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远知行加速赴美IPO 商业化瓶颈、数据安全两难题待解
科技

文远知行加速赴美IPO 商业化瓶颈、数据安全两难题待解

核心提示:

文远知行加速赴美上市,拟募资金额缩水4/5。此前,该公司曾顺利完成10轮融资。公司CEO韩旭声明,公司的现金储备足够在无收入的情况下支撑6-7年。

自动驾驶相关的研发非常烧钱,如果不能量产实现盈利,造血供不上,其实企业会很危险,背后的资本也会推动l4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降维、落地,无人驾驶公司高市值/估值不断被调整。

文远知行若赴美上市,可能也要面临与图森未来一样的中美两地监管压力。美方担心在美国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会流到中国,中方则担心高精地图等数据安全。

作者|任清

编辑|于浩

据明尼苏达州最大报纸 startribune 11月报道,总部位于中国广州的智能驾驶科技企业文远知行正加速赴美上市进程,最快可能在今年年底前递交上市申请,明年6月前完成上市。

参与路演的投资人透露,文远知行已于今年10月初向中国相关监管部门递交书面申请,CEO韩旭正在美国寻找资本支持。今年8月,文远知行被彭博社报道称其欲融资5亿美元,仅3个月,文远的募资额缩水为原来的4/5,仅为1亿美元。

该公司在今年3月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约为44亿美元。

文远知行暂未回应此次上市传闻,而在今年8月,文远知行曾回应上市传闻称没有具体计划。

偷师百度 资本青睐

文远知行创始人韩旭,也出自中国自动驾驶黄埔军校百度。

韩旭曾是密苏里大学终身教授,2014年,百度的无人驾驶车项目刚启动一年,他给当时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写了封信,加入了百度北美研究院,2016年,百度重点布局自动驾驶,韩旭成为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

自动驾驶公司初期的主要任务是组建车队,通过路测推进技术迭代;直到2017年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aymo推出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自动驾驶公司看到了商业化的曙光。

眼光敏锐的韩旭和当时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在此时先后离开百度,在硅谷创立了景驰科技(文远知行前身)。王劲任CEO,韩旭为联合创始人。不久,王劲因涉嫌违反竞业协议被百度起诉,随后辞职。

风波过后,韩旭成为新CEO,并将公司名字景驰科技改为文远知行,同时拿到启明创投领投,创新工场、英伟达等联合投资的5700万美元Pre-A轮融资。

2018年10月,外资企业雷诺日产三菱联盟(AllianceRNM)战略领投文远知行的A轮融资,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作为天使投资人也参与了该轮融资。2019年1月,商场科技等又送来了数千万美元融资。

拿到资金后,文远知行又迅速获得了牌照,2019年4月,广州颁发24张智能网联汽车路测牌照,文远知行独获20张,剩下4张获得者为广汽集团、小马智行、AutoX和深兰科技。

文远知行是少数在中美两地拥有无人驾驶测试许可证公司之一,2021年4月,文远知行获得两加利福尼亚州机动车管理局(DMV)颁发的全无人驾驶测试牌照,可在加州圣何塞市开放道路上进行无人驾驶测试。

自2020年开始,文远知行的融资速度加快,2年5轮,融到10亿美元,B轮由宇通集团、CMC资本等投资,C轮融资由广汽集团领投。

集齐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主机厂投资后,今年文远又拿到了跨国零部件供应商博世的战略融资。双方还将联合研发 L2/L3 级高阶辅助驾驶系统方案,且将于2023年 SOP。

据韩旭透露,双方的合作是目前为止国内 L2/L3 领域订单规模最大的合作项目之一。

对博世而言,这可能只是一个备选项,除了在中国研发L3级自动驾驶技术,博世还在德国与大众汽车集团旗下软件公司CARIAD合作,开发L2级与L3级自动驾驶技术,也计划于2023年上车。据博世介绍,中德两地研发队伍存在内部竞争。

迟来的转向

文远知行业务大多集中在L4级自动驾驶领域,投资方亦是合作方,与广汽、日产等合作开发Robotaxi(无人驾驶出租车),与宇通客车合作无人环卫车、无人小巴等。

韩旭曾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谈到过,文远知行没有做L2、L3,是因为他们认为L4真正代表未来,“我们期待一个人不需要驾照就可以坐在车里面。L2、L3我觉得是车企的事情。所以车企来主导比较好。”

这也是文远知行此前选择RoboTaxi作为主线切入自动驾驶市场的原因,与给车企提供自动驾驶方案相比,落地的周期没那么漫长。

Robotaxi一度支撑起自动驾驶公司的估值,但风向从2021年开始,变了。是什么时候变的呢?AutoX创始人肖健雄在财新采访时提出过一个比喻,“问自动驾驶企业‘赚不赚钱’就像问‘小学生赚不赚钱’,可能会逼他去快餐店打工。”

韩旭曾提出,文远知行想在两三年之内找到一个盈利点,然而,由于一方面,L4技术尚不成熟,另一方面,RoboTaxi商业化落地困难重重,成为一个纯投入而无输血的业务,行业均未实现盈利。

商业化短期看不到希望,行业开始爆发自动驾驶研发高管离职潮,行业老大Waymo估值从最高1750亿美元下跌到300亿美元,时任CEO约翰·克拉夫奇克(John Krafcik)、 CSO DeborahHersman 、 CFO GerDwyer 等五名高管相继离职。

估值一度超过300亿美元自动驾驶公司Cruise短期上市无望,被软银抛弃;Lyft将自动驾驶部门出售给丰田;特斯拉AI人工智能与Autopliot负责人Andrej karpathy辞职;华为自动驾驶系统CTO、车BU首席科学家陈亦伦离职;轻舟智航合伙人、商务副总裁郝景山离职;小马智行卡车部门自动驾驶技术总负责人潘震皓离职。

英特尔旗下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流血上市,500亿的估值缩水一半;先后获得福特10亿美元、大众26亿美元的投资,估值一度达到73亿美元的自动驾驶独角兽Argo AI,则倒在了Mobileye上市前。

两条路线的自动驾驶公司开始相互迁徙——L2向上、L4向下。这种迁徙趋势反应到资本市场上更是冰火两重天。一方面,无人驾驶公司原来的高市值/估值不断被调整,Waymo估值缩水了85%、图森未来股价跌幅超过85%,主要原因在于无人驾驶技术完成商业化落地比预期要长,原本给予的高估值开始缩水。另一方面,众多车企对L2+辅助驾驶功能上车需求的增长,得到了资本市场关注。

汽车分析师朱自清对凤凰网科技表达其观点,他认为,自动驾驶相关的研发非常烧钱,如果不能量产实现盈利,造血供不上,其实企业会很危险,背后的资本也会推动L4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降维、落地。

自动驾驶行业资深专家赵长城在接受连线出行采访时对行业现状做了一个总结,L4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故事也讲了多年。本来这两年应该看到企业兑现诺言,但它们却没有突破,还在亏损和烧钱。”

持续失血的L4级别自动驾驶股,融资能力可能决定了其生存能力。而资本,已经不愿意再为此买单了。 对于国内自动驾驶市场,浩数资本陈国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美国资本市场对自动驾驶发展失去了耐心。

韩旭则声明,公司的现金储备足够在无收入的情况下支撑6-7年。

问题是,投资方也愿意一起苦等这么多年吗?

逆行者

2021年以来,中国赴美上市的企业迅速减少,而其中的自动驾驶行业的公司,更是少之又少。

与文远类似的自动驾驶公司图森未来曾在去年4月在纳斯达克上市。财新曾在报道中提出,图森未来面临来自中美两地的监管压力。美国方面担心图森未来在美国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会流到中国。中国方面,由于自动驾驶涉及高精地图等敏感信息,担心的更多是数据安全。

为了合规,公司与美国政府签订了一份国家安全协议,内容包括剔除董事会成员中的两位中国董事,同意对某些数据采取限制访问并采用技术控制计划,公司任命一名安全官员和安全总监,并定期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 )会面并向其报告,CFIUS能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要求对特定交易安排进行调整。

在《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的要求下,CFIUS还再次扩大了权力范围,涉及关键技术、关键基础设施和敏感数据的并购交易需强制向CFIUS申报。

10月31日,CEO、总裁、CTO侯晓迪因涉嫌利益输送被罢免。审计委员会称,经调查,图森未来的员工曾为陈默创办的氢能重卡公司——Hydron工作,而且图森未来还在签署保密协议之前,向Hydron及其合伙伙伴共享了一些机密信息。图森未来还面临股民集体诉讼、未及时披露2022年三季度季报被警告等问题,与此同时,为图森未来提供会计服务的公司毕马威(KPMG)宣布辞职。

而像文远知行这类在中美两地都设有研发中心和测试地的自动驾驶公司,可能会涉及更多数据安全问题。

文远知行的的每一辆自动驾驶车都是地图采集车,其CEO韩旭曾公开表示,“我们的高精地图能够轻松地在两周时间内覆盖中国一个城市,这是我们的优势。”

在文远的总部广州,文远的自动驾驶车队已经覆盖黄埔区、海珠区、南沙区等地,掌握大量高精地图数据。其高精地图精确度达厘米级,涵盖3D 结构数据、车道线、交通信号、实时交通数据等大量语义信息。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