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帽”的苏宁易购 再也追不上京东
科技

“戴帽”的苏宁易购 再也追不上京东

文丨游璃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创客贴

18年,足够让一个少年褪去幼稚长为成人,也可以让一家公司从曾经的巨头跌落至退市低潮。财报披露后收获“ST”警示的苏宁易购,如今来看无疑属于后者。

根据苏宁易购4月30日发出的公告,公司因“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将在下一个交易日被深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事实果然如此,仿佛是要与与劳动节前低位涨停的股价形成对仗,5月6日开盘至今,股价日一字跌停,股票简称也正式由“苏宁易购”更为“ST易购”。

截至发稿,ST易购低开5.14%,报2.77元,总市值约257.9亿元。尽管公司仍然不忘粉饰太平,宣传自己去年四季度EBITDA连续转正,同时2022年一季度EBITDA达到2.6亿元,实现季度转正,家电3C核心业务在3月实现单月盈利等利好,但仍然无法平息坊间质疑。

有媒体指出,从2021年2月传出消息称深圳国资将入场救急,到7月张近东出局黄明瑞接手,再看如今满盘皆绿的退市风险,ST易购未来将是怎么样一副图景?更严肃的问题是,ST易购是否已经不再有资格讨论“未来”?

“ST”的光环易顶难消

2004年,苏宁易购上市时赞誉不断。出于对其商业模式和业绩预期的看好,当时上岸深交所的苏宁易购收获资本市场无数认可。从零售起家到万店连锁,苏宁易购辉煌时被称为全球家电连锁零售业市场价值最高的企业之一,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它位列中国上市公司100强榜单里的61位,风头一时无两。

但随着时间推移,移动互联网勃兴,消费者由线下转线上的购物偏好加剧着互联网电商对垂类零售业的倾轧,苏宁易购被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冲刷,不知不觉已步入浅滩。

纵览苏宁易购历年财报,从2014年起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就保持负值。2021年财报显示其全年营收同比下降44.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432.6亿元,相较2020年的下滑幅度达到惊人的921.1%,扣非后净亏损则为446.7亿元,同比下降率为556.23%。两项彰显自我造血能力的指标均表现不佳,超出总市值一倍有余的亏损背后折射出苏宁易购企业内部有着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如此看来,苏宁遭遇ST危机也就不难理解。曾有投资者发出疑问,表示苏宁易购2019年实现盈利98.43亿元,连续亏损两年就被ST的处置不合规定。从财报来看,投资者的质疑所言不虚,不过根据深交所2022年修订的交易规则,“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者,将自动被打上ST。

也就是说,如今深交所在意的不仅是上市公司的归属净利润,还会在同时考察扣非净利润,二者取其低,作为评判依据。知晓上述事实后再看苏宁易购披露出来的信息会发现,虽然2019年时苏宁归属净利润为正,但扣非净利润显示为负值,全年亏损总计57.11亿元。2020年、2021年的扣非前后净利润均为负值,深交所为它打上ST合理合规。

客观来说,打上ST不意味着被判了死刑,只要满足全年业绩为正、主营业务健康、无其他严重违规事项等要求,来年摘帽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不过放到苏宁易购身上,连续8年的扣非净利润亏损、2021年不增反降的营收和现在反常扩张的亏损都在证明,扭亏为盈对它来说并不简单。

再者说来,在如今资本普遍趋于谨慎的情况下,深交所“连续三年业绩为负”的要求实在不算严苛。苏宁自称“2021年遇到较大的流动性压力”,事实上正透露出自顾不暇的气息。根据资本邦研究院整理的数据,苏宁易购在2021年A股上市公司净亏损TOP10中排名第一,亏损最为严重,哪怕它真的成功摘帽,对投资者来说也是风险大于收益。

正如长期关注ST股的投资人伍听言所说:“明明有财务健康的企业不去做,为什么偏偏要去碰苏宁易购这些财务指标异常的公司呢?除非自己对这家公司非常了解,同时技术面分析有独到之处,不然还是远离为好。

出售资产保上市?

既然扣非净利润为负已是常态,那么此前几年,苏宁易购是如何维持上市地位的呢?行业内的共识是,通过腾挪资产。

一开始,苏宁易购是自己卖给自己。将苏宁保理股权转让给苏宁电器,出售旗下门店及供应链仓储物业,将苏宁电器的股权转让给苏宁集团等操作不断。后来,苏宁易购开始卖股权。2017年苏宁易购开始出售手中的阿里巴巴股权,到2018年经过3次出售清空阿里巴巴股权,换回140.56亿元,此后继续出售苏宁便利超市和多家物流项目公司,用变卖为自己输血。

这类交易到今天也还在继续。据金融界消息,2022年3月8日苏宁易购分别向南京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出售苏宁消费金融36%和3%的股权。这轮交易完成后,南京银行将以51%的持股比例成为苏宁消费金融的第一大股东,法国巴黎银行持股比例上升至18%,成为第二大股东,而苏宁易购的持股比例缩减为10%,为第四大股东。

不难看出,苏宁易购靠着资产出售为自己换来了大量资金,最近的一次股权交易金额达到3.69亿元,苏宁易购多年来四处投资的底气正来源于此。这也引出了苏宁易购战术选择上的另一个有趣之处,不同于其他玩家专注主营业务的玩法,苏宁易购的加法主要聚焦在拓宽产业范围之上。

有媒体统计,2015至2019年,苏宁对外投资总额合计716亿元。与它相关的重大项目包括但不限于努比亚手机、天天快递、辣妈帮、家乐福中国等,内部人士不止一次对外透露:“以前烧钱太多,一口吃得太胖,现在回血不够,苏宁日子不好过也是正常的。”

只出不进的后果也体现在账面上,翻看苏宁易购去年年报,截至2021年末,苏宁易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4.3亿元,同比下降296.5%,尽管一季度回正到12.96亿元,但离堵上窟窿也还有距离。2021年,苏宁易购总负债达1397.1亿元,负债率高达81.8%,债务与流动性危机并存,苏宁易购不仅没能如设想中发挥物流、科技、文创、金融和体育等多个产业的协同效应,反倒将自己拖入了难以出逃的泥淖。

许是管理层履新为苏宁易购带去了不一样的解法,2021年,公司展现出了“既做加法也做减法”的姿态。

年报显示,2021年,苏宁关闭调整了天天快递小件业务,开始调整并关闭经营不善的线下门店,全年累计数量为546家。其中关店最多的来自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2021年统共关闭373家,红孩子母婴店和家乐福门店分别关闭142家、23家,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和家乐福的关店数量都高于新开店数量。

与此同时,苏宁易购也在发力其他增量业务。据年报披露数据,致力于攻占下沉市场的苏宁零售云2021年新开门店2678家,目前存有门店数量超过9000家,与万店连锁的口号越发接近。最新的一季报中苏宁表示,公司在恢复与银企的合作,用增量授信补充流动性,保障经营稳定。

然而业绩整体仍呈承压态势,截至2022年3月31日,苏宁易购仍处于亏损状态,营收同比下滑6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减少325.5%,82.5%的资产负债率依然高企,山高水远,新团队的布局远未到收获之时。

苏宁真的了解自己吗?

降本、增效是苏宁进行自我挽救时选择的道路,但除了这种战术上的转变,已被冠上“ST易购”帽子的苏宁如今更需要内省自身,在深入了解自己的基础上规划出清晰明确的战略。

同在数码3C赛道,苏宁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是京东,但相比之下,京东可以说是这轮寒潮中受伤最轻的选手,哪怕将范围扩大到整个电商领域,这个结论也很难被推翻。

京东杀出重围的原因也很简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拥有描摹未来蓝图的能力与执行力。2016年,媒体质疑京东物流持续亏损时刘强东回应:“烧钱不要紧,但一定要烧出核心竞争力,任何一家公司,只要烧出核心竞争力,就可以成功。”按照京东的观点,在研发与供应链建设上花的钱,实际上只是以另一种形式为公司服务,本质上不属于“烧钱”范畴。

而从报表上看,苏宁易购比起研发,对广告营销的偏爱显然更多。财报显示,2021年苏宁易购销售费用为199.2亿元,科研支出却只有19.12亿,二者相差十倍不止。再往前追溯到2017年,苏宁易购的研发费用与销售支出之间都存在着一个数量级的差距,反观京东,仅2021年一年在研发上就付出了163.3亿元,387.4亿的营销费用与科研的距离也并不遥远。

当然,如今要想追上京东,对苏宁易购来说已不现实,苏宁的优势在于大量的线下门店,倘若利用到位,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三四线城市中,京东家电正在铺开点位,据了解,综合分析京东门店布局,有不少店面都与苏宁毗邻。这既传达了京东对于电器市场的野心,也证明着苏宁在这块业务上具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虽然客观来看,苏宁资金实力不敌对手,但只要管理层决心全力相搏,能啃下的蛋糕也不会太小。

此外,苏宁不应该再着迷于由电器零售拓宽到全品类销售的神话。如前所述,聚焦高科技数码产品业务,将线上线下完全打通而不是各玩各的,对苏宁来说更有实操价值。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苏宁想要收获营收反扑也仍然需要不短的时间。投资界有句直白的话,“未来一定会来,但不一定会在我们能看到的时候来。”放到苏宁身上,这就显得更为残酷。

疫情之下,线下业态整体收缩,哪怕苏宁真能避免决策失误,留给它的时间也不一定充足,资本与市场不会为同情或怜爱买单,想要证明自己,能依靠的只有过硬实力,而时间,或许就是苏宁最缺乏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