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疫情追踪技术汇总,面部识别无人机监测隐私问题引争议
科技

世界疫情追踪技术汇总,面部识别无人机监测隐私问题引争议

2020年07月07日 21:01:59
来源:智东西

编 | 储信仪

导语:世界各地新冠肺炎疫情追踪技术汇总!隐私问题成最大争论。

智东西7月7日消息,近日,外媒汇总了各国针对抗击疫情所利用的各种追踪技术,包括联系人追踪系统、可穿戴设备、热扫描仪检测、面部识别追踪、无人机等方式。多种方式在各国均呈现出不同的应用现状,疫情追踪技术应用利弊仍在争论。

如今,世界正处于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最严重的阶段,各国政府正在迅速部署自己的追踪方式,以掌握患者的行动路径,控制病毒的传播。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些工具和技术是如何工作的,以及政府如何使用它们追踪冠状病毒传播以及公民活动。

一、联系人追踪系统中不同数据收集方式引发隐私问题

追踪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者是追踪病毒传播路径最快的方式之一。尽管“联系人追踪”这一词汇与“新冠肺炎病毒”一词一起被写进了常用词汇,但这一行为并不是一种新的实践。美国疾控中心(CDC)表示,联系人追踪是“地方和州卫生部门人员数十年来采用的一项核心疾病控制措施。”

传统上,联系人追踪是由受过专业训练的公共卫生专业人员来对病患进行面谈,询问他们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接触的每个人的情况,然后联系这些人,并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帮助和支持。而所有这一系列操作都建立在保护病患身份隐私的基础上进行。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流行的情况下,这种谨慎的询问方式无法跟上现实发展的步伐,因此需要一个更加自动化的系统来协助完成这一工作。

这就使得基于智能手机等设备操作的联系人追踪系统开始起作用。结合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和数据,可以确定该手机的拥有者在一定时间内都与谁进行了接触或联系,并以此数据追踪并提醒每一个接触过新冠肺炎患者的人。

但问题在于细节:如果数据被持有者暴露或滥用,显然会引发隐私泄露和滥用问题。隐私泄露和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控制措施之间如何权衡是一个被广泛争论的问题。

争论的核心在于对数据的收集是采用集中式收集还是分散式收集的方法。然而,无论用那种方法,人们的手机互相接触时都会产生数据。在集中式收集的方法中,来自手机的数据被上传至数据库,数据库将该用户的记录与其他用户的记录进行匹配,然后对其他用户发出提醒。在分散式收集方法中,用户仅会通过手机上传一个匿名标识符,其他的用户下载匿名ID列表,而后在设备上进行匹配。

数据分散化收集的优势在于,可以保障用户数据的私密性,并且该数据基本不可能被二次利用,且用户可以保持匿名状态。集中式收集则可以提供更丰富的数据,有助于公共卫生官员可以更好地了解病毒的传播路径,并使政府官员能有效开展针对疫情防控的规划、执行、隔离等旨在保护公众的一系列措施。

但集中式数据收集的潜在缺点是完全反乌托邦的。政府、私人科技公司、黑客等都可以获取这些数据并可能将其用于他处。

即使集中式数据收集系统采用匿名方式,但这些数据在某些情况下也可以被重新识别。例如,在韩国,由于未能将联系人追踪数据完全匿名导致了公开羞辱事件的发生。以色列一家名为NSO Group的公司还提供用于此类数据挖掘任务的间谍软件。据彭博社报道,该公司与十几个国家签订了合同,并卷入了与WhatsApp的诉讼,WhatsApp曾指控NSO严重侵犯人权。

此外,联系人追踪系统还面临很多技术挑战。比如,苹果公司不允许追踪应用在后台运行,联系人追踪应用开发者在应用开发时遇到Android漏洞等。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谷歌和苹果达成了历史性的合作,创建了一个共享API。

杭州科教新基建领航!3万多学生学AI,这家企业挑大梁

▲苹果和谷歌就COVID-19追踪应用程序的蓝牙互操作性合作

一项对法国情况的深入研究提供了集中和分散式数据收集争论的缩影。解决政府和私营公司之间技术限制的矛盾,同时解决公众信任与联系人追踪技术本身之间的矛盾,才能有效实施这一措施。但是,尽管这些矛盾每天都在不断发酵,但随着封闭限制政策逐渐弱化,美国各州及世界各国都已经采用了各种形式的联系人追踪技术。

示例包括:

1、在美国,由于目前仍缺乏明确的联邦联系人追踪计划,各州已自行采取行动。包括纽约、新泽西和康涅狄格州在内的多州小组正在创建自己的追踪程序。

2、韩国内政部和安全部开发了一款GPS追踪应用,要求每位已被隔离的公民与工作人员保持联系。

3、在中国,公民被要求使用一款能显示健康状况的“健康码”应用程序,该程序依据人们的健康水平为其进行绿色、黄色或红色的颜色编码,以确定他们是否可以待在或去往某一地方。《纽约时报》报道称,该应用程序与执法部门共享数据。

4、印度政府要求所有工人使用其靠蓝牙和GPS追踪定位联系人的Aarogya Setu应用,以此帮助国家解除限制、让人们复工时保持社交距离。

5、新加坡很早就开始使用TraceTogether应用程序进行追踪,但该应用使用率较低,后与名为SafeEntry的工具合并。SafeEntry迫使人们在进入公司或其他场所时进行电子签到。

6、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采用了新加坡的TraceTogether联系人追踪应用。

7、《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正在为所有政府支持的自动联系人追踪应用建立一个数据库追踪器。

8、冰岛的Rakning C-19联系人追踪应用程序使用了GPS,使用率达到38%,但一名政府官员说,它并未对联系人追踪工作产生重大影响。

9、密歇根州选择了依靠传统的手动联系人跟踪方式,而不是应用程序。

10、英国的NHS联系人追踪应用程序正在测试中,并将与传统的手动联系人追踪方法一起使用,但是该应用程序的集中式方法引起了隐私保护主义者的担忧。

二、可穿戴设备和应用追踪患者生命体征及活动轨迹

一种从执法和医学领域借鉴的方法是使用腕带或GPS脚踝监视器来跟踪特定个人。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监控器可以与数据收集应用程序匹配,这些应用程序不同于传统追踪应用的地方在于它们的目标是识别单独个人,并追踪他们的活动轨迹。

在医疗保健领域,出院的病人可能会佩戴一个腕带或其他可穿戴设备,这些设备配备了智能技术来追踪患者的生命体征。对于独居老人或无人照料的病人来说,这一措施是监控他们身体状况的理想选择。如果他们的健康出现问题,腕带链接的应用程序则可以提醒他们的护理人员。从表面上来看,这种追踪将会在病人和他们的医疗服务提供者之间进行。

杭州科教新基建领航!3万多学生学AI,这家企业挑大梁

▲医生和病患通过智能应用监测健康信息

长期以来,执法部门一直使用脚踝监视器来确保被软禁的人遵守法庭命令。近年来,移动应用程序也有被用于类似用途的情况出现。因此,用类似的技术来追踪疫情中被隔离的人并不是技术上的一个较大飞跃。

西弗吉尼亚州的一名法官允许执法人员将脚踝监护仪安装在对新冠肺炎病毒测试呈阳性但拒绝隔离的人身上,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一名法官也做了同样的事。据路透社报道,夏威夷正考虑使用类似的GPS脚踝监测器或智能手机追踪应用程序,以确保抵夏威夷的航班乘客在入境后被隔离14天,但在遭到州检察长的反对后搁置了这个想法。

通过AI进行远程监控可能会提供一种更具吸引力的解决方案。一组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专为老年人设计的家庭监控系统,该系统将利用AI对个人整体健康进行非侵入性追踪,此外该追踪方式还会保护使用者的隐私。当护理人员需要避免与患者进行不必要的接触时,AI远程监控系统在隔离期间的潜在价值是显而易见的。

应用程序也可以用来创建一个众包的公民监测网络。例如,加州里弗赛德县推出了一款名为RivCoMobile的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允许人们匿名举报他们认为违反隔离规定的行为,包括举办大型集会或在公共场所不佩戴口罩等。

作为实现医疗目的的选择,可穿戴设备和应用程序可以协助维持患者和医疗工作者之间的联系,同时提供数据,帮助专业的医疗工作者更好地了解疾病及其影响。但作为执法应用的延伸,可穿戴设备也带来了一些不被理解的负面影响。即便如此,这已然是一个折衷的方式,因为如果新冠肺炎患者故意无视居家隔离的遗嘱,那么就会将很多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示例包括:

1、在波兰,政府的“家庭隔离”应用程序可让警察检查人们是否在遵守强制隔离。用户必须使用电话号码和短信代码进行登记,并且必须拍摄一张经过面部识别验证的照片。违反隔离规定的人可能会受到罚款。

2、通过乔莫•肯雅塔国际机场进入肯尼亚的人被要求自我隔离14天。政府使用手机监测这些人的行动,违法案隔离规定的人可能会被警方逮捕。

3、内华达州南部卫生区使用了一款应用程序来追踪那些已经接受检测并推定患有新冠肺炎的人,他们被要求每天报告症状,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该应用程序将会通知“疾病调查员”。

4、在纽约和新奥尔良,LSU医疗网络正在利用AI远程监测容易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心脏病患者。

5、麻省理工学院的Emerald监测设备使用Wi-Fi和AI来追踪患者的生命体征、睡眠和运动。

6、Current Health与梅奥诊所合作对患者进行远程监测。

三、热扫描检测新冠肺炎患者“不靠谱”

热扫描已被用于作为进入某区域前的简易检查,例如机场,军事基地和各种企业。这些地方 的疫情防控人员认为,热扫描可检测出任何发烧的人,疾控中心将发烧温度定为大于100.4华氏度(合38摄氏度),以此来标记那些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

但是热扫描并非是诊断工具,这只是用来发现新冠肺炎常见症状之一的一种方式。当然,任何被热扫描检测后非合格的人员都会被带到检测机构检测其是否患上了新冠肺炎。

热扫描仪的形式多种多样,包括小型的手持设备,也包括与之相比更大更昂贵的摄像头系统。人们可以把热扫描仪安装在无人机上,在一个区域内飞行,寻找可能需要住院或隔离的发烧患者。

杭州科教新基建领航!3万多学生学AI,这家企业挑大梁

▲热成像摄像机能够识别出异常发热人员,而高烧是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潜在症状之一

与面部识别不同,热扫描本质上是保护人们隐私的。扫描仪技术无法识别任何个人,也无法收集其他信息。但是,例如Kogniz和Feevr之类的热成像系统声称会在其中增加人工智能设备。

此外,热扫描仪存在很大问题,主要是因为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它们的有效性。就连热成像仪制造商Flir也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份免责声明,称其热成像仪无法有效筛查新冠肺炎患者。但这并未阻止一些人继续使用Flir的热成像仪进行患者监测。

热扫描技术只能发现患有新冠肺炎并伴有发烧症状的人。许多无症状患者在通过热扫描仪的检测时不会显示出任何异常。并非所有的新冠肺炎感染患者都会发烧,而且即使是那些感染了新冠肺炎并确实有发烧症状的人,也有可能在出现症状之前已经感染了数日,并且在症状出现后数日内仍具有传染性。

热扫描也很容易出现误报。由于热扫描仅监测一个人的体温,因此不能判断这个人是否是因为其他疾病而产生的发烧症状,或仅仅因为过度劳累或运动而产生暂时性的体温升高状况。

以上的分析甚至没有考虑一个给定的扫描仪是否精确可靠的状况。如果这个扫描仪的精度是+/-2度,那么100华氏度(37.8摄氏度)的温度可以被记录为98度(36.7摄氏度)或102度(38.9摄氏度)。

误报是存在风险的,因为误报可能使患者通过检查站,而假阳性则可能会导致未患病的人被隔离,这可能意味着一些未患病的人可能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迫隔离,或是因不遵守隔离命令而受到处罚。

数周以来,科技记者的收件箱里充斥着各种智能温度计和热成像仪的广告。该现象让人有理由怀疑,这些公司中有很多在借此情况贩卖产品。雅典娜安全公司(Athena Security)已经遭到指控,该公司兜售的是一种由AI驱动的热检测系统。

四、面部识别追踪抗疫方便但存隐私问题

最具侵入性的追踪类型包括面部识别和其他形式的人工智能。利用面部识别和AI系统,疫情状况监测者可通过公民在各种场合扫描的信息统计出数据,并生成其活动路径和密切接触者网络。由此执行隔离令会变得更容易、准确、有效。

但是,面部识别技术也极易被滥用。面部识别系统存在不准确性、政府用该系统逼迫人们、警务工作中使用面部识别系统存在风险等问题已经引起人们关注。更不用说制造和销售该产品的私营公司,以及诸如ICE或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等政府机构对识别信息的滥用状况了。

这些问题都不会因为新冠肺炎的缓解而消失。事实上,有关抗击新冠肺炎病毒的紧迫性言论,可能为加快面部识别系统的开发或部署提供掩护,而且除非有严格的法律保护措施,这些系统可能永远不会被拆除。

俄罗斯、波兰和中国都在使用面部识别来加强疫情防控。诸如CrowdVision和Shapes AI之类的公司通常将计算机视觉与蓝牙、红外、Wi-Fi和激光雷达一起使用,以追踪公民在机场,体育场馆和购物中心等公共场所的社交距离。CrowdVision公司表示,它在北美、欧洲、中东、亚洲和澳大利亚都有客户。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新闻稿中,总部位于英国的Shapes AI公司表示,其基于摄像头的计算机视觉系统“可供当局使用,以帮助监视和执行公民在街道和公共场所的行为。”

随着公司试图弄清楚如何在疫情后安全地重启运营,AI在工作场所中的运用也将增加。例如,亚马逊目前正在使用AI来追踪员工的社交距离合规性,并将可能患病的工人进行隔离。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各面部识别系统增强了其“戴口罩识别”功能,以适应疫情期间对大量戴口罩公民的检测。

五、无人机可用于检疫但可能出现监管问题

操作无人机可结合新冠肺炎疫情情况绘制出Venn追踪技术图,但无人机驾驶在疫情期间会出现自身监管问题。它们可以用于医疗或其他物品的运送交付,可以用于喷洒消毒剂,也可以死用于热扫描和面部识别。

被用于监视、检疫执法等警务措施,都是无人机显而易见的自然用途。但无人机从天而降,这一问题很可能会加剧现有的问题,比如对有色人种居住社区过度监管等。

电子前沿基金会(EFF)强调,在将无人机用于任何形式的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监视或追踪时,都必须有护栏。此外,还需记录它们带来的危险。EFF并不是唯一对此感到担忧的机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最近甚至将空中监视的问题告上了法庭。

示例包括:

1、UPS的子公司UPS Flight Forward(UPSFF)和CVS合作,使用Matternet的M2无人机系统,将药品从药店运到佛罗里达州的退休社区。

杭州科教新基建领航!3万多学生学AI,这家企业挑大梁

▲M2无人机

2、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警方计划使用无人机来追踪市民的活动轨迹。

3、Zipline将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Novant Health医疗网络校园内提供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该公司的无人机还将新冠肺炎病毒测试样本从加纳农村地区空运到该国首都阿克拉。

4、通过灾难恢复计划,大疆公司在佛罗里达州塔尔萨市为无家可归者提供远程服务,并帮助在代托纳海滩执行安全距离准则。

5、在中国,Antwork等公司提供的医疗运送无人机已被用于运送检疫物资和医疗样本。

6、巴黎警方使用无人机监测违反城市封锁规定的市民的行为,面临维护隐私团体的强烈反对。

7、Flytrex公司在北达科他州的大福克斯市推出了一款小型无人机送货系统,用于将药品、食品和其他物资从企业运送到家庭。

8、孟买警方在城市的一些地区使用无人机来寻找聚集人群,以及帮助驱散违反社交距离规则的集会。

在某些方面,无人机可以帮助拯救生命,或者至少通过限制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来减少新冠冠肺炎病毒的传播。而作为监视机制,他们可能会被压迫性的国家和警察滥用。而事实上,无人机甚至可能同时以以上两种用途呈现在市民眼前。

结语:疫情监测技术仍需加强管控

对于疫情追踪应用方面,联系人追踪系统、可穿戴设备、热扫描仪检测、面部识别追踪、无人机等各有利弊,各国各区所长,则可塑造出更方便准确的疫情监测措施。

但其中,多项技术隐私问题引发争议。各国还需加强法律规定和政策引导,加强对使用疫情监测技术时隐私问题的管控,在有效管控疫情的基础上,让市民无需担心自身的隐私泄露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