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的大造芯片运动来了!千亿骗局也来了……
科技

轰轰烈烈的大造芯片运动来了!千亿骗局也来了……

2020年10月16日 21:11:46
来源:证券时报

轰轰烈烈的大造芯片运动

2020年,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造芯片运动正在兴起,各家企业都在纷纷转产半导体了。

2019年全国新增半导体企业超过10000家,动辄千亿投资的规划、遍地开花的产业园区、名目繁多的补贴与奖励……成为了这场运动的标配动作。

工商数据显示,截止到上个月,今年全国已经有9335家企业转做半导体,陕西省转产半导体的企业,同比增速高达618.25%。

半导体大跃进背后,是国家的巨额补贴诱惑。

据彭博社报道,我们将投入9.5万亿资金来扶持补贴造芯片的企业。

有传闻说海澜之家要转产半导体(但海澜之家刚刚已否认)

比亚迪也要造芯片。

格力也在造芯片。

搞笑的是,一家名为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的机构,官网创始人一栏写上了刘德华的名字。

研究院官网显示,刘德华早年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之后便创立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并出任CEO。

研究院三个副总裁分别是郭富城、张学友及黎明明。

芯片成为唐僧肉了,谁都想上来吃一口,连上市公司也不例外,水泥、电磁线、互联网游戏行业的都来了。也诞生了露笑科技这样的妖股。

有专家指出:大量企业都是来蹭热点的。目的无非是为了优惠政策,或者是抬高估值或股价。

现在除了相关方面的巨额补贴外,还有大量投资机构排队给这些转型做半导体的企业送钱,有公司不到半个月就收到了25亿。

以至于有网友创造出了这样一个段子。

千亿骗局层出不穷

有个流传很广的故事:

一个人想吃火锅,他给甲打电话,顺路带点羊肉过来,然后告诉乙捎点蔬菜和丸子豆腐,最后告诉丙拎几瓶啤酒上来,就差酒了。

放下电话,他微微一笑去烧水了……

2020年9月,半导体业最大的事件是:号称投资1280亿、骗得武汉政府团团转的明星芯片项目彻底凉了。

弘芯半导体项目在2017年11月正式成立,在成立之初便因为千亿半导体项目的名号引来无数关注,并剑指14纳米及7纳米以下芯片工艺系统。

2017年,蒋尚义空降武汉弘芯担任CEO。

蒋尚义以前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左膀右臂,担任台积电研发副总裁,在圈内素有“蒋爸”之称。

2019年底,弘芯大张旗鼓举行首台ASML光刻机进厂仪式,这台ASML光刻机也号称“国内唯一一台能生产7纳米芯片”的光刻机。

但如今项目工程早已停滞甚至近乎烂尾。

工商资料显示,弘芯半导体由武汉临空港经开区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临空投)持股10%,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光量)持股90%。注册资金为20亿元,目前武汉临空2亿元注册资本已经实缴,大股东北京光量实缴资本则为0。

北京光量蓝图科技的大股东是李雪艳,过去之前没有半导体相关行业经验,光量蓝图甚至是在武汉弘芯开工前一个月才成立,而且武汉弘芯成立至今都在烧政府赞助的资金,光量蓝图没有出到半毛钱。

武汉弘芯的问题真正引发广泛关注,来自当地政府颇显无奈的“自曝”。

2019年武汉弘芯因涉及拖欠4100万元工程款,被分包商武汉环宇告上法庭;武汉弘芯在9月3日被盛品精密气体有限公司作为被告申请财产保全;9月9日,武汉弘芯持有的武汉弘芯置业有限公司股权,遭到武汉东西湖区人民法院冻结;在2019年12月曾高调举行仪式引进的“ASML光刻机”,在刚入厂不久便被抵押给武汉农商行用于融资贷款。该光刻机抵押日期为2020年1月20日,抵押贷款5.8亿元。

网上有署名为武汉环宇工程法人王立银的文章,直指弘芯半导体疑点,王立银表示“(北京光量)一无技术、二无团队、三无商业背景,却能够让如此庞大的一个半导体项目落地武汉,实在令人困惑”。

武汉弘芯的骗术并不新鲜,在”芯片大跃进“风口下,地方政府一次次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令人唏嘘。

去年11月5日,因销声匿迹过久,南京德科码被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正式公布为失信被执行人。而其占地17万平方米、号称投资30亿美元的晶圆厂项目,也沦为了欠薪、欠款、欠税的“三欠公司”。

德科码创始人李睿为曾三年内于南京、淮安、宁波三市分别落地半导体项目,但“所过之处皆烂尾”,即三大项目均以失败告终,并拖欠员工近千万工资。

德淮半导体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19日,一期投资120亿元,占地257亩,计划建设年产24万片12英寸CIS晶圆厂。但目前,德淮实际完成的投资额仅46亿元,几乎独立支撑了46亿资金的地方政府,已拒绝再为德淮支付任何资金。

2018年7月成立的坤同半导体落户沣西新城,项目计划总投资400亿元,在其3家股东中,除政府以实缴资本出资之外,另外两家股东出资额均为零。从项目落地到解散,花的所有的钱都是地方政府的……

9月22日,有自媒体爆料:弘芯团队正从武汉撤退,前往广州再大干一场。希望这次骗局不会重演。

芯片投资不能追求短期利益

8月26日,以“开放合作、世界同‘芯’”为主题的2020年世界半导体大会上,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魏少军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一些他的观点。

魏少军教授曾在此前的一些演讲中提到,我们的国产替代不能以落后替代落后,更不能以落后替代先进,应该用先进替代落后。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在技术上有重大的进步,这个替代才有价值,才有意义,才能成功。

在集成电路领域,无论是追赶还是创新,都需要相关企业进行资金的投入。在集成电路产业备受瞩目的今天,有很多资金都转向了该领域。

尤其是在5G浪潮的席卷下,集成电路的发展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这也引来了资本市场对半导体产业的投资热潮。但目前的投资中看,有一些基金还是在追求短期的利益,而这对于长期集成电路的发展是不利的。

魏少军认为,半导体企业的研发投入也需要持续性,尤其是科创板上市的企业,要把创新放在第一位,应该把从股市等资本市场拿到的钱持续不断地投入到研发中,才能使企业未来走到产业链前部。他表示:“我们希望对产业的投资应该是持续、长期、高强度的,不是追求短期利益的。”

在魏少军教授看来,中国集成电路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中国企业总体而言研发投入不足,即便现在有些企业研发投入已经达到20%以上,但是体量太小,仍然无法实现完全正向的循环。目前,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迫切需要国家战略引导下的资本和技术双轮驱动战略。因此,解决研发资金长期、稳定、持续、高强度的投入,是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