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每天丢掉的40亿只旧口罩 除了变成垃圾还能做什么?
科技

全球每天丢掉的40亿只旧口罩 除了变成垃圾还能做什么?

2021年10月14日 23:23:18
来源:爱范儿

你有想过,每天丢弃的一次性口罩都去哪里了吗?

在我国,一般情况下,居民生活产生的废弃口罩会跟「干垃圾」或「其他垃圾」一起送往焚烧处理。其中,一些城市会通过口罩焚烧来发电,也算是一种能量回收。

意大利设计师 Tobia Zambotti 的想法更有创意一些:他把废弃口罩做成了「羽绒服」。

关于废弃口罩的 100 种想象

远看这件冰蓝色的「羽绒服」,你可能只觉得颜色挺清新,蓬蓬的看起来很暖和。

走近才发现,它的填充物不是鸭绒鹅绒,而是一个个完整的、用过的废弃口罩。

今年 8 月,Zambotti 收集了大约 1500 个散落在冰岛街头的废弃口罩,将它们存放在密封的塑料袋中一个月,并用臭氧进行彻底消毒。随后,他将这些「原料」运送给芬兰的一位时装设计专业学生 Aleksi Saastamoinen,最终做出了这件不同寻常的羽绒服。

Zambotti 和 Saastamoinen 将这件羽绒服称为「Coat-19」。他们特意用半透明的防水材料做羽绒服的外层,希望这些清晰可见的口罩,可以警醒大家注意「疫情带来的、荒谬的环境污染问题」。

据美国《环境科学与技术》杂志报道,全球每月使用和丢弃的口罩数量约达 1290 亿个,其中大多数是一次性的。而国际环保组织 Oceans Asia 估算,2020 年预计有 15.6 亿个口罩流入海洋,相当于产生了 4680 吨至 6240 吨的塑料污染。

海滩上随便走一趟,就能捡到几十只口罩

一次性口罩的主要原材料是聚丙烯(polypropylene,简称 PP),本质上也是一种塑料,需要长达 450 年时间才能分解,这对海洋生态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口罩大批闯入海洋生态这一两年,有企鹅将它误当成食物,海鸥双脚被它缠绕无法飞行,海龟的口鼻被缠住导致死亡……在陆地上的我们看来,口罩是防护工具,它却成了海洋生物的「夺命武器」。

Zambotti 发现,聚丙烯纤维可以用来制作廉价羽绒服的填充物。他于是有了「口罩羽绒服」的回收创意。

在这之前,Zambotti 也收集过街头废弃口罩,在消毒后保持完整形态,做成了沙发坐垫「Couch-19」。他特意将沙发设计成冰山的模样,希望人们能意识到,一次性口罩的随意丢弃和处理不当是个大问题。

韩国大学生 Haneul Kim 也留意到相似的问题。

去年 6 月,他在学校设立了一个口罩回收箱,收集到 1 万只废弃口罩,并向工厂要到了超过 1 吨有缺陷的口罩。Kim 将口罩放置消毒,去掉松紧带和金属条,再在超过 300 摄氏度的高温熔化加工,最后做成了他的毕设作品:9 把「口罩凳子」。

Kim 称,希望这些五彩斑斓的凳子,能帮助大家创造性地思考如何解决废弃口罩污染问题。

既然塑料是可回收的,我们为什么不回收由塑料制成的口罩?

做文具、造桌椅、修马路……废弃口罩的「下半生」

Zambotti 的「口罩羽绒服」和 Kim 的「口罩凳子」,听起来更像是独立的艺术设计项目。

但放眼全球,除了环保机构会定期组织到海滩上捡塑料垃圾和口罩,其实也有一些更大规模的「废弃口罩回收行动」正在进行。

法国的一家初创公司 Plaxtil,从 2020 年 6 月开始推出回收口罩的解决方案。

一开始,他们跟当地社区合作设立 50 个口罩回收点,3 个月内收集了超过 70000 只口罩。收集回来的口罩会先隔离至少 4 天,去掉松紧带和金属条,压碎再通过紫外线杀菌消毒,最终制作为跟塑料相似的材料,用来生产三角尺、直尺和量角器等文具,给当地学校学生使用。

今年 5 月,巴黎市政府发起口罩回收行动,在多地设置了回收点,也跟 Plaxtil 签署了 10 万欧元的合作协议,将部分口罩交由他们回收处理。据称,回收 1 立方米口罩的成本为 311 欧元。

在美国,TerraCycle 公司向小企业或家庭出售用于一次性口罩的回收盒,装满后寄回,这些口罩会被送往加工厂进行处理。回收成塑料颗粒后,再卖给第三方制造商,变身成为长椅、地毯或装运托盘等。

先收集,再回收,采取类似模式的公司不少,但一般都强调不接受医疗用的废弃口罩。而英国的 TCG 公司(Thermal Compaction Group)则有点「另辟蹊径」。

TCG 公司跟英国 7 所医院合作,为医院提供专业的加热设备,可以在 1 个小时内,将医院用过的防护服、窗帘和一次性口罩等加热制成 1 米长的原材料,后续回收用于制造塑料椅子、水桶和工具箱等。

看起来凹凸不平的「大板砖」,就是口罩回收制成的材料

而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有另外的想法——将 1% 的口罩和 99% 回收的建筑材料混合在一起,制成铺路的原材料。

研究团队将回收的口罩加热消毒后剪成条状,再跟回收后的建筑碎石和混凝土混合,发现最终形成的材料在承重、耐热、耐湿等方面都有较好的表现。

混合后的铺路材料样本

铺设 1 公里的双车道可以消耗约 300 万个口罩,研究团队称,这种材料铺设的道路会更坚固且具有韧性,但具体可行性还有待测试实践。

让口罩变得更环保,可行吗?

由于口罩回收成本较高,同时出于公共卫生考虑,不少观点认为,集中填埋或焚烧才是目前更高效的做法。

加拿大非营利组织 FCQGED 计算称,回收 1 吨废弃口罩的成本约为 45000 美元,但聚丙烯这种材料本身每吨的价格只在 1500 美元左右——如果没有政府的大量补贴,大规模的口罩回收计划不太可行。

如果后期无法完美解决,那,能不能从一开始就避免问题发生?

在口罩污染问题引起关注后,研究可降解口罩成了一种新趋势。聚乳酸(PLA)、聚酯纤维、大麻、棉紙、木纤维等材料都成了口罩原料候选,另外,也有一些厂商在研发可降解的聚丙烯(PP)熔喷料。

以聚乳酸(PLA)为例,这种材料被称为「绿色塑料」,以玉米、小麦、木薯等植物为原料制成。据称,用 PLA 做成的口罩,焚烧时不会释放氮化物、硫化物等有毒气体,在堆肥条件下也完全可以被降解归于自然。

PLA 材料的自然降解过程

但这类「环保口罩」目前量产不算多,而且消费者也有自己的担忧:如果口罩更换材料,它的防护过滤能力会受影响吗?还能好好保护我不受新冠病毒感染吗?

我试着打开淘宝搜索「可降解口罩」,发现只有 6 个相关选项。其中,最畅销的一款口罩月销量也只有 38 只——要用可降解口罩代替现在的一次性口罩,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回到眼前,世界自然基金会塑料废物和业务负责人 Erin Simon 指出,目前最棘手的问题是人人都在用口罩,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正确丢弃口罩。最有效减轻污染的做法,是将丢弃口罩扔进有盖的垃圾桶,不让它有机会流入海洋、湖泊和河流。

另外,有环保机构建议,为了海洋生物着想,丢弃口罩前可以先将绳子剪掉。

被口罩紧紧缠住双腿的海鸥

随着全球疫情阵线拉长,我们还将与口罩共存较长一段时间。

不管是探索回收方案,还是寻找更佳的替代原料,每月丢弃 1290 亿只口罩带来的污染问题,也是时候该正视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