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UP主,收入在打鼓?
科技

我做UP主,收入在打鼓?

毕业季到来。对于全国1076万高校毕业生来说,正在经历的,是一个比往年都要艰难的夏天。这个庞大的团队,也成为疫情蝴蝶效应里的一环。稳就业,年轻人重中之重。无论你是谁,来自哪所院校,无论是“宇宙尽头的考公”,还是史无前例的考研,灵活就业,当你成为“1076万+”分之一,就业便不再是一个人的故事。

“头大院草”“基金主播”,UP主路过。相比公众号的爆款走深度路线,视频平台的热门视频似乎更看重“网感”,内容有趣,观点鲜明。于是吸引了众多青年一显身手,一试高低。

“小王”便是其中之一,但只是之一。相比那些知名UP主每个月收到的广告邀约多达数十个,小王的收入有些“寒酸”。同为UP主,总能感到人间的参差。毕业之际,他的正式工作还是选择了去芒果TV,基金主播成为副业。

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让UP主走上台前,而他们的职业之路,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更普遍的糊口与盈利。

意外发迹的院草

今年刚从普通院校毕业的新闻研究生小王应该算得上是学院的风云人物,对,就是参加全院讲座会被学妹偷拍然后要微信的那种。180+的黄金身高,皮肤白得反光,金丝眼镜,半永久的白衬衫,做着造型的头发和一桌的香水,是帅而自知的精致男孩。

但成为院草,小王靠的不仅仅是脸。热爱生活,寻求新意,会为了自己的爱好专门在新东方报班学习厨艺,也考了红十字会救助证书,他身上有很多标签,“四字弟弟”(名字结合爸爸妈妈的姓后是四个字)、“头大院草”(头大指某大学)、“基金主播”,在UP主这条路上走过,如今也算小有成绩,粉丝2.8万+,视频不定期周更,B站纯按视频播放量每月会给他发放千元奖金。

小王做UP的初衷很简单,兴趣使然。“我在研一暑假开始做B站视频,当时对财经比较感兴趣,就类似于记日记一样,每天剪辑一些基金相关的新闻消息、对后续涨跌进行预测和分享自己的买卖操作,配上解说和字幕后在B站更新。”小王道,他的UP路开始于成千上万的学生留在家中不曾返校的2020年初夏。

支撑一个新闻学生做基金UP主的底气,是他在疫情暴发初期、基金跌入谷底时投了几万元(奖学金)抄底后近乎翻倍的收益率。

刚开始更新的时候,粉丝量不多,没过千。第一个月,B站给他发了3块钱的创作者奖金,他发朋友圈笑称,“晚饭可以加两个馒头了”。按照当时平淡的发展轨迹,也许他的UP之路就是,“我在B站当UP主,年薪50块”。

不过,也许是那个夏天太多学生待在家中不曾外出,他的粉丝在一期破10万播放量的视频后开始暴涨,暑假两个月的时间粉丝就从0到破了万。小王觉得,他的账号做的很随意,关注度高起来主要是因为当时基金行情好,关注基金的人多。

但坊间流传更广的说法是,他平时的视频都是剪辑一些基金新闻配以旁白解说,但爆火的那期视频,帅哥露了脸。

陆陆续续做到现在,小王的账号已有2.8万+粉丝,每期视频播放量在3000-17万+不等。毕业之际,在大家猜测他会不会把UP作为主业好好经营时,他最终的工作选择去了芒果TV。

激流勇退的青年

“虽然不排除一些头部UP主通过做自媒体获得成功,但对我而言,它只是我的兴趣爱好,是一个副业或兼职,不会对我的生活产生特别大的压力,我也不会因此而感到紧迫感,我依然有自己的主业。”小王解释了没有把UP主当成主业来做的原因,在当下一些年轻人眼里,做直播、当网红好像是一份来钱快的好工作,但他不这么认为。

“社会上对网红职业可能有种盲目崇拜,这大多是看重背后的名利场。但网红只是表相,想成为明星不是那么简单,变现需要付出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成本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小王算是人间清醒。

小王的判断不无道理。据B站在今年5月31日发布的《2021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2021年,B站月均活跃UP主达到304万,同比增长58%,月均投稿量突破1000万。要想在数千万视频创作中突出重围,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容易。

从UP主的浪潮中激流勇退后,小王没有像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在刚毕业时先去北上广闯荡,而是留在了自己的家乡长沙,他也有自己的考量。

“我是根据城市来选择工作的。之前有想过先去北上广深这种大城市学点经验、积累一些资源,然后再回长沙。但是后面发现在大城市积累的资源,很多时候带不回你最终想回的城市,而且回家后往往会产生待遇差,让人难以接受,所以不如直接一开始就在长沙工作。而且现在湖南文化产业发展的很好,芒果TV在湖南算比较不错的文化传媒企业。”小王道。

而他的B站账号“努力的小王”,他也准备将其作为自己的副业继续进行下去。

职业“UP主”的烦恼

UP主并不是一个孤独的群体。在2021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指出,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了2亿人左右,“据调查,在平台上从事主播及相关从业人员160多万人,比上年增加近3倍”。小王做的UP主便是其中之一。

如此庞大的群体,如何盈利成为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和大部分视频创作平台一样,B站的主要创收渠道包括广告变现计划、创作激励计划、充电(粉丝打赏)计划和直播等。其中,创作激励规定,粉丝量超过1000或者累计播放量达到10万的UP主,视频累计播放量每达1万次可获得30元补贴。这个数据意味着,UP主只有在视频月播放量达到300万时,当月创作激励才能达到9000元。

B站的《2021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显示,近90%的万粉UP主可从B站获得收入。

头部UP主的营收十分可观。2020年B站百大UP主小翔哥,拥有339万粉丝,每个视频的播放量都破百万,是知名的美食开箱博主。他在2018年的视频中自称,靠着做视频,他在当时就达到年入百万状态。

不过,头部UP主只是少数。B站《2021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公布了B站各年龄段UP主占比,其中最需要养家糊口的31岁以上的UP主占比最少,仅占13%,其背后的维生问题可见一斑。

知识领域UP主谭文韬在成为B站UP主刚满一年时公布了自己的收入——仅为9419元,平均下来每个月进账800元。B站82万粉丝的UP主“老蒋巨靠谱”在2020年的视频中透露,他做UP主第一年,一共赚了不到15万元。但“老蒋巨靠谱”表示,这个收入还没有他之前工作赚得多。

数十万粉丝的UP主年收入仅能勉强糊口,更不要提无数像小王一样粉丝刚过万的小UP主。如何在300万+的活跃UP主中突出重围,最终依然落实到了个人能力上。

北京某985高校教授认为,“从长远来看,市场经过充分竞争后,最终能成为佼佼者的,还是需要有知识结构、专业技术和策划经验,再加上兴趣和一些好运气。喊麦就能赚大钱的时代过去了”。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