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深陷“欠薪门”:昔日资本宠儿,如今走向何方?
科技

汉能深陷“欠薪门”:昔日资本宠儿,如今走向何方?

2019年10月10日 18:58:49
来源:钛媒体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北京时间2019年10月9日上午9时许,约200余名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员工,聚集在该公司位于朝阳区安立路的总部讨薪,现场维权声势浩大,吸引了不少当地记者的采访。

据悉,汉能从5月份开始欠薪,大面积欠薪则从7月开始,汉能将每月5号的发薪日调整为28号后,6月、7月的工资截至目前仍没有发放。无奈之下,不得不采取这种方法要回“血汗钱”。

汉能集团,全名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有三个主要的公司平台,分别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钛媒体了解到,此次欠薪风波涉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和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

据《蓝鲸财经》报道,当天下午2时左右,汉能集团董事局办公室高级助理杨靖,曾代表汉能集团与讨薪职工沟通,杨靖提出先对在场职工的人员名单和欠费总额进行统计,此后将上报公司商讨解决方案,争取部分发放。不过由于双方就补偿一事未能达成一致,此次沟通以失败告终。

汉能集团曾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港股市值最高达到3000亿,如今连员工薪资都发不出来,它到底经历了什么?这恐怕还要从10年前说起。

汉能薄膜发电停盘数年,集团陷入现金流动性紧张困境

自2009年起,汉能投资超过100亿美元,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2011年,汉能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并在2014年8月26日正式更名为汉能薄膜发电。

起初,新兴薄膜发电产业让汉能一飞冲天。2014年5月,汉能股价尚不及2元港币,到2015年3月5日,股价迅速飙升至最高点9.07港元,整体涨幅接近5倍,市值一度达到3000亿港元。汉能创始人李河君也凭借1600亿的身价力压王健林、马云等人,一度成为当时的中国首富。

2011~2014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净利润分别达到7.2亿港元、13.2亿港元、20.2亿港元、33.1亿港元,其强劲业绩令市场为之侧目。

风云变幻,仅在一瞬间。

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突然遭到恶意做空,短短20分钟,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超过1400亿港元市值瞬间蒸发,当日紧急停牌,更引发香港证监会勒令其停止上市公司的股份买卖,并且不得复牌,接受调查。而调查的主因之一,则是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的关联交易,存在“自买自卖”的嫌疑。

自此之后,汉能一蹶不振,停盘、亏损、裁员,市场悲观情绪蔓延,利空尽出。

在停牌三年零三个月之后,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移动能源)发布公告称,将对持有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其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以现金收购或股票置换。私有化之后,公司拟在国内A股上市。

据《财经》报道,退市方案开始以现金或股票置换,但是2019年2月26日,现金方案被放弃,汉能薄膜以私有化换股方式进行,侧面反映出汉能的流动性紧张问题。

直到今年6月份,汉能薄膜才正式从港交所退市,而A股上市时间尚未确定。

值得注意的是,自汉能薄膜停牌后,有关汉能集团旗下水电业务补贴薄膜光伏产业的消息就在业内开始流传。

其中,汉能集团最为优质的资产,即金安桥水电站,其部分股权也出质给银行用以“补血”,可见汉能融资的迫切心情。

据公开报道,今年8月中旬,金安桥水电站被法院强制拍卖了51%的股份,这也意味着每年为汉能提供几十亿元现金收入的超级“印钞机”,也不复存在。

汉能“开源节流”频输血,又迎光伏行业寒冬

汉能这座商业巨舰,为了平稳驶离暴风疾雨的海面,花费了颇多心力“开源节流”。

2018年7月,有媒体爆料称汉能控股集团强制员工购买6亿元的金融产品。据《中国电力网》报道,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面临辞退;高于50%但不能100%完成,可能被降薪。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

不过,汉能对上述爆料发布声明予以否认,称近三年以来从未通过任何方式发行公司债券及其他金融产品,有与汉能合作、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移动能源项目公司,发行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该产品,从未就此产品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

同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修改合同,对大客户事业部业务人员执行“358条款”,按照级别根据个人完成业绩情况只发放工资3000、5000、8000元不等,工资急剧下降导致不少员工被迫离职。

上述“开源节流”的举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汉能的现金流压力,然而行业趋势的变化,却让汉能始料不及,形势变得更加不利。

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据行业发展实际,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

此外,新政还进一步明确要规范分布式光伏发展,今年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即10GW)规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

光伏补贴的叫停,意味着汉能最为核心的光伏产业受到重创。此前,汉能已在四川绵阳、泸州、山西太原、辽宁营口、云南昆明等多地布局“移动能源产业园”。据公开资料显示,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一期工程投资就达到68亿元,这让以往靠政府补贴的汉能叫苦不迭。

而汉能薄膜自身羸弱的盈利能力,也不足以“输血自救”。根据2018年年报,汉能薄膜实现营收212.5亿港元,同比增长2.46倍;净利润为51.93亿港元,同比增长18.9倍,业绩看似比较好看,但经营现金流却为净流出7亿元。

据了解,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此前曾定下几个“小目标”,到2019年底,汉能要实现400亿人民币的盈利,2000亿人民币的销售收入,10000亿人民币的市值;到2022年底,实现400亿美元的盈利,20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10000亿美元的市值。

如今看来,这一宏伟愿景,恐怕就此折戟,汉能的未来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