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砸创新了,科技巨头的“探月”黄金时代是否已经终结?
科技

没钱砸创新了,科技巨头的“探月”黄金时代是否已经终结?

科技巨头曾大胆探索创新

科技巨头曾大胆探索创新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30日消息,谷歌无人驾驶汽车、高空互联网气球、微软全息眼镜,这些都是科技巨头追求创新,“探月计划”(moonshot)的代表作。然而现在,那个不遗余力、不求回报追求创新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终结

今年3月,在亚马逊内部的一次罕见炉边谈话中,亚马逊副总裁巴巴克·帕尔维兹(Babak Parviz)称赞CEO安迪·贾西(Andy Jassy)是他的导师,能够帮助他的团队更加认真地思考项目的财务可行性。

那时,帕尔维兹领导的是亚马逊内部创新实验室:“大挑战”(Grand Challenge),该实验室在2014年创建。在加盟亚马逊之前,帕尔维兹在谷歌领导了一个名为Google X的类似团队。

六个月后,帕尔维兹离开了公司。但是亚马逊当时回应称,帕尔维兹只是休假,没有离开公司。两位知情人士称,尽管尚不清楚帕尔维兹为何决定休假,但亚马逊希望大幅缩减“大挑战”实验室的规模,并且有可能将其关闭。由于增长放缓,亚马逊正在广泛减少扩张努力。

回报少、不再冒险

亚马逊并不是唯一一家这么做的公司。在低迷的经济环境下,科技巨头们正在收缩更多的实验性项目和探月计划想法,或者干脆彻底关闭。过去几周,微软收缩了探月计划部门的雄心,脸书缩减了实验产品团队规模,谷歌砍掉了与其CEO追求人工智能这一更大使命不一致的项目。

在这些公司内部,领导者们将此举归咎于市场的不确定性,但内部人士也指出,大型科技公司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标志着他们从创始人的敢于冒险转向安抚华尔街的实用主义。

“‘探月计划’已经被放弃了,取而代之的是短期的功利主义,要‘拿出东西来’,”一位微软员工表示,“这已经不是一个押注长期的市场。”

Google X孵化出了自动驾驶汽车

Google X孵化出了自动驾驶汽车

严峻的市场形势正促使这些公司提高效率,但是这些探月计划在经过多年努力后也没有获得回报。以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为例,自动驾驶汽车等一些押注展现出了前景,尽管它们带来的收入很少。但是,也有一些项目已经关闭,包括开发互联网气球的子公司Loon。

谷歌“探月计划”部门Google X的负责人阿斯特罗·特勒(Astro Teller)一直在通过庆祝失败的方式,鼓励员工无所畏惧地尝试新项目。但员工们表示,紧缩的预算和对项目审查的加强,使得创意难以付诸实施。据两名前员工透露,该公司还聘用了更多具有风险投资背景和更好商业经验的领导者。过去两年,有关如何通过外部资金来源支持项目的讨论有所增加。

“当你引入风投时,你考虑的是回报和市场,这与探月计划的方向完全相反。”一位前员工表示。

大胆探索的黄金时代

当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2010年创建Goole X时,这个部门几乎没有什么结构,也没有什么规则,只有一个明确的使命:寻求改变世界的激进想法

Goole X成为了工程师们酝酿从无人驾驶汽车到太空电梯等各种想法的地方。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最初就是一个X项目,无人机部门Wing也诞生自该部门。佩奇和布林支持他们喜欢的X项目,帮助他们在部门内获得资金和人员。

“如果发现了他们喜欢的项目,该项目就会受到保护,”Google X的一名前员工透露。

谷歌创始人佩奇和布林

谷歌创始人佩奇和布林

这种想法开始在科技圈流行起来。其他科技巨头也组建了自己的特别团队,以追求“探月”项目。帕尔维兹曾创造了一度被大肆宣传的谷歌眼镜,他在2014年离开Google X,来到亚马逊创办“大挑战”部门。两年后,脸书推出了他们的创新部门“8号楼”(Building 8),在那里开始探索脑机接口,寻求让用户用他们的意念打字。

从理论上讲,科技公司为更长远、更宏大的想法创造空间,也是他们避免落后于竞争对手的一种方式。而且,这还可以成为有效的招聘工具:来和我们一起工作吧,你接触到的将是开创性想法。

被裁对象

但是如今,这些创新部门的处境已经发生了变化。从事这些大想法的员工发现,在市场不确定的时候,他们是最先被裁掉的。公司正在重新配置这些资源,以确保增长前景。

随着佩奇和布林离开Alphabet,以自己的方式资助探月计划,Alphabet CFO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一直在努力控制公司一些成本较高的研发项目支出。与此同时,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已经强化了谷歌以人工智能优先的公司愿景。内部人士怀疑这种新的领导时代是否与创始人的探月思维相左。

一些担忧正在成为现实。本月,谷歌削减了其Area 120孵化器中一半的项目,只保留了以人工智能优先的项目。

与此同时,脸书最近也缩减了新产品实验部门的规模,该部门来自“8号楼”团队。这个部门曾经开发过一些功能和产品,比如现在已经不存在的快速约会应用和热线(创作者和粉丝互动的工具),现在正致力于短视频的开发。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放弃了一款智能手表的开发,并控制了对其高级版增强现实眼镜的投资。脸书正在把员工精力和资源投入到追赶TikTok,重建其广告业务上。

雄心不在

就在去年,微软成立了一个新的组织,专门负责量子计算等新兴技术。一份内部增长战略文件显示,尽管该部门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比如“利用物理定律,实现商业量子计算近乎无限的可能性”,但该部门将立即专注于核心业务,比如向政府和电信行业出售技术为未来的押注提供资金。

这一策略招致了微软内部一些人的批评,他们担心专注于“维持营收”会让公司缺乏雄心。“我们本应是一家着眼于长远的创新公司,”一位微软员工称,“我们现在言不符实。”

微软

微软

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来说,市场动荡可能意味着他们需要对探月计划做出更大幅度的削减。在阅后即焚Snapchat母公司Snap,那些只赚很少钱或根本不赚钱的古怪或有趣项目的时代已经宣告结束。该公司最近进行了大规模裁员,并且正在削减成本,包括关闭其Pixy迷你无人机项目,加速器项目Yellow,以及几乎所有的电视和流媒体业务。

更现实的投资

诚然,大型科技公司仍在对有趣的项目进行投资。亚马逊的秘密项目遍布整个公司,包括癌症疫苗、无人机送货服务、量子计算和仓库自动化。

但是,一名员工表示,他们挑选的这些项目要有更大进展,而不是那种“天上掉馅饼”式的想法。

脸书正试图将自己变成一个大型探月项目,该公司在去年将自己更名为Meta,以彰显它对构建元宇宙的新关注点。Meta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希望他的公司能够走在他设想的这个沉浸式数字世界的最前沿。在这个世界中,人们可以使用虚拟形象进行在线无缝互动。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计划付出了代价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计划付出了代价

然而,脸书负责构建元宇宙和其他虚拟现实技术的“现实实验室”部门正在不断亏损。今年4月,扎克伯格表示,他正计划“放慢”这些新投资的步伐,并希望“平衡我们的商业轨迹”。

知情人士称,谷歌CEO皮查伊将云计算和人工智能视为自己的探月计划。在他的领导下,谷歌加强了对这些领域的关注。在今年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该公司大谈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人们搜索网页和使用地图的方式。

谷歌创始人推动了像Waymo这等级别的押注,但是一些员工怀疑皮查伊是否对此感兴趣。

“皮查伊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人。他非常小心,不会去摇晃这艘已经非常成功的大船,”Google X的一位前资深员工称,“但他不会说,‘嘿,我们应该给X更多钱,因为这是谷歌的未来’。”(作者/箫雨)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