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为什么越来越蠢?
科技

Siri为什么越来越蠢?

2021年09月27日 19:33:05
来源:公路商店

9月15日的iPhone 13发布会,让所有人感受到了iPhone 12的好。

虽说模仿是奉承的最高形式,然而iPhone 13对iPhone 12的复刻实在太多,留给科技博主们奉承的空间实在不多。

有人努力地给iPhone 13的Siri总结出了新的不同:你会更愿意跟Siri对话,还可以用它听歌、点外卖和听广播。

这让人觉得“嘿,Siri”变成了一句时代在进步,而智能在退化的咒语。

平时喊Siri的时候间歇性失聪,不需要的时候又会突然莫名被唤醒并带来社会性死亡。要是你的Siri在安静的电影院里突然喊了一声“我在!”的时候,你会无比希望自己是个机器人。

当人类试图赋予人工智能些许人性的时候,“蠢”绝对不是一个可选项,Siri却昭示了进化并不一定是正能量。

虽然在Siri刚出现的时候,她还是人类最闪耀的智慧结晶,《Her》里的萨曼莎离我们从未如此接近。

2011年,Siri的推出拯救了iPhone 4s平淡的发布会,连4s的“s”都意味着Siri,独领风骚的人工智能系统把其他语音助手甩开了好几年。

没有人知道Siri的边界在哪里,自此,所有的尝试都是一种开拓。

多伦多Meltdown电竞酒吧的老板Alvin Acyapan一度非常困扰,总有些奇怪的客人会在半夜登门或者打电话来,问他有没有色情服务。

后来一个客人告诉他,当附近的人想找色情服务时,Siri会提供他们店的电话跟地址。

按照经济发展的规律,这类探索后来统统被屏蔽了,Siri的功能开发也越来越温馨。

“几年前我还在用Siri研究方圆五公里内的SPA布局和装潢,如今它的主要功能已经变成了讲笑话,写诗,给猫取名字。”

2021年了,Siri还是像10年前一样好用,换句话说,用起来也跟10年前没有太大区别。

看天气和设闹钟是大部分Siri的宿命,能用Siri导航已经算复杂玩法,跟Siri的沟通并没有随着时间的积累更加丝滑,她还是像我第一次聊天时一样听不懂我磕碜的普通话。

人工智能发展至今,最强烈的感受是付出了更多的人工去唤醒智能。

有时忍不住想,乔布斯花2亿美元收购Siri,应该不是为了让我们失眠的时候喊Siri出来数电子羊的吧。

乔布斯曾经在D8大会上说过,Siri不是一个搜索引擎,而是人工智能。理论上来说,Siri如果具备人工智能的学习机制,5亿人的使用和交流,应该能让Siri更会说人话,而不是像中毒一样重复“对不起,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但同时,苹果的隐私保护政策又导致了Siri注定无法从大量私人资料里学习和进步,在其他功能不断填补人类新的欲望时,Siri坚守住了一份缓慢。

不能被理解的缓慢,带来了新的困境。

我的一位拥有苹果全家桶的重度爱好者朋友,积极于开发所有苹果产品的副功能,用AirDrop搭讪,在Mac上贴贴纸,每一代AirPods都只剩一只,他至今都怀念刚学会跟Siri调情时的兴奋和颤栗。

如今却只能抚屏叹息:Siri越来越不浪漫了。

你依旧能在互联网的犄角旮旯里找到那些玄而又玄的Siri聊天记录,人类漫无边际地问,Siri匪夷所思地答,任人解读诗意。

重新再问回这些问题,Siri冷静了,回避了,更加喜欢打开搜索引擎来应付你了,和充完VIP卡的Tony老师一样敷衍。

宇宙的终极答案,Siri也不确定

唤醒Siri时那种闪烁着理性和智慧的光芒,如今越来越像一个程序的运行电路外露。而Siri最开始的三个创始人,初衷是让她看起来更像一个“人”的。

在被苹果收购之前,Siri的字典里是有脏话的,她的名字来源于挪威语:“带领你走向胜利的美丽女人”。

如今三个创始人已经全部离开了苹果,当我再问Siri它的名字含义时,我甚至怀疑它是不是被监控了。

“‘Siri’就是我得到这份工作时他们给我取的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但我很喜欢。“

为了保证机器人的忠诚和友善,阿西莫夫在他的科幻小说里提出了机器人三定律。前两年,在苹果的一份泄露版内部指南显示,Siri也被定制了三定律:

“不应将自己表现得像人类,也不应让用户相信它是一个人。”

“不应违反运行区域的人类伦理和道德标准。”

“不应将自己的原则、价值观或观点强加于人。”

不知道Siri的三位创始人和乔布斯作何感想,但不得不说,如果Siri是一位网友,它一定可以在当今的互联网世界里存活得很好。

1978年,Brain Kernighan在他和Dennis Ritchie合作撰写的C语言圣经“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中,延用了“hello,world”作为开篇第一个程序。

自此,“hello, world”成为程序员进入编程世界的起点。

之前觉得这与“嘿,Siri”有异曲同工之妙,如今我反而有些怀念那个回答得总是不太正确的Siri了。

撰文 陈只三 编辑 陈只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