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基金会:我们终将创建一个没有宫颈癌的世界
科技

盖茨基金会:我们终将创建一个没有宫颈癌的世界

2021年03月04日 17:54:19
来源:盖茨基金会

女性的健康关乎每一个家庭,同时也关系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未来。然而有一个“沉默杀手”,专门瞄准女性,每两分钟就吞噬一条鲜活的生命,每年让超过30万风华正茂女性的生命戛然而止。

图片

■ 宫颈癌死亡率在50岁左右达到峰值 / CDC

这个“沉默杀手”就是宫颈癌——如果不能通过早期筛查及时发现,等到病发转移时人们通常已无力回天。

不过,随着筛查技术乃至治疗手段的日新月异,现在宫颈癌已经不再是不治之症。但因为宫颈癌的筛查和治疗,需要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和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尤其还需要患者投入时间和金钱予以配合,这些无法轻易弥合的差距,让宫颈癌死亡率虽然在高收入国家得到了快速遏制,却在中低收入国家肆虐依然。

2018年,据国际癌症研究署(IARC)发布数据,全球有近57万女性罹患宫颈癌,31.1万女性因此丧命,而其中85%来自中低收入国家。

“她流了很多血,每天不停地喊痛,用尽力气也只能浅浅地吸一口气。”在回忆自己母亲离世时的场景时,来自乌干达的艾莎泪流满面。

据艾莎和她的父亲回忆,母亲确诊时原本还有机会进行治疗,但因为家中有三个孩子,还需要务农、取水、操持家务,母亲在确诊三个月后才第一次前往镇上的诊所,而那时因为停电,母亲最终没有做成治疗。在那之后,艾莎的母亲放弃了治疗,病情也快速地恶化,最终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图片

■ 艾莎和她的父亲 / BBC

宫颈癌虽然凶猛,但它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一个病因明确并可控制的肿瘤。HPV感染,对宫颈癌的归因危险度百分比可达到100%!也因此,只要避免HPV的感染,宫颈癌就非常有机会被“消除”。

澳大利亚就很可能在2035年时成为世界上首个消除宫颈癌的国家。自2006年HPV疫苗研发成功后,从2007年开始,澳大利亚政府就免费向12、13岁的女孩提供HPV疫苗接种;到2018年该计划推行10年后,澳大利亚18到24岁女性的HPV感染率已经从22.7%降到了1.1%!而到2035年时,该数字更将下降到小于10万分之4,也就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认定的“消除一种疾病”的标准。

图片

■ 澳大利亚消除宫颈癌的预计时间模型研究 / 柳叶刀

澳大利亚的例子已经证明,只要将疫苗、筛查等技术手段应用得当,宫颈癌就无法再从我们身边夺走任何人的宝贵生命。

然而,面对价格昂贵、供应短缺的疫苗,以及成本过高的筛查技术,中低收入国家该如何最大化利用手中有限的资源,保护更多生命呢?

他们正帮助贫困国家挽救生命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宫颈癌防治策略来看,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女性需要使用不同的预防策略。对于9~13岁的女性来说,疫苗是最具成本效益比的工具;而对30岁以上的女性,早期筛查则更为重要。

图片

■ 对于9~13岁的女性来说,HPV疫苗是最具成本效益比的工具 / 世界卫生组织

但考虑到中低收入国家的国情,无论是筛查手段还是接种疫苗,首先需要考虑的都是成本。

例如,在发达国家已经有超过50年历史的宫颈涂片技术,就因为设备昂贵和没有足够训练有素的检测人员,难以在中低收入国家推广应用;而HPV疫苗则因为是2006年才研发出的新疫苗,尚处于专利保护期,全球范围内更是只有两家制药企业的疫苗获得了世界卫生组织的预认证,得以参与全球采购。而这也就导致HPV疫苗供不应求,疫苗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以默克公司的HPV疫苗产品“佳达修”为例,其在2007年于美国初上市的价格为360美元/三剂,这样的价格贫困国家显然无法负担。

面对挽救生命的机会和成熟技术之间的巨大鸿沟,国际组织、各国政府、私营部门的协同努力就至关重要。

自2007年起,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泛美卫生组织(PAHO)、帕斯适宜卫生科技组织(PATH)、盖茨基金会、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等机构就开始尝试在中低收入国家推广HPV疫苗试点接种,并开发出了价格低廉的筛查和诊疗技术。

其中,盖茨基金会在2007年通过PATH投资了1300万美元,实施了一个为期五年的项目,在中国和印度开发并测试了快速HPV筛查技术专供发展中国家使用。由中国企业生产制造的careHPV筛查技术不需要电力或自来水,可以由医务人员进行最少的培训即可完成。仅3个小时即可获得结果。并有高达90%的准确率,成本更是仅是宫颈涂片等技术的百分之一。

自2007年发明以来,该技术已通过在亚洲和非洲资源匮乏地区推广使用,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则在降低HPV价格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Gavi是一家致力于促进贫困国家疫苗免疫工作的国际机构。2000年,在Gavi未成立前,低收入国家的疫苗普及率为59%,而高收入国家是90%,两者有31%的差距。而到2020年,Gavi成立18年以来,低收入国家的疫苗普及率以及提升到81%,仅在2019年一年,就有6500万贫困儿童在Gavi的支持下获得疫苗接种。因为深知Gavi在帮助最贫困国家交付疫苗方面的独特作用,自20年前Gavi成立以来,盖茨基金会就一直是它们坚定的支持者和捐赠方。

自20年起,Gavi开始通过大宗采购以及预先市场承诺机制,为低收入国家争取超低价的HPV疫苗,最终的成交价格则是惊人的每剂4.50美元,此前HPV疫苗的最低价为泛美卫生组织的大宗采购价13.10美元,市场价更是高达100美元以上。

图片

■ Gavi将为发展中国家免费提供HPV疫苗 / NPR

正是因为Gavi的努力,前文提到的艾莎得以成为非洲国家中最早接种HPV疫苗的女孩之一,与她在同一个学校的同学们,也在接种疫苗后开始畅想远离宫颈癌的生活,名叫维罗妮卡的女孩就说,“我想成为一名医生,让我身边的亲人不再因为宫颈癌离世。”此前她的姐姐就因为宫颈癌去世。

除了降低HPV疫苗的单位价格,供应量不足也让HPV疫苗交付充满挑战。

据世界卫生组织测算,2019~2020年全球HPV疫苗(含二价、四价、九价)总供应量在5000万剂,但在以约100美元/剂的价格满足高收入国家的需求后,留给中低收入国家的配额仅剩约1500万剂。而Gavi在2021年对HPV疫苗的需求量就高达4550万剂,其间存在3000万剂的巨大差距。而如果考虑到正在盖茨基金会和伙伴的支持下,逐步开始HPV疫苗试点工作的中国和印度两个人口大国的疫苗使用量,该缺口将进一步扩大到7000万剂以上。

为此,盖茨基金会正通过PATH在全球范围内支持一些有潜力的企业加速开发HPV疫苗并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其中就有两家中国企业。因为一旦通过该认证,产品就可以进入国际采购惠及更多有需要的人。

在2020年6月,在为Gavi未来五年规划筹款的全球疫苗峰会上,自主研发出HPV疫苗的中国企业万泰和沃森就做出承诺,在通过世卫预认证后,将分配尽可能多的HPV疫苗产能并以可支付的价格供应给Gavi,全力支持能够惠及全球8400万9~13岁女性的HPV疫苗推广计划。

为了让更多女性得到保护,一方面需要尽可能降低成本扩大产能,另一方面人们也在探索更少剂量的疫苗所能达到的保护效力。

此前已有多项报告指出,在低年龄段注射单剂量HPV疫苗就能极大降低宫颈癌发病率,但苦于实验规模小并没有得到广泛认可。

在盖茨基金会的支持下,PATH正在就HPV的单剂使用展开持续研究和试点应用。在2020年11月,由PATH发布的第三版《单剂量HPV疫苗接种证据回顾》报告中,已有积极的数据表明,即使不如两剂疫苗提供的保护效力高,给予一剂HPV疫苗也会带来比完全没有接种疫苗更大的健康益处。

尤其是如果在女孩初次发生性行为之前就开始接种第一剂疫苗,并实现较高接种覆盖率,则单剂量HPV疫苗接种仍可大大降低HPV归因的宫颈癌和癌症的发病率——这也就将意味着HPV疫苗短缺的情况将能够得到进一步缓解,也将有更多女性能够得到疫苗的保护。

图片

■ PATH的团队以及合作伙伴已经在27个国家启动HPV疫苗的示范项目,并协助19个国家进行全国推广 / PATH

为了没有宫颈癌的明天

2020年11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加速消除宫颈癌全球战略》,并制定了“90-70-90”的行动计划。根据该计划,所有承诺加入该战略的全部194个成员国,将会在2050年前为90%的女孩在15岁前接种宫颈癌疫苗,为70%的成年妇女在35岁和45岁时各至少接受一次高精度宫颈癌筛查,为90%确诊病人进行规范治疗,而齐心协力的结果就是30年后,全球将减少40%以上的新病例和500万相关死亡。

该战略强调,对实现这些目标的干预措施进行投资,除了可以挽救数以万计的生命,还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回报。由于妇女参与劳动的增加,到2050年及以后,每投资1美元将带来3.2美元的回报。如果考虑到妇女健康状况改善对家庭、社区和社会的好处,这一数字将上升到26美元。

在中国,承诺已经落实到了行动。在盖茨基金会和伙伴的支持和倡导下,鄂尔多斯和厦门已展开试点,为适龄在校女生免费接种宫颈癌疫苗,将使数十万人受益。近期中国卫健委在答复两会议案的回复中也提到,“正鼓励有条件的地区积极采用多种筹资模式,逐步开展HPV疫苗免费接种,为推广HPV接种探索适应经验”。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消除任何癌症曾经看起来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不过我们现在拥有成本效益高、行之有效的工具来实现这一梦想。但是,只有我们下定决心在全球范围内扩大使用那些工具,我们才能创建一个没有宫颈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