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老干妈“白嫖”腾讯1600万? | 风眼
科技

“国民女神”老干妈“白嫖”腾讯1600万? | 风眼

2020年07月02日 10:08:08
来源:风眼

作者 | 郑媛

编辑 | 于浩

腾讯被白嫖了?深圳必胜客”梦碎“贵州?最近,因为迟迟没收到广告费,腾讯把八竿子打不着的国民品牌“老干妈”告上了法庭,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1600万欠款金额。

腾讯说老干妈欠了自己的广告费,老干妈却说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到底是谁在说谎?今天,我们来捋一捋腾讯和老干妈跨界开撕的魔幻故事,也来扒一扒老干妈这个神奇品牌。

腾讯说他们在2019年3月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用于投放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这个协议也就是QQ飞车的S联赛冠名。

当腾讯把广告位安排妥当并执行完之后,却迟迟没有收到上千万的广告费,无奈将老干妈公司告上法庭。这封来自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老干妈无视合同长期拖欠广告费,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欠款金额。

而就在30号傍晚,“老干妈”发布了声明,说是腾讯被骗了!老干妈从来没跟腾讯签署什么广告合作,总之就是否认三连:广告不是我打的、合同不是我签的、所以这1600万也与我无瓜。

更更更魔幻的是,腾讯一边找法院起诉,老干妈一边在找公安报警。

7月1号,老干妈所在的贵阳警方直接发布了蓝底白字的警方通报,大概意思是说,三个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市场部与腾讯签了合作。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从微博考古可以看到,去年8月,腾讯开始落地执行,腾讯@QQ飞车手游官宣与老干妈达成全年的深度合作,此后老干妈开始在QQ飞车手游里频繁出镜。

老干妈是2019年度QQ飞车手机游戏S联赛行业年度合作伙伴,不仅有模有样的一起推出了老干妈限定联名礼盒,

QQ飞车里还有老干妈联名款的装备,

还有QQ飞车的职业联赛期间让选手拍了老干妈的插播广告。

吃瓜阶段就告一段落,接下来聊一聊腾讯为什么成为了好骗的“傻白甜”?老干妈的哪些操作引人怀疑?

我们看到,鹅厂为了这个合作,兢兢业业做了物料,买了推广,还请了职业选手强行植入。而3个平民伪造一个公章,就能骗过有强悍法务团队的上市公司?难道是腾讯太傻?也怪不得腾讯发文说碗里的辣椒酱都不香了。

仔细来看,这个案件的确存在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首先,警方通报的三人假冒老干妈名义签订价值1600万的推广合作协议,目的是为了腾讯赠送的游戏礼包码?其价值与推广合作协议所约定的推广费差距很大,三人的犯罪动机不合常理;

其次,签订推广合作协议后,三人提供了推广所需的包括视频在内的多项素材,这些素材应该来自老干妈公司;并且,一般来说,有些项目启动前是需要交预付金的,只有先交钱,项目才能启动。

再者,腾讯对老干妈的宣传推广行为已经持续很长时间,老干妈对此完全不知情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知情却不与腾讯交涉,那动机也十分可疑。

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但腾讯“被骗”已经成为了一个梗,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滴滴……整个中国互联网齐出动嘲讽,不忘“两肋插刀”。支付宝发微博称“希望天下无假章”、饿了么用老干妈的梗抽奖。

不过究竟真相如何,在最后的结果出来之前我们姑且不妄下结论。但是如果腾讯真的“要账”成功,那足以让老干妈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国民女神”形象轰然倒塌。

作为一个创立24年的国民品牌,一路从贵州火遍了全球,而”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一直奉行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的策略。老干妈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股权结构异常简单,只有陶华碧和两个儿子。2014年,年近70的陶华碧退出公司股东行列,公司由两个儿子接管。

2015年,老干妈把偏贵但口感较好的贵州辣椒换成了便宜的河南辣椒,导致老干妈口味变化。

从此开始,老干妈的销量和业绩开始双双下滑,排除2015年没披露数据,也呈现出连续3年业绩下滑的态势。期间还出现了员工偷走配方的乌龙事件,导致老干妈损失上千万。

在一份欧睿的调查数据中,2018年老干妈调味品零售市占率只剩下了3.6%,低于海天以及李锦记。为了重振市场,老干妈开始了频繁的跨界营销,想要在年轻人市场上保持份额。

2019年,从不打广告的老干妈,也打着国潮的噱头玩起了“饥饿营销”,还登上了春夏纽约时装周。但是,如果想买这件印着陶华碧照片的联名款卫衣,要先购买99瓶老干妈,才能在1299元的套餐里买到这件卫衣。

也在2019年,老干妈的广告把70多岁的创始人陶华碧的设定,换成了一位小姐姐,配上夸张的舞蹈和音乐,足以见老干妈对年轻市场的扩张欲望。

可能是国货国潮营销策略奏效了,2019年老干妈终于完成销售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了14.43%。

值得注意的是,跟腾讯QQ飞车的“乌龙”合作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推出的,看起来是一系列面向年轻人的造势营销套路。甚至还有网友晒出了QQ飞车与老干妈的联名辣椒酱,难道骗子还真的做戏做全套,生产了假冒的老干妈辣酱?

总而言之,如果这1600万的广告合同是骗子签下的,那么可能涉及到的罪名有合同诈骗罪、伪造公司印章罪等,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会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对于一年广告营收684亿的腾讯来说,区区1600万并不多;但在互联网领域,千万级别的广告订单就算是大订单了。这么轻易的就被骗走了冠名、权益、物料和流量,这意味着腾讯集团自身的风控、法务部门都存在巨大的纰漏,被调侃为“憨憨”也不为过。

不过一名广告圈业内人士告诉我们,腾讯和老干妈这种各执一词的情况,也可能是广告圈的甲方乙方正常撕X行为,等这次风波过去之后,对这3个犯罪嫌疑人来个判二缓三,老干妈可就省了一千多万。

以上观点仅供各位参考,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欢迎评论区留言。

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科”。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