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为了流量,让妻儿成为恶俗网友口嗨的工具,以此为乐
科技

主播为了流量,让妻儿成为恶俗网友口嗨的工具,以此为乐

2020年03月08日 22:35:20
来源:差评

每天傍晚,如果你进入一个叫 “ 我都想笑了 ” 的斗鱼直播间,就可以发现一个从未见过的魔幻世界

在这个直播间里,没有帅哥美女和游戏高手,只有一对夫妻放送着自己的生活日常,如果你不了解他们,会感到极度无聊

但只要他们的女儿出镜,每个动作都能挑起观众的情绪,无数很难读懂的弹幕涌现出来:

什么 “ 夺子姐 ”,“ 阿巴阿巴打夺夺 ”,“ 蜀国神童 ”,玩笑和梗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些不堪入目的色情弹幕。

不过,无论观众说什么,她的父母都泰然自若,只在看到礼物时露出笑容。

其实,这个直播间的主人公其实并不是小女孩,而是那个微胖青年:曾经爆火的网络主播李赣。

在过去的热度逐渐消逝之后,他在这里直播着自己,和全家人的 “ 抽象 ” 生活。

那么,差评君是怎么发现这个直播间的呢?

主要是因为最近李赣的儿子刚刚出生,他的一些言论产生了很大的争议,被女权微博挂了出来:

因为李老八 = 你老爸,所以很早以前,李赣就有 “ 李老八 ” 这个外号▼

李赣很生气,因为在锤他的那个视频中,有抽帧和恶意剪辑,造成他的本意被曲解。

他也很快做出了澄清,甚至还在微博公开晒出奶粉和医保,证明自己对儿子和女儿是一视同仁的:

重男轻女的争议已经告一段落,但其中有一条评论却引起了差评君的注意:

“ 夺子姐 ” 就是那个经常在直播中出镜的,李赣的女儿▼

为什么这个小女孩会成为玩梗的对象,被叫做 “ 夺子姐 ”?

为什么会有人向一个三四岁的女孩说出如此低俗的言论?

为什么面对无尽的消遣,李赣仍然坚持不懈把女儿展示在镜头前呢?

带着这些疑问,差评君打开了他老婆娟妹的直播间,并且深入了解了主播李赣的历史,终于得到了答案。

2014 年,因为游戏直播的兴起,还是协警的李赣就开始在斗鱼直播《 英雄联盟 》,成了小有名气的主播。

随着流量的增长,他想保持直播间 24 小时不间断直播,所以就召集了几个朋友,开设了 “ 抽象工作室 ”,其中就有还在工地当监理,如今红遍全国的孙笑川

因为他们的直播风格朴实接地气,并且带有搞笑的川渝口音,抽象工作室逐渐成了很多人无聊时唯一的归宿。

这些被称为狗粉丝的人,可以通过辱骂李赣、孙笑川发泄情绪,也可以和粉丝一起攻陷其他直播间。

因为孙笑川平时被骂最多,而且一次直播中连续爆了 5 分钟粗口,他也被称为抽象教父。

这群人还逐渐发展出了用 Emoji 表意的语言体系,名为 “ 抽象话 ”,并且衍生出一种你琢磨不透,解构一切的文化,遍布整个中国互联网。

比如这五个 Emoji 摆在一起,意思是:“ 那是真的牛批 ”▼

网络上甚至还出现了抽象话转换器,可以轻松把汉语转换成 Emoji 代表的抽象话:

然而,随着一次直播事故,抽象工作室被封,直播员们只能各谋出路,作为抽象圣经的缔造者,孙笑川成了网红,他接受采访、上漫展、出潮牌,热度颇高。

但工作室的创始人李赣却无人问津,只能不咸不淡地直播着,就像那句名言所说的:“ 人人都说抽象话,无人识得李老八。

但是李赣的女儿悦悦出生后,事情发生了转机,由于悦悦口齿不清,在直播里出镜时,只能发出 “ 阿巴阿巴打夺夺 ” 的声音,所以狗粉丝们开始管他女儿叫 “ 夺子姐 ”。

就这样,李赣再度拥有了被他人谈论和玩弄的新梗。

而他的女儿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狗粉丝们消费、娱乐的对象。

轻者只是玩梗,把她不清楚的话语音译了,创造了“ 夺语 ”:

还说她是 “ 蜀国神童 ”,生下来就会双语:

但还有很多人才不会管她是不是孩子,只想发泄自己的情绪:

甚至还有人在女孩的照片帖下开色情玩笑:

嗯了,在抽象话里是硬了的意思▼

在差评君看来,网络红人想要维持热度,需要梗作为燃料。如果说孙笑川用 “ NMSL ” 作梗,那么无梗可用的李赣,就只能把 “ 夺子姐 ” 当成自己的救命稻草。

于是,李赣在直播时,为了制造节目效果,经常让自己的女儿出镜。

以至于 B 站上诞生了一批 Up 主,蹲守在他直播间,只要小女孩有一些风吹草动,就剪辑并且上传,封面特别像当年的香港娱乐小报。

李赣渴望梗和流量,这些 Up 主同样如此▼

在看了一些视频之后,差评君无法判断李赣是不是重男轻女,只能看出悦悦的生活在随着直播悄然改变。

悦悦说话不清楚,但因为父母经常需要她感谢观众的礼物,反而在说“ 火箭 ”、“ 飞机 ” 时完全没有障碍。

甚至在一次给幼儿园老师录自我介绍时频频卡壳,观众一送礼,感谢的话却立刻脱口而出。

因为已经三四岁,却说不清话,个别心地善良的观众怀疑她患上了语言障碍,想让李赣带她去医院检查:

也有人反对大家对悦悦开低俗的玩笑,心疼她满是脏话,教育缺位的家庭环境:

但李赣和狗粉丝之间的关系是病态的,冷血的。狗粉丝源于李赣,却不再受他控制,开始无差别攻击。

他们以辱骂主播为乐,希望他过得越惨越好。

李赣在成都的祥和山庄组织过一次聚会,造成大量狗粉丝给饭店刷一星差评,最终造成饭店倒闭▼

所以,在大部分狗粉丝看来,进入李赣的直播间,目的就是发泄和娱乐,总是强调直播底线,会被贬为 “ 底线粉 ”,意思是说你太过圣母,破坏了狂欢的气氛。

但,即便面临着舆论的攻击,李赣依然想要利用狗粉丝对自己娱乐维持自己江河日下的热度。

他每天都在微博上发优惠券打硬广,未来犹未可知,需要抓住现在挣快钱。

所以,他不但没有停止播放女儿的生活,也在微博上称呼夺子姐,鼓励玩梗:

甚至,他直接把全家人的生活都搬到了直播间里,让每个家庭成员都成了主播。

在李赣直播间被封之后,他的老婆娟妹开了个直播间,经常出镜,被狗粉丝称为“ 土货 ”和“ 生育机器 ”。

娟妹并不在意,因为她知道狗粉丝的脾气秉性,也知道这些称呼都是“ 梗 ”,可以转化为流量和金钱。

李赣的岳父也出现在他的直播中,因为住在他们家里,被戏称为“ 寄居蟹 ”。

他的母亲也不例外,因为姓卢,网友都叫她卢老师,每次悦悦被送去奶奶家,大家就说“ 夺子姐 ”又被送去卢老师那里军训了。

对于李老八和家人来说,这个直播间就像一台大型真人情景喜剧,三代人 24 小时沉浸式表演,当代《 楚门的世界 》,吸引了很多人来“ 追剧 ”。

有了“ 老八一家 ”的加持,李赣的直播热度越来越高,甚至在孙笑川造梗能力逐渐减弱的今天,大有火爆程度反超他的态势。

不过,在《 楚门的世界 》里,主人公楚门华丽谢幕,赢得了观众的感动和欣赏,而《 老八一家 》却只能以被辱骂为生。

老八一家的存在,其实正是当今互联网文化的缩影,为了流量, Logan Paul 可以在日本自杀森林里拍摄死者,亵渎亡灵;岛市老八可以去吃屎。

李赣也可以把一家人的生活搬到直播间里。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不违法,做什么似乎都是可以的。

这场荒诞不经的真人秀看上去没有输家,大多出身底层的狗粉丝每天来此输出愤怒、发泄不满、以及一切不能在真实世界里满足的欲望。

李赣是被网络暴力的对象,但却讽刺地因此获得了流量,开上了宝马。

在一次直播里,李赣的妻子教女儿自己家开的车是宝马,穿的是耐克▼

但在差评君看来,唯一的输家则是李赣的女儿。

李赣对女儿的爱无可置疑,但你也不能否认,他的女儿真的就像楚门一样,从小开始,并且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暴露、记录在镜头里,被成千上万的人观瞻、消费、咀嚼、恶搞。

她在不能作出决定的年纪,就陷入了被家人、狗粉丝、金钱、欲望、愤怒裹挟着的漩涡,这本不该由她来承受。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在女孩长大之后,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也许,如今的互联网时代真的是抽象的,就像上图知乎回答里说的那样,认真你就输了,差评君也并没有干涉他人家庭教育的权力。

但我只想叹一口气:因为我记得小时候看《 家有儿女 》的主题曲里,有句歌词是这样唱的:

你的童年我的童年好像都一样。”

长大以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很多网友问我们,为什么叫差评,整个科技互联网圈,存在太多不健康的现象,我们只有给差评,才能让大家认清真相,让网络变得更加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