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要向 Google 动手了?
科技

华为要向 Google 动手了?

2020年02月25日 21:08:08
来源:虎嗅网

实体清单事件,催生了华为一篮子“备胎计划”。

而在这其中,系统生态可能是华为庞大的备胎计划中最关键、也是最关键的一环——

鸿蒙的规划是以十年为单位的,而眼下对于消费者业务来说,更重要的一环是 HMS,也就是 Google 服务的替代品。

一盘大棋

去年 5 月,Google 在“实体清单”事件的影响下,暂停向华为手机提供 GMS(Google Mobile Service)服务。受此限制,华为在海外市场出售的手机,在原厂设定下将不能使用 Gmail、YouTube、Google Pay、地图、云盘等服务。

GMS 的缺失,对于海外市场是存在明显影响的,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海外销量骤跌。眼见恢复无望,华为选择了上马备胎计划,也就是 HMS。

过去一段时间,HMS 已经进行过几轮内测,在 2 月 24 日巴塞罗那的发布会上,华为正式推出了 HUAWEI AppGallery 和 HMS 战略。

根据华为的说法,HMS Core 目前已迭代至 4.0 版本,月活在 2019 年 6 月已经增长至 5.3 亿,同期平台注册开发者已达 91 万,融入 HMS Core 体系的 App 数量增至 4.3 万,HMS Core 目前已在全球170 多个国家得到应用。

华为甚至表示,通过9年的运营,华为应用市场已经成为全球前三的应用市场之一。

应用市场是一切应用与服务的入口,也是平台的基础。开发者采用平台提供的底层能力来开发应用,然后在商店上架,消费者下载,这是很成熟的一套流程,华为将自己放在了和 Google 与苹果同等的位置上。

而 HMS 对标的则是 GMS,为开发者提供底层能力。

HMS 包含了应用、服务、开发能力等多个部分,而HMS Apps 则包括华为云空间、华为智能助手、华为应用市场、华为钱包、华为天际通、华为视频、华为音乐、华为阅读、华为主题和生活服务等应用程序。

HMS Core Kit 允许开发人员访问 24 个 HMS Core 套件,55 个服务和 997 个 API。包括支付、登录、游戏、推送、地图、定位等等。

为了推广 HMS,华为仍然选择“砸钱”的方式。

从那些有可能发展自己独立生态的国家和地区入手,余承东在发布会上宣布启动 10 亿美元“耀星”计划,号召全球开发者选择 HMS 为底层开发 App,此次发布会,也是一次大型的“招商大会”。

另外,华为此前已经在俄罗斯投入 1000 万美元吸引当地的开发者(俄罗斯有自己的搜索巨头yandex),也与印度的软件厂商以及土耳其运营商达成了部分合作。

华为这场发布会结束后,荣耀马上接班,面向欧洲市场发布了 V30 Pro 手机及 9X 两款产品,内置了HMS 和AppGallery 应用商店,这也是荣耀海外的第一款内置 HMS 服务手机。

从短期来看,HMS 要拯救的,是华为海外市场的实际表现。当务之急是解决一些 GMS 基础能力无法使用导致的问题。

而从长期来看,HMS 也承载着华为的生态梦,华为的最终目标,是希望能实现 Google 的 AOSP+GMS 这样的系统加服务的全布局。

余承东在 2020 年的新年信上曾提出:海外云服务以生态和体验为核心,不追求短期商业利益,用几年时间逐步恢复海外业务总量,同时加快构筑 HMS Core 能力,打牢生态基础。

这样来看,HMS 被放在了相当高的战略层级上。

为了发展HMS,华为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二级部门——全球生态发展部,归属消费者BG。无论是从实际意义,还是眼下华为的宣传重点来看,HMS 都已经超越鸿蒙,成为了华为的头等大事。

不过,GMS 不只是 Google 自家的全家桶那么简单,由于 Android 被 Google 把控,尽管 AOSP 已经提供了绝大多数的底层能力,但一些功能仍然需要 GMS 的支持,比如数据的同步(手机备份、云盘等),信息的推送(GMS 能提供类似 iOS 的统一推送)等等,包括现在 Google 也会把一些安全更新通过 Google Play 推送。

由于没有 Android 的掌控权,HMS 肯定不像 GMS 那样能够对 Android 的体验造成巨大影响,这也是 HMS 先天的一个短板,是鸿蒙需要解决的问题。

Google 甩锅

尽管明面上 GMS 已经和华为无缘,但由于 Android 系统的开放性,对于一些爱琢磨的用户来说, 总有解决的办法。通过刷机、自己安装等方式,还是可以使用 Google 的服务的。

Google 近日针对这一现象,以及禁令的相关内容进行了官方回复,Android 和 Google Play 的法律总监 Tristan Ostrowski 发表的文章,解释了一些具体细节:

首先,Google 方面表示,在 2019 年 5 月 16 日及之前上市的华为手机,目前还是能收到安全更新与Google应用和服务的更新,这也是基本的售后支持。

而在这之后上市的华为手机,则属于未经认证的设备,无法使用 Google 的软件,也无法对这些设备进行安全检查,无法在上面预装 Google 的安全软件 Play Protect。

其次,关于 Google 自家的应用,Ostrowski 劝诫用户不要试图将 Google 的软件和服务通过其他手段安装到那些未经认证的设备上,Google 无法保证用户自行安装的应用程序不存在恶意软件等问题。

换句话说,禁令发布后上市的华为手机,Google 不提供服务,也不提供安全更新等后续支持。

如果你通过某些非官方的手段安装了 GMS,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用户自己承担风险。这是一种”甩锅机制“,但也合情合理,毕竟是非官方的操作。

虽然Google 看起来有点强硬,但被迫断供后,其实自己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毕竟少了华为这样的大客户。

目前,GMS 是 Google 通过开源的 Android 获利的主要方式。根据 Google 官方提供的说明,每台移动终端设备的 GMS 授权费用为 40 美元,选择完全搭载 Google 全家桶可以免去授权费,但这也就变相为 Google 带来了广告等收入。

余承东在发布会结尾,依然感谢了 Google,并表示过去以及未来,都将携手共建安卓生态,对于 HMS 与 GMS 的关系,华为表示一个手机既可以有 HMS,也可以有 GMS,而非替代关系。

但 HMS 显然是动了 Google 的蛋糕。

AOSP 是开源的,Google 管不着,但由于推出了 HMS ,现在二者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竞合状态,如果禁令持续得更久,经过几年的发展,说不定华为还真有了不用 GMS 的底气,哪怕体验上差了一点。

另外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是,欧盟一直认为 Google 在 GMS 上存在垄断,无论是罚款还是勒令调整,已经对 Google 动了好几次刀。

为了反垄断,欧盟一直想扶持一个能够制衡 Google 的生态,它也许会是 HMS,也许会是华为、小米、OPPO、vivo四大国产手机厂商正联手打造的一个应用平台——“全球开发者服务联盟”(GDSA)。

产业受益?

HMS 承载了华为的生态梦,同时,也让合作伙伴看到了机会。正如你所看到的,和 Google 的全家桶不同的是,华为选择的是构建合作体系。

图片来源见水印

比如语音采用的是科大讯飞的方案,地图定位是四维图新和超图,阅读的合作伙伴是掌阅等科技企业。在 TWS 和 GaN 之后,华为又掀起了一波“HMS 概念股”,多家公司因 HMS 应声上涨。

华为整个合作生态分为技术和内容两部分,一些为华为提供底层的技术能力,一些为华为提供内容和应用。华为的出货量,决定合作伙伴的服务可以触达数量可观的用户,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海外用户。部分服务国内外版本可能有所不同,比如地图和定位,海外版本的合作伙伴就是荷兰数字地图公司 TomTom,但这依然是一个可见的机会。

但显然HMS 还在蹒跚学步的阶段,前景扑朔。如果从乐观的角度来解读,那就是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安信证券认为,随着HMS在全球大力推广,华为商店有10倍以上的增长空间,HMS生态内公司将显著获益。因此,他们持续推荐与华为在各个细分领域进行深度合作的行业龙头:四维图新、科大讯飞、梦网集团、中科创达、网达软件、诚迈科技、掌阅科技等中国技术公司。

民生证券则指出,华为 HMS 不仅能够为生态内 App 开发商提供庞大的月活量,而且有利于国内 App 进军全球市场,同时也将提升 App 开发商的盈利能力。他们建议投资者关注在开发服务、应用软件和信息安全领域与华为保持密切合作关系的公司。

譬如,超图软件是华为数字平台“沃土”的 GIS(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能力的提供方,主要应用于智慧城市、智慧园区等场景。

科大讯飞曾在2018年5月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公有云服务、ICT 基础设施产品、智能终端以及办公四大领域进行合作。从 Mate 10 起,华为开始搭载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

掌阅科技为华为阅读应用提供主要的内容源,二者UI 几乎相同,华为阅读的应用中可以绑定掌阅账号。

金山办公曾在2019年7月加入“华为云鲲鹏凌云伙伴计划”,双方合作主要集中在 WPS 上。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即便之后合作关系恢复,经过这么一回折腾的华为,也会意识到把牌攥在自己手里的重要性,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会逐渐开始加强控制权,尤其是系统生态这么核心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