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用户账号莫名成刷量工具,流量困境之下急需新故事
科技

微博用户账号莫名成刷量工具,流量困境之下急需新故事

2019年11月14日 08:18:28
来源:蓝鲸TMT

蓝鲸TMT记者 新月

一直以来,因为流量而引发的种种问题和相关投诉都是微博的一块心病。不久前,微博大V数据造假一事让微博陷入舆论漩涡。但有些人可能不会想到,也许在无意识间,自己也会“被动”成为类似事件中的参与者。

近期有用户向蓝鲸TMT记者反映称,自己的账号频繁且莫名为一些未曾关注或联系过的微博账号点赞,且在历史登陆记录中发现异地登陆的情况。除此之外尚未发现其他的损失。

用户微博账号异常的背后,往往难以寻觅到“真凶”,这不仅意味着用户的账号隐私时时刻刻面临着泄露危机,更让人难以及时察觉,而仅仅依靠事后开启多重验证或许只是亡羊补牢。以上种种问题的根源都指向了流量,而在层出不穷的流量问题背后,微博是否会遭到流量反噬,以及是否有与之对应的机制和举措成了关键。

业内普遍认为,在当下的时间节点,微博所展现出的种种刷流量带来的问题,暴露出这款老牌社交产品在尝试突破瓶颈时所遇到的困境,此时的微博很有必要向外界讲述新的故事。

谁在用微博用户的账号刷流量

微博用户小光告诉蓝鲸TMT记者,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自己的账号成为了别人刷流量的工具。在近期英雄联盟S9赛事期间,这种现象尤其凸出并为她带来烦恼。

“每次到IG这些俱乐部的比赛,我的微博就要被买赞,去给一些我从来都没有关注过的电竞微博账号、参与过的微博话题或者电竞新闻点赞。”小光向记者提供的微博截图显示,在11月2号前后,其微博分别为多个官方认证为知名游戏博主的账号点赞,这批游戏博主普遍都拥有“百万级”的粉丝数。

小光被动参与的这些微博中同样还有其他的疑点,比如微博的转发评论与点赞数量不成比例。这更加深了她对这些微博涉嫌刷流量的怀疑。事实上,当她去查看过往登陆时,发现自己的上一次登陆地点竟然是在河南,而她本人一直都没有离开深圳。

记者发现,类似这类案例在微博上非常容易找到,对被盗刷的用户而言主要有两方面危害,刷流量是其一,隐私成为透明是其二。用户在微博上浏览的一切信息、所有的聊天记录,都可能正在被另一个陌生人“偷窥”,这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

而此事所暴露出的疑点也有不少。从微博本身的机制来说,多数用户在登陆之后账号就保持着在线状态,若未开启双重登陆验证,便难以察觉到异常的登陆行为。而这些盗号刷流量的背后,是否也暴露出可能的漏洞?

对此,蓝鲸TMT记者联系到微博方面相关人士,对方回应称,早在2018年就了解到有关微博账号异常点赞的问题,当时微博发布公告回应称,用户出现此类情况的原因在于接入了不安全的网络遭到劫持;并对经排查后所发现的228个账号予以了永久禁言禁被关注的处置。但如今来看,屡禁不绝的现象背后灰色产业难以斩断。

虽然,在淘宝上刷流量的关键词无法搜到任何结果,但是在其他的部分社交软件上,搜索刷赞,刷流量依然可以找到大量的群组。记者在其中一个群内,以对买流量感兴趣为由从一位群内推销人员处暗访得知,如今微博的流量买卖仍然风生水起。

“现在粉丝、评论、点赞都可以刷。如果是点赞的话,100个赞6块钱。”该推销人员告知,点赞的账号都有动态,且不是运营人员所发,而是账号自己所发,这其中包含部分机器人。对于这种盗刷甚至盗号可能带来的风险,对方并没有太过担心。

流量的多少决定了一个账号的影响力。在微博,抖音,快手等几大社交平台上,这种影响力经转化之后就与广告主的多少及质量挂钩。对于刷流量的行为,无论是舆论还是平台,都在施展高压,但依然有人铤而走险。

今年5月,互联网法院判决了国内首例刷流量案,一方是借刷流量牟利却拒不付钱结算的游戏公司,另一方则是债主。二者在法院上演一处闹剧。不久前,张雨晗刷流量一事更是出现了数百万的播放却0销量的情况。10月19日,新浪微博发布公告称对该账号予以关停。

流量困境之下,微博急需新故事

自2009年开始内测以来,微博已经走完了它的第一个十年。第一个十年之后,微博产品本身还具备哪些增长点,又能利用所沉淀下来的社交基础讲些怎样的新故事,是资本市场最为关注的。业内普遍认为,在当下的时间节点,微博所展现出的种种刷流量带来的问题,暴露出这款老牌社交产品在尝试突破瓶颈时所遇到的困境,此时的微博很有必要向外界讲述新的故事。

实际上,为了继续争夺未来的社交舞台,微博在近期接连推出了两款新产品:主打图片社交,被外界拿来与Instagram进行对标的“绿洲”,以及主打3D时尚社交的“ADA社区”。但在外界看来,两者能否继续承载起微博的野心暂时难以判定,毕竟,绿洲在内测推出时曾一度风靡朋友圈,但这样的热度正如此前的多闪等社交产品,都只是短暂的爆火。

因此,重新审视微博或许更加稳妥。社交产品在变现上通常主要依靠的是广告和电商。但微博优选与微博橱窗的功能并不能让平台生态出现类似“快手老铁”带货等感觉,因此与广告之间紧密的联系导致了微博目前所遇到的部分困境。

在2019年8月的二季度报中,微博交出的答卷看似满意:净营收4.318亿美元,同比增长1.2%;月活用户达到4.86亿,比同期净增长约5500万,平均日活达到2.11亿,比同期净增长约2100万。对于微博来说,经历了多年能保持住用户的增长实属不易。

然而结合过去7个季度的财务数据来看,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到2019年的第二季度,每季度的同比增长速度分别为43.7%,27.6%,14.0%以及1.2%,增长放缓。从环比增速来看,2019年第二季度的环比增速幅度为8.2%,而去年同期为21.9%。

在今年二季度财报发布后,微博首席执行官王高飞曾表示,商业化方面,微博将充分把握广告产品向移动、社交和多媒体化的持续演进,为广告主提供独特的社交营销价值。2018年11月,王高飞确认了一直播产品的收购;今年8月,微博与优酷合作,将超华打入优酷产品,同时优酷视频可以直接在微博分享。通过多种举措,微博试图强化流量的营销与变现。

但整个互联网行业在广告上都面临着寒冬的局面,依赖搜索的百度如此,对于微博这种大V带头的平台来说,更渴望流量。这从某种意义上为刷流量提供了“温床”,显然,刷流量一事存在已久,但彻底根绝却存在很大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