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终于找到了能接替他睡在工厂里的CEO,是个中国人
科技

马斯克终于找到了能接替他睡在工厂里的CEO,是个中国人

北京时间2022年12月7日,品玩通过可靠信源获知消息: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Musk)已确认了接替他担任特斯拉CEO的人选:特斯拉现任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CEO 朱晓彤(Tom Zhu)将出任这一众人瞩目的职务。

也有不同的消息源告诉品玩:朱晓彤的“CEO”一职是全球性职位,但职责范围可能仅限于汽车业务,而不包括自动驾驶和机器人项目。

美国时间2022年11月16日,特斯拉公司董事会成员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在出席特斯拉股东理查德 · 托尼塔(Richard Tornetta)起诉马斯克作为特斯拉CEO“薪酬过高”的庭审时公开表示:马斯克最近提出了由其他人接替他担任CEO的可能性,并确定了一个可能接任特斯拉CEO的人选。

 图源:新华社采访朱晓彤视频截图

图源:新华社采访朱晓彤视频截图

默多克并没有透露具体的人选情况。现在,这一答案逐渐地清晰了:朱晓彤是最有可能,甚至是唯一的人选。

据品玩了解,朱晓彤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2014年4月加入特斯拉,担任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朱晓彤2004年从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毕业,获得信息技术学士学位。4年后,进入美国杜克大学商学院攻读MBA。在加入特斯拉前,朱晓彤曾参与创办了楷博国际,从事物业管理与工程实施相关的工作。从职业背景上看,朱晓彤此前既非人工智能与计算机科学背景,亦无汽车领域经验。

2014年12月12日,特斯拉前任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吴碧瑄(Veronica Wu)因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远远不及预期而闪电离职,当日特斯拉即宣布朱晓彤接替吴碧瑄负责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业务。2月4日,朱晓彤首度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时候,对外显示的职务是“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但是,在特斯拉内部,“国家总经理”(Country Manager)并非一个高级别的职务。

朱晓彤以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的身份公开示人,已是2019年7月。此时,距特斯拉与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临港管委会共同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获准在上海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和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已有整整一年时间。2019年10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投产,2019年12月30日,首台特斯拉国产Model 3轿车正式交付。

此后,特斯拉在中国取得了堪称显赫的业绩。

特斯拉公布的2021年财务报告显示,当年特斯拉全球交付936000辆轿车,其中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的交付数量为484130辆,占全球交付总量的51.7%。北京时间2022年8月15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透露,特斯拉已经生产超过300万辆车,其中上海厂生产了100万辆。2022年,新华社从特斯拉中国获悉: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11月交付量达到100291辆,再次创下月度交付的新纪录。2022年前11个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累计交付量超过65万辆。

另一方面,特斯拉2022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实现营业收入51.3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4.92亿元),较同期的31.13亿美元增长64.8%;前三季度中国市场实现营业收入135.6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91.41亿元),较同期的90.15亿美元增长50.5%。中国现在是特斯拉的全球第二大市场,占公司总营收比例为23.9%,仅次于美国。

 图源:特斯拉财报

图源:特斯拉财报

这一系列业绩足以让马斯克对朱晓彤的工作满意,他曾不止一次地公开赞扬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效率和中国员工的勤奋。2021年9月,媒体报道称:朱晓彤在继续担任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管理特斯拉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的“全权事务”的同时,已经开始负责特斯拉在亚太地区的业务。特斯拉的亚太地区包括新加坡、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这些国家的总经理均需向朱晓彤汇报工作。此前,亚太地区的负责人直接向特斯拉在德州奥斯汀或加州弗里蒙特总部的高管汇报工作。这些市场销售的Model Y和Model 3车型,相当大一部分是来自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交付的成果。

来自CNBC的报道和一张数据图表显示:特斯拉全球有27位高管直接向马斯克汇报工作。其中绝大多数来自特斯拉在弗里蒙特和奥斯汀的两个核心办公室,美国之外的高管只有三位,分别是在德国普鲁姆办公的分管自动化事业的全球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洛塔尔·汤姆斯(Lothar Thommes)、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办公的分管特斯拉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的全球副总裁乔·沃德(Joe Ward)和特斯拉大中华区总裁朱晓彤。

值得指出的是,朱晓彤的前任、2013—2014年短暂出任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的吴碧瑄并非直接向马斯克汇报——她当时的汇报对象是当时在特斯拉负责销售的全球副总裁、后来负责重型卡车业务的杰洛米·古里安(Jerome Guillen)。古里安这位传说中昔日特斯拉的“二号人物”已于2021年6月从特斯拉离职。朱晓彤是特斯拉第一位直接向马斯克汇报工作的负责大中华区业务的高管,这与特斯拉越来越依赖其在大中华区的生产交付与销售收入应该密切相关。

在全面操盘大中华区,进而分管亚太地区业务之后,朱晓彤极有可能“再进一步”,接手特斯拉在全球的生产交付和销售业务。

这可能令不少人士深感意外,但从特斯拉内部对朱晓彤近年的晋升轨迹来看,并不无痕迹可循。据品玩从可靠信源的了解,在解决了3-4月因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上海工厂临时停工的问题之后,朱晓彤在2022年下半年的大部分时间都穿梭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超级工厂和德州奥斯汀总部之间,配合马斯克处理一些全球性的事务,而并非将工作重心放在继续放在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甚至亚太地区。

根据特斯拉在中国运营的主体——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和特斯拉(北京)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朱晓彤仍然担任特斯拉在中国主要运营主体的法定代表人。其登记姓名为“Xiaotong Zhu”而非朱晓彤。这大概率说明朱晓彤已持有中国以外的护照,从身份上是一名外国人。品玩没有更详细的信息证实朱晓彤究竟是一名澳大利亚人、一位新西兰人,还是一名美国人。

朱晓彤是马斯克CEO一职最有可能的接替者,也与特斯拉现阶段的高层管理团队结构有关。

在特斯拉美国总部的现任高管中,高级副总裁德鲁·巴林诺(Drew Baglino)最为人们所熟知,他负责特斯拉最为重要的动力系统能源与工程,也就是通称的“电动”,这是特斯拉产品的心脏。此外,负责硬件设计工程的副总裁彼得·班农(Pete Bannon)和在特斯拉与SpaceX(马斯克创办的另一家太空技术公司)同时负责材料工程的副总裁查理·库曼(Charlie Kuehmann)也是十分重要的人物。

但是,特斯拉现任核心高管团队当中并没有一位类似当年杰洛米·古里安的角色,即在生产制造和销售方面独当一面的“关键先生”。特斯拉在2018年陷入的财务危机和交付危机,进而被上海超级工厂神奇拯救的经历证明:制造交付和扩充市场份额是这家公司最基本的生命线。

而在马斯克心目中,至少近两年,朱晓彤似乎是那个最被有效证明在制造交付和销售拓展上具备关键能力的人。这为他接替马斯克担任特斯拉全球CEO创造了其他人并不具有的优势。

但是,这也预示着朱晓彤极可能接替的特斯拉全球CEO一职,与马斯克现在担任的特斯拉全球CEO一职,在职权范围上不可同日而语。

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马斯克会淡出特斯拉的产品研发、自动驾驶和超级计算等关键的技术事务。他今后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和新车发布会上扮演这家公司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代言人,也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

此外,特斯拉在系统动力工程、硬件工程、软件工程和自动驾驶等领域都有着经验斐然的高管,他们未来在很大可能性上都将继续听命于马斯克。此前,马斯克的老朋友、曾在2017-2021年担任过特斯拉董事会成员的安东尼奥 · 格拉西亚斯(Antonio Gracias)也曾透露过:他们确实讨论过为特斯拉找一位 “行政CEO”,专门负责销售、财务和人事等,这样可以让马斯克专注在产品上,不过他们并未找到合适的人选。

现在,合适的人选似乎有了。这位新任CEO不仅能负责销售,还可能负责特斯拉遍布在美国、中国和德国,未来有可能扩张到印度和韩国等地的超级工厂。但是,聚光灯不会打到这位名唤朱晓彤——准确地说应该是“Xiaotong Zhu”的人身上。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既往的经历证明,朱晓彤是一个行事极为低调的人,在媒体上公开亮相的次数极为有限,更几乎没有接受中国境外媒体的采访。目前,朱晓彤的职场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的个人页面已无从查找。

据接近特斯拉中国的人士对品玩透露:朱晓彤在一些关键特质上与马斯克极为接近——接近24小时专注工作,凌晨3-4点秒回工作微信,几乎没有个人生活,对下属要求严格甚至苛刻。这在品玩《特斯拉中国乱象揭蛊 第三季》(点击标题进入文章)的文章中也有所呈现。目前品玩正因为该文章的发布与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进行法律诉讼。

2022年3-4月,上海新冠病毒疫情曾导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度短暂停工。据品玩了解:为了解决复产复工之后的产能恢复和爬坡问题,朱晓彤曾经在上海超级工厂的车间里“睡了两个月”,带来了产能的恢复和增长,今年11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交付量已突破10万辆轿车。而这与马斯克为了特斯拉的轿车交付曾经在弗里蒙特的超级工厂打地铺睡觉,以及他在收购Twitter之后,经常睡在Twitter总部办公室的做法如出一辙。

毫无疑问,特斯拉需要一位能经常睡遍它在全球各地任何一座超级工厂,逮哪儿能睡在哪儿的CEO。但马斯克现在自己的精力很可能已经不允许他频繁地睡在超级工厂里了——他现在需要经常睡在Twitter的办公室里,有的时候可能还得睡在SpaceX的火箭发射场。因此,他需要有一个人能时不时地替他睡在特斯拉的超级工厂里,解决急迫时刻的生产交付和产能问题。那么,论及睡工厂这件事儿,特斯拉的现有高管团队中,又有谁比朱晓彤更有经验呢?

如果朱晓彤接替马斯克成为特斯拉全球CEO,对特斯拉在中国的发展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它可能会让特斯拉在中国得以实施更灵活和高效的策略,包括产能爬坡、线上销售的加强、更频繁地降价或提价,以及对车主和车评大V的法律诉讼……但是,比亚迪、华为、长城、哪吒、理想和蔚来等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品牌和产品在本土甚至全球市场的崛起,以及中国对提升本土新能源汽车产业整体竞争力的重视和部署,并不是朱晓彤能以一己之力面对的。

目前品玩尚不清楚朱晓彤在中国的接任者是谁。关于特斯拉在中国内部的变化,包括过去一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品玩仍有机会告诉大家,静待为盼。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