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跌下神坛又怎样?
科技

孙正义,跌下神坛又怎样?

2020年01月14日 13:12:31
来源:冰汝看美国

最近所有和软银相关的新闻,没有一条是好消息。2019年,孙正义因为WeWork与Uber成了投资圈里面的段子,到了2020年,孙正义与软银的“水逆”依然没有结束,1月份才刚刚第二周,软银控股的连锁酒店OYO在中国以及大本营印度开始大面积裁员。

新年伊始孙正义与软银麻烦不断

OYO大面积裁员 软银流年不利

据来自彭博社的消息,OYO酒店将会在中国的1.2万员工中裁掉5%,同时在印度的1万名员工中裁掉12%,此外OYO还会在未来三到四个月内继续在印度裁员1200人。

OYO并不提供酒店管理服务, 而要求加盟酒店使用统一的品牌设计和硬件标准

就在几个月前,OYO还是软银集团“皇冠上的明珠”。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已经向OYO投资共计15亿美元,并将其估值推到100亿美元。此外OYO背后的投资者还包括Airbnb、红杉资本,美国光速投资等。

OYO通过最低4美元的房间价格,迅速抢占市场,同时OYO与酒店签下独家协议,由OYO出钱来保证每家酒店有足够多的“优惠房间”。但是廉价的房间带来的是糟糕的客户体验,在2万多家的OYO加盟酒店中,几乎每天都有客户反馈服务和体验差,这直接损害了OYO的声誉。

OYO在大本营印度的廉价酒店

目前OYO将开始战略上的全线退缩,但已经和各家合作酒店签下的协议让他们骑虎难下,各种毁约门的抗议声中,OYO的退场显得非常难看。

OYO在印度遭到抗议

机器人做Pizza裁员更狠

OYO的裁员是孙正义遭遇的又一次挫折,最近另一家由软银主要投资的机器人做披萨Zume则进行了更大刀阔斧的裁员。虽然Zume“只裁掉”360人,但占了公司全部员工的50%,并且Zemu将会关闭让他们在硅谷声名鹊起的“机器人自动制作Pizza以及配送”业务。

机器人做的披萨

仅仅两个月前,Zume还在以40亿美元的潜在估值筹集新资金,号称要做“云厨房”以及“食物届的亚马逊”。但在过去一年里,投资者已将关注点从“不惜一切代价的增长”转移到了更清晰的盈利前景上,这意味着,比起一味的“烧钱扩张”,利润或者是盈利点的兑现时间,已经比所谓的“故事”和概念更为重要。 孙正义在2018年时向Zume投资了3.75亿美元,并且直接将这家披萨初创公司的市值推到10亿美元。根据美国创业分析公司Pitchbook的数据,在软银投资之前,Zume的估值仅为2.18亿美元,而此前的总筹资额仅仅为7100万美元。

Zume的新卖点是披萨盒

目前Zume公司在产品包装部门开放了100个岗位,而被解雇的可以重新申请。据悉,Zume公司拥有着多项包装专利:包装盒由包装用品是由可持续收获的植物纤维制成的,这种材料属于工业可堆肥材料,而必胜客一直在测试Zume提供的圆形盒子。不过披萨都卖不好,换成环保 披萨盒的故事,投资人会为了这个故事继续投入大把的钞票吗?Uber股价暴跌的打击

2019年的5月,Uber在美股IPO,上市首日就下跌了7.6%,从41.6美元掉到了37.1美元,总市值为697亿美元,而Uber的最高估值一度超过了1200亿美元。

而当Uber对于内部投资人的180天禁售期结束后,Uber的股价几乎遭遇腰斩,一度跌到了25.6美元。12月份,Uber的创始人卡兰尼克将手中的股票全部抛售,套现25亿美元,直接清盘。

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抛光股票出局

就在1年前,孙正义以77亿美元收购Uber 15%的股份时,他还表示自己找到了当年投资阿里时候的感觉。孙正义在Uber于2018年遭遇危机的时候,以7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15%的股份,当时孙正义趁着Uber内部动荡,趁火打劫要求入股。

第一次遭到Uber拒绝后,孙正义发出公开警告,如果Uber不接受软银的投资,那么将会用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权利投资并支持其竞争对手Lyft。

uber上市后,股价一度腰斩

盼到Uber上市之后,公司在3个月内三轮裁员,裁掉了总共1000多人。7月30日首轮裁员,影响团队的1/3被裁,总共400人;9月份,产品与技术研发团队总共裁员435人,占两个团队的10%,10月15日,“雨露均沾”,从Uber Eats(外卖),自动驾驶,HR的绩效与招聘部门,安全部门以及平台涉事部门裁员350人。

时至发稿时,Uber市值580亿,比起IPO时的近700亿,蒸发了120亿。更有趣的是,孙正义除了投资Uber之外,还在中国市场投资了滴滴,在印度市场投资了Ola。这些都是Uber的直接对手,孙正义打出的左右互搏这一招也令人难以理解...

打车软件Uber和Ola在印度市场互掐

这就好比孙正义把鸡蛋放进了两个篮子里面,但是如今这两个篮子撞在了一起...虽然最终孙正义促成了滴滴与Uber中国的合并,但印度市场Ola与Uber的竞争关系还在。根据2020年最新的消息,印度的“滴滴”Ola公司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裁员...

WeWork的崩溃沦为笑柄

相比起Uber的亏损而言,孙正义最大的失败,莫过于对WeWork的投资:美国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Work上市失败这一事件终结了日本软银集团和孙正义几十年以来的投资神话,孙正义过去大手笔的投资策略受到各界批评和质疑。

2019年10月份,WeWork上市失败,估值雪崩,470亿美元的估值转眼便只剩下78亿美元,剩下一个零头。福布斯杂志一度将WeWork的估值调至28亿美元,一个巨大的泡泡被戳破之后,水花四溅。孙正义也罕见地低头,称“对诺依曼(WeWork创始人)的错判是自己犯的最大的错误”。

不过最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孙正义承认WeWork变成了怪物后,却把怪物买回家了...WeWork宣布,与软银达成了价值95亿美元的救助协议,软银为此获得WeWork80%的股份及控制权,WeWork将成为软银的关联公司,但不是子公司。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带着17亿美元的“遣散费”离场:所以,软银一共花了了150亿美元,买下了一个价值80亿美元公司不到80%的股份。

亦师亦友的柳井正退场

孙正义对于WeWork的一系列误判,最终在公司内部引发了连锁反应:与孙正义并肩作战了18年的好兄弟,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选择与他分道扬镳。柳井正对外公布说,因为要专注于运营自己的公司,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柳井正的离场,或多或少都是夹带了感情色彩:作为孙正义最重要的盟友,柳井正是软银内部少有的敢跟孙唱反调的人。

柳井正是软银内部孙正义唱反调的人

软银集团在2019年进行财务总结时,年底总计亏损76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孙正义从2019年以来,从“衣(优衣库)食(Zume)住(OYO)行(Uber)”的四条战线的全部溃败。与子同袍的柳井正大孙正义8岁,在软银集团内部,与孙正义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与出身服装零售业,风格稳扎稳打的柳井正不同,在国外学过经济的孙正义擅长并购和投资,冒险精神十足。

2016年12月特朗普当选后,孙正义承诺在美国创造五万个工作岗位

孙正义被誉为“日本巴菲特”,但是他与巴菲特,除了目光长远以外,似乎在投资理念上的相似之处并不多。巴菲特以价值投资方法而闻名,但孙正义因押注可能在几十年内改变世界的大赌注而闻名。 巴菲特选择估值不高的公司;孙正义则竭力提升公司估值。 巴菲特的投资组合缺乏高科技,而孙正义的投资组合充满了技术颠覆者。

2017年的8月,柳井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孙正义,他认为孙正义有个坏毛病,就是兴趣点不断变化:“这也想干,那也想干,软银已经是个大企业了,就不应该总说大话了”,但柳井正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这也是孙正义的魅力所在”。

孙正义:做过一天首富的人

1995年,孙正义将目光瞄准了互联网行业,他成立了两只10亿美元的风险基金,向刚刚成立的雅虎投入1亿美元。1999年,和马云只谈了10分钟,孙正义就决定拿出2000万美元投资阿里巴巴。

孙正义封神的一次投资

孙正义16岁的时候,受到了日本麦当劳前董事长藤田田的深刻影响。当时藤田田写了一本畅销书叫做《犹太人经商法》。

年少的孙正义觉得写这本书的人,一定很厉害。于是他拿起电话打给麦当劳,求见藤田田。一个16岁的少年要见麦当劳董事长谈何容易。电话那头根本没人理他。孙正义说自己至少打了得有60通电话,缠着藤田田不同的助理,试图说服他们。最后孙正义嫌长途电话费太贵了,自己干脆买了张机票飞去了东京。最终,孙正义如愿以偿,他和藤田田面对面聊了15分钟,而这15分钟改变了他的一生。孙正义问藤田田:我该做些什么生意?藤田田回答说:不要看过去的工业,要关注未来的工业,计算机应该是你要进军的行业,如果我是你,我就学计算机!

后来孙正义人生开挂的故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比如19岁的时候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电子字典,并卖给了夏普,赚的人生第一桶金170万美元。然后把日本二手游戏机进口到美国,又转了150万美元。

孙正义曾经回顾过自己一夜暴富的故事:“在2000年前的互联网革命的时,我只花了3天的时间,就超过了比尔盖茨的财富,变成了世界第一富豪。我个人的财产1周涨100亿美元,但是3天就结束了,软银股价在1年内跌了99%,2000亿美元跌成了20亿美元。” 互联网泡沫的全速消退,让孙正义损失惨重。与此相比,Uber, Wework和OYO输得好像还不算太惨烈。

孙正义与Wework创始人诺依曼

20年之后,孙正义如法炮制,再次出手的他一次就对Wework投资44亿美元。当时的WeWork顶着全球第五大初创公司的光环。市场传言,WeWork联合创始人及前CEO亚当·诺依曼带着孙正义在WeWork总部周围逛了12分钟,就拿到了44亿美元的巨资。这也是当时风险投资公司对初创企业最大的单笔投资之一。

我们凡夫俗子在复盘时,回顾这个在投资行业做到最顶级的人,他的成功与失败都不是偶然。回顾来看看孙正义的失败点,其实规律不难总结。孙正义非常看好共享互联网:无论是WeWork,Uber还是OYO,这些都属于极有潜力的新创科技公司,孙正义会先给出这类公司极高的估值,然后拿出几亿美元的投资,获取公司的10%-20%的股份,把公司的估值推到极高,再介入公司运营,让这些被投资公司与软银集团共同合作。

但是这一类公司的通病在于:“见钱眼开”。拿到大笔投资之后,心态就彻底变了...公司的创始人开始觉得自己“战无不胜”,并且把大笔的资金投入到“不惜一切代价的高速增长”上,而放弃了本来该踏踏实实前进的运营模式上。通过“概念”和“故事”开始成为媒体的新宠,而忽视本来公司基因该建设与成长的方向。

1000亿的愿景基金挥霍殆尽

与20年前一样,孙正义继续像一个手持筹码的精明赌家,信心满满地踏入他熟悉的游戏。不过,这次他的愿景基金(Softband Vision Fund)“筹码”高达1000亿,这也让他投起资来底气十足。软银仅凭向投资者收取的 0.7%至1.3% 的服务费,一年下来也能赚上 10 亿美元。

愿景基金亚洲版图

远景基金撒出去的资金分布

不过大众显然忽略了协议中的重要一项:愿景基金尽管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但还没有强大到让投资人白白送钱给你。事实上,孙正义这 1000 亿美元筹得并不容易,除了日本银行与中东的基金之外,有 423 亿美元的资金属于债务融资。这意味着有将近一半的投资额度,不要软银的盈利分成,而是连续十二年收取 7% 的利息。

软银的愿景基金背后有来自中东的财阀

利益是互惠的,没有哪家银行会对于始终失败的投资充满信心。一直坚定地站在软银背后的日本银行家们也开始重新审视软银乃至孙正义。这些银行的高管们普遍反映,他们对这位亿万富翁管理软银以及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做法产生了疑虑。在近40年的时间里,日本银行业给软银和愿景基金提供的贷款超过150亿美元。

在去年11月的说明会上,孙正义低头为WeWork的投资失误道歉。他承认“这是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但他并不认为自己的投资策略需要调整。

眼看自己的第一期基本上玩脱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孙正义对于投资的决心。他开始筹备的愿景基金第二期1000亿美元将会继续流入人工智能中。孙正义非常看好人工智能,并坚持着自己的老观点。“20年前,当我投资互联网公司时,人们说这是一个泡沫,但现在,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中有七家是互联网公司。”

如果1000亿不够用,那就再来1000亿

这一点和柳井正的想法是一致的。柳井正说过:“你可以一胜九败,但不容许一蹶不振的失败。”也许,这十家公司里面就有一个会变成下一个阿里巴巴。而这仅仅是14年来孙正义与软银集团第一次的亏损,媒体也只能看到眼前的故事,并把故事呈现给读者们。至于孙正义的成与败,除了他自己之外,大家都在等着时间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