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来了,金立酷派HTC都想“复活”
科技

5G来了,金立酷派HTC都想“复活”

2019年09月21日 08:02:00
来源:锌刻度

怎一个惨字了得。

9月18日,“卷土重来”的金立手机,正式复出推出K3开启线上预购,售价799元/999元,但截至9月19日晚18时截稿,24小时过去京东旗舰店只有2054人预约购买。而根据第三方数据,2016年,金立手机出货量4500万台,2017年降了一半也还有2600万台。

同样为“复活”努力的还有酷派、HTC、锤子。锤子下嫁字节跳动已算最好结局,锤子科技要迎来新手机的传闻不断;酷派则称将推出26周年版手机;最惨的是全线溃败已多年的HTC——曾推出全球第一款安卓手机G1,力压三星与苹果并驾齐驱的“火腿肠”,最近在俄罗斯推出了十年前风靡的Wildfire 系列E手机,却如同王雪红卸任HTC执行官一样毫无浪花。

“品牌形象已经毁了,信用已经破产了,基本是白扔钱。”一位市场观察人士说,整个手机行业不景气,出货量也在下滑,手机向几个大品牌高度集中,金立酷派们的复活之路,依然前路艰难,看上去更像是垂死挣扎。

不甘心的二股东

金立“死亡”故事,此前已曾被反复提及:这家“中华酷联”(中兴、华为、联想、酷派)时代的一大巨头,曾获得“中国驰名商标”,合作网点超过10万个,进入8个国家运营商网络;在明星刘涛和薛之谦的代言下,2016年手机出货量达4500万台。

到了2017年,因欠供应商欧菲科技6亿元,债务危机爆发。此后,董事长巨额赌博、公司破产、资产变卖、专利拍卖等剧变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踵而至。金立被迫在2018年年底选择破产重组却不顺利,截至目前各债权人都只能向法院申请清算并等待结果。

不过,金立显然并不甘心就这样死亡。9月2日,金立官方微信发布一篇宣传文章,详细介绍了即将推出的新款手机“M11/M11S”基本性能。9月5日,金立官方微博称机型“现已全国同步上市,详情请咨询各地金立经销商、合作卖场、门店。”

在多家媒体报道中,金立14位股东之一、前任董事长刘立荣老乡卢光辉,被视为金立复活操盘手——工商资料显示,卢光辉在金立的持股比例为20.50%,位列第二大股东。腾讯新闻《一线》此前报道称,卢光辉已拿到品牌授权,而“投中网”则称,围绕卢光辉获得品牌授权一事,仍有谜团等待揭晓。

不管卢光辉是否已得到授权,但金立看上去已经走上了复活之路。与它同样选择的还有当年齐名的酷派——9月16日,酷派官方微博突然发布消息,称将要在今年酷派成立26周年之际,发布一款26周年珍藏版手机。

酷派曾是全球第一个推出“双卡双待”手机厂商,还是国内第一款售出商用4G手机的厂商。2012年至2014年,多个市场统计数据显示,酷派彼时是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

接下来,就是收入和销量雪崩。2015年酷派虽与360和乐视都达成了合作,可颓势没有发生任何变化:2016至2018年,酷派年营业收入为79.69亿港元、33.78亿港元、12.77亿港元,业绩连续4年遭到腰斩,股票也在2017年底停牌,市场上几乎看不到任何酷派的手机专卖店。

不过,和金立一样,想要复活酷派手机的,并不是今年1月入主成为CEO的陈家俊,27岁的陈家俊,是地产开发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二公子”,也是目前酷派最大股东(持股17.83%)威日创投有限公司的完全持有人。而是多轮股权变更后,目前持股10.95%的二股东,这个二股东未披露名称,企查查等也无法查询,其身份至今颇为神秘,但业界据称自酷派破产重组以后,二股东一直没有放弃想要复活,才有了酷派重新发布新机的消息。

试图用5G涅槃重生

在金立和酷派高调宣布“复活”之际,曾经远超这两家重量级的HTC,也迎来自己的复活方式:除了最近在俄罗斯推出了十年前风靡的Wildfire 系列E手机,创始人王雪红还卸任CEO职位,将电信巨头Orange前高管伊夫·迈特雷(Yves Maitre)任命为新首席执行官。

风靡一时的HTC

HTC作为安卓阵营曾经的领头羊,一度与苹果并驾齐驱、将三星逼到墙角,但一系列的自行作死行为,比如旷日持久的苹果专利战、机海战术、组织管理差错、高管腐败、忽视大陆市场、延迟上市、配置缺陷等等,最终让它快速衰败,从2011年的2200亿元人民币,下滑到2018年的62亿元人民币,已不及巅峰期的1/30。

在大陆手机市场,HTC被官方宣布“暂时死亡”是在今年5月,当时官微发文称,出于对HTC中国长期经营策略的考量,将暂时关闭HTC手机京东旗舰店和天猫旗舰店。此举标志着HTC在手机领域的失败。

在金立、酷派、HTC大溃败这几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是另一番模样,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1.86亿部,同比下降5.1%。

手机市场下滑趋势并不仅仅在中国市场,且已经维持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同时,市场份额向一线品牌集中的趋势越发明显。那么,HTC、金立、酷派为何还不甘心在手机市场的沉沦?

最大的原因来自5G。

当5G浪潮汹涌来袭,各大厂商纷纷瞄准5G带来的重大机遇,投入重金研发5G智能手机及相关服务,进入2019年下半年,各大手机厂商旗下5G终端产品的发布速度明显加快:中兴、华为、三星、小米、vivo等品牌的5G手机也将于9月起陆续上市。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国内市场将迎来超过20款5G手机,产品出货量有望突破500万台。

金立、酷派等等也是如此,希望用5G来完成翻身——从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到三星、苹果,从“中华酷联”到“华米ov”,每一次新的通讯标准,都会带来手机市场的格局变换,万一5G也能让自己涅槃重生呢?

因此今年7月底,陈家俊就在酷派复牌当天发布的内部信中称,将集中研发与营销力量,尽快发力5G市场。

更早之前,酷派还称将在印度推出旗下首款5G智能手机,酷派表示这款手机也将会是印度市场的第一款5G手机,该机将在印度5G基础设施准备就绪之后第一时间推出,不过这个时间目前还不能确定。

金立的脚步则更快一些,已公布的M11和M11S都是5G手机,借5G东风复活涅槃之心昭然若揭。

不仅是手机行业,5G就像一粒大补丸,不仅让各行各业红眼拼命进入,而且也让不少行业开始回春,比如VR行业——关于VR行业的大额融资事件就一个接一个发生,在2019年上半年,全球VR/AR行业总融资案例达80笔,总融资金额达124.69亿元,同比上升133.3%。

目前,5G被认为是VR行业普及甚至爆发的关键,在所有等待5G+VR起跑的人中,HTC显然是最为迫切的一个——实际上,从2015年3月正式和游戏公司Valve合作之后,HTC就将扭转业绩下滑的希望放在了VR身上。手机业务卖身谷歌所得到的11亿美元,也绝大多数都花给了VR。

不过,由于VR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HTC并未能依靠VR翻身,不仅2019年Q2季度财报继续亏损,甚至还传出了VR业务造假的丑闻。因此,既然都说5G是VR的时代,那么HTC没理由不把希望寄托在5G身上。据悉,HTC计划在明年第一季度推出5G手机。

5G其实是一个技术专利竞争时代

对于这些复活厂商的前景,目前业界意见不一。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就表示,360、努比亚等手机品牌今年出货量都不多,因为第一梯队外的品牌都等待5G机会,金立等此举也是在为5G蓄势,等明年5G换机潮真正来临,通过运营商销售可能还会有一定的生存空间。

相比HTC和金立,酷派在绑定运营商上可谓熟门熟路——在酷派辉煌的那个年代,深度“绑定”运营商,让酷派手机背靠大树好乘凉,十年一路高歌。后来国内运营商补贴下降,酷派业界下滑严重后转战美国市场,重点也是在跟运营商的合作上。“因为美国手机市场是运营商主导的,一般都是签约套餐配手机,这点可能比较符合酷派的胃口”。

但问题是,现在的手机市场和消费者喜好早已不是几年前,运营商绑定模式早已被互联网运作模式所取代——小米、华为这些互联网基因品牌的强势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明。

从产品本身来看,金立、酷派用来复活的产品定位千元低端机,并无多大亮点。随着华为、荣耀、小米等在内的手机厂商,均频繁发布千元手机产品,酷派和金立的“复活”手机,从产品上来看毫无竞争力。

当然更重要的是,5G其实是一个技术专利竞争时代酷派、金立、HTC并不掌握核心技术和研发,尤其是网络和基站技术,没有自己核心的芯片。HTC当年衰败的开始,就是因为苹果长达两年的技术专利诉讼,但最新在俄罗斯推出的WildfireE系列新品手机,搭载的还是一颗国产自研芯片——紫光展锐虎贲SC9863A八核处理器。

在美国市场以低端手机面目出现的酷派,由于没有核心技术,受制于手机OEM生产方式,其实获得的销售收入很有限,一旦酷派加入5G手机竞争,在美国市场是否会像中兴、华为受到限制,恐怕也是个未知数。

实际上,这并不是手机厂商第一次试图复活。从2017年起,黑莓、夏普、诺基亚等老牌手机厂商纷纷回归,除了诺基亚在最初一年时间内表现有些亮眼之外,其他品牌都未掀起多少浪花。不过,即便是诺基亚,它也至今无法回到过去的巅峰,只能依靠情怀获得部分消费者的青睐。

而对于HTC、金立、酷派而言,又有多少品牌情怀可以依靠呢?

金立现在的市场表现,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多位金立公司中小供应商就表示,希望金立能够止损,不希望金立有任何动作,与金立也没有继续合作的意愿。在他们看来,金立的复出“100%是失败的,竞争那么厉害,手机增长速度下行,信用破产的公司还能起死回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