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2亿货款压倒同程生活?员工称账上已没钱 有团长提前换平台
科技

风暴眼|2亿货款压倒同程生活?员工称账上已没钱 有团长提前换平台

2021年07月09日 15:47:54
来源:风暴眼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作者 | 蒋澆

编辑 | 赵泽

曾经的“老三团”(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之一,同程生活在更名为“蜜橙生活”的第二天“倒下”了。

7月7日晚间,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原品牌名“同程生活”)发布公告称,因几年来经营不善,决定申请破产,现拟提出破产申请。

同程生活的破产与其拖欠供应商尾款有很大关系。据供应商爆料,同程生活于5月出现资金紧张,迟迟未交付货款,涉及金额2亿元。

同程生活成立于2018年,在社区团购“老三团”中仅次于老大兴盛优选。成立至今,同程生活共获得8轮融资,最近一轮发生在去年7月,投后估值10亿美金。

从昔日的行业第二,到近日被供应商讨要货款,再到破产,同程生活何以至此?

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何鹏宇将同程生活目前的状况归因于行业风云突变,巨头涌入依靠补贴抢走用户和订单量。而公司一位前员工则表示,同程生活倒下有行业宿命,但管理运营混乱才是根本。

2亿欠款压倒了同程生活?

7月5日,一段供应商讨要货款的视频,将同程生活的危机曝光在台前。视频中,在同程生活苏州总部,几十位供应商在向同程生活讨要拖欠的货款。

“原本同程生活的付款周期和其他平台差不多,都是T+3或者T+7,但现在账期拖延已经达到了两个月。”一位来自苏州的同程生活供应商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原本5月就该兑付的28万货款,至今都未结算。

有媒体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登记的100多家同程生活供应商的欠款总额已经超5000万元,实际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超过1000家,按此推算同程生活的总欠款已超2亿。

7月6日凌晨,何鹏宇发布公开信,请求合作方再给同程生活一些时间。公开信提到,鲜橙科技正面临着创业以来最困难的时刻,必须做出战略上转型调整。“即日起启用新的品牌名‘蜜橙生活’,围绕团长(KOL、KOC)进行供应链的创新,包括私域流量运营、直播运营、供应链赋能等。”

风暴眼|2亿货款压倒同程生活?员工称账上已没钱 有团长提前换平台

这也标志着,同程生活将从C端业务转向B端,放弃原有的社区团购业务。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宣布转型的第二天,同程生活又宣布了破产的消息。对于同程生活而言,破产并不意味着结束,其身后还背负着1000位供应商的2亿欠款。

针对供应商的欠款问题,7月7日,同程生活给出了一套二选一方案。供应商提供的截图显示,A方案是同程生活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额近的40%,剩余60%,待同程生活破产清算后,由法院分配,40%欠款的付款时间为该确认单签署后15日支付一半,确认单签署后30天支付剩余的一半;B方案,则是同程生活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额的60%,剩余40%,供应商放弃追债,不再向同程生活主张任何权益。

(图:供应商所提供截图)

(图:供应商所提供截图)

“这个方案明摆着就是耍无赖,但很多供应商害怕追不回来,也只能无奈签下B方案。”上述供应商表示。根据他提供的视频,在7月7日举行的货款拖欠问题的沟通会上,同程生活与多数供应商们始终无法达成共识。

7月8日,何鹏宇在朋友圈发布公开信表示:公司会在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保护所有债权人的权益。若资产不足以抵偿债务,其个人承诺将再次创业,会记录每一笔债款,并用尽个人一切努力偿还债务。

行业宿命,还是自身混乱?

同程生活是同程集团孵化的社区团购项目,于2018年8月开始运营。在美团、拼多多等巨头入局社区团购前,同程生活曾风光无限,是仅次于兴盛优选的行业老二。

从昔日的头部玩家,到如今一地鸡毛,同程生活而以至此?

在内部信中,何鹏宇这样回答到:“从2020年9月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和橙心优选的涌入,打乱创业公司的步伐,依靠巨额补贴,巨头们抢走大部分用户和订单量。”

而在新零售专家鲍跃忠看来,同程生活破产不能完全归咎于行业,它本身业务模式也有很大问题,供应链不加强建设,扩张步子迈得又大。目前,社区团购赛道还是有很多区域小玩家活得不错。

同程生活遣散员工李涛表示,同程生活的倒下有行业宿命,但公司管理运营体系的混乱才是根本。李涛于一年前加入同程生活,负责南京一个区的采购工作。他告诉凤凰网科技:“公司很多领导都是做旅游出身,不懂社区团购业务。今年5月公司资金本来就紧张,还有领导派我去找供应商进货,而且是加量采购。”

还在同程生活的员工张丽证实了上述说法。“供应商讨债事件发生后,我被派到维权群与供应商进行沟通,但领导让我给供应商的联系方式都是无法接通的。另外,本身公司账面上已经没钱了,还让我告诉对方会有融资款进来。”张丽向凤凰网科技表示,若不是公司蓄意隐瞒事实,供应商事件也不会闹大。她还表示,目前大多数员工已经遣散。

事实上,同程生活败退早有迹象。今年4月,同程生活三大重镇之一的湖南区域,因战略调整关停。而据当地市场人士表示,在关停前一周,部分团长收到大量退货,这些损失由团长个人承担。

在湖南之外的区域,同程生活的表现也不好。在上海,由于商品单价贵,起送费高,同程生活大量团点关停。截至今年3月,同城生活在上海关停超1000多个团点。

一位江苏的团长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同程生活订单量远不如美团优选、十荟团,且平台提成点比一般平台都低,他于今年3月就已退出,转向做十荟团。

如今行业红利期已过,同程生活的订单也出现大量下滑。有报道称,过去一个季度同程生活的定单量大幅下滑,相比高峰期已跌去60%以上。

陷入资金紧张困境的同程生活,迟迟未能得到资本输血。在破产前,同程生活也想过卖身,曾与市面上几家社区团购企业,以及京东、阿里,字节跳动都交涉过收购意向,但都未能成功,最后只能申请破产。

社区团购走向何方?

同程生活破产,也给社区团购行业敲响了警钟。市面上,甚至传出了“巨头挤压下,中小玩家即将淘汰”的不安言论。

事实上,近年来关于社区团购的争议并不少。原本这种“预售+集采+自提”的模式,能缩减流通环节,提升效率,让消费者享受更低价格的同时,也能节省时间成本。但在互联网平台介入后,通过低价倾销,巨额补贴等不正当价格行为,扰乱正常秩序,给商超以及菜贩造成冲击。

随着监管收紧,社区团购正逐渐回归理性。一方面,资金向头部玩家集中,不再盲目涌入;另一方面,低价倾销等价格战被叫停。据了解,近半年时间,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平台也出现了明显的订单下滑。

电商行业分析师庄帅认为,加强监管,将会引导社区团购重心逐步转向物流基础设施、供应链建设等核心构建,从而让整个行业更规范,更有活力。对于小玩家们而言,反而有机会与巨头进行差异化的竞争。

(应采访者要求,文章中李涛、张丽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