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的富士康:为了复工开出史上最高奖金 工厂包车到村里接人
科技

疫情时的富士康:为了复工开出史上最高奖金 工厂包车到村里接人

2020年02月27日 07:46:26
来源:凤凰周刊

调查丨调查丨疫情逐渐好转,你复工了吗?

2月24日,百余名郑州籍外出务工人员在郑州交警的护送下,踏上复工路程。图片来源:河南交通广播。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凤凰星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司雯雯 编辑|王毕强

7天隔离期满,富士康郑州园区员工张芳终于在2月22日等到了23日正常上班的许可。背着行李离开隔离宿舍,揭下原宿舍的封条,她觉得“可算是熬出头了”。

从宿舍通往厂区的上班路比以往冷清了不少。她早上出门时,同路的大概有200多个人,大多都独自走着,与其他人保持着距离。进了厂区,人群更加分散,张芳把手机摄像头转向身后,一边拍着短视频,一边说:“都是病毒闹的,以前人流拥挤的富士康,现在看着都没啥人。”

她有点不习惯,“和以前的样子差距太明显了。”就在春节前,上班路上还是人挨人,张芳告诉《凤凰周刊》,“你想走快一点都不容易,更别说跑了,前面人的步子都压着你。”

在疫情影响下的富士康郑州园区,能够上班变成了部分员工才能拥有的“好消息”。官方和厂方的复工条件也在不断放宽。在2月23日的复工标准中,包括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在内的48个县区因被划分为“疫情风险高等级区域”,与外省员工一道未获准返厂。2月26日,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表示,河南省内的高风险区域已降为14个县区。

但据《科创板日报》2月23日报道,当时的复工人数仍不足3万人。

作为全球最大的iPhone生产基地,富士康郑州园区供应全球超过四成的iPhone产品,高峰时期的员工数量一度突破30万人。

富士康郑州园区的复工人数,还不到其用工高峰期的十分之一。

骤降的工人数量使富士康面临着产能下跌的问题。平日里,张芳所在的车间大概会同时开启10条生产线,最忙时达到12条,而2月25日该车间的上岗员工只能够支撑一条生产线的运行,“回来上班的人太少了,加上要保证安全,以前生产线上都是面对面坐两排,并排的两个人,手放在工作台上,都能碰着手肘,大概有100多个人。”张芳感觉,“现在也就是60多个人吧。”

富士康曾计划在2月底之前恢复其在中国大陆50%的产能,并计划在3月份继续恢复至80%。但现在来看,其很难完成这些目标。富士康近日在中国台湾证券交易所发布的公告中承认,中国大陆主要厂区复工进度较为谨慎,对于全年营收确有负面影响。

苹果公司的公告也显示,受疫情影响,全球iPhone供应紧张,截至3月份的季度营收目标将无法实现。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分析称,疫情将导致苹果新产品生产、交付延迟并对iPhone的销售构成影响,预计2020年一季度的iPhone出货量将下降10%。

公开资料显示,富士康郑州园区主要包括:郑州航空港厂区、经开区厂区、中牟县厂区,三个厂区。按制造的产品分为:iDPBG事业群(数位产品事业群)主要从事iPhone等移动通讯终端设备、影音数字产品的研发与生产,和SHZBG事业群(鸿超准产品事业群)主要从事精密模具等的研发与生产。

为更快地“召回”员工,富士康郑州园区iDPBG事业群将老员工返厂和新员工入职的激励奖金一路从3000元,加码到“史上最高”的5250元,又在2月25日宣布,出勤员工在2月10日至2月29日每天可再多获得60元奖金。

工人们也渐渐“坐不住”了,越来越多的员工动身返回厂区。有员工在贴吧发帖称,“回去的都是勇士,万一有感染的就不得了”,但很快有人回复,“这个月少上一天班,下个月就少拿一天钱,车贷、房贷可是等着呢”。

2月24日,前往富士康郑州园区上班的员工。图片来源:百度贴吧“豫康吧”。

上班员工排起“长龙”,部分员工恢复“两班倒”,但到岗率不到节前1/10

上了3天“白班”(白天工作)后,张芳临下班时接到了2月26日开始转为“夜班”的通知。“估计是返岗的人比较多了,人力比较充足的时候才能支撑两班倒嘛。”春节前的那段时间,她的排班一直是在晚上。因为节后返岗的员工数量远不及平时,所有员工便被统一安排为“白班”,“这样省水省电,也节省设备维护的资源”。

在她工作群的总结中,出勤员工的数量慢慢多了起来。张芳记得,2月10日的出勤名单中到岗的只有三五个人,2月26日上班时,名单上的数字就增加到了60个左右。而春节前,她所在部门白班与夜班的全勤人数为800人左右。当下的到岗人数还不到春节前的十分之一。

车间、厂区门口等待上班的员工也重新排起了队。2月24日,张芳中午下班后走出车间,准备到鞋柜处换回自己的衣服。车间外的队伍让她有些意外,“早上来的时候还感觉人不多呢”,已换好工作服、等待交班的员工排成了一列纵队,这会儿队伍排出了十几米。

路过富士康郑州园区其他厂区门口时,她见到了更长的队伍。戴着口罩和厂牌的员工正分成四队,等待进入厂区的第一道体温检测。远远看去,队伍几乎超过百米。“真是一条长龙呀,还没见过排这么长的队。”张芳在拍摄的短视频下面回复说,“(排队的人之间)挺难保持1米距离的”。在张芳印象中,以前上班时也会排队,但通常不会在入口处“积压”这么多人。

对熟悉富士康郑州园区的人而言,相较往日,这并不算是“大场面”。在ID为“郑州富士康招募专员”拍摄的视频中,2019年11月返厂上班的员工密密麻麻,站满了招募中心门外的广场和马路。

“排队比较长并不代表上班的人特别多。”张芳觉得,应该是需要挨个测体温耽误了一些时间,“以前的话刷完厂牌就能进了”,毕竟现在上班的员工数量仍不及平时。她所路过的厂区平日就比较繁忙,包含了测试、包装等多个生产线,但最近几日只开启了2个楼层,“以前不管是哪个楼层的,都拢到一起了”。

已开启的楼层也尚未恢复正常产能,“有个楼层预估的是6条生产线的人力,但实际到岗的人数只能支撑4条线的运行。”张芳上下班时见到的同事慢慢多了起来,但与以前相比尚有不小差距。她所在的宿舍是八人间,到2月26日时也只有3个人回到了厂区。

“还没见过这么安静的富士康呢。”老郑在富士康郑州园区旁边的市场里租了一个摊位,平日卖些女装,光顾的主要是在富士康工作的女工。晚上7时,富士康员工们通常会趁下班后出来逛逛,也是他生意比较兴隆的时候。但最近晚上下班时,营业的饭馆、超市仍不多,上下班的员工也稀稀落落,只有两三个卖烤冷面等小吃的推车旁围了几个人,他自家的摊位还没能开张。

2月21日,富士康郑州园区员工宿舍外,营业的店铺还寥寥无几。图片来源:百度贴吧“豫康吧”。

两周内三次推迟开工,返厂标准放宽,省内高风险区域与外省员工尚不能复工

今年春节假期,“延迟复工”成了富士康郑州园区工人们的关键词。除夕回到家中的张芳原本打算1月29日就返厂上班,但直到24天后,她才终于回到车间。

收到第一条“延迟复工”的通知时,她并没有很意外。1月27日,富士康郑州园区人力资源处宣布,“原定于初四(1月28日)至初八(2月1日)的开工时间均推迟至初十(2月3日)”。

“猜到开工时间要往后推一推。”张芳注意到,她所在村庄的春节气氛已经被疫情改变,村里大喇叭反复提醒着“不要串门拜年”,村口设置了“劝返点”,把控村民进出,“村里都这么严了,厂里肯定不会不管。”

她没想到的是,很快春节假期被再次延长。1月31日,河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知,要求省内企业除防疫物资生产、居民生活物品供应、物流企业外,其他企业复工期限推迟至2月9日以后。当天,人力资源处即表示,开工时间推迟至2月10日,新员工的面试也被推迟。

等到了开工前一天(2月9日),张芳又等到了新的消息,回去复工开始有了区域限制。富士康郑州园区在通知中要求,“目前不在郑州的人员,未接到返岗通知,请暂勿返回;已在郑州人员,未接到返岗通知,暂不入厂。”

两周内连接三条延迟复工的通知,将着急上班的张芳堵在了老家。

转机出现在2月13日,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的一则复工说明让张芳觉得“终于能回去上班了。”根据复工说明,iDPBG(数位产品事业群)郑州厂区正分批次发送复工短信,接到短信的员工可在指定日期回厂报到。

在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次日(2月14日)发布的“第16号通告”中,富士康郑州园区所在区域被划分为疫情轻微区域,区域内符合复工复产条件的企业可“不分时段、不分类型、全面复工、应复尽复。”

并非所有员工都拥有返厂“资格”。等了两天后,张芳在2月15日收到了安排复工的短信。因老家属于“河南省内非疫区”,她按要求隔离7天后可正式复工,“外省非疫区”的员工则需留观14天,而河南省南阳、信阳、驻马店、周口、商丘5个地市及湖北省等地则被列为疫区,该区域员工暂时不能返郑。

收到复工通知后,张芳又为“如何回去”犯了难。“县里到郑州的公交车都停了,平时拉人的私家车也不愿意跑了。”辗转联系后,她找到了一名同样要回去上班的老乡,2月16日坐顺风车回到了厂区。

开始在宿舍隔离的张芳期待着可以正常上班。她当时并不知道复工标准仍在调整,很快,与她来自同一地区的员工没有收到复工短信的也可以回厂,且不必再接受隔离。

2月23日,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发布了新的标准:河南省内被划分为疫情风险等级低、一般及高三种类别,风险等级低与一般区域的员工在按要求提交《个人健康承诺书》与《新冠肺炎健康申报证明》后,第二天可直接上岗;河南省内48个县区被列为高风险区域,与外省员工暂不被接收。

2月26日,复工标准再次调整,河南省内疫情高风险的区域降至14个县市。

进出富士康郑州园区时,员工需经过门岗处的体温测量。图片来源:公众号“富士康郑州科技园”。

返工、新员工奖金加码至“史上最高”5250元,派专车进村接员工

为了尽快恢复正常生产,富士康郑州园区想了不少办法把工人“拉回”车间。

从2月14日被划分为疫情轻微地区,获准“可全面复工”起,富士康郑州园区已接连推出激励奖金制度,刺激老员工和新员工入厂。

在2月14日发布的第一版返岗激励奖金标准中,富士康郑州园区iDPBG事业群宣布,除阳光工场外,将对按时返岗并满足考勤要求的在职员级员工一次性发放3000元奖金。

2月17日,因疫情推迟的河南省内地区面试也重新启动,除疫情较重的信阳、南阳等五地市外,其余区域均可参加,非郑州地区员工需留观7天,留观期每人一间宿舍。参加正式工面试的申请者,正式入职后也可获得3000元奖金。

丰厚的奖金打动了不少人。2月17日面试启动当天,一位自称负责面试接待的工作人员在其拍摄的视频中介绍说,前来面试的新员工将近3000人,原来准备的宿舍已几乎住满,自2月18日起只招募无需留观的郑州地区员工。

按照2月19日及此前的返厂标准,除郑州地区员工外,其他区域员工均需隔离,富士康郑州园区遇到了难题:员工返岗数量不足便无法满足生产需求,返岗人数迅速增长后,需要隔离宿舍,又对宿舍数量提出了挑战。

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2月20日发布的“第20号通告”提供了“解题”方法。据通告要求,河南省内除高风险区域外,其他地区员工提供相应材料后便无需隔离。

富士康郑州园区iDPBG事业群2月20日发布通知,员工返岗激励奖金调至5250元。

富士康郑州园区iDPBG事业群2月20日发布通知,对获得内部推荐的新员工的奖励升至5250元。

2月20日,富士康郑州园区加大了返工激励力度,将奖金提升至5250元,并取消了上一版本中“先到先得,满额即停”的规定。

按照最新版的激励标准,2月29日前上岗出勤的员工,在职满60天即可获得3250元,满90天后另获2000元,总计5250元。2月29日前返厂未出勤的员工在3月18日上岗后也适用该标准。iDPBG厂区的内部推荐奖金也被提至“有史以来最高”,得到内部推荐并成功被录取的新员工,在职满90天后,也可获得5250元奖金。

返岗奖金加码,刺激了员工的返厂热情,但对许多人而言,交通问题还是一大困扰。在富士康郑州园区员工聚集的贴吧内,有不少员工发帖称,“接到复工通知了,但是村里还在封路,不让进出”。

即便走出了自家村口,前往郑州的道路仍有“路障”。据《河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分区分级做好交通运输保障工作的命令》,郑州市被列为交通管控一类地区,实施“内防扩散、外防输出、严格管控”策略,不少县市与郑州间的城际公交尚未完全恢复。

但让一些员工意外的是,他们竟在村里大喇叭的广播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通知他们可到村镇口坐“包车”返厂,“全村都知道我在富士康工作了”。还有员工表示,接到了村干部的电话,询问自己是否能按时返回富士康,并表示可以统一乘车前往。

郑州市官方的“第20号通告”也对农民工返厂作出新规定:疫情防控期间,各县(市、区)政府及开发区管委会采取“企业-驻地”点对点专车服务方式,免费为返岗员工提供运输保障。

在亟待员工返岗的富士康,“包车接送员工”被迅速应用。在《河南日报》、登封网等媒体报道中,已有不少地区采用这一方式。据其报道,河南省中牟县韩寺镇组织专车运送富士康员工,通过该方式返厂的员工为2173名,登封市12个乡镇的富士康员工也在各乡镇搭乘返岗专车,316名员工借此回郑。

2月25日上午,富士康郑州园区的激励奖金再度增加。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发布“疫情期间薪资支付说明”,表示iDPBG厂区的出勤员工在2月10日至2月29日每天可多获60元奖金。

河南省登封市组织包车运送员工前往富士康郑州园区。图片来源:公众号“富士康郑州科技园”。

返厂单间隔离,进厂先测体温,每天只发一个口罩,食堂单桌用餐

回到厂区的员工正适应着疫情对日常生活的改变。

2月16日刚返厂时,张芳还是有点忐忑,“感觉来的人不多,大概只有30多个”。她被统一分配至员工宿舍隔离,每人一间宿舍,每天都需要测量体温并在员工APP“爱口袋”上填报,饭菜由公司统一提供,送到一楼,由各楼层的组长领取再发放给每个人。除了到茶水间接热水和领饭外,她基本没有出过房门。每次吃饭前,她通常会先拍个短视频,“找点事情做,感觉时间也能过得快一些。”

按照张芳返厂时的报到要求,非郑州地区的员工均需隔离。据《河南日报》报道,富士康郑州园区之一的航空港实验区设置有3个隔离区,共计可容纳10000人,截至2月21日已入住约6000人。

解除隔离后,张芳第一时间去超市逛了逛,打算备点食品和生活用品。她所在的宿舍周边仅有两三家超市开门,超市门口也需排队测量体温,速食区的大多数货架都还很空,零散地放着几袋食物,她最后买了几袋泡面回去,当作下班后的晚餐。“现在饭馆基本上还都没开门,听同事说只有一家胡辣汤开门了,但只能打包带走,我也没找到。”张芳告诉《凤凰周刊》。

家在郑州本地的刘园更早感受到了厂里的变化。2月16日报到后,因为无需隔离,她第二天便回到原来的车间工作。

最近这段时间,进入厂区时需要先测量体温,厂区通知说超过37.2摄氏度便禁止入内,通过后还要在厂区空旷处集合,等待统一进入车间。

车间门口贴着一张公告,写着“疫情期间,禁止聚众聊天,人与人之间保持间隔1.2米”。在进车间前,刘园排队领到了每天配发的仅有的一个口罩。

吃饭时间也变得有些特殊,原本热闹的员工餐厅如今人少了许多。据“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消息,员工需要按小组集合后,分批次错开时间就餐。刘园注意到,餐厅里悬挂着“疫情当前,严守公司制度”的红色横幅,每人单独一张桌子,其余的三个座椅被黄色胶带封住,基本没什么人讲话,大家都是匆匆吃完后赶快戴上口罩。摘口罩时,她总是小心取下并折叠好,“毕竟一天只发一个”。

2月25日中午,富士康郑州园区的员工到餐厅用餐。往日人满为患的餐厅,现在变得冷冷清清。

而在张芳所在厂区的餐厅里,餐桌仍旧供4人用餐,只是桌面上放置了一个“十字”隔板,隔在对面和相邻吃饭的两个人中间。饭菜供应也更为简单,“以前是想吃啥买啥,现在是有啥吃啥。”张芳介绍说,“每顿是固定的两个菜,吃饭时排队领走就行了。”

最近两天,刘园觉得在厂区里遇到的人明显多了,“有点像春节前快放假的时候”,但不同的是,大家都戴着口罩,遇到熟人也不再走上前打招呼了,“心里还是有点怕吧。”

她手机里还留着“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官方微博2月15日发布的一条微博的截图,那条微博写着“航空港实验区唯一一名确诊患者系张庄办事处大关庄村人,已治愈出院”。张庄距离她上班的园区不过2公里左右,在这天,她收到了返岗报到的通知。

而河南省外的员工仍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到厂区,正常上班。

2月22日,公众号“iPEBG华中人资”曾发布通知表示,河南省内高风险区域员工如果愿意入住公司隔离宿舍,可返厂隔离。但第二天,“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发布的复工通知显示,高风险区域员工暂不被接收。有人留言询问,“高风险区域什么时候可以报到?”该公众号回复说:“暂不安排报到,等通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