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社部、最高法明确了,“996工作制”属于违法
科技

人社部、最高法明确了,“996工作制”属于违法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如果老板强制叫你996工作制,你不仅可以拒绝加班,还可以告诉他:违法了!

“996大户”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BOSS直聘等互联网企业相继宣布取消 “大小周”,腾讯还实行了强制6点下班,打工人似乎要开启告别996ICU的人生了。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称两部门)联合发布了10件超时加班典型案例,明确:“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被认定为无效

图片来源:网络

部分网友投票表示,终于等到这一天!

图片来源:网络

员工拒绝“996”被解除合同后获赔

超时加班案例之中,张某于2020年6月入职某快递公司,双方订立的劳动合同约定试用期3个月,试用期月工资8000元。公司规章制度规定,工作时间为早9时至晚9时,每周工作6天。

两个月后,张某以工作时间严重超过法定上限为由拒绝超时加班安排,该快递公司即以张某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张某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某快递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8000元。

最终,仲裁委员会裁决某快递公司支付张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8000元,并将案件情况通报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对某快递公司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情形责令其改正,给予警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第四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违反本法规定延长劳动者的工作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

本案中,某快递公司规章制度中“工作时间为早9时至晚9时,每周工作6天”的内容,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张某拒绝违法超时加班安排,系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不能据此认定其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故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决某快递公司支付张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取消996,有人欢喜有人忧

互联网公司纷纷取消“大小周”、996工作制度明确,网友们有人欢喜有人忧。

图片来源:网络

也有网友表示,年轻人对于加班大都有抵触情绪,能够不加班溜之大吉,没有经济压力,活动自由;而上了年纪的人大多愿意加班,没有被安排加班,会不开心,有1.5倍加班费,可以改善经济来源,肩上的担子重,年迈的老人需要照顾医疗,年少的孩子需要教育支出,自己也需要留存些积蓄,防备使用。

一名字节跳动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刚刚在北京贷款买了房,买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取消“大小周”,变化来得出乎意料。对于研发岗位来说,加班费一天能达到6000元,两天就是一名普通岗位员工一个月的收入,而他的房贷本来是考虑了加班收入的,现在没了加班费,压力很大。

根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自2001年开始,全国城镇就业人员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从来不曾低于44小时。

图片来源:网络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2020年11月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是46.9小时。按一年52周计算, 剔除11天法定节假日,那么一年的平均工作时间是2365小时。

横向对比一下,经合组织(OECD)37个成员国中,年平均工作时间美国是1779小时,日本是1644小时,德国是1386小时。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企业严格奉行每周五天8小时工作制,那么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0小时,年平均工作时间为2017小时;如果实行大小周(一周工作六天,下周工作五天)8小时工作制,一年2219小时;如果实行996(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午休1小时,每周工作6天)工作制,一年3328小时;如果实行99超级大小周(一周无休,下周工作六天)工作制,一年3606小时。

此时,一个996职场人,顶2个日本职场人,顶2.6个德国职场人。

专家:无效996,对社会不利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26日对外谈及企业社会责任时表示,现在有一些互联网企业甚至把996认为是一种优惠,按说国家规定是8小时五天工作制,使得员工有更好的、平衡的生活和工作,大家应该遵守这个(规定)。如果没有适当的监管,都变成996,减少了就业,对社会是不利的

知名自媒体人“秦朔的朋友圈”表示,这主要是一个文化问题,也可以说我们正在遭遇奋斗者的窘境。但举一反三,由表及里,中国企业的确也到了一个需要从价值观、战略和机制上,高度关注劳动者权益和健康保护的时刻了。

首先,中国企业需要从全球劳动者保护、社会主义国家的劳动者地位、可持续发展、CSR(企业社会责任)和ESG(环境、社会、治理)等角度,对员工这一重要的利益相关者给予战略性的重视,而不是被动响应式的对付。企业领导人要在提高员工价值上真正投注精力,员工也是企业最重要的“产品”。爱护和培育员工就是对社会尽责。

其次,国际社会,包括在中国的跨国公司和少数本土企业,在员工健康方面已经有一些行之有效的探索,以及“最佳实践”(如CEO抗癌黄金标准),应该大力倡导和推广。企业要在董事会、管理层方面制定员工安全、健康与保护的最高规则和落实机制,并作为不可动摇的责任底线,同时以透明的态度向社会发布相关内容的报告,接受社会的监督。

最后,中国龙头企业要在关爱员工方面起到带头作用。要从最高层开始,虚心听取源自最基层的意见。很多企业的无休止加班是“伪加班”或“无必要加班”,甚至为加班而加班,效果并不好,只是企业最高层不自知罢了。

奋斗光荣,奋斗无错,但不要把某些超出人的正常承受能力的东西都和奋斗掺杂在一起,或者以为是必要的代价。

(钛媒体APP编辑郭虹妘综合自21财闻汇、e公司、吴晓波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