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新势力登场,要来一出中日合拍“复仇者联盟”?
科技

中国芯片新势力登场,要来一出中日合拍“复仇者联盟”?

众所周知,大大小小的电子设备里都有内存,内存的关键组成部分是 DRAM,学名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

内存对于手机电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而我们的本土 DRAM 企业还不够发达,因此非常依赖进口。手机电脑越是热卖,要进口的就越多。

不过最近,DRAM 的芯片赛道上又多了一位中国选手,名为昇维旭。

中国 DRAM 存储芯片的新势力

公开信息显示,昇维旭成立于2022年3月,由深重投(深圳市重大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深圳国资委 100% 间接控股,业务包含新存储材料与架构研发,晶圆厂投资与建设,产品设计、制造与销售。

昇维旭的注册资本为50亿元人民币,都说芯片行业重投资,由此可见。而这还是第一步,未来面向建厂投产,所需要的资金还得翻上不知多少倍。

该公司主要的产品是面向数据中心、智能型手机等应用场景的通用型 DRAM 芯片,也就是内存芯片。根据 TrendForce 集邦咨询的报告,今年第一季度全球 DRAM 总产值高达240.3亿美元。

目前的 DRAM 市场中,约有95%的份额掌控在三星、SK 海力士、美光三家美韩企业手中。其后三位的南亚(Nanya)、华邦(Winbond)、力积电(PSMC)均来自中国台湾,加起来份额不到5%。

排在第七名和后面的厂商,加起来的份额仅有1.2%。

我国 DRAM 的代表选手长鑫存储,就在这1.2%里面。昇维旭作为新选手,也要从这里起步。

「中日合拍」的复仇者

6月16日,昇维旭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宣布75岁的日本老将、前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出任首席战略官。

坂本幸雄的身份和履历,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猜疑。但在这之前,坂本幸雄就曾出任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和日本分公司 CEO。当时有行业博主指出,他选择为中国企业效力,目的显然是向韩国企业复仇。

坂本幸雄被认为是日本存储产业的关键人物。为挽救衰落的本土存储器产业,日本通商产业省在1999年主导了成立了尔必达存储器公司,由 NEC、日立 的 DRAM 部门合并而成,坂本幸雄于2002年出任社长,该公司在巅峰时期掌握着 DRAM 市场近二成份额。

坂本幸雄曾豪言,大力投入研发的尔必达,可将三星从 DRAM 市场的龙头宝座挤下。

可叹造化弄人。因为美国打压、韩国挤压的外部条件,尔必达濒临绝境,寻求与美光合作破局。不料美光时任 CEO 史蒂夫·阿普尔顿飞机失事遇难,尔必达错失关键融资,不得不申请破产,最终被美光以25亿美元“白菜价”收购。

因此在遭遇外部环境打压这一层上,中日芯片产业多多少少还是有共通之处的。众所周知,华为因为美国制裁,芯片供应受阻。还有生产 DRAM 存储芯片的福建晋华,比华为更早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如今已经低调了许多。

这一波,属实是“中日合拍”的复仇者。

加入昇维旭的坂本幸雄也表示, 这将是他一生最后一份工作,他将全力以赴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昇维旭实现其战略目标。

星星之火

昇维旭的入局,为中国存储器产业带来了新力量,下一步要积累的,就是行业人才和技术专利。在这方面,存储器三雄几乎都是以合作起步,再经过收购和自主研发,比如长鑫存储的技术基础就来自与奇梦达的合作。

当然我们还需要认识到,昇维旭作为新入局的选手,距离世界领先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参考国内 DRAM 的先进代表长鑫,其 19nm DDR4 内存已陆续出货,17nm DDR5 内存芯片计划今年投产。以三星为首的国际大厂已经量产 14nm DDR5 内存,正逐步推进更先进的 1β 制程,领先长鑫四代左右。

我们的芯片能更多地自给自足,总是好的。但在那之前,研发、生产、出货,新选手们还需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