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正在垄断Web3
科技

A16Z正在垄断Web3

距离Bill Hwang单日暴亏150亿美元,“终结”中概股行情仅过去一年,另一位韩国人Do Kwon用了三天,便将币圈搅得天崩地裂。

由斯坦福计算机大神 Do Kwon 建立的区块链系统代币LUNA曾在一年多里涨了近200倍,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110美元,被中文炒币者简称为「币圈茅台」。但大厦建得太快,崩塌起来往往更快。5月8日由于短时间内的集中兑换,疯狂的增发直接带崩了LUNA的价格,这一崩盘就是三天内跌走95%,实现了字面意义上的一文不值。

LUNA/USD走势图

LUNA/USD走势图

身着Columbia“老头衫”的Do Kwon

身着Columbia“老头衫”的Do Kwon

有关Web 3.0、加密货币的暴富神话在社交媒体上喧嚣的这几年,不光有“币圈茅台”LUNA一度异军崛起,坊间更有传言香港知名「偶像」玩偶姐姐靠做空以太坊直接带走了2个小目标。

随着2021年Opensea的NFT交易量暴增646倍[1],比特币一度突破65000美元,全球抢滩Web 3的迫切,不逊于疫情前上海排队摇号前滩学区房的盛况。且不论库里、内马尔、贾斯汀比伯争相斥资加入BAYC无聊猿游艇俱乐部,余文乐在 Opensea 拍卖“僵尸头像”两分钟赚了一个亿,直接把NFT大风吹得出圈了。

贾斯汀·比伯今年花130万美元天价买的无聊猿NFT

民间的热潮汹涌似乎也感染到了大名鼎鼎的红杉资本。

2021年10月红杉的一系列操作不禁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急了”——领投CertiK,领投Arrow,领投Rec Room……今年1到4月,红杉更是以每周一家的速度,共投资了17家Web3公司。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更是喊出: All in crypto(加密技术)!

其实红杉的“着急”并非无厘头,这位老牌 “Web2.0战神”的光环,正逐渐被硅谷一家新势力A16Z所掩盖。毕竟,在红杉奋起直追之前,A16Z就在十年内以雷霆手腕全方位、多轮布局了Web 3.0,并且在过去三年A16Z总共募集了125亿美元,这个数字几乎超越了所有传统VC。谷歌高管这般形容:

“他们就像一个疯子,霸气地在每一个交易中都插上一脚。”

01

攻占:加注元宇宙的「淘宝」

如果说巴菲特的模式是寻找投资中的不变,那么相反,A16Z的模式就是寻找投资中的变化。

早在Web 2时期,A16Z就投出了Facebook、Twitter、Instagram、Airbnb、Github等明星企业;打响声势后A16Z合伙人Chris Dixon又率先投出了Coinbase、OpenSea、Yuga labs等Web 3颠覆性项目。

2013年,Chris Dixon引导对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一轮2500万美元的投资,直到去年上市,这些股票价值近100亿美元。他凭借连续八轮加注,对Coinbase 60倍的回报,成为了福布斯2022年全球风投之王,而四年前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正是红杉资本的沈南鹏。

Coinbase成为2021年美股规模最大的IPO.NYT

Coinbase成为2021年美股规模最大的IPO.NYT

原本以为拍下了巴菲特午餐的孙老师放鸽子割韭菜是币圈的常规操作,直到看到有人以9.5万美元购买街头艺术家Banksy的作品,直播烧毁后将生成的NFT“图片格式”挂到Opensea上拍卖,最终以超过原作的价格4倍成交,笔者才明白币圈的想象力远不止于此。顺带一提,这幅作品的名字叫《白痴》。

面对最大的NFT交易所Opensea,风投捕鲸人Chris Dixon猛地在2021年3月对其融资2300万美元。

Opensea占据ETH交易市场份额98.2%

Opensea占据ETH交易市场份额98.2%

NFT作为非同质化代币,代表了拥有者在区块链上资产的实际所有权,不可互换、不可分割。NFT可以是一个图像或者一段音乐,而那些买入NFT的投资者就好比是宅男买海贼王限量“女帝”手办,拥有的是自己的所有权。

当被问及这与在网上复制一个图片有何区别时。Chris Dixon回答:“如果你买了一幅画买的不是它的版权,这就像你使用的一些技术服务一样,服务机构完全可以随意把它拿走,即使你在游戏中购买了物品,游戏也会在几年后消失。”

风投之王Chris Dixon在《Decoder》播客节目中个人形象.THE VERGE

风投之王Chris Dixon在《Decoder》播客节目中个人形象.THE VERGE

在Web2时代,大部分流量和收益流向了FAANG等巨头,网络效应以及高昂迁移成本成为了他们的护城河。而在Web3时代,“OpenSea只收取2.5%的手续费,卖方可以随时转换售卖平台,而不是像在Twitter这样受众群体被锁定在一个平台的Web2世界[5]”,据Chris Dixon所言,Opensea看似像淘宝,但用户可以随时迁移,自由地将NFT上架到其他卖场。

此时,互联网的网络效应,从公司平台回到了协议本身。

淘宝、抖音等平台算法推荐下势必会造成头部网红收割了最多的流量和收益, 而Opensea中的NFT则是艺术家直接接触观众、绕过算法广告驱动的一种方式,给了边缘艺术家更多曝光和赚钱的机会。

这种便捷性和平等性,与Chris Dixon希望更多有创意的人能绕过平台、直接点对点营销来赚更多收益[5]的理念不谋而合,Opensea在A16Z广撒网式布局web3的时候脱颖而出,直接在第二轮融资中领投了1亿美元。

同样被A16Z领投的还有Yuga Labs。这个成立刚满一年的公司推出的无聊猿游艇俱乐部(BAYC)掀起了整个推特更换猴子头像的风暴。国内也受波及,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花了50万美元从Opensea上购得了无聊猿图标,紧跟其后的还有李宁、倍轻松和绿地集团,这家还有闲钱买NFT的房企更把这个猴子当作数字化战略的象征,二次创业的起点。

李宁 购买的无聊猿NFT

李宁 购买的无聊猿NFT

Yuga最早洞察到卖NFT不是卖jpg,无聊猿是「区块链技术向价值输出方向演化」的节点性产品,他也是第一个在NFT销售范式中提出并执行「钥匙+会籍」概念的公司[2]。说得更直白一点,除了抽象的群体认同,还打包了线上与线下VIP式活动的权益。这种文化属性和社交福利的创新,直接让A16Z在今年3月领投4.5亿美元。

就像当年在国内投宠物赛道的人冲到哪儿都发现“高瓴无处不在[8]”一样,对web3野心勃勃的机构们目之所及也都避不开A16Z的身影。

A16Z一贯会扫货式的买下整个赛道的标的,在它们的商业模式发生重要演变时不断加注。Chris Dixon曾分享过「爬坡理论」隐含着A16Z的投资哲学—早期随机漫步尝试判断哪座山丘最高,而不是立即被眼前看似最高的山所诱惑,因为爬上去之后,往往会看到遥远之处有更高的山峰。

而爬坡理论,也意味着A16Z的创业之路并不会平坦。

02

暗涌:硅谷新势力的自我演化

1995年8月9日,被誉为“网页版微软”的网景(Netscape)上市,从14美元飙升至71美元。《华尔街日报》写道:“美国通用动力公司花了43年才使市值达到27亿美元,而网景只花了1分钟。”当时的网景如日中天,一位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为拿到Offer,在网景大厅来回踱步等待,但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网景的创始人是后来创立A16Z的 马克·安德森 ,而求职的年轻人则是 埃隆·马斯克

马克·安德森登上时代周刊

马克·安德森登上时代周刊

与马斯克的人生经历相似,安德森和另一位A16Z创始人霍格沃茨创业之路高开低走,跌宕起伏。当网景被美国在线以42亿美元收购后,两人创立了Loudcloud,被业界公认是最早进入云服务领域的公司[7]。

互联网泡沫破裂后,二人转型软件公司Opsware从头来过,然而融资困难,并且霍洛维茨的妻子出现了严重的健康问题。安德森这样总结自己的创业历程:“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如履薄冰。”看对了行业趋势,但总是踩错了节奏。

也许做风投帮助创业者绕过他们走的弯路,比再爬一次险峰摔下来要更合适自己。两人一拍即合,在2009年创立A16Z,名字取自两位创始人Andreessen和Horowitz首尾字母,A和Z之间有16个字母。成立之初撞上了VC冰河期,A16Z第一只基金规模仅3亿美元,他们花了5000万投资Skype,2年赚了4倍。之后安德森喊出那句名言: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软件正在吞噬世界).

“我所有的大钱都是在 「成 功 × 非共 识」 的象限赚来的。”安德森认为如果某件事已经达成共识,那么资金就已经大量介入,盈利机会就已经消失了。这话公募基金经理也经常说,企业家出身的安德森棋高一着。他知道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创造他,为了达到赚大钱的目的,A16Z像好莱坞经纪人那样去投资,像星探一样去挖掘和打造能成为明日之星的企业家。

翻开A16Z的官网我们不难看到各色背景的合伙人——有健康技术公司Wellsheet的创始人,有在bloXroute 实验室研究全栈 web3 应用程序的学者,有转行到硅谷的格莱美音响工程师,还有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拜登前高级顾问,以及敲掉铁饭碗的前美国司法部官员、第一个联邦加密货币工作组创建者Katie Haun。

加密新造物主Katie Haun管理着A16Z新成立的22亿美元的加密基金

加密新造物主Katie Haun管理着A16Z新成立的22亿美元的加密基金

A16Z的人脉网罗着硅谷1000位高管和5000位工程师、设计师与产品经理[4]。A16Z团队中负责运营、营销以及人脉资源等投后管理人员占比高达70%,从事投资的只有22.7%。正如安德森所说:“我们用庞大的资源网络为企业家服务,以最快的速度将企业家打造成合格的CEO。”

这解开了A16Z的成功密码: 营销团队(帮助引流)+人才团队(帮助招聘)+市场开发团队(帮助获客)+一个研究团队(帮助解决问题)=所投公司的成功。 这也意味着,与其将大部分费用花在投资人才上,不如给他们一个合伙人的头衔降薪,把大部分费用花在运营上帮助创业者[6]。

基于对企业的同理心,A16Z在企业发展路径选择上充当了关键角色。譬如领投Airbnb的B轮后不久,当租客把旧金山房屋弄毁时,安德森半夜前往创始人Chesky办公室对公关和后续处理予以指导。再比如,2006年扎克伯格正欲10亿美元把Facebook贱卖给雅虎,安德森一再叮嘱小扎不要卖,如今更名META后市值高达4975亿美元。

A16Z办公场所像一座图书馆.Vance Brown Builders

A16Z办公场所像一座图书馆.Vance Brown Builders

更有趣的一点, A16Z不光把客户打造成明星,还把自己的合伙人打造成明星。

安德森以及Chris Dixon都是推特80万粉以上的大V,霍洛维茨是一名著有畅销书《创业维艰》的「兼职」作家。A16Z不仅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家新媒体公司,将官网改造成媒体社区,还推出了自媒体品牌「Future」,安德森更是乐此不疲地在推特布道Web3。

去年年底,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西突然发推表示VC正在利用Web3割韭菜,紧接着马斯克发文问有人看见过Web3.0吗,多西回复——它就藏在「A和Z之间」。看到这一幕,早期投资Twitter的安德森直接把多西拉黑。这也不是安德森在Twitter第一次遭人质疑,但面对刚把自己“第一条推特NFT”卖出290万美元天价、转头指责VC割韭菜的多西,是可忍孰不可忍?

全员下场,从传统写个书到上Twitter当个大V到自己做互联网社区,A16Z在投资去中心化的世界时,也潜移默化地将自己从一个中心化的风投机构转变为「投资团队全员合伙化-合伙人就地成为自媒体」的去中心化组织。

03

尾声:一场无声的颠覆

网景上市的赢家,除了被誉为“互联网点火人”的安德森,还有硅谷老牌风投机构KPCB。

KPCB早期对网景投资了500万美元获得了25%的股份,而网景的上市给KPCB带来了4亿美元的回报。与此同时,投资亚马逊800万美元第二年上市,投资谷歌1250万美元直至上市获得了240倍回报。在Web1.0时期,KPCB是当之无愧的风投王者。

但由于在清洁能源上押注过多,KPCB几乎错失了Web 2.0的早期入场券,当买入Twitter及Facebook之时价格已远高于其他机构投资者,错过了时代最大机遇的昔日风投帝国此后逐渐衰弱。而曾经Web 2.0时代的霸主红杉,如今也受到了硅谷新贵A16Z的挑战。在硅谷顶尖投资机构最新排名中A16Z位列第三,仅次于红杉和Accel Partner[9]。

很多地位看上去坚如磐石的行业巨头,被新玩家击垮的时候却常常兵败如山倒。

最近红杉资本在Web3动作频繁,这种焦虑正是一种 投资行业的「诺基亚时刻」 ——风投行业的新帝与旧王的更迭向来不会比科技行业慢多少。如果下一个时代正是Web3的时代,此刻的A16Z已经领先了几乎所有对手。

过去红杉比A16Z慢半拍,很大程度上是前者觉得过去几年互联网业务驱动、应用层面的公司类型已经比较充分,下一阶段公司比拼的,是耐力而不是冲刺[3]。言下之意,传统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加速度在递减了。

但一个重要的变量在于,海外诞生了形形色色的Web 3独角兽。当国内新闻充斥着互联网毕业的迷惘,美国迈阿密海滩却是一群加密货币爱好者听着动感的音乐,摇晃着酒杯,聊着元宇宙、数字货币、NFT、DeFi的景象。不少老牌大厂的员工从硅谷来到“加密之城”迈阿密淘金,他们享受着高薪与代币激励,畅享着Web 3的未来。

当一个行业快速变革之时,只看到浑水摸鱼的投机乱象并不能成为看空的有力注脚,更为内里的要看行业是否涌入了大量优秀年轻人推动着行业的发展。还是那句话,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创造他。

A16Z也无法判断Web 3未来的具体模样,但Chris Dixon非常激动:“相比风投机构,真正需要的是创业者的涌入,进入Web3的创业者水平正在显著提高,或许他们能真正向人们展示这项技术的潜力并改变人们的思想[5]。

虽然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将签名改为「正在学习 Crypto」,腾讯和阿里推出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和鲸探开始入局NFT。但相较美国这场互联网大迁徙,国内多少有些静悄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