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5G时代的抖音?
科技

谁是5G时代的抖音?

2020年07月07日 18:39:47
来源:财经杂志

3G时代跑出了微信,4G则成就了抖音。5G时代会是谁,对于手机厂商来说,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修的这条路上,大家都来跑

体验者在5G巴士上感受高速VR视听产品。图/新华

文 | 陈潇潇

编辑 | 谢丽容

想象一下,你正身处商场的任何一个地方,但只要打开手机,就能自动带你找到停车位。这不是什么炫酷的科幻场景。借助AR(增强现实)这种叠加了虚拟和现实的技术,就可以帮用户在手机上实现。AR也是目前各大手机厂商押注的主要5G赛道。

“你跟用户说5G,他可能还是很陌生,但如果你把一个应用场景放在他面前,可能就不一样了。”OPPO资深解决方案总监章欣对《财经》记者表示。

5G手机已经成为全球智能手机行业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根据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2020年全球5G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增长10倍以上,达到1.99亿部。

但直到今天,人们对5G应用依然没有清晰概念和标准。它可能出现在AR领域,也可能在云游戏,还有可能是高清视频。5G的杀手级应用究竟在哪里?这是手机厂商目前最头疼的问题。

回看过往,每一次代际变革都带来应用层的颠覆。3G时代,流媒体出现,跑出了微信;4G时代,视频成就了抖音。这些杀手级应用又反过来,促进了技术和终端的大规模普及。到了5G,同样是一场螺旋上升的革命,大部分手机厂商决定主动往前走一步。

《财经》记者了解到,包括华为、小米、OPPO、vivo在内的手机巨头,都开始布局5G应用生态。抓住一些核心赛道,打造案例,不计成本圈合作伙伴,是各大手机厂商眼下的共识。

这些手机巨头已经看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5G绝不仅仅是网速和容量的提升,仅提供好的硬件产品已经远远不够了。究竟能给消费者提供什么服务和体验,才是竞争的关键点。而这需要厂商与运营商网络、应用层厂商一起,开发基于5G的创新应用场景。

不过,看起来并不容易。一位软件工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杀手级应用的出现要看5G能不能培养出让用户主动迁移的需求。而这个需求一定不是更快。

如何更好地参与这场5G应用生态的构建,成为了当下手机厂商们最迫切的事情。

01

下一个抖音在哪?

回顾以往的数次代际变革,生态建设都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一方面,运营商和终端提升网络,促使应用往前,应用层的繁荣又反过来拉动终端和网络。因此,对于生态中的每一员,这都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应用生态不及时做强做好,5G普及就会变得漫长。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特别的应用吸引你非换手机不可,那么你手里的4G手机大概率会接着用。章欣对《财经》记者表示,“既然如此,我们就主动往前走一步。”

早在两三年前,包括华为、OPPO在内的手机厂商,就已经开始跟应用厂商及运营商,共同商讨5G时代可能的应用场景平台。

虽然业内并不清楚5G杀手级应用是什么,对于哪些赛道可能跑出杀手级应用,却有共识。

5G最核心的特点有二,第一是高带宽,第二是低时延。大部分手机厂商的策略也以此展开。就目前来看,高清视频、云游戏及AR都是比较清晰的赛道。

视频和游戏一直是占据用户时长最久的,覆盖用户最广的两个领域。多数行业人士认为,由于云游戏和高清视频对数据吞吐量要求巨大,延迟和卡顿是核心痛点。当5G解决这些核心问题后,跑出强需求的应用的概率很大。

而AR则打开了更广阔的天地。此前,大部分AR技术用于满足娱乐,如在视频和拍照时,增加一些叠加虚拟玩法。而5G则能满足有更大数据需求量时的场景。例如,医生可以利用增强现实技术,轻易地进行手术部位的精确定位。工程师可以利用AR,提高设备检修效率。

也就是说,未来AR技术很可能帮助手机厂商触达到C端以外的市场。第三方数据机构ABI Research估计,到2025年AR和VR市场总额将达到2920亿美元。

2018年,苹果发布了其AR开发工具软件ARkit,能帮助开发者精确灵活地表面识别,还引入了大量游戏之外的商业应用场景。同年,基于安卓之上,华为、OPPO也都推出了各自的AR开发者平台。

华为上线的HUAWEI AR Engine,能够为开发者提供运动跟踪、环境跟踪、人体和人脸跟踪等AR基础能力。而OPPO的AR开发者平台ARunit吸纳了王者荣耀、京东等开发者入驻。

《财经》记者了解到,在这几条核心赛道,多数巨头的打法都是以提供技术平台为主。在过去,建立开发者平台通常是应用厂商的事情。事实上,谷歌也发布过相应的AR技术工具平台。不过,与应用层技术平台不同,这些手机厂商更侧重于提供硬件底层技术。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吴军宁告诉《财经》记者,AR技术很特殊,既有上面的应用层,又有跟硬件结合的底层技术。比如AR里的定位导航技术,需要用到手机的陀螺仪,同时手机端的算力、摄像头等都很重要。后者正是手机厂商的强项。

“开发者首先需要有一个平台,否则他没有实际的应用环境。”章欣对《财经》表示,手机厂商建立生态的目的就是吸引开发者往这些赛道去聚集。而只有等到生态成熟了,才有跑出杀手级应用的可能。

如果把云游戏、AR以及高清视频,这些5G赛道比作沙漠,开发者是去沙漠的淘金者,那么手机厂商就是那个卖水的。

3G时代跑出了微信,4G则成就了抖音。5G时代会是谁,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来自己修的高速公路上跑。“相当于我搭台他们来唱戏。”章欣表示。

02

从白开水到功能型饮料

明确搭台的角色是第一步,如何才能搭好,是手机厂商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无论AR、云游戏还是高清视频,能否跑出杀手级应用,最终取决于带来了什么样的用户体验。而这需要芯片、手机、云服务提供商等产业链各类合作伙伴一起联合创新。

达龙云电脑是一家云游戏服务提供商,CEO倪海生告诉《财经》记者,尽管5G能够降低时延,但手机的视频解码能力同样承担提升游戏体验的重要角色。

如果手机端的算力、软件优化不够,即使网络问题解决了,也无法达到理想效果。此外,游戏注重交互,游戏手柄与智能手机之间的交互,也需要手机厂商从端侧提供能力。

一个不可逆的趋势是,到了5G时代,由于“端-网-云-计算”的边界开始模糊,这种基于应用场景的产业融合将越来越频繁。

章欣认为,过去手机厂商的核心能力围绕“通话”展开,对于应用提供的仅仅是承载能力。类似于“白开水”。即便合作,也是偶尔基于优化某种用户体验的需要。比如把一些基于硬件端的核心技术,如视频防抖功能开放给抖音、快手等。

如果手机厂商想更主动地参与到生态建设,就要提供“功能型饮料”。简单说,就是要把技术输出的能力平台化,更频繁地与其他生态角色牵手。

基于这种思路,目前大部分有平台打算的手机巨头,都不只希望做单纯的技术工具平台,而倾向于打造可以对外赋能的平台。最终目的是降低开发门槛,吸引更多的开发者。

以OPPO为例,其AR平台更强调服务能力。核心是基于对方需求,把一些相关的能力也打包提供。例如“AR导行”场景,商业体如果还想优化体验,接入语音功能,需自行与第三方语音提供商对接,成本高也费劲。OPPO的想法是将自己的语音能力也打包在解决方案内。

为了配合这种策略,2019年OPPO成立了一个对外合作部门。专门负责与外部开发者进行对接。去对方那里把需求拿回来,然后交由研发部门,拆解、反馈,寻找合作路径。

不过,无论打法如何,本质上都是将前期技术储备和能力开放给开发者。也就是说,手机厂商的技术研发能力是先决条件。“你要对外赋能,自己首先得有这样的实力。”章欣对《财经》记者表示。

一位软件工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AR的难度在于图形图像识别,slam、OPGL、OPGV之类的底层算法门槛很高,需要巨大的研发投入。此外,由于需要大量的数据传输、存储和算力,手机厂商的云能力同样是决定体验的关键。

这意味着要保持竞争力,手机厂商的研发必须向更前端和更底层走,甚至到芯片环节。vivo已经开始与联发科等芯片厂商做前端定义。比如在芯片中增加一些视频模块,以优化AR或视频应用的体验。

吴军宁评价,这种定制化芯片一定是未来的趋势。芯片已经成为手机厂商差异化的核心,并将决定产品的最终体验。

这也是近两年手机巨头大举布局芯片的原因。在芯片领域耕耘十年的华为已经走到了前面。而OPPO、vivo以及小米,或是组建团队参与芯片的早期定义,或是以投资的形式入局。

03

超越手机屏幕

从战略到技术研发,各大手机厂商都已有所准备,但应用生态建设依然还很漫长。

回看过往,生态成功的关键是能否使体系中的各方受益。典型的生态建设如围绕安卓建立起的应用生态。为迅速做大开发者规模,这些平台主导方甚至在初期许以超高分成和合作资源。

这也是目前手机巨头的打法。包括OPPO以及华为在内的手机厂商都表示,将免费为开发者提供平台和技术服务。华为甚至表示,已投入10亿元用于鼓励开发者创新。

但5G应用生态究竟长成什么样,能爆发哪些强需求,业内并没有共识。这些问题如果无法解决,其实很难消除开发者及合作伙伴的疑虑。

一位360软件产品经理对《财经》记者说,如果厂商希望靠自己提供的平台能力改变开发者,那太困难了。开发者是跟着用户需求走的,而不是跟着厂商走的,这一点是厂商们尤其需要想明白的地方。

目前业内的一种主流观点是,5G解决的一定不是手机屏幕内的需求。这是因为手机屏幕内可以满足的需求几乎已经达到了极致。

以高清视频为例,即便确实存在需求,但跟4G时代相比,对于用户而言,可能仅是99分到100分的区别。而不像3G换4G时,更多是能不能及格的问题。

这是硬件本身导致的局限。在目前5至6.5英寸的手机屏幕上,无论是分辨率2K和8K的视频内容,还是刷新率每秒60帧到120帧,肉眼区别都不大。此外,8K的分别率加上120帧的刷新率对于手机来说耗电量太大。对此,目前市面上并没有特别好的解决方案。

也就是说,单就手机这个设备而言,目前5G的能力已经超出了现在手机厂商的服务范围。如果要满足屏幕外的需求,手机这个产品的形态也会发生变化。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到了5G甚至6G时代,手机最多只是一个输入设备,输出设备也许不再是这块屏幕,有可能是眼镜,有可能是全息投影,还有可能是其他的。

事实上,手机厂商们已经开始往屏幕外的需求探索,眼镜及电视是其中的典型。前者被认为是VR以及AR的主要载体。电视则是目前最能展现高清视频的终端,也是目前厂商争夺的重点阵地。过去一年内,曾表示绝不会踏足电视的华为、OPPO都相继开始了电视业务。

3G普及时,诺基亚的落伍归根结底是因为3G的能力超出了其服务范围。手机厂商如果不想在下一个周期到来时落后,必须更快参与到变革进程中去。

在这个过程当中,手机厂商面临的另一变化是5G行业生态的边界开始模糊。未来可能会出现某个生态玩家在生态版图上多角色扮演,跨界竞合的生态格局。

手机厂商如何将上至包括高通在内的元器件平台,下至包括腾讯等在内的互联网平台整合在自己的体系里,将考验手机的平台能力。

产业走向更加融合是一个必然趋势。ICT产业分为很多层级,不仅手机厂商在从端往更上层发力,对于应用层厂商而言,则希望从应用端往下走。

早在2018年,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就表示公司将深入研究基于硬件视频的编解码或AI芯片。最近有消息称,抖音正在联合某台湾公司研发AI芯片,并将植入到合作手机中。

这意味着5G生态盘子里,玩家们各自竞争优势,可能出现重置。章欣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对于手机厂商而言,是一个面临选择的阶段。哪些是要变的,哪些是不变的。不变的是对硬件底层能力的持续研发,要变的,是如何去适应不断变化的生态开发者。

手机巨头们不想失去任何机会,无论未来还是当下,现在正是它们重新审视现实的时候。

《财经》记者周源对此文亦有贡献;原载2020年6月22日《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