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周鸿祎都要造车了,张一鸣不配吗?
科技

连周鸿祎都要造车了,张一鸣不配吗?

2021年05月09日 09:38:36
来源:深潜atom

本文系深潜atom第280篇原创作品

果然,就连周鸿祎都姗姗来迟宣布要参与造车了。这一幕,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造手机的那波浪潮。搞软件和互联网一直成不了顶流的雷军,选择了用互联网思维做手机,一度被认为是“耍猴”和出力不讨好。但是,比照今天软件推广的成本如此之高,自己做手机的前瞻性就显得多么重大。互联网是信息的流动,但更是物理基础的不断迭代。

字节收购锤子科技,有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不得而知。但如果锤子真成了,能冲刺到一年500万出货量的水平,对头条而言,就是500万的预装机,还有更海量的数据。但字节对硬件没有兴趣,在线教育的风口,把锤子科技的远景,压缩成了护眼台灯

据说,有那么一阵子,“腾讯没有梦想”的说法,震动了小马哥,让他们开始反思,腾讯是不是穷得只剩钱了。但现在你看过去,头条除了流量和生意,那才叫没有理想。什么是理想,等于多少流量?这才是头条的逻辑思维。

01

造车是字节跳动秀技术实力

的最好路径

作为上升最快的明星公司,字节目前是程序员,尤其是算法工程师最愿意去的公司之一。字节最引以为傲的,也是自己拥有业内最多的算法工程师储备。

自动驾驶发展到现在,其实一直处于一种暧昧的状态——往前一步是新能源,往前两步是自动驾驶。互联网企业入场,纷纷侧重押注自动驾驶。希望在汽车这样的物理基础上,生发出新的可能性。

大师兄APP数据显示,字节跳动公司员工的平均月薪达到13592元,相比行业均值高出32%。早在2020年3月,张一鸣就表态2020年底字节跳动会拥有10万名员工;同年6月, 彭博社报道称字节跳动计划年内新增4万个工作岗位。如此体量的公司,应该完全有能力解锁软硬件的技术屏障,伸手摘到更高处的果实

△字节招聘

字节这么多的算法工程师,不造车,不做自动驾驶,怎么释放过剩的算力?为什么说字节的算力是过剩的呢?字节本质上还是一家内容公司,只要内容存在边界,那么它需要的算力就不会无远弗届。

在字节跳动的内容矩阵中,长视频量很少且地位更低。因为在张一鸣的认知里,无论今日头条的图文,还是抖音、西瓜视频的短视频全部都是信息,这些信息都是为了更好的收割广告预算而存在,长视频则意味着更少的广告曝光,并不经济。

△抖音短视频

字节2016年营收目标为60亿元,2017年翻倍到150亿元,2018年翻近两倍达500亿元,2019年更是剑指1200亿元,最终拿出1400亿元的成绩单,而这一数字在2020年变为2400亿。但同时这也就意味着信息流广告的收入,在接近市场存量的天花板

而主动搜索的需求,并不会轻易被替代,而且其广告价值更高。头条自己也在发力主动搜索,就是最好的旁证。

字节一路的狂飙,回头去看,产生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是信息的不断下探,还是情绪的不断的泛滥?程序员掌控的算法,抛开价值观和判断力,到底有没有创造出一个更美好的信息场域,或许需要更久的时间去评估和衡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相比之下,没有梦想的,可能不是腾讯,而是字节——它只是笃定的要做一家流量变现公司

字节跳动也频频传出上市的风声,虽然都被字节否认,但根据市场规律,这些都无风不起浪。当字节开始蜷缩在信息流和算法的红利止步不前,不再向更高远处探索边界时,不仅要问——字节也内卷了吗

02

“上车”是张一鸣必打的牌

在雷军表示全力以赴,All in汽车业务的同一天。张一鸣在同一座城市发表了主题为“平常心”的演讲,提到了“随便说 All In 的公司有很大问题”。如果只是盯着内容的分发,字节跳动本质上就还是个内容公司。然而事实证明,字节跳动什么业务该做什么业务不该做,张一鸣几乎从不设边界。根据企查查的统计,字节跳动的疆域横跨10多个领域。

△字节跳动业务范畴

2020年5月,字节跳动曾向媒体确认,已组建车联网团队,并计划推出自己的车辆信息娱乐系统方案,实现旗下抖音、今日头条等移动互联网产品在汽车终端落地。但一年过去了,围绕自动驾驶的全球智能电动汽车行业迎来集中爆发,以阿里、百度、华为、小米为首的互联网巨头掀起了第二波新势力造车浪潮,但字节跳动却意外地陷入了沉默之中

互联网公司切入汽车市场,本质上仍是其各自线上业务的延伸,其切入的形式与手段受限于各自独有的基因。对于字节跳动来说,造不造车以及以何种姿势造车,本质上是要为流量生意找到一个新的横向突破口,将字节工厂的APP们拓展到汽车大屏上,在互联网转入存量竞争阶段,任何一块屏的背后,都牵扯着用户时长的争夺。尤其是在2020年,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字节旗下的今日头条DAU呈现负增长趋势,抖音增速从三位数降至两位数。在这个背景下,字节跳动亟需通过业务扩张,给资本市场一个具有充分想象空间的上市故事。这个业务,字节压爆了教育、游戏、健康还有电商,当然最能无限拔高业务天花板的就是造车。

△自动驾驶

张一鸣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述过,公司的导向是偏腾讯,加一点华为。字节跳动除了是一家软件公司外,也要致力于发展自己的硬件。在汽车成为下一个流量入口的当下,如果字节跳动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汽车上的爆款产品,则可以为其内容、社交关系、AI算法发展找到一个载体,这个载体也是字节链接、承载、触达用户的梯子。

恒业资本管理合伙人、惠辰咨询董事江一表示,让不同车企去为软件和系统适配硬件是非常困难的,考虑到软件后续的迭代升级,平台化延续,软硬件解耦是大前提,所以,未来进一步转向OS操作系统,是张一鸣必打的牌

牌局走势很清晰,但字节跳动要把这个想法放到汽车行业上,则并不是能轻易实现的。相比较BAT和华为、小米,此时还未入局的字节跳动已经晚了一步,自己造车,要面对来自同互联公司的竞争压力;与车企合作,则要一个个去搞好与车企的关系,让车企接纳其进入自己的生态体系内。另外,快速试错,快速迭代和将算法分发发挥到极致是字节跳动快速崛起的法宝,但是汽车驾驶场景的特殊性,就必然对安全问题有严格追求。字节跳动的这套机制是否能够在安全的前提下运作,是有待商榷的

4月19日,重庆万象优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业务是互联网和汽车相关。根据股权穿透图可知,该公司背后是字节跳动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这似乎透露出字节跳动已经准备正式进入到"造车"战场中来。在目前的互联网态势下,增量博弈得到的机会远比存量博弈多,对于字节跳动来说,虽然目前汽车智能化行业格局还未最终落定,但不要忘了,头条抖音之后,字节跳动所有的重投入领域都没有带来惊喜

想要成为巨头的字节跳动,需要在智能汽车赛道尽快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