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小米“代言”,是罗永浩最后的倔强
科技

为小米“代言”,是罗永浩最后的倔强

2020年04月01日 19:08:13
来源:钛媒体

文 | 互联网圈内事,作者 | 商陆

一周前,折腾了近半生的罗永浩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宣布了自己的下一段旅程——直播带货。

随后又传出快手创始人程一笑携三亿老铁也没能成功召唤老罗,他将自己的下一站选在了抖音。

外界的关注点,也随之聚集在了“罗永浩会带什么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李佳琦”等问题上。很快这个疑问就有了答案,不过这个答案却让锤粉们“很难受”:3月31日,小米在官微上官宣罗永浩将在愚人节当天为小米10带货。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当罗永浩转发小米官微的消息之后,有铁粉评论道“能理解,但就是有点难受。”罗永浩的反应十分淡定:难受啥?苹果不行的时候还拿过微软的投资呢,何况小米10 Pro做得确实非常好。

其实时至今日,罗永浩选择彻底告别理想专心恰饭在外界的意料之中,锤粉们难受的是,罗永浩曾经一度不看好小米如今却在首次直播中为小米带货,锤粉们一时还难以适应。

老罗最后的倔强

罗永浩和小米虽然早有联系,不过在外界看来大多是双方的互呛。其实除了打嘴炮之外,罗永浩和小米以及小米创始人雷军之间都曾有过“蜜月”。

第一次蜜月只有三个小时,2011年,出于对雷军的欣赏,罗永浩开始在微博上与雷军频繁互动,随后又到小米总部同雷军长聊了3个小时,甚至有传言称罗永浩曾有心入伙小米。

但那次聊天并不愉快,两人想法完全不同。在罗永浩的回忆里,二人都保持着礼貌,但很不耐烦地听着对方的阔论。“雷军想做高性能、高性价比的手机,而我想做注重设计和用户体验的手机,只好另起炉灶了。”

不过不欢而散并没有让他们交恶,在2017年与罗振宇的一次对话中,罗永浩给那次长谈做了这样的评价:在我接触的手机厂商中,很多都没眼光,只有雷军最懂我。他判断我们跟它的互补性以及我们的价值,他说得非常清楚。

在长谈之后的2012年,老罗参加了M2发布会,并高举“我是米粉”的牌子。

同样是在2012年,罗永浩拿着唐岩给的900万一头扎进了手机行业,他要用自己认可的工匠精神,去 “颠覆业界,收购苹果”。

从罗永浩做手机的手法上来看,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了小米的经验。二者都是先出系统,分别用MIUI和Smartisan OS吸引粉丝,然后出产品。只是罗永浩在供应链管理方面以及商业运作方面不如老道的雷军,导致吊足粉丝们胃口的锤子T1不仅数次跳票,质量问题也频发。

一些锤子前员工表示:坚果1卖了近百万部,看似成绩斐然,但能看到后台数据的人就会知道那是一个亏损的项目,卖一台亏一台。

随后罗永浩说了一些对小米不友好的言论,比如小米广告傻、小米抄袭魅族mx设计、小米对用户是耍猴儿式的抢购,甚至还未小米发明了“友商”一词并且被圈内一直沿用至今。

不过最能反映罗永浩对小米看法的,并不是这些博人眼球的负面评价。而是在2013年4月小米举办的“2013米粉节”,雷军当时亲自登台发表演讲,罗永浩在同一时间通过微博对对小米发布会做的那场同步直播。

“不管小米有多土,不管多少“业内”人士唱衰它,我是看好小米的长远发展的,我相信它在它自己的定位上会走得非常好。”

对于界面设计和用户体验的问题,罗永浩表示雷军不懂这块内容,毕竟是工程师出身,其实骨子里是不懂用户体验的”。不过,他对MIUI作出了肯定,但对于此次MIUI的大量优化,罗永浩却调侃道,“有几项很不错,但是功能臃肿的问题从来不在小米的考虑范围内。

对于MIUI主题库罗永浩表示:“从小米的目标人群定位上,这应该不是错。但我们(锤子手机ROM)不是做屌丝机的。文化行业和时尚行业里,的东西也都不是花哨的,尽管人民群众整体上更喜欢花哨的。”

尽管把同步直播变成了同步吐槽,但罗永浩在最后还是表示“凭心而论,这都是目前为止中国大陆的手机公司。它充满活力,学习能力,产品出色,营销得力,战绩斐然,作为新人,向小米致敬”,还呼吁大家要心态健康地一起讨论。

随后几年雷军和罗永浩还曾在微博上展开过良好的互动,这表明二者的关系并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样。

只是在罗永浩眼里,小米不是不好,只是不够好,更没有他的锤子好。

从这个角度看也就不难理解,罗永浩为何会选直播生涯的第一战中为小米带货了。

当年蔡崇信之所以放弃高薪加入只有十八罗汉的阿里巴巴,除了马云之外,其实还有一点值得思考。那就是这个选择对他来讲“下行风险”很低,即便是失败了,他也不难回到原来的生活状态。

小米对现在的罗永浩来说同样“下行风险”很低,这倒不是说他直播生涯的成败系于小米一身,而是在他看来,小米是仅有的符合自己对手机要求的选项,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上半场理想,下半场现实

罗永浩从出生到现在,各种转折从未间断,这些转折既给罗永浩带来了机会也带来了如今所面临的一切。

第一个转折与他的事业起点有关。其父罗昌珍在他出生后不久便擢升和龙县委书记,此后又升至延边自治州州委副书记,最后以延边州政协副主席身份退休。

从结果上看,在关系文化大行其道的东北,罗永浩虽然曾经依靠父亲的关系进了延吉二中,但在事业上却没有依靠父亲的关系。

罗昌珍作为延边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他的儿子最初的工作并不是借父亲的余荫包个工程,他父亲也没有直接给他安排个位置。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建筑工地筛沙子,然后是摆地摊,开二手书店。

后来又跑到韩国卖了一段时间壮阳药,此外还倒卖过汽车,但由于地方政府整顿,这门生意也没做下去。最后远赴天津投奔姐姐,然后就有了新东方的网红教师,创办牛博网、做英语学校、做东半球第一的手机、进军电子烟、担任Sharklet鲨纹科技全球合伙人,在国内推广有抗菌防污作用的仿生学技术。

如果罗昌珍在罗永浩的工作上延续了在东北再正常不过的“安排”,那他恐怕早就过上了普通人难以企及的生活。

如果剧情是这样,还会有后来的老罗吗?

第二个转折,出现在名噪一时的牛博网停止运作之后。

其实牛博网的倒闭实属必然,一方面牛博网的内核偏自由,梁文道、韩寒、柴静、连岳等人都曾在上面针对时弊做过不留情面的点评,这也让牛博网不可避免的一次又一次的触雷,最后不得不404。

尽管罗永浩此后曾在境外架设服务器,办起了牛博国际站,但随着人气基本散去,以及新浪微博的崛起,牛博国际站并没有重现牛博网往日的辉煌。

另一方面罗永浩对牛博网不可谓不倾心,把在新东方赚的钱都投了进去,对内容管控也很严。曾有知名博主在牛博网发了一篇和女高中生谈性的文章,罗永浩觉得格调低俗,让对方删掉,对方不删,他便销号并断绝和这个博主的关系。

在罗永浩的经营之下,身为一个严肃类网站的牛博网,日均访问量一度超过200万,不可谓不成功。但从罗永浩对内容格调上的要求来看,在广告作为主要营收来源的网站,牛博网大概率是入不敷出的。

可以说牛博网时期的罗永浩,行事风格和日后的那位锤子科技CEO是一样的。

在随后创办的“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中,他依然延续了这样的行事风格。

一方面在营销上推出了“我们是中国唯一一家没有秘籍、没有魔法、没有魔咒,一点也不神奇的英语培训学校;我们是中国唯一一家七天内不能帮你搞定英语的培训学校”等与众不同的宣传用语,这些手段成了同行们的参考对象。

另一方面罗永浩在管理上再次展现了此前的行事方式。

比如在为寒假班学生选宿舍时,其他机构都是住宿费自理,而他不仅全包,还对宿舍有许多要求,厕所如果是蹲坑没有门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曾经有学生反映所有厕所的门上都没有插销,于是他又派人给学校的厕所门都安上了插销。

此外有传言称罗永浩还要求所有员工必须用正版windows和office,即便是在亏损严重的情况下,也从不缺加班费,五险一金交齐,年底也要给员工发双薪。

就这样,总共投资600万的老罗英语,第一年就亏了300多万,且学校从2008年6月创办,只有2011年有过短暂盈利。

随后便是将罗永浩抬上新台阶的锤子手机了,具体细节不做多余赘述。从众多媒体对当事人的采访记录来看,罗永浩做手机时依然延续了在牛博网和英语培训时期,那种有些“超前”的管理方式,而三者的结局也是大同小异。

纵观罗永浩从新东方离职后的的几次创业经历,他一直都是个理想主义者,不过与理想驱动相伴随的还有爆棚的自信心。理想导致他会爱一行干一行,爆棚的自信心导致他明明只有70分偏要说有120分。

这不仅让他一无所获,还背了一身债。在直播带货平台看来,转型主播的罗永浩只是一个自带流量的kol,在媒体看来,罗永浩带来了新的选题,而在粉丝们看来,罗永浩是一个百折不挠的励志典范。

而对于罗永浩个人来说,经过了数次教训之后,直播是他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上半场的谢幕,也是回归现实的下半场的开始。(本文首发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