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崩币圈的灵魂人物却出身于华尔街“最规矩”机构 学了个“四不像”
科技

搞崩币圈的灵魂人物却出身于华尔街“最规矩”机构 学了个“四不像”

在滥用客户资金引发百亿美元负债、百万债权人直接遭殃并暴击整个币圈之后,SBF不会天真地以为让FTX破产就能了事吧?

且不说上面就不太可能让他好过,看看群众们连吃一个月瓜都不带停的样子,还有什么底裤是扒不下来的。

币安“来来去去”已经翻篇,“帝王后宫传”有点看腻,所以大家这次干脆掏出了SBF的简历。来我们一条一条过吧,吃瓜要重在细节。

而但凡你看过SBF的简历,就会很轻易地注意到Jane Street这家公司。毕竟他在创业之前,总共就在这一家公司正式打过工。

从他以往的态度来看,自信如SBF,很愿意向外人炫耀自己在Jane Street工作过的履历,甚至可以说,SBF是利用Jane Street在推销自己。

而擅长顺藤摸瓜的群众很快就会意识到,他们在扒“帝王后宫传”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家公司。FTX姊妹对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的天才美女掌舵人Caroline Ellison,就是在Jane Street和SBF认识。

这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能培养出此次搞崩币圈的两位灵魂人物,这么不走寻常路?

01

“矛盾体”Jane Street

Jane Street,创立于2000年,运营价值高达17万亿美元的证券交易,从事ETF套利并成为债券ETF市场领头羊,是最具传奇色彩的华尔街量化交易公司和做市商,是神秘如行业“巨无霸”一般的存在。

可这样一家公司,给外界留下的广泛印象,却是在某些方面过于“谨小慎微”。

Jane Street对于风险的厌恶已经到达了一定“高度”。往大的说,它愿意每年在看跌期权上花费5000万至7500万美元,只为防止极低概率市场暴跌的发生;往小的说,Jane Street甚至限制员工对外发表言论,生怕他们说多错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就连公司创始人之一Rob Granieri要么公开宣称:

我们认为自己主要是为应对危机而建。

或者表示:

我每天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都会想,我们仍然在为生存而挣扎。

那么基于这种广泛印象,只会让人觉得SBF的选择过于神奇。一个敢于只身赴币圈漩涡的年轻人,在没有特殊情况的情况下,会甘愿选择这样一家“胆小”的公司?

只能说,怪就怪Jane Street甚少营销、过于神秘,竟然让人忽略一个无比关键的情况,而这或许才是SBF和这家公司相似的“内核”。

那就是Jane Street早在2017年就开始进军加密货币,是华尔街最早一批“开拓者”。它虽然恐惧风险,但是这并不妨碍其对利润的追逐。

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SBF和Jane Street的眼光如此契合,才会在后者踏上币圈风口的同一年,毅然离开自己工作三年的岗位,创立Alameda research,开始与前公司“针锋相对”。

02

Jane Street自信放光芒 勇闯币圈

Jane Street之所以选择币圈,或者按照其内部说法,之所以让“从未如此之多”的员工加入加密货币业务,除了觉得能赚大钱之外,原因也并不复杂。

首先,它擅长。

作为靠高频交易在华尔街中名声大噪的量化交易机构,Jane Street在技术上的领先优势令人望尘莫及。

他们会利用超级计算机,以超快速度对同一品种资产进行高频套利并赚取价差,而这种方式很适合运用在波动巨大的加密货币领域,在确保利润的同时也可在不利行情出现时尽快止损(这也符合Jane Street“谨小慎微”的风格)。

并且出于对程序化交易的极高要求,“拥有博士学位的数学家+超级计算机”更是被认为是对冲基金的最强武器,而Jane Street更是把这种“高智商+高科技”的组合优势拔高了一个台阶,专为加密货币市场量身打造。

因此在面对币圈风口时,Jane Street的交易员们几乎可以同时做到搭建金融模型,编写程序代码,在能控制风险的情况下勇于发现市场异常,并合理运用公司资金进行大胆押注。

其次,它在选择进入新领域时,一贯“不假思索”。

即便Jane Street如今已经是债券ETF领域的佼佼者,它也从不羞于承认,公司进入ETF领域就是一个巧合。

Jane Street亚洲业务主管Jeff Nanney曾经直言:

我们专注于公司业务的自然发展,这些进展与我们正在做的业务很接近......我们并没有关于转向ETF的总体规划。

而Jane Street之所以能自成立以来,之所以能坚定“随意”不动摇,和其内部“随意”的管理架构有着直接的关系。

Jane Street的管理结构不仅不透明,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混乱。

公司既没有董事会,也没有管理委员会,就连首席执行官也没有,更不知道财务部门是什么。

据内部人士表示,Jane Street的大多数决策,都是由一群高级员工共同商议决定的,人数大约在30-40人。虽然近些年有部分职衔被勉强采用,但公司内部很少使用,员工在岗位上轮动以保持新鲜感,而平时的管理主要依赖于沟通软件上的一个个表情符号。

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有点眼熟......令人不禁联想到FTX内部管理之混乱:不仅从未召开过董事会会议,还使用“阅后即焚”软件来进行内部沟通并传达重大决策,甚至连一份完整清晰的职工名录和雇佣条款都找不到,外人还可以在办公场所闲逛。

虽然Jane Street内部管理架构确实不清晰,但是关键在于,这一漏洞被高频交易的风控优势有所弥补。再加上公司深耕的套利交易,即便运用在币圈,风险总归可控,Jane Street能做到自己问题自己兜着。

那么,从Jane Street出来的SBF和Caroline Ellison能从前公司学到这点吗?

嗯,至少嘴上学到了。SBF曾经自夸说,FTX拥有强大的二十四小时风险监控,任何人都可以监测其数据。

03

学是学了 只是“四不像”

事实情况是,如果他们真能学到,币圈很可能也不至于被连累至此。

但也不能说他们什么都没学到,只可惜,学了个“四不像”。

在SBF刚刚踏入币圈时,风格仍和Jane Street如出一辙,就是通过比特币套利。

SBF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的第一桶金就是通过美日市场的比特币价差来套利。当时由于整个加密货币市场刚刚起步,市场定价紊乱,套利机会众多。这导致SBF一度可以在美国买进1枚比特币,然后到日本加价10%卖出,在韩国的价差甚至高达30%,在巅峰时每天可进帐多达2500万美元。

但是随着各地市场价格逐渐同步,套利机会也开始随之减少,而这时受Jane Street风格浸染、敢于大胆押注的SBF也将FTX的整体发展路径转向“发币炒币”的庞氏骗局,一步步打开了币圈的潘多拉魔盒。

让你模仿,没让你超越。

总之整体来看,SBF就是该学的不学,不该学的全都烂熟于心。这种完全不受约束的冒险操作,和Jane Street的传统风格可没有半点关系。

而且Jane Street在主观意愿上,似乎也并不想和FTX有什么牵扯。

尽管SBF极力想和Jane Street攀上关系,为了炫耀自身履历也好,试图通过相似发展路径来为FTX背书也罢,Jane Street的立场已经被行动证明:和红杉、贝莱德和软银等不同,它从未投资过FTX。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