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呼吸机缺口为现有的10倍:中国制造商海外订单激增 跨界生产门槛高
科技

全球呼吸机缺口为现有的10倍:中国制造商海外订单激增 跨界生产门槛高

2020年03月27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订单早就满了,现在生产不过来。”华南某国产呼吸机企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随着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进入新的阶段,境外对于呼吸机的需求也猛增,而呼吸机体型庞大、价格昂贵(通常2.5 -5万美元),普通医院只有在重症监护病房(ICU)才会配备。随着全球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数量骤增,呼吸机极为紧缺,欧美国家开始向中国求购呼吸机。

此前声称要生产呼吸机的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也选择直接从中国采购了1255台呼吸机运到洛杉矶救急。对于这些汽车及航空航天企业而言,要跨界量产呼吸机等医疗设备还面临着技术壁垒、零部件供应等诸多难题。当前,中国的众多呼吸机厂家订单排满,一“机”难求,据悉目前全球呼吸机需求已达到世界各地医院现有数量的至少10倍。

广东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生邓医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外呼吸机短缺的原因可能是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需要使用呼吸机的病人数量急剧增加,短时间供给不足,从而加重了欧美各国对于呼吸机需求量的激增。

全球呼吸机告急

由于新冠病毒对于感染者肺部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当新冠病毒靶向攻击患者肺部,引发肺炎和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等并发症时,唯有用呼吸机辅助或替代呼吸,才能保证患者血氧含量,避免呼吸系统和重要器官衰竭,呼吸机对于治疗新冠患者而言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

随着全球疫情大爆发,“救命”的呼吸机也陷入全球性缺货。

一份欧盟内部文件显示,整个欧洲的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医疗设备,尤其是呼吸机的供应仍令人担忧,“传统”供应链只能满足需求量的大约10%。英国呼吸机缺口预计最高将达到2万台。英国政府发布官方声明,希望国内制造商支持呼吸机和零部件生产。

美国目前所有医院共拥有约16万台呼吸机。纽约州州长称当地还需要30000台呼吸机,现在全州仅有5000到6000台呼吸机。

随之而来的是,国内市场的订单猛增,鱼跃医疗目前呼吸机订单已排到4月底。日产能从疫情之前的300台,提升到极限日产700台以上。迈瑞医疗也收到上万台呼吸机海外订单。

从1月20日起,北京谊安医疗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一直在没日没夜地开工运转。在两周前满足了国内的需求之后,该公司的生产线便一直在全力以赴满足来自海外的呼吸机订单需求。在工人实行三班倒甚至连研发人员也上了生产线工作的情况下,该公司的机器始终在不间断地运行着。

谊安医疗公司董事长助理李凯说:“我们有成千上万的订单在等着交付。问题是我们能够多快地生产出这些呼吸机。”

对于情况严重的患者,一台呼吸机能够决定生死。上周末,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表示,该州可能需要3万台呼吸机,而该州目前只有五六千台。科莫说:“关键是呼吸机、呼吸机、呼吸机。这是最迫切的需要。”

而据美国重症医学会估计,美国总共将有96万名患者由于感染新冠病毒而需要使用呼吸机,但美国只有大约20万台这样的机器。在意大利,呼吸机的严重短缺已经迫使医生忍痛放弃对一些患者的救治。

中国医疗器械电商平台贝登医疗的供应链总监吴传普说:“中国所有的呼吸机厂家都已达到了它们的产能极限,全部在忙于应对海外需求。”

据吴传普称,这些厂家手上的订单可以让它们满负荷运转到5月份。他表示,贝登医疗每天仍会接到大约60到70份新订单,每份订单都求购数百甚至数千台这样的机器。其中许多订单来自各国政府。

吴传普说,与口罩和体温计等可以很快提高产量的医疗用品不同,呼吸机的生产具有较高的门槛,这使得迅速扩大生产变得更加困难。

跨界生产不易

以往在呼吸机生产领域,飞利浦,美敦力,瑞思迈,迈柯唯,GE等医疗器械巨头挑大梁。

而巨大缺口之下,众多跨界“选手”也临时“救场”,补充产能缺口。美国通用汽车表示,公司正在与医疗设备制造商Ventec合作,在通用汽车位于印第安纳州的零部件工厂生产呼吸机。

意大利豪车品牌法拉利及其母公司菲亚特克莱斯勒也正在与该国最大的呼吸机生产商Siare Engineering进行合作洽谈,希望帮助Siare Engineering提升产量。

英国政府已转向战时解决方案,邀请劳斯莱斯(Rolls-Royce)和戴森(Dyson)等在内的制造商生产这种关键设备。约翰逊要求制造商“立即应对这一挑战”,从设计、测试、生产和运输的各个环节提供技能和专业知识。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特斯拉、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获准生产呼吸机,并催促这些汽车公司加速帮忙解决这一问题。马斯克也表示,他与医疗科技公司美敦力(Medtronic)就呼吸机制造进行了讨论,似乎有计划与之进行跨行业生产合作。本田、日产、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空客等多家相关企业也曾表示正积极探讨如何最大程度支持呼吸机等医疗设备的生产。

但是,要在短时间内实现大规模生产,这些“跨界”企业还需要面临改造生产线、技术壁垒、零件供应、质检审批等多个难题。

生产呼吸机这一医疗器械具有一定技术含量,首先横亘在这些转业企业面前的首要难题是技术突破。

一部呼吸机的生产,硬件和软件都不能出错,压力驱动系统、患者回路、过滤器和阀门等任何一个零部件发生故障,整个机器就无法运转;算法作为呼吸机的“大脑”,需要不断优化才能达到最优状态。

即便对于专业的医疗设备制造商而言,生产一台呼吸机也可能要花费多达40天的时间。从零起步的跨界企业可能要花费18个月才能实现量产。

医疗科技公司美敦力发言人也曾介绍说,“呼吸机制造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熟练和专业的员工队伍和严格的监管制度来确保患者安全。”

此外,除生产线准备时间长、技术壁垒有待突破外,车企转产呼吸机还可能面临供应链环节问题。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报道,制造呼吸机所需的专有材料,以及专业的生产人员,“这些都不是特斯拉或Space X工厂能够立即获得的”。

即使呼吸机被生产出来了,跨界企业也还面临着呼吸机推向市面的最后一步——质检审批环节,这无疑又要花费一段时间。比如在美国,上市呼吸机要获得FDA的批准。在中国经营呼吸机生产企业也要获得《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