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专访谷歌掌门人:疫情之外硅谷巨头还面临什么难题?
科技

《连线》专访谷歌掌门人:疫情之外硅谷巨头还面临什么难题?

2020年05月23日 14:36:29
来源:凤凰网科技

编者注:桑达尔·皮查伊2004年加入谷歌,2015年10月正式成为谷歌公司新任CEO,2019年兼任字母表(Alphabet)CEO。从印度移民到谷歌掌门人,皮查伊从未停止脚步。然而,在全球疫情爆发的特殊时期,谷歌遭受了怎样的影响,未来将如何定位?让我们一起看看皮查伊的真实想法。

在新冠状病毒病爆发之前,桑达尔•皮查伊的工作并不轻松。这位47岁的CEO正面临着反垄断指控、员工变动等诸多问题。尽管在家办公让这家全球搜索引擎和广告领域的巨头面临诸多挑战,但随着用户更多地转向谷歌服务,它正在逐渐摆脱危机。它甚至利用这个机会与主要竞争对手苹果合作开发了接触者追踪技术。

但皮查伊的目标并不在眼前,他知道疫情过后世界将会发生巨大的改变,而疫情前的挑战也将继续伴随着他。近日他在加州的家中通过谷歌会议跟连线记者进行了对话,介绍了公司对于疫情的反应、反垄断和多样化发展等相关问题。他声称,谷歌仍然是那个谷歌,并且谈到了自己从印度一间小公寓踏足一家万亿美元的公司历程。以下为皮查伊的部分采访内容。

图: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

对于疫情,谷歌如何应对

谷歌可以说一个很好的探测器,可以及时的探测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但皮查伊称,在2月初他并未预料到新冠疫情将以何种速度发展,并最终影响到全球所有人。但他通过香港、台湾、北京等办事处的电子邮件,可以发现人们正在适应新冠疫情的发生。

皮查伊称:“当我们意识到疫情比我们任何人想象的都要严重时,我们产生了两个想法。首先是如何保证员工的安全。因此,我们尽可能早地改变了公司的办公模式。其次,从某些方面来说,谷歌和字母表就是为这一刻而建立的。我们应当为人们提供信息,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他们。我们也意识到,加强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以及给国家和社会带来帮助都是很重要的。”

2020年3月,皮查伊向公司职工发送了一份备忘录。该份备忘录详细介绍了该公司对疫情爆发的应对措施。其中的举措包括,建立了一个跟世卫组织(WHO)保持同步的24小时事件响应小组、测试公司增加远程工作的能力、部分员工开始居家办公以及向WHO及其他政府机构提供2500万美元的广告信贷捐赠。此外,字母表旗下的医疗保健子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可以佩戴的小温度贴片,它可以将数据传输到手机应用中。

图:谷歌公司Logo

疫情危机下,与最大竞争对手苹果进行合作

皮查伊称:“最初,谷歌和苹果都在各自研发新冠肺炎接触者追踪技术。但是很快,双方都意识到,要使这一技术发挥作用,就必须让它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因此,整个Android和iOS系统的团队开始有组织的进行沟通。在某个时候,我和蒂姆决定交换信息直接对话。”

谷歌和苹果合作打造的这款App涉及到用户的隐私问题,因此有人说它不会有效,而且是否参与的决定权在用户身上。皮查伊称:“自主选择是我们的一个重要原则。我们也意识到我们必须给用户真正的隐私保证。而且,我认为我们已经找到了平衡点。即使只有10%到20%的用户选择加入,这也会产生真正的、有意义的影响。当然,参与者越多效果越好。”

那么,两大巨头未来将继续合作还是说只是特殊时期的一种一次性合作?皮查伊称:“事实上,我们和苹果在很多领域都有合作。大公司一起合作为社会服务,才能给这个世界带来巨大的好处。我一直致力于寻找其它的合作机会,在这一点上,我和蒂姆有同样的感觉。”

图:谷歌和苹果合作打造的新冠肺炎接触者追踪App

疫情带来的影响以及变化

皮查伊曾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一旦疫情危机过去,世界将会不同。他认为,疫情持续的时间越长,影响就会持续得越久,而且爆发疫情的所有地区都将发生持久的变化。比如斯坦福医院,远程健康业务越来越多。如果一家医院的系统之前为2%到3%人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70%,而且不会再回到2%到3%。但对于人类来说,还是会想去听音乐会,还是会想回到体育场看比赛,这是人类本性,但这一切还是会发生持久的变化。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刚刚表示,他计划到2020年,公司将有一半员工在家工作。谷歌会这样做吗?皮查伊称:“我不认为我们即将恢复到疫情开始之前的状况。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适应,但适应到什么程度还言之过早。我很高兴初期的一些工作进展顺利,但是一切都建立在我们相互了解以及之前的常规互动的基础上。我很好奇这种工作模式持续3到6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状况。当不经常一起工作的不同团队不得不聚在一起进行头脑风暴和创造,会有怎样的效率?而且我们会通过数据进行调查和研究。”

疫情的爆发让谷歌的广告业务受到了冲击,尤其是在旅游等行业。针对这种状况,皮查伊称,全球经济的影响谷歌也无法幸免。当全球合作伙伴的业务受到影响时,我们会为他们提供帮助。当然,我们在克服这些挑战的同时也在某些领域看到了机会。我们调整了招聘计划,但仍在招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追求效率。我们正在寻找那些方向正确、效率更高而且可以规范化的领域。

图:疫情让谷歌业务受到影响

谷歌遭遇的反垄断指控

此前有报道称,美国州和联邦官员将在今年向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但皮查伊称,这种审查对他们来说并不罕见。他声称:“社会有必要对大公司进行审查。我们只是需要说明我们是如何通过帮助客户来开展我们的工作的。”

皮查伊称,“我们进行企业并购已经有接近10年历史了,肯定有一些收购也许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但重要的是,在很多很多领域,我们都只是较小的参与者,也是新兴的参与者。因此,我们在不同领域的并购机会仍然很多。”

字母表公司的创立与经营变化

皮查伊称,“早在2015年,我就与拉里和谢尔盖(谷歌共同创始人)密切合作并建立了字母表。我们的长期思维是一致的。当时的想法是,我们在深度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并不是所有东西都适合互联网空间。在应用技术的时候,有些问题是非常非常不同的,字母表的成立就是为了能够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都意识到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赌注。如果不经历失败,那意味着你的目标不够远大。”

图:皮查伊称反垄断调查很正常

皮查伊称:“我认为这种经营结构非常非常有用。已经肩负许多责任的谷歌管理团队,不需要担心其它的问题。在一些领域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而且都开始成为独立的公司。我们最近在Waymo引入了外部投资者,所以它更像是一家运作良好的公司。”

皮查伊称,“Waymo项目已经进行了10年。如果你了解它的基础技术,你会发现字母表在人工智能方面与它有很多的协同效应。我们获得外部投资者的部分原因,是想为Waymo公司提供管理结构以及日常管理所需要的专业知识。所以它是两者结合的产物。我们目前也没有将Waymo划分出去的计划。但未来有没有可能,这些都将是我们思考的问题。”

离职不离岗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

皮查伊称,“在公司的过渡期,拉里和谢尔盖都告诉我,当我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一直都在。所以我们一直在沟通,但并不正式。我喜欢与他们对话,他们都是目光长远的杰出思想家。”

皮查伊称:“他们不是传统的思想家。他们不参与日常事务,但有时和他们交谈总是让我感到耳目一新,因为我们谈话的时间跨度不同。几天前我还跟拉里进行了一次谈话。拉里和谢尔盖曾经声称,如果公司运营良好,他们想把时间花在别的事情上。但他们仍然是活跃的股东和董事会成员。”

图: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

谷歌产品还能做到比竞争对手强10倍或100倍吗?

皮查伊称:“自从我们做了Gmail,我们建立和扩大了许多新的产品,使其用户规模达到十亿。谷歌助手就是一个例子。你可以随时随地问它任何问题,人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对我们而言,一些创新是在特定产品的背景下发生的。例如,在Pixel系列手机中,我们可以为所有内容做出实时字幕,对每个通话进行筛选。我们也在做基础层面的工作,就在去年,我们还展示了量子技术的领导地位。”

谷歌仍然是那个谷歌吗?

皮查伊称:“谷歌仍然是那个谷歌,有很多很多方面都没有改变。它仍然在寻找一种乐观和好奇的感觉,这也让我回想起第一次来到谷歌的情景。显然,公司现在属于完全不同的规模,虽然其中一些个人团队发生了变化,但从公司层面上来说说,公司的核心和灵魂并没有改变。”

夭折的蜻蜓中文搜索引擎

据“蜻蜓计划”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是谷歌高管们优先处理的事项,因为这关乎谷歌重返中国的重要战略。但在2019年7月,谷歌官方证实,他们已经结束了该项目。谷歌公共政策副总裁卡兰·巴蒂亚称,该公司已经放弃了蜻蜓项目。皮查伊的回答则是,我们没有在中国提供搜索服务的计划。

平台上的错误信息怎么处理

皮查伊称:“谷歌引进了很多外部专家。例如,去年,当我们增加骚扰信息管理政策时,我们广泛咨询了一些外部团体。我们正在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医疗领域的错误信息。我们广泛地与外部专家、外部诊所以及公共卫生机构进行接触。但是我也会参与到一些必要的讨论中。”

5月6日,Facebook宣布了一份可以监管CEO马克·扎克伯格的首个内容监督委员会成员名单。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了前首相、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宪法专家和维权人士。这个外部委员会也被称为Facebook的“最高法院”,它能够推翻扎克伯格关于是否应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允许发布某个内容的决定。对此,皮查伊表示:“我总是在关注其它公司正在进行的所有不同的流程。如果有学习的价值,我们将吸取经验。”

图:从印度移民成长为谷歌掌门人的皮查伊

人生历程:从印度移民变身谷歌掌门人

皮查伊称:“我曾经对科技很着迷,但我很少接触到它。我清楚地记得我们的第一部手摇电话以及电视。来到美国后,我接触了到更广泛的计算机技术,这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很多经历都是为了确保技术能够实现大规模应用。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但我很感激,我认为能够以这样一种工作方式触及数十亿人的生活,这是一种特权。”

原文作者简介: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连线》、《滚石》和《苹果世界》杂志的专栏作家,具有30多年的科技领域写作经验。(译者/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