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佐斯退休一周年,他选的接班人要翻车了?
科技

贝佐斯退休一周年,他选的接班人要翻车了?

贝佐斯卸任亚马逊CEO一年了

贝佐斯卸任亚马逊CEO一年了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6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周二,电商巨头亚马逊公司CEO安迪·贾西(Andy Jassy)迎来了他履新一周年的纪念日,但是他可能没心情庆祝。

贾西是一名已经在亚马逊干了25年的老臣。2021年7月5日,他正式接替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出任亚马逊CEO。几天后,亚马逊股价触及历史新高。然而,自那之后,亚马逊股价已累计下跌了40%以上,其中单是第二季度就下跌了35%,创下自2001年以来任意时期的最大跌幅。

经济飓风、反垄断……

作为贝佐斯自1994年创办亚马逊以来的第二位CEO,贾西正面临着一场完全超出他控制范围的宏观经济飓风。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持续影响、创纪录的通货膨胀和利率上升,到供应链限制和乌克兰战争,亚马逊面临成本上升和消费者支出放缓的前景。与此同时,投资者正在抛售推动近期牛市的科技股。

然而,这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随着国会议员接近通过旨在遏制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巨头权力的里程碑式立法,亚马逊还面临反垄断监管的威胁。而且,贾西正在努力应对一场劳工斗争,这场斗争在今年4月纽约州斯塔顿岛的仓库投票中达到高潮。当时,斯塔顿岛仓库工人通过投票决定成立亚马逊在美国的第一个工会。目前,亚马逊正在法庭上挑战工会的努力。另外,该公司一些最资深的高管已经离职。

去年7月,当贾西正式接任亚马逊CEO时,亚马逊的业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那时,亚马逊刚刚交出了第一个营收达1000亿美元的季度业绩,反映出疫情驱动的电子商务活动激增推动了亚马逊以惊人的速度扩张。

贾西的日子不好过

贾西的日子不好过

但是,形势迅速反转。亚马逊目前正在削减其在疫情期间增加的部分仓库空间。在经历了几个月的人员短缺之后,该公司的物流网络现在出现了人员过剩,因为电商活动的降温意味着许多最近招聘的员工不再需要了。

随着核心业务的放缓,亚马逊在今年4月宣布,该公司录得自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来最疲弱的季度收入增长,以及自2015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新任CEO管理失职?

投资者目前正想法弄明白,糟糕的业绩反映的是亚马逊管理层的挣扎,还是仅仅是该公司走出全球疫情、应对经济疲弱遭遇的短暂挫折。

那么,贾西是否应该为亚马逊仓库的过度扩张和近期业务的疲软负责呢?戴维森信托公司分析师汤姆·福特(Tom Forte)认为,这位新CEO仍然可以值得信赖。

“目前,我仍然觉得答案是否定的,”福特表示,他建议买入亚马逊股票,“但是我一直在关注,如果股价持续多年疲软,投资者什么时候才会开始把矛头指向贾西,开始指责他。”

福特的观点得到了其他人的支持。在亚马逊发布第一季度财报后,几位华尔街分析师表示,亚马逊面临的挑战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得到解决。

但是,作为一家拥有逾160万员工,投资者也盼其实现卓越运营的公司,无论经济走向如何,贾西都有很多需要证明的地方。

“我的核心信念是,大公司面临的内部风险最大,”西雅图马德罗纳风险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亚马逊长期投资者马特·麦克韦恩(Matt McIlwain)在电子邮件中称,“亚马逊的关键将是继续拥抱他们的先锋文化,并以快速/敏捷的方式做出决定,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实现规模增长。”

工人闹事

不过,劳工方面的挑战不太可能很快消失。自从斯塔顿岛仓库取得工会胜利以来,亚马逊一直积极反击其他有组织活动,坚定地反对工会。在有报道称其仓库的工作条件不安全后,贾西表示,亚马逊的工伤率“有时被误解了”,但他承认亚马逊可以做更多工作来改善其设施内部的安全。

今年4月,贾西发出了他给股东写的第一封信。“就我们的规模而言(仅在2021年,我们就雇佣了30多万人,其中许多人都是新手,需要培训),这需要严谨的分析、深思熟虑地解决问题以及创新的意愿,这样才能实现你的目标。我们一直在分析每一个过程路径,以确定我们如何进一步改进。”

亚马逊工人成立工会

亚马逊工人成立工会

亚马逊办公室职员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要求,并且已经获得了相当大的筹码。他们要求更高的工资、更好的福利和更大的居家办公的灵活性。去年10月,亚马逊放弃了以办公室为中心的文化,允许个别经理决定要求员工到办公室的频率。

今年早些时候,为了应对日益走俏的劳动力市场,亚马逊将其最高基本工资从之前的16万美元上调至35万美元。

高管流失

然而,这并不足以留住公司一些资深员工,他们离职的速度很快。这种趋势早在贾西上任之前就出现了。根据《商业内幕》的统计,在2020年初至2021年4月期间,超过45名高管离开了亚马逊,这对该公司来说是一个异常高的数字。

在贾西任内,这种人才外流仍在继续。上个月,在亚马逊工作了23年的资深员工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辞职。就在一年多前,他从贝佐斯的高级副手之一的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手中接过零售主管一职。威尔克于2021年初离职。今年6月晚些时候,两位杰出的亚马逊黑人领袖离职,他们是运营高管戴夫·博兹曼(Dave Bozeman)和亚马逊领导团队成员之一、负责全球客户履约的高级副总裁艾莉西亚·伯勒-戴维斯(Alicia Boler-Davis)。

亚马逊零售主管克拉克离职

亚马逊零售主管克拉克离职

伊恩·弗里德(Ian Freed)曾担任亚马逊前副总裁,负责Alexa和Kindle等关键项目的开发。他表示,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吸引和留住相同类型的人才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难。

“事实上,亚马逊的规模正在增长,这是创新者的理想去处,无论他们是工程师、营销人员还是零售专家或其他什么人。如果这一点消失了,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开始分崩离析。我不一定认为这种情况会消失,但我认为这一直是最大的风险。”弗里德表示。

亚马逊称,公司的员工留任率很高。该公司表示,副总裁的平均任期约为10年,高级副总裁的任期“要长得多”。

寻找第四大业务支柱

在2014年的致股东信中,贝佐斯列出了亚马逊的三大业务领域。他经常将这三大领域称为亚马逊的业务“支柱”:Prime会员、Marketplace第三方商户平台和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

在那之后的几年里,投资者一直在寻找亚马逊潜在的第四个或第五个支柱。他们现在会问贾西,怎样才能给一家市值达1.1万亿美元的公司带来变化。

贝佐斯批准了Echo智能音箱和无人机送货等雄心勃勃的项目,同时还在亚马逊之外进行了一些不寻常的、雄心勃勃的投资,比如投资4200万美元打造能够显示未来一万年时间的“万年时钟”,并创办了航天公司蓝色起源。

云计算业务是贾西的一大成就

云计算业务是贾西的一大成就

贾西的一大创新是AWS。在21世纪初成为贝佐斯的“影子副手”后,贾西得到了贝佐斯的亲自授权,开启了云业务。如今,AWS已发展成规模达60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并成为亚马逊的利润源泉。

“贾西有自己的远见,但方式与杰夫不同,”亚马逊前全球传播副总裁克雷格·伯曼(Craig Berman)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说贝佐斯是比贾西更好的创新者或架构师,是非常不公平的。”

在今年4月的亚马逊全体员工大会上,贾西提醒员工,“当我们还只是一家图书零售商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了”。贾西表示,从那时起,亚马逊进军了音乐、视频、消费电子、云计算、设备和流媒体娱乐领域。

贾西说,当他探索新市场时,公司会问机会是否足够大,服务是否已经很好,亚马逊是否有“差异化方式”,公司是否有竞争力,或者“我们能否迅速获得竞争力”。

“如果我们喜欢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就会追求这个机遇,即使它与我们过去所做的真的不同,”贾西表示,“在我们一直追求的各种客户体验和业务领域,你都可以看到这种理念。”(作者/箫雨)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凤凰网科技”(ifeng_tech)。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