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百果园再传上市 “老大难”的水果业没有新故事
科技

风暴眼|百果园再传上市 “老大难”的水果业没有新故事

图片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作者 | 夏天

编辑 | 蒋澆

核心提示:

1.中国近3万亿的水果行业市场,至今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归根到底,是因为水果产业高度分散、市场形态不一、损耗成本巨大,这都导致水果是一门难做的生意。

2.在消费者没有强品牌认知的基础上,鲜丰水果、洪九果品等都将分流百果园的市场份额,而来自生鲜电商、中大型商超乃至菜市场个体摊贩的竞争压力,同样不容百果园小觑。

3.采用加盟策略的百果园虽能迅速拓店,但也有质量问题的隐患。黑猫投诉显示,有关百果园的投诉量达到1200余条,大多都指向了“水果质量差”、“霸王条款”等。

百果园再度被传上市。

据IPO早知道消息,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果园”)预计4月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主板挂牌上市。

过去两年,百果园频频传出上市消息。2020年6月,百果园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材料,拟港交所挂牌上市;同年11月,百果园又与民生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事实上,早在2015年百果园完成首轮融资后,就有投资人预测百果园将于3至5年内完成上市。2019年,百果园总裁徐艳林曾对外表示,“在考虑上市,目的是让资本进入后,让产业能做的更好”。

但遗憾的是,百果园的上市之路却并不顺利。去年2月,有消息称刚刚完成股份改造的百果园,已敲定将于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可两个月后,百果园又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材料,拟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同年9月,百果园赴港上市获证监会正式批准。

百果园几次上市未果的具体原因暂时未知,但疫情之下,实体生鲜店的经营难度越来越大。

一方面,是拓店的困难,原本百果园2020年实现万店计划已落空,截至2021年8月,百果园只有5000多家全国连锁门店。另一面,是来自异业对手们的挤压,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生鲜电商的快速发展下,市场竞争更加激烈,不少社区生鲜品牌开始暴雷、收缩。

再不上市,百果园要跑不动了

某种程度上,上市之于百果园而言,早已不再是乘胜追击式的野望,而是转变为了不得不为的续命之举。

虽然做的传统水果生意,但百果园采用了互联网式的快速拓店策略,也因此备受资本青睐。从2001年成立至今,百果园共完成8轮融资,估值超600亿,背后投资方包括天图投资、广发信德和前海互兴、先驱投资等。

这种发展策略下,百果园也有隐忧。当前竞争对手多如牛毛的市场环境中,百果园需继续借助资本的力量来维持扩张,最主要的是,在历经8轮融资之后,百果园急需给近20家VC/PE提供一颗“定心丸”。

否则,即便是贵为头部的百果园,也仍有可能倒在黎明前夕。

据了解,中国近3万亿水果市场中,上市公司的数量一直是0。这其中,与百果园相仿的鲜丰水果、洪九果品等连锁水果店品牌,同样也都是20年左右的赛道老玩家,但它们也都没有成功上市。

对此,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表示,水果零售店营收天花板低,难有想象力,这或许是资本市场并不看好的原因。

该分析师指出,由于水果生鲜的商品属性,损耗率大,冷链成本高,不同的水果,比如榴莲和葡萄,车厘子和西瓜,所对应的管理方式、流通方式、库存周期管理、运营管理都有天壤之别,再叠加供应链的分散,不仅导致产业很难标准化,而且损耗也极其不可控,很难实现高毛利。

现阶段,我国水果产业高度分散,南方有南方的水果特产,北方有北方的特产,并且水果与餐桌生鲜不同,并不是人们每日刚需,由此导致水果品牌连锁店的市场容量有限,大量的市场份额,仍在传统菜市场和个体水果店手中,品牌连锁店占比甚至不到5%。

图片

这些是整个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区别只在于谁的整合与运营能力更强一些。

但百果园所面对的问题不止这些,作为社区商业中水果行业的头部玩家,它更大的问题在于竞争对手的多元化。

近几年来,整个水果行业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除了鲜丰水果、洪九果品等对手外,百果园还面临着以阿里系、京东系以及拼多多等电商巨头的冲击。

自2018年以来,电商巨头渐渐开始在水果领域变得强势。阿里旗下有天猫超市生鲜和盒马生鲜;京东则手握京东到家和天天果园,还在今年2月进一步增投达达,持股至52%,同样也具备在水果领域大展拳脚的底气。

此外,疫情期间,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快速崛起的生鲜电商们也在进一步挤压市场,分流百果园的用户。有数据显示,成立20年的用户数为7000万,而美团旗下的生鲜电商2020年一季度交易用户就突破了3000万。

激烈竞争下,原本能够分给百果园为首的传统连锁水果企业的蛋糕,已经所剩不多了。

下沉市场,不需要百果园

百果园成立之初,曾采取加盟模式快速扩张,到 2007年时门店数量已经突破100家。但由于管理不善导致业绩不佳,2008年百果园停止接纳新的加盟,并回购已有加盟店,全面转为重资产的自营模式。

2018年,百果园拿到15亿元融资之后,宣布再次开启加盟模式。一年后,百果园的创始人信心勃勃地喊出了2020年开出万店口号。为了实现万店目标,百果园还将目光转向了下沉市场。

但由于定位高端,百果园的发展过于依赖一二线城市,导致难以下沉。从极海监测的百果园门店数据来看,目前百果园对一线城市实现了100%覆盖,新一线城市93%覆盖,二线城市73%覆盖,三线城市53%覆盖。

在广袤的下沉市场,百果园竞争力并不强。

水果属于典型的消费者认产品但不认品牌的品类。在三四线城市,由于居民时间较为充裕,他们更爱去菜市场,对于价格也更敏感。与当地的各类菜场摊贩相比,产品定价高的百果园优势并不突出。

比如,湖南省常德市某县城百果园门店的沙田柚1kg定价为11.5元,当地菜市场同品类田田柚价格仅为4元,相差7.5元。

图片

湖南省某县城百果园门店沙田柚标价

此外,菜市场的零售摊贩抢占的是社区中老年消费群体,大型商超分流的是城市中的中青年群体,生鲜电商则更偏向于青年人群,不同的业态有着不同的定位,这些都会进一步导致水果消费呈现更加分散的走向。

对于主消费群体为白领女性的百果园而言,市场空间比较有限。

上市难解“老大难”问题

百果园曾以“四不三高一坚持”理念和“不好吃三无退货”政策备受好评,其中“三高”特指产品高品质、高营养、高安全,“三无退货”则指无小票、无实物、无理由退货。

高单价、高质量的基础上,又提供几乎无理由退货的服务,背后都是极高的成本,但它们并没有为百果园构筑起可靠的质量与口碑防线。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百果园的投诉量达到1200余条,大多都指向了“水果质量差”、“霸王条款”以及“服务态度差”等,比如在腰果、榴莲中吃出虫子,退款只能退回百果园钱包,不能提现,以及申请退货后可能被强制封号等等。

图片

用户对百果园的投诉

其中,一则有关百果园水果质量的法律纠纷案件则更加引人瞩目,企查查信息显示,成都知名爱心人士刘先生(化名)于2020年9月份从被告处购买了17万余元的高档水果用于慰问抗疫英雄和敬老院老人。不料在捐赠过程中意外发现水果存在发霉腐变现象,后通过查询相关法律法规得知,购买的水果涉嫌不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遭律师举报“重新审核上市”。

接二连三的质量风波,都在另一方面撕扯着百果园的发展脚步。

某种程度上,百果园同许多开放加盟的品牌一样,虽然保持着不错的开店速度,却也难免遭遇到加盟商管理不善的反噬,而这个问题,对百果园来说同样难解

一边是主营中高端水果的品牌印象,一边是屡禁不止的产品质量风波,百果园虽然屡获资本青睐、坐拥7000+万会员、销售规模百亿、跑步冲击上市,但显然还没有修炼好“连锁水果品牌第一股”真正的修养。上市,也很难成就百果园一劳永逸的坦途。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