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贾樟柯退出风波:结构失衡的平遥电影展
科技

透视贾樟柯退出风波:结构失衡的平遥电影展

2020年10月24日 08:47:30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马秀岚 张靖超 北京报道

10月10日至10月19日,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在山西省平遥古城的平遥电影宫如期举行。

10月18日,在影展进行至尾声的时候,贾樟柯宣布未来他和团队将退出平遥国际电影展。这个决定来得突然,对于贾樟柯一手打造的平遥国际电影展,没有了贾樟柯,后续将何去何从,一时间令电影人错愕惋惜。

对于贾樟柯的退出原因,外界颇多猜测。一位电影行业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没有政府资金介入的电影节都不可能长久。“贾樟柯觉得这事他干得有点累,前三年和政府签了合同,政府每年出资1500万元,今年合同到期,不再有政府资金支持。今年是第4届,贾樟柯以一己之力去筹集资金,今年整体花费比前几年稍微有缩减,大概有2300万元。没有政府较大支持后,今年贾樟柯花了大量时间去面对各种检查、防疫、公安、消防。”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10月21日联系到贾樟柯团队宣传总监,对方表示:“我们这边没什么可以说的,基本上导演该说的都说了。”针对平遥县委宣传部声称的贾樟柯自以为是地退出,以及省市县里都不知情的说法,该宣传总监则表示:“我们没有回应。”

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表示:“这件事我们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公司官方的答复。现在正在和政府谈判中,后续消息平遥电影展公司公众号会进行宣布。”

贾樟柯的平遥国际电影展

今年出现在平遥电影展的贾樟柯显出疲惫和老态,在颁奖典礼致辞时一度哽咽。

“汾阳小子”贾樟柯从27岁带着自己的电影游走于世界各地的电影节展,快50岁时回到故乡。2015年他开始筹备平遥国际电影展,成为该影展的创始人,并邀请了著名策展人马可·穆勒担任影展艺术总监,后者有着操盘鹿特丹、威尼斯等电影节的策展经验,曾把陈凯歌、张艺谋、田壮壮的电影推荐到国际电影节。

凭借贾樟柯等人的个人影响力、人脉资源和号召力,在过去三四年间,该影展逐渐打造出知名度。

在平遥古城西北角,贾樟柯将原柴油厂的园区改建成拥有1个露天剧场和5个室内放映厅的影展场地。平遥电影宫并不大,贾樟柯最初的设想就是做小体量的影展,追求沉浸式的氛围和舒适感,不追求流量。在这里影迷可以随处见到电影主创人员。演员廖凡曾称,能在步行就可以完成所有工作的地方(参加影展)很幸福。

平遥国际电影展有着明显的贾樟柯个人烙印,影展就办在他的家乡山西,选片的风格也有着他的个人特色。电影宫内设置有《江湖儿女》贵宾沙龙,今年电影展期间,贾樟柯和妻子赵涛还有演员廖凡等人在其中一起跳迪斯科。

在选片上,区别于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大型主流电影节, 平遥国际电影展聚焦在非西方国家电影,以中国、亚洲、东欧、拉丁美洲、非洲等地区和国家的影片为主。同时,也在扶持山西本土电影。

更重要的是平遥国际电影展致力于助推青年电影人,年轻时,贾樟柯在携自己的电影到世界到处“流浪”之际,就想要办中国本土的电影展。

在业内,很多人将位于青海西宁的FIRST影展和平遥国际电影展放在一起讨论,将二者与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金鸡百花电影节等这些主流电影节区分开来,二者都是聚焦青年电影人。

曾凭借《赖小子》获得第35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虎奖的导演韩杰对记者表示,FIRST和平遥电影展跟上海、北京电影节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有各个政府部门的参与,但政府支持的力度是不一样的。相对来说,政府对北京和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支持力度较大。此外,融资的优势、政策优势也不一样,FIRST和平遥电影展虽然也有政府的参与,也有政策上的支持,但难度体现在这二者是发现新导演的电影展,而且最初是偏向个人发起这样的性质。FIRST和平遥电影节的定位、价值取向决定了他们的难度是更大的。越是帮助没有人关注的年轻导演和他们的作品,越是有难度,对于影展来说,对年轻导演的帮扶力度比较大,要更加艰难一些。这是影展的一个困境。

平遥电影展的“卧虎”与“藏龙”单元,分别致力于挖掘全球范围的新导演和华语新导演。曾挖掘出最佳导演赵婷(代表作《骑士》)、最佳影片《嘉年华》《热带雨》等,这些导演和影片在后续有了一定知名度。

在过去几年间,该电影展在业内培养出相对公正公平的口碑。对于贾樟柯的退出,电影界众多人士表达了惋惜。

影视策划人、蓝白红影业创始人,也是《红海行动》的联合出品人周亚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认为挺遗憾,这是一个在目前很好的、给人以希望的电影展。我们在首届电影展上,也有作品入围,那部作品叫《整个夏天加一个冬天》,当时,马可·穆勒满世界打电话找这部电影的主创,我们特感动,原来入围电影评奖并不都是要‘公关’的。”

据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很多时候主创团队需要找评委,找电影节,找关系、游说、为作品增加流量等,但是这个电影展比较公正、公平,有好作品对方就会尽全力去找主创人员。

影展运营模式

据媒体报道,平遥电影展模式为“政府指导、影人主办、市场运作”。公开信息显示,平遥县政府在影展前三年给予影展资金扶持,数目在千万元级别,之后就将其完全推向市场。

上述电影行业人士则向记者表示,贾樟柯前三年与政府签了合同,政府每年出资1500万元,影展每年总体投入资金在2500万元左右。

记者查阅天眼查信息,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贾樟柯持股80%,平遥县日升昌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0%,后者为国有资产。据报道,平遥九成文化旅游投资董事长王在盼,成为最初连接贾樟柯和平遥县政府的中间人。同时,王在盼也是平遥电影展的董事。

2018年10月,在接受《山西晚报》采访时,贾樟柯表示让他欣慰的是,作为一个政府扶持,依靠市场运营的电影展,在第二届时,已经从市场上找到了总体办展经费的80%,“这是一个非常快速的增长,我非常有信心从第四年开始,影展的全部经费都能从商业合作中筹措”。

2019年贾樟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这种资助方式很好,就像一个孩子学习游泳,一开始需要帮助。三年过去了,完全有信心在第四年按照市场化运营来自主寻找到足够资金把电影展办好。他同时还表示,特别多的同行业公司跟他们进行合作,帮助他们,像今年剧本创投和发展中计划,一共有十一个奖项,都是现金奖,奖金总额达到118万元,都是由这些兄弟电影公司还有山西企业一起把这个产业板块支撑了起来。

而到了今年,贾樟柯则宣布退出,并表示影展在第四届实现了百分百市场化,没有用政府的一分钱,所以从第五届开始影展将交给平遥政府,希望政府可以找到好的团队来继续办影展。

上述电影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贾樟柯团队退出很大原因是因为政府支持力度变小,包括资金层面和具体活动执行层面的支持,行政上的人事变迁也对影展举办有所影响。今年贾樟柯花了极大的时间去面对各种检查、防疫、公安、消防等事宜。没有政府支持后,这需要贾樟柯团队付出极大精力,贾樟柯以一己之力办展确实太累了。他依靠个人影响力为每届影展拉来赞助,陌陌、爱奇艺、快手等平台是今年的大赞助商,该人士透露,作为回报贾樟柯需要为后者提供内容创作等支持。

记者注意到,由陌陌影业出品,由贾樟柯监制,内地青年导演王晶执导的以真实事件改编的现实主义题材长片《不止不休》入围了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藏龙”单元。据了解,王晶是贾樟柯团队的执行导演。

公开信息显示,第一届平遥国际影展获得了陌陌、广汽等品牌的赞助;第二届依然有陌陌的支持,还有山西老品牌汾酒的加盟;今年的平遥影展赞助商则有陌陌、爱奇艺、快手等。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电影节的数量有二十个左右。其中上海国际电影节是我国唯一一个A 类国际电影节。此外,还有北京国际电影节、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等。同时也不断涌现出新的电影节,平遥电影展和FIRST电影展为近年新兴的电影节。

从国际大的影展的运作模式来看,政府扶持力度都不小。“从资金运作角度看,电影节是需要政府投入来运行的文化活动和公益事业。”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常务副秘书长赵志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赵志勇还坦言,电影节是运营成本不菲的文化活动,从参展影片的拷贝译制、评审费用,到参展嘉宾的邀请、落地接待,乃至开幕式的场地租用、灯光造型均需组委会承担。而嘉宾邀请费用甚至占据了整体预算的30%。

相关文献资料显示,以欧洲三个老牌电影节为例,戛纳电影节每年总成本约为2000 万欧元,其中50%来自法国政府文化部国家电影中心、戛纳市和其他当地地方团体、普罗旺斯 - 阿尔卑斯 - 蓝色海岸地区议会和阿尔卑斯滨海省总议会出面筹集的公共基金。另一半资金筹集则是通过专业组织、政府机构合作伙伴、私人企业以及电影节官方合作伙伴的共同支持下完成。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年度预算为 2200欧元,而柏林国际电影节可以从联邦政府文化部获得 650 万欧元的资金支持。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投资为 900 万欧元,其中三分之二的资金由意大利文化部拨款,三分之一来自于赞助商。不仅在资金方面,国外很多知名电影节享有当地政府在公共资源配置方面给予的支持。

此外,韩国的釜山电影节由韩国中央政府、釜山市政府和电影节组委会共同出资筹备,其中韩国中央政府出资 10 亿韩元,占总预算 20%;釜山市政府出资 18 亿韩元,占 预算 36%;还有一部分依靠韩国各大电影公司和其他业界资助。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独立电影批评家、策展人张献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对理想化和比较公平的运营模式是电影节展的资金1/3来自政府和各级公立机构,以政府为主;1/3来自商业需求、广告赞助商;还有1/3来自展映票房。

张献民指出,这样的资金构成相对均衡,如果哪一方资金占比过多,则影展立场会偏向这一方,就会显得不平衡。“从运营的角度,几方面相互配合均衡之后,影展才能保持自己的相对独立性和特色。”

张献民进一步表示,从运营的角度来说,贾樟柯和团队离开就是人事变故,在此情况下,最重要的是当地的政府是否会有决断来向社会公开招聘一个新的团队。如果能公开招聘新的办展人选,他觉得这个影展可能还会比较平稳地发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