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才炸完 世界第一社交软件又被曝出无底线操纵用户?
科技

服务器才炸完 世界第一社交软件又被曝出无底线操纵用户?

2021年10月15日 07:54:44
来源:差评

这段时间,Facebook 的日子不太好过。

先是在 10 月 4 号的时候,脸书家的服务机房像被定向爆破了一样,神奇的遭遇了一次长达 6 小时的服务器宕机。。。

包括脸书在内,公司旗下的 WhatsApp ( 美国微信 )、 Instagram ( 美国小红书 )在这段时间全都无法使用。

甚至连宕机这个消息,Facebook 官方也没法在第一时间发出,他们只能跑到老冤家推特的平台上,尴尬的向用户解释这件事。

一时间,外网网友疯狂涌入还没挂的推特作妖,梗图层出不穷,推特的访问量一下子飙升,接纳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脸书系难民。

昔有库克进工厂拧螺丝,今有小扎亲自下场修电路。

官方号也没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奈飞借用最近大火的热门剧《 鱿鱼游戏 》,在官推上带起了节奏。

当 Ins 和脸书都挂了。。。▼

还有老外 Po 文说,他已经无聊到想开始学习中文了。。。

玩笑归玩笑,要说这次 Facebook 宕机所带来的影响,其实还满严重的。

抛开普通用户不说,在 Facebook、WhatsApp 的人群里,还有不少国家的企业,会拿他们来作为销售窗口或商务沟通的工具。

“ 在网络服务主要依赖 Facebook 的国家,

宕机造成了数字经济的瘫痪 ” ▼

在重度依赖 WhatsApp 通信的地区,脸书通讯产品的中断不仅会对当地经济造成影响,还可能会威胁到基础设施的供给问题。

印度某家能源公司的老板表示,

他们公司的沟通都是用 WhatsApp 来进行的。▼

这就好比假如某一天微信、微博、小红书等社交 App 同时崩溃 6 小时,啥消息都发不出去也收不到,这给我们生活造成的麻烦也不亚于停电停水了。

还好,在经过了六个小时的抢修之后,Facebook、WhatsApp 和 Instagram 都恢复了正常。

扎克伯格在脸书贴文表示

服务器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

但脸书的麻烦事儿还没完,接下来这遭烂摊子,可比服务机房爆炸还要棘手。

如果说宕机是 “ 七分天灾 ”,那这件事是脸书自己惹出的 “十分人祸”。

宕机事件仅过去一天,脸书的前产品经理 Frances Haugen,就在国会听证会上,指控自己老东家的产品,正在伤害儿童、煽动族群对立以及弱化民主

为了赚钱,脸书从很早开始就利用算法,把偏向极端的内容推送给用户,以挑起人们的愤怒与仇恨。

因为他们发现,用户在冲动情绪下,发帖、评论回复、点赞、转发、点击广告的数据会更好。

而用户发的贴子一旦有着很高的评论和点赞数,他们就会执着于再发一条类似的内容,以此达到来达到相同的效果。

Haugen 还透露,脸书内部还做过这么一项实验。

他们新注册了几个 Facebook 账号,这些账号只关注懂王和为懂王发声的几家新闻媒体,不加其他的好友。

接着每天依次点击 Facebook 系统自动跳出的前十个推送,如果有推荐相关的讨论小组,就不带脑子的机械点击加入。

一周之后,这些账号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美国极端右翼的危险言论,而两周之后,实验人员已经可以在上面看到有关种族灭绝的内容了。

脸书高层很清楚该怎么让社交软件变得更安全,但他们为了利润,还是选择用算法来一步步绑架用户的情绪,来达到流量的最大化。

巧合的是,另一位参议员 Richard Blumenthal 因为怀疑 Instagram 会对未成年人做出自残相关的引导,也做了一个类似的实验。

他在 Instagram 上注册了一个新账号,把信息设定成 “ 13 岁女生 ”

没用几天,他就很轻易的关注到了与 “ 饮食失调 ” “ 极端节食 ” 的相关博主。

只要关注了这些博主,Ins 就会开始进一步推送和自残相关的博主。。。

可悲的是,如今几乎所有的内容推荐算法,都倾向于让用户做出更多的回应,吸住用户让他们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上面。

流量,是社交类 App 的根本的生存逻辑。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将博人眼球和观点极端的内容放到系统推流的顶部,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这样的操控无时无刻不在我们的手机中发生着。

在奈飞去年的纪录片《 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 》中,有良知的硅谷的程序员们揭示了一个无奈行业现状。

“ 互联网公司正在通过改变我们的行为认知变化,将用户打包成产品,卖给广告商。”

软件程序的设计,正在从 “ 以工具为目的 ” 转变为 “ 以上瘾和操纵为目的 ”,所有的一切都在围绕用户增量、公司利润等展开。

而身在其中的我们,面对着世界上最聪明的几百个程序员设计出来的算法,往往是对抗不了的。

篮球明星欧文也是因为刷油管,

而相信了 “ 地平说 ” 。▼

它看透了人类的心理需求和弱点并加以利用,我们之中 99% 的人却无法看懂构成这些算法的代码。

都说人工智能还遥不可及,但它已经有能力在潜移默化中杀人了。。。

自从 2009 年脸书登陆到手机端之后,美国女孩的自杀比例,相比过去十年有了大幅度的上升。

缅甸战乱冲突的升级,也和脸书算法的野蛮生长,在一定程度上脱不了干系。

差评君觉得,软件的力量从来没有这么强大过。

以前,我们可能是为了逃避现实而进入网络世界,而如今,在现实生活中回避网络,成为了人们难得喘息的机会。

时代变了,但客观世界带给人的压迫感,不但没变,还通过互联网放大,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手机就像是一个存放安慰剂的盒子,当我们找不到办法消化自己负面情绪,点开 App 刷一刷,多少算是一种宣泄。

可我们都刷到了些什么呢?

谣言、对立、反智、反转,

只要是能带来流量的东西,平台就会趋之若鹜,源源不断的推给用户,这一个巨大的蜘蛛,猎物稍稍一动,就千丝万缕。

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在现在得社交平台上,我们会刷到越来越多我们所不喜欢、厌恶、甚至是故意挑起愤怒的内容。

只有这些内容的大量出现,才会让人上瘾,形成依赖。

著名的计算机科学教授 Edward Tufte 曾说过:

“ 全世界只有两种产业把客户称为使用者,

一个是毒品,另一个是软件 ” ▼

Facebook 那 6 个小时的宕机固然影响了人们的社交和工作,但反过来想,会不会有某些正在遭受网暴的可怜人,因为断网没看到那句致命的话,而放弃了自杀?

算法带来的负面危害,远比我们看到的要渗透的深。

撰文:jihao 编辑:面线 美编:萱萱、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