卖,效果非常好。“07—08年淘宝上很多iPhone机都是我倒出去的。”曾碧波笑着说。 

这次做倒爷的经历给了曾碧波很大启发,之前跨国产品的网络零售模式是先批发备货,然后再进行销售。但如果可以不备货,下单后从国外直邮,则可以节省库存压力,降低资金风险。从商业层面考虑,整个供应链就变得更轻,上下游都很简单,而消费者因为直邮可以保证质量也会更放心。

这份启发体现在洋码头上,便是买手制+自建物流。洋码头目前在全球83个国家拥有4万多买手,2011年海淘还未火热的时候,海外买手在中国渠道里非常被动。一方面个人卖家没有资金实力可以实现几百万的资金备货,另一方面国际物流操作繁琐并且邮费很贵。洋码头选择将国外的买手们聚集起来,为他们提供平台,例如通过app上的扫货直播连接消费者,通过自建物流完成国际配送。

图:曾碧波接受凤凰科技《产品家》拍摄

自建物流是洋码头的特色,洋码头成立以后,并没有直接上线app,而是先建立了贝海物流。曾碧波认为想要做跨境电商,直邮物流体系是基础设施。为此他先做了一些真实的物流运输尝试,从美国朋友家的车库收货,跟东航的飞机飞回来,然后在中国清关,用邮政配送,整个链条走通了之后,曾碧波认为贝海物流的模式可行。

事实证明,曾碧波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上游,洋码头可以不必从供应商那里批量备货,甚至租一个仓库招一个人就可以开始收货,因此在海外的扩张速度很快。贝海国际目前已经开通美国洛杉矶、旧金山等16大国际物流中心。在下游,消费者更乐于看到海外直邮的商品,更能够保证质量。

同时,贝海物流不仅提供给洋码头,也开放给全行业,目前处于盈利的状态,成为向洋码头“输血”的部分,据曾碧波介绍,“现在贝海物流养活我们的人是没问题了”。

早起赶路的洋码头和曾碧波起初发展的很快,但2012年、2013年,众多跨境电商的网站加入,到2014年和2015年,竞争也逐渐进入白热化,当初起步比洋码头晚的聚美优品和唯品会已经上市,洋码头先发优势不在。

后入场的海淘玩家大都有巨头撑腰,如小红书背靠腾讯,网易考拉背后是网易,天猫和京东都可以进行海外购,背靠巨头有利于增强战斗力。

但曾碧波却并不这么想,他认为电商巨头们缺乏全球化思维,大多还在沿用传统的备货—销售的商业模式,与传统的一般贸易进口没有质的区别,并不能帮助上游的企业变得更繁荣。另一方面巨头框架下的事业部更容易急功近利,不利于跨境电商的长远发展。

于是,2014年底,曾碧波做了一个重要的判断:不再跟天猫合作。他的思考是:既然无法从对方获得较好的流量、资源、首页、频道等,还不如自己干来的痛快。

“我天性上不太愿意太求得外围的环境,更希望是自己把自己做好,我不相信那种雪中送炭的事。”

单打独斗可以享受自由,但也意味着困难更多。比如洋码头很难获得较大的流量、品牌知名度和号召力不够强、如何整合海外的产业链、公司人才的培养等等,都等着曾碧波去解决。

洋码头办公室的锣和鼓

在洋码头的办公室里,有一个锣和鼓,墙上也贴着很多标语。曾碧波解释说,锣和鼓是给员工鼓劲儿用的,战绩优秀的部门代表可以来敲锣打鼓,场面很是热闹。

他还选择了“蓄胡明志”,今年洋码头不能盈利就不剃须,如果盈利了,则会由业绩最好的部门代表来给他剃须。曾碧波喜欢这种热闹,这位带着点儿“匪气”的创业者,很喜欢和弟兄们一起热血沸腾的做事。

回归到一个创业者的角色,8年的艰苦历程让曾碧波对创业的理解更深入一些。他认为创业是反人性的,“面对你不想面对的,你得做你不喜欢做的,你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然后大部分的创始人和创业者都有忧郁症。”

在曾碧波看来,创业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自我的绑架,创业的人通常是抛弃了原有的舒适区,选择了一个辛苦的路,因此会陷入对自我的怀疑。

第二阶段是投资人情结,创业者会过分在意投资人的想法,“你做的所有判断,策略都是考虑投资人,你做的好不好都希望投资人知道,希望被投资人认可。”

第三个阶段是团队情结,创业者会害怕辜负团队,这么多人拼命,这么多人为实现你的梦想而努力,会特别怕伤害他们,特别希望他们能好,希望他们各个都是身价百万。

第四个阶段是回到本心,明确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事。团队、资本甚至自己都是工具,重要的是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曾碧波认为自己现在处于第四个阶段,“改变世界更大于改变自己。”更重要的是他很享受这个过程,创业八年,激情未减。

拍摄团队合影

无论是蓄胡明志还是敲锣打鼓,曾碧波是个性非常鲜明的人,他有一点匪气,甚至有点霸道,更有一份在经历了创业洗礼之后保持的真实。

前路仍然艰难险阻,这位码头大哥选择带着弟兄们“敲锣打鼓”,继续前行。

[责任编辑:胡知非 PT028]

责任编辑:胡知非 PT02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产品家》曾碧波:码头大哥的电商江湖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7/06/wf2_4704918_162321.jpg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