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来裁员 部分新东方教师陷入调岗降薪的被动境地
科技

没等来裁员 部分新东方教师陷入调岗降薪的被动境地

2021年09月27日 07:34:46
来源:第一财经

对于新东方培训机构中的部分培训老师而言,被裁员反而是一种解脱,他们正面临无班可带、变相调岗降薪的尴尬境地。

今年教师节,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发微朋友圈表示“很多老师都失业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老师从新东方离开,这是我心里最难过的一个教师节。”

近日有消息称新东方将展开大规模裁员,对此截至发稿,新东方尚未回复。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了解到,对于新东方培训机构中的部分培训老师而言,他们正面临无班可带、变相调岗降薪的尴尬境地。

01 约谈过后的降薪

9月1日,青岛新东方某K12培训学校的语文老师小李被项目领导约谈,约谈的主要内容为小李所带的暑期班学生秋季续课不多,班级将和别的班级合班,由别的老师带班,小李没有班级可带暂时负责研发,日常工作为出卷。

小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一决策看似比“裁员”温和,其实是变相劝退,且学校不需要支付裁员补偿。从收入构成看,培训老师的工资为基本工资加上绩效,绩效与上课挂钩,上课越多的老师收入越高。过去培训老师同时负责教学和学科研发,一旦不再带班就没有了绩效,收入只有2500元的税前工资,相较于此前每月上万的收入,小李9月的收入仅为过去的五分之一。

小李表示周围有不少老师也有同样的遭遇,一些需要还房贷的同事决定辞职找工作,而她目前则处于迷茫期,她表示“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坚持下去。”她认为自己最多坚持一个月。

新东方另一小区的培训老师小王则表示,他近期也被领导面谈,并且要求他交班。小王表示自己拒绝了这一要求但学校在系统中进行了强制卸班,并且把班级交给别的老师。小王目前也在研发岗承担出卷工作,不再带班,同时9月工资变为2500元。

对于卸班原因,小王表示几次和总监交流都没有得到明确的原因,机构也没有对续班率等标准进行公示。小王的领导在交流中表示“我就是打工的”,并称对于这一决定十分难过、无能为力,同时对小王表示“先等等,或许会后面有机会(调岗)”。

小王表示,他所在的校区共有十几位培训老师,目前有6位老师在约谈后调岗,有老师在卸班后选择了辞职。部分在职老师正在找工作,但工作并不好找,“因为7、8月对于我们来说是找工作的黄金时期,但是学校是9月通知我们的,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

小王和小李被调岗降薪的背后,是新东方正在计划缩减公司规模。小王的领导曾表示,“秋季有可能会有更多的学生流失,招生受到影响。班量很可能继续缩小,一定会有老师再离开。”

在9月24日向SEC提交的报告中,新东方表示,公司已停止且不会在法定假日、周末和学校放假期间提供学科辅导服务,公司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对义务教育学生的学科辅导服务采取进一步行动以寻求合规,包括关闭一些学习中心和裁员以维持公司的持续运营。公司可能会因租赁终止、解雇员工和根据最新监管发展采取的其他行动而产生重大减值和遣散费。但这些裁员计划中,可能不包括小王、小李在内的培训机构老师。截至发稿,小王向记者表示,“学校依然没有裁员的意思。”

02 微信群解散

让老师们觉得机构在“赶人”,不仅是卸班降薪,还有日常工作中的孤立感。

工作内容上,小李目前的工作已经与教学无关。小李表示,培训机构的老师日常工作包括出卷,但她认为目前安排的工作只是在给老师找事做。小李本周的工作是为学科中的某一个单元出10套单元卷,工作量尚可,但日常教学中一个单元的单元卷不需要10套,“我觉得这个工作很没有意义,对着一个单元的知识点出10套卷子,孩子能做10套单元卷吗?”

对于学校的处理方式,老师们并不满意,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小李表示,“主动离职的话,你没有办法拿到任何的劳动赔偿。我留在这里的一个原因是希望在这段时间找一找其他工作,我不确定自己能马上找到工作,虽然拿两千来块钱,但起码我的社保先别断交,不然自己承担社保会比较麻烦。”

对于后续安排,小李表示会考虑咨询律师,看能不能劳动仲裁,她表示“据我所知有些地方的新东方是直接通知裁员给赔偿的,我们这边是卸班后给2000元让老师主动提离职。”小王则表示会积极维权,“别的地方都赔偿了,职能岗也赔了,就是教师岗不赔。”

除了工作内容,在被约谈调岗后小李明显感受到工作上自己与仍在带班的老师们被区隔开。过去,日常事务都在微信工作群中沟通,但在约谈了部分老师后,有老师在学校几百人的微信工作群中对这一决定提出质疑,并希望校长能回应,这一言论得到群里不少老师的支持,纷纷回复“+1”。

但后续结局是微信群中的管理员表示“因工作沟通转移至钉钉,本群即日起解散”,随后解散了工作群。随后上述老师在钉钉群也发布了类似的质疑,管理员将这个老师所在的所有钉钉群开启了全员禁言。

该机构钉钉工作群开启全员禁言截图,由受访者提供

该机构钉钉工作群开启全员禁言截图,由受访者提供

小李表示,“教研的新群我们这些没有课的老师一个都没有加入,现在所有的任务都是领导直接微信私信。”

公司噤若寒蝉的氛围也与公司处境有关。“双减”政策落地后,新东方等教育行业的巨头遭受了巨大影响。7月30日,新东方宣布取消原定于8月2日公布第2021财年第四季度财报的计划,并在9月24日公布了截至5月31日的2021财年财报。

财报显示,2021财年,新东方总营收为42.77亿美元,包括39.37亿美元的教育业务收入和3.4亿美元的图书及其他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9.5%。净利润2.3亿美元,同比下降35.18 %。新东方在报告中表示,“双减”政策已对公司的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并影响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前景。由于监管环境的复杂性和重大不确定性,公司无法保证将及时或完全遵守适用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包括减轻负担意见及其实施措施. 公司可能会受到罚款或其他处罚,或被要求终止某些业务。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进一步的重大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