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蚂蚁集团成长往事:马云曾做好坐牢准备 支付宝拆分被指偷窃
科技

万亿蚂蚁集团成长往事:马云曾做好坐牢准备 支付宝拆分被指偷窃

2020年07月21日 23:49:27
来源:雷达财经

7月20日,蚂蚁集团宣布,将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启动发行上市的计划。

据路透社报道,蚂蚁集团最新估值超过2000亿美元(超过1.4万亿元人民币),拟在IPO中出售5%-10%的股份,这意味着募资规模将达到100亿美元-200亿美元(约为700亿元-1400亿元),有望成为今年世界上最大规模的IPO之一。

蚂蚁集团起步于2004年启动的支付宝项目,马云对支付宝颇为重视。为了推出支付宝,马云在监管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甚至做好了坐牢的准备。2010年,马云以较低价格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剥离,引发“偷窃”质疑。

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剥离后,随即获得支付牌照,依托金融业务,支付宝成长为万亿蚂蚁金服。不过,蚂蚁金服也面临强监管。

自2019年年底,蚂蚁“去金融化”加速,就在此次IPO消息传出的一个月前,蚂蚁金服正式更名为蚂蚁集团,全称"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从金融到科技,蚂蚁又将演绎什么样的故事?

为了推出支付宝,马云连坐牢的准备都做好了

蚂蚁集团起步于2004年启动的支付宝项目。

在淘宝发展初期,其交易方式只有同城见面交易和远程交易汇款两种。为了解决买卖双方在互联网上互不信任的问题,阿里想寻找一家国内的金融机构来做淘宝网的第三方担保交易。

但是,当时的银行普遍认为这是一桩成本高、收益低的买卖,没有银行愿意做。

2004年1月,马云参加达沃斯论坛,受在场企业家关于"企业的社会责任"启发,认识到信用在交易中的重要性的马云,在当天晚上打电话给团队下达了启用支付宝的指令。马云甚至悲壮的表示:"如果要坐牢,我去!"

马云之所以担忧坐牢,主要是因为第三方支付企业还一直处于"灰色地带",并未被纳入监管。在相关政策出台之前,"金融监管"像是悬在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何时会落下。

尽管一直游走于“灰色地带”,但依托淘宝网, 支付宝发展迅速。

2004年12月,支付宝从淘宝网分拆出来,建立了自己的账户体系,成为独立的运营平台。为了提高在线支付的使用率、提高支付宝的交易额,2005年2月支付宝推出全额赔付机制,向消费者提出"你敢付,我敢赔"的口号,鼓励消费者进行线上支付。

据公开资料,支付宝在2010年已成长为拥有亿级用户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交易额猛增至9.36亿。支付宝曾经在支付领域一家独大,马云感慨:"我就是拿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但作为当时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受到了监管部门更多地注意。

支付宝脱离阿里巴巴被指“偷窃”,王兴认为马云存在诚信问题

2010年6月,央行发布《支付清算组织管理办法》,第三方支付有望转正。

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要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

拿到了软银和雅虎投资的阿里巴巴,即属于外资,为支付宝获得支付牌照蒙上了一层阴霾。

2011年,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所有权已于2010年转至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当时马云持有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80%股份,支付宝完全脱离阿里巴巴集团。

随后,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的雅虎方面发布公告称,对于马云转移支付宝的行为毫不知情。

此外,雅虎方面还透露,支付宝的总转让价格3.3亿元人民币。而当时市场对支付宝的估值已达数十亿美元。

当时,市场有声音认为,马云属于“窃贼”。

2011年6月10日, 财新网总编辑胡舒立发表财新观察“马云为什么错了”,文中强调,契约与产权一道构成市场经济的基石,并指出马云未经股东授权转移支付宝所有权违背了契约原则。

马云则辩称,这是"必须做的正确决定"。

不过,此事依旧余波未息,据媒体2019年3月报道,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接受专访时谈到,阿里巴巴的马云一直是他的特别关注对象。“我仍然认为他有诚信问题,”王兴表示,马云在未获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剥离了其数字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此事对中国商界领袖在全球的声誉造成了持久伤害。

在支付宝剥离阿里巴巴集团后不久,正式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

金融业务迅速做大,屡次面临监管

支付宝拿到牌照后,阿里巴巴开始试水金融业务。从2010年获取两张小贷牌照,到2013年余额宝问世,再到2014年发起设立网商银行,逐步扩大金融业务版图。

2013年余额宝的推出让天弘基金的规模跃升至行业第一,但与此同时也引发监管部门对金融市场流动性风险的担忧。

在2018年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直指要防范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风险,"并将风险传导至银行等相关机构"。

"个别T+0货币市场基金在用户数量及金融机构业务关联等方面均已具有系统重要性,一旦出现流动性问题,单体风险极易向金融体系蔓延,甚至影响社会稳定。"报告指出。

有分析认为,报告中指出的个别货币市场基金或是余额宝。同年6月,证监会、央行发布指导意见,对T+0货币基金实施限额管理。

受到监管后,余额宝迅速缩减了规模。2017年起,余额宝开始限制个人账户持有规模,从100万逐步降至10万元。而如今的余额宝收益率不断下降,早已不复当年辉煌。

被关进笼子的还有蚂蚁金服的消费金融。

2016年,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招财宝"所发行的广东惠州侨兴集团子公司10亿元私募债产品到期无法兑付,进而牵出金融机构违规担保大案,涉案金额约120亿元。同时,随着P2P平台爆雷潮和现金贷造成的诸多恶性社会事件,让监管看到了互联网金融潜在风险的破坏性。

目前,蚂蚁金服几乎布局了消费金融所有的领域,信贷领域的花呗、借呗,理财领域的蚂蚁财富,以及自营的网商银行、天弘基金等。

根据《财新》报道,蚂蚁金服与银行联合放贷资金规模达到2万亿元。2017年最高峰时,蚂蚁金服小贷共发行了3100多亿ABS。同年,私募ABS遭到央行的严厉管控。

据外媒报道,蚂蚁集团作为手握最多、最全的金融牌照的金控集团,出现在2018年的五家金融控股监管试点名单。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在《蚂蚁金服:从支付宝到新金融生态圈》一书中提到,我国数字金融的发展,得益于监管部门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如果监管部门从一开始就不允许互联网公司涉足金融业务,就不会有蚂蚁金服。

但金融监管对于支付宝的影响也非常深远。2008年,马云曾豪言:"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而近年,马云对支付宝的说辞变成:"虽然这几年,支付宝对金融产生了冲击,但从未想过要颠覆金融机构。"

蚂蚁集团战略性"去金",高管称从来就是家技术公司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近年来蚂蚁金服动作不断,一直在向科技型公司靠拢转化。2019年,蚂蚁金服高管团队更是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提及,"蚂蚁从来没有想过成为一家金融公司,从来就是家技术公司。"

蚂蚁集团的科技转型自2019年底开始提速。2019年12月19日,蚂蚁金服宣布全面提速全球化、内需、科技三大战略,并对公司高层做出新的人事调整:总裁胡晓明接任蚂蚁金服CEO,原CEO井贤栋改任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主要精力专注于全球化业务。

据媒体报道,此时蚂蚁金服支付收入和技术服务收入占比已经基本持平,各占45%左右;另有10%收入来自金融云、技术开放平台、区块链等技术。

2020年3月,在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上,胡晓明宣布支付宝将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的新战略目标,并称未来3年将携手5万服务商帮助4000万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

而就在此次IPO消息传出的一个月前,蚂蚁金服正式更名为蚂蚁集团,全称"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有业内人士称,此次"去金"不仅是响应央行去年发布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试行办法》号召,更被视为是蚂蚁集团转型落地的重大战略举措,亦或是为当下的IPO铺路。

与此同时,蚂蚁科技的经营范围也发生变动,新增工程和技术研究和试验发展、企业总部管理、控股公司服务、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等,而"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服务外包,金融业务流程外包,金融知识流程外包,投资管理,投资咨询"则被去除。

胡晓明今年6月接受专访时称,"作为一家科技公司,预计未来五年内,技术服务费占蚂蚁集团总收入的比例将从2019年的50%上升至80%。"蚂蚁金服已经不再局限于消费者的电子支付服务,而是定位于普惠金融服务的科技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