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爆火背后的冷思考
科技

NFT爆火背后的冷思考

美国学者尼葛洛庞帝在其1996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一书中提到对未来的畅想:人类生存于一个虚拟的、数字化的生存活动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人们应用数字、信息等技术从事信息传播、交流、学习、工作等活动。

得益于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人们日常生活中对数字、信息等分析越来越多,我们正逐渐进入数字时代。但是,受技术发展等原因限制,虚拟的、数字化的生活空间对现阶段的人们来说怎么看都是科幻。

不过,在过去的一年里,元宇宙这一虚拟的、数字化的生存活动空间概念被热炒,仿佛人们已经要进入元宇宙时代。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热,组成元宇宙之一的区块链技术发展出的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同样开始走红。

有人认为NFT是元宇宙的基础建设,有人认为NFT是场骗局,NFT究竟是怎样的呢?

1 夸张的交易额,魔幻的NFT

回顾过去的2021年,除了“元宇宙元年”之外,也被称为“NFT元年”,NFT在2021年爆火。2021年11月24日,《柯林斯词典》宣布“NFT”当选为《柯林斯词典》2021年度词汇。根据柯林斯数据,NFT在2021年的使用率增长了110000%。

另外,NFT不只是使用率增加,市值也在高速增长。根据GoinGecko数据显示,2021年前,全球NFT的市值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2020年末,全球NFT的市值仅为3.17亿美元。而进入2021年之后,截至2021年上半年,全球NFT的市值达就到127.25亿美元,相较于2018年增长近310倍。

NFT爆火与市值高速增长的背后,是一笔笔夸张的交易额。

2021年,一幅NFT拼贴画《每一天:前5000天》以约6930万美元成交价拍出,拿下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第三高价;街头艺术家Banksy讽刺人们高价竞拍艺术品的画作《Mornos》(《白痴》)被人以9.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随后购买者烧毁原作以约247万人民币售出其NFT版本;12岁少年本雅明的《怪异鲸鱼》系列9小时售罄,为他带来了超过35万美元的收入,此后的二次交易,他还能获得一部分抽成。

(怪异鲸鱼)

(怪异鲸鱼)

到了2022年,NFT夸张的吸金力丝毫不减,周杰伦开年换头像为NFT继续走红打响了“第一枪”。

Phanta Bear(幻象熊)NFT项目是周杰伦好友刘畊宏创建的数字娱乐平台与周杰伦创建的潮牌PHANTACI联合推出的NFT项目,发行上限10000个,单价为0.26个以太币(约人民币6200元)。在发售前,周杰伦与昆凌夫妇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分享了Phanta Bear(幻象熊)NFT的截图,并表示这是“哥收到的第一个特别礼物”。

有了周董的加持,总价超过6200万元的幻想熊在元旦当天正式开售,约40分钟内全部售出。杰威尔音乐虽在1月3日发表声明称这一商业行为并不是周杰伦推出NFT,未参与任何策划经营,也未取得任何收益。但周董在1月3日还是与昆凌齐齐换上幻象熊形象头像,并配文“2022哥先换个几个月的头像,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觉”。另外Ezek也在社交平台上发言称,周杰伦作为PHANTACi创始人将会继续支持该项目。

事实也是如此,周杰伦在1月6日又晒出幻象熊 NFT在OpenSea上位居第三的热门交易榜单记录,并配文“哥做什么都要第一,就算挺兄弟也是,但在元宇宙的art世界里,第三我觉得可以了。”几天后陈冠希也透露出要与周董合作推出NFT。

名人效应加持下,幻象熊NFT项目40分钟就能轻松赚6200万。不过,NFT脱身与区块链,在出名方面似乎真的有些去中心化,明星、草根都能赚钱。1月10号一位印尼小哥将自己从17岁到21岁拍摄的900多张自拍照上传到NFT交易社区,两天内售罄,且交易市值不断上升,在第三天就超过了60万美元。

作品粘上NFT,身价像是翻了几十倍、上百倍,但是有的作品仅仅是非常简单的像素风图片,很多创作者可以轻易创作出艺术水平在其之上的作品。而且这些作品看得见摸不着,仅存在于虚拟空间,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带着点科幻的NFT爆火着实有些魔幻。

2 追寻本质,爆火的原因与背后的机遇

NFT的爆火也不是无迹可寻,分析一件新生事物,需要从本质上去出发。

随着数字化程度的加深,以及元宇宙的爆火,人们相信从现实世界迈向虚拟的元宇宙空间总有一天会到来。在人们的设想中,元宇宙是一个虚拟时空间的集合,其中有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起的经济体系。若是建立完善的元宇宙经济体系,那么每个人拥有属于自己的数字资产是必然的。

在过往发展中,区块链技术已经衍生出FT(同质化代币),如加密货币比特币、以太币。NFT同样也是区块链技术发展的产物,是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场景之一。其本质上是在区块链上注册的数字所有权证书,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在国外可以买卖。

如果用现实世界来类比,FT类似于人民币、美元等一般等价物,NFT类似于房子、车子、艺术品等无法直接交换的物品。

虽然现在的元宇宙仍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但是通过使用智能合约创建或铸造的NFT具有唯一性,是数字资产的所有权证明,无论元宇宙发展到什么阶段,NFT都可以证明数字资产的归属。

而且现在NFT仍处于初级阶段,发布的作品稀有且具有时代意义,享有时代红利,给现阶段的NFT作品带来一定的商业附加值。

具有唯一性的数字资产所有权证明、稀缺性、时代红利,就是现阶段NFT爆火的原因。

了解其爆火原因之后,我们再来分析NFT市场中存在的机遇。

新技术进入产业当中大致有三种情况,一种是优化既有市场,例如滴滴改变出行市场;一种是重新定义市场,例如电商改变零售市场;一种是创造市场,例如平板电脑市场的出现。

而区块链技术衍生出的NFT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分析,一是重新定义市场,即NFT技术重新定义了现有文化、艺术、新闻传播、版权交易等市场。例如王家卫首个电影 NFT 作品《花样年华–一刹那》以 428.4 万港元价格成交,创下王家卫个人作品与亚洲电影 NFT 作品拍卖价格新高,NFT技术增加了文化艺术版权交易市场的规模。

二是创造市场,即将NFT数字艺术交易视为一个新生市场。在这一角度下,NFT交易市场是在虚拟空间中的一个子市场,类似于现实世界的古董交易市场。例如卖价甚高的最早NFT作品“CryptoPunks”像素头像系列,并不是有多好看,只是因为它是第一个“吃螃蟹的”。

从这两个角度来看,电影、音乐、新闻等行业借助NFT进入虚拟空间拓展市场,数字艺术作品创作者创作作品在新兴市场获利,都是不错的机遇。

3 用“条形码”吹泡沫

回归开头提出的元宇宙基础建设问题对NFT作品交易市场分析可以发现,NFT是元宇宙与基础建设,但并不是价值所在。

NFT技术能标记数字资产,使数字资产具备其所属证明,是元宇宙确定数字资产所属权的方式。不过,NFT技术提供的价值供给仅有辨别价值。NFT技术就像是给商品打上条形码,有价值的是商品,而不是条形码。

同时,NFT艺术作品创作门槛并不高,随着UGC创作的泛滥,NFT作品会越来越多,稀缺性将逐渐缺失。就像是现实世界中的商品,有很多种,但并不是所有的商品都是稀缺的。而NFT作品又是虚拟的,缺失稀缺性其价值仅剩观赏。NFT作品的价值判定将随着技术的完善而逐步趋于理性,低创作度的NFT作品将逐渐减少其价值。

另外,现阶段的NFT市场有太多泡沫。前文提到,处在初级阶段的NFT作品稀有且具有时代意义,本身就带有一定的附加值。而稀缺性往往会让物品带有金融属性,引起人们的“炒作”,例如炒鞋、炒盲盒等行为。

拍出6930万美元的NFT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的作者艺术家Beeple就直言NFT作品泡沫太大,在收到支付的虚拟货币后就直接换成了钱存进银行。而据公开资料显示,买下《每一天:前5000天》的正是世界最大的NFT基金、新加坡的Metapurse创始人,出价第二的是区块链应用公司波场(TRON)的创始人孙宇晨。

6930万美元的NFT作品具备足够大的“噱头”,明星的下场也能为NFT作品带来足够多的曝光度,这些都无形之中为某些NFT项目增加了附加值、稀缺性。

而且,当下现实世界的版权保护仍在完善,虚拟世界的NFT版权又要如何保护呢?改一些像素点,加些笔画就又能加NFT标签,NFT作品的唯一性也很难保障。

总的来说,NFT可以说是元宇宙世界的基础建设,但其价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现阶段的“炒作”更像是“荷兰郁金香”,仍需理性看待。

我国禁止虚拟代币炒作,国内的NFT作品基本被称为数字藏品,不可二次交易,具有收藏价值。阿里、腾讯、小红书、B站等企业以及各大博物馆等均有涉足,发展相对国外来说较为理性。

二维码在近些年的经济发展中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NFT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