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时隔两年终上市:作价90亿美元 为软银养大的“巨婴”
科技

WeWork时隔两年终上市:作价90亿美元 为软银养大的“巨婴”

2021年10月21日 23:22:45
来源:雷递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21日报道

灵活空间提供商WeWork今日与特殊目的公司BowX Acquisition Corp.(“ BowX”)合并完成,实现曲线上市。交易对WeWork的作价约为90亿美元。这项交易为WeWork提供约13亿美元的现金。

其中,这项交易以BowX的4.83亿美元现金提供资金,此外包括Insight Partners牵头的以每股10美元的价格全面承诺的8亿美元私募投资,由喜达屋资本集团,富达管理与研究公司有限责任公司,Centaurus Capital管理的资金,及由贝莱德管理的资金。

交易完成后,新公司资产负债表上有大约19亿美元的现金,总流动性为24亿美元,其中包括5.5亿美元的高级有担保票据融资由软银集团提供。

交易后,新公司九人董事会将由多数成员组成,其初始董事会由Mathrani先生以及由各种新旧投资者指定的个人组成,以确保WeWork保持纪律并与股东利益保持一致。交易结束后,软银集团和软银愿景基金的代表,独立或共同行动,将在九个董事会席位中占少数。

WeWork首席执行官Sandeep Mathrani表示:“过去一年,WeWork进行业务转型和重新定位,同时通过历史性的低迷进行管理和创新。随着我们继续定义工作的未来,拥有Vivek和BowX团队将对WeWork至关重要。”

WeWork执行主席Marcelo Claure表示:“软银认为WeWork核心业务具有颠覆商业房地产行业和重新定义工作场所潜力。今天我们朝着实现这一愿景迈出了又一步。我们期待在下一章中将BowX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Marcelo Claure和Sandeep Mathrani及公司其他领导团队继续分别领导WeWork担任执行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交易结束后,BowX的VivekRanadivé和Insight Partners的Deven Parekh加入公司董事会。

WeWork创始人被炒鱿鱼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与新概念“共享办公”一同成长起来。其商业模式是长期租赁办公空间,并将其拆分成多个短租合约转租给其他公司。

WeWork创始人诺依曼很传奇,其1979年出生于以色列,早年因父母离异,随母亲搬到美国。据说,诺依曼患有读写障碍,直到小学三年级才学会读书写字。因为跟不上学校进度,11岁时不得不回到以色列,在一个农场定居。

后来,他进入以色列海军学院,毕业后做了5年的以色列海军军官,军衔“中尉”。从海军退役后,才再次来到美国创业。

2019年1月,WeWork估值达470亿美元,被认为是继Uber之后的美股第二大IPO。不过,WeWork在尝试首次上市发行中,非常不顺利。

当时软银曾计划收购WeWork多数股权,估值在150亿美元至200亿美元。但软银愿景基金主要投资者——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主权基金,对交易表示担忧。软银随后把对WeWork的注资从160亿美元砍至20亿美元。

随着WeWork递交招股书,更多问题被曝光,包括诺依曼靠WeWork牟利。比如,诺依曼是许多房地产的业主,而他的公司则是租户。诺依曼还将“We”商标卖给WeWork,获利590万美元。

此外,诺依曼利用自己的股票作为抵押品,从摩根大通等债主手中借入约3.8亿美元。诺依曼的妻子丽贝卡(Rebekah)还是公司的首席品牌和影响力官,一度是公司CEO接班人。在WeWork的招股书中,公司做出了新的规定,若诺依曼去世,将丽贝卡(Rebekah)从接班人中移除,新的CEO由董事会决定。

诺依曼还被曝出曾计划让自己的儿子、孙子未来继续掌控这家公司。诺依曼曾说,虽然他和妻子丽贝卡·诺依曼共有的五个孩子“不必管理公司”,但他们“必须保持公司的道德指南针”。

诺依曼甚至告诉自己的孩子:“重要的是,有一天,也许100年,也许300年之后,我的一个曾孙女会走进那个房间说,‘嘿,你不认识我;我实际上控制了这个地方。你的行为方式不是我们创造这家公司的方式。”

诺依曼行为也很古怪,比如在公司内部向员工大吼大叫,要求办公场所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他还喜欢光脚在街上走路。

为挽救上市,WeWork董事会对公司进行一系列调整,包括将诺依曼的高优先级股票影响力减半,防止他的家族其他成员进入董事会,并赋予董事会罢免首席执行官的权力,约定诺依曼在上市后一年内不出售股票。在最新的文件中,诺依曼还同意在IPO后的第二年和第三年每年出售不超过10%的股份。

但WeWork上市计划最终被搁浅,诺依曼也被迫辞去CEO职务,仅保留非执行主席职务。诺依曼在声明中称,“针对我的审查已引发太多负面关注,为此,我决定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符合公司最大利益。”

与软银失和 上演现实版农夫与蛇故事

随着WeWork上市失败,金主爸爸软银准备再出手。

在2019年的救助协议中,软银承诺向WeWork提供50亿美元新融资,及向现有WeWork股东发起至多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此外,软银将加速兑现15亿美元股权投资承诺,为WeWork提供了大量的流动资金,以帮助其执行业务规划,加快迈向自由现金流转正和盈利的目标。

在完成交易后,软银将获得WeWork经过稀释的80%股权。由于软银将不会在任何股东大会或董事会会议上拥有多数表决权,且不会直接控制该公司,WeWork不会成为软银的子公司,而是继续成为软银的合作伙伴。

此次交易中,软银原计划的30亿美元中有将近三分之一将落入诺依曼手中。此外,诺依曼还将获得约1.85亿美元的咨询服务费和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以及任命两名董事成员的权利。作为交换,诺依曼辞去董事长一职。

但软银慷慨的离职提议激怒WeWork的许多员工,尤其是几周后WeWork解雇数千名员工时。

到2020年,全球受疫情影响,联合办公市场备受打击。

2020年4月,软银撤回了对WeWork的收购要约,理由是,双方在2019年10月达成协议后,出现了新的重大刑事和民事调查,软银还提到各国为控制冠状病毒疫情而实施的限制措施,这些措施正在影响WeWork的运营。

软银撤回30亿美元的股票收购计划,导致WeWork其他股东损失惨重,其中,诺依曼将损失向软银出售自己持有的9.7亿美元股份的机会,其个人身价在一年时间缩水了97%。

被软银一手养大的“巨婴”WeWork,还对软银发起了攻击,上演了现实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当时,WeWork董事会向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软银违反协议,未能完成30亿美元要约收购WeWork股权资产的交易。声明中表示:“软银未能完成收购要约,明显违反其在主交易协议的合同义务,也违反软银对WeWork少数股东(包括数百名现任和前员工)信托义务。特别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软银继续将其益置于WeWork少数股东利益之上。”

投资WeWork的失利,对软银造成了严重影响。2020年4月,软银发布财年业绩预告预计净利润-7500亿日元(约70亿美元),营业利润-1.35万亿日元(约125亿美元)。此前市场预期软银集团的营业利润是4665.6亿日元。这成为软银历史上最大的窟窿。

造成软银投资损失惨重原因是,软银通过其愿景基金(Vision Fund)进行的投资及对WeWork和卫星电信公司OneWeb押注,损失240亿美元。

直到2021年2月,软银和诺伊曼才达成和解。根据协议,诺伊曼将放弃在他帮助创建的这家共同工作公司的董事会中任职一年,同时向软银出售价值约4.8亿美元的WeWork股权。

此外,软银将向诺伊曼支付5000万美元以支付律师费,并向诺伊曼支付另外5000万美元,作为他此前承诺的非竞争性费用的一部分,并将诺伊曼欠下日本投资者的4.3亿美元贷款延期5年。

诺伊曼可以要求以观察员的身份返回董事会,也可以指定一个人代替他,但这两个请求都需要软银的批准。

诺伊曼促成合并交易

促成WeWork达成合并交易的功臣也是诺伊曼。诺伊曼2020年11月见了“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BowX Acquisition联席CEO维维克·拉纳戴夫(Vivek Ranadivé),后者与WeWork展开谈判,并最终达成交易。

诺伊曼和BowX Acquisition联席CEO拉纳戴夫通过Zoom电话会议相识,在电话会议上,诺伊曼强调了WeWork的前景,激起了拉纳戴夫的兴趣。在去年8月融资4.2亿美元后,BowX Acquisition一直在寻找收购目标。

诺伊曼也将从WeWork的SPAC交易中受益,因为他仍持有WeWork约10%的股份,价值约9亿美元。

当然,WeWork通过曲线上市,依然较当年470亿美元的估值相去甚远。

WeWork糟糕的表现,引起了影视圈的兴趣。Apple TV+已同意制作一部新的电视剧,讲述WeWork在过去几年中的起起伏伏。这部剧名字叫做“WeCrashed”,奥斯卡最佳男配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和奥斯卡影后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分别饰演诺伊曼和他的妻子。

年营收32亿美元 EBITDA为-18亿美元

经历高管洗牌的WeWork在2020年通过削减成本将其自由现金流提高16亿美元,包括减少SG&A支出11亿美元和将建筑物运营支出削减4亿美元,还退出所有非核心业务,并将员工人数从2019年9月峰值降低67%。

2020年9月,WeWork宣布WeWork中国获挚信资本2亿美元追加投资,WeWork中国宣布姜跃平出任公司代理CEO。

WeWork称,此次新投资标志着WeWork中国实现全面本土化运营。

截至2020年12月,该公司退出了106个开业前或运营不佳的地点,并执行了100多次租赁修正案,以减少租金,延期支付或改善租户津贴,从而使未来的租赁付款减少了约40亿美元。

截至2020年底,WeWork在全球超150个城市拥有850多家门店,工位数超100万个,会员数量超45万。

WeWork在2020年的营收为32亿美元(不包括中国公司),亏损32亿美元,较2019年的35亿美元有所收窄。

WeWork在2020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不包括中国公司)为-18亿美元。

以下是WeWork路演PPT(雷递网精编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