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重建大反转,多地政府后悔捐款,奢侈品大佬却是壕壕壕!
科技

巴黎圣母院重建大反转,多地政府后悔捐款,奢侈品大佬却是壕壕壕!

2019年04月29日 22:21:45
来源:AssBook设计食堂

巴黎圣母院场景,《刺客信条》截图

巴黎圣母院重建出现反转!法国多地后悔捐款!

近日法国多个城市表示,对之前“冲动援助”感到后悔:莫尔贝克市决定收回捐款2600欧元的承诺,因为当地古建更需要这笔经费

地方政府哭穷,巨头们倒是很大方,全球累计10亿欧元善款:开云集团大老板皮诺宣布捐款1亿欧元,之后LVMH集团也承诺捐款2亿欧元。

这不奇怪,奢侈品行业有三个非常重要的艺术基金会:皮诺基金会、Prada 基金会、路易威登基金会,他们的业余爱好就是「修古建」。

设计合作团队就包括安藤忠雄、雷姆·库哈斯这些现代主义大师。

大佬皮诺× 安藤忠雄

弗朗索瓦·皮诺是最富有的艺术藏家之一。2013年4月,皮诺家族在北京宣布:将圆明园失窃文物鼠首、兔首无偿“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

△开云集团下的佳士得曾因拍卖两座文物,遭到中国抵制,后突然宣布无偿“捐赠”。

皮诺一直希望建立私人博物馆。他曾试图将塞纳河一家老汽车厂改建为博物馆,但因为无法忍受政府的官僚作风,后来选择放弃。

△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身后是历史建筑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

他转向意大利威尼斯大运河边的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并且邀请到建筑大师安藤忠雄进行细致的翻新。

△Grassi有“厚重、肥胖”的意思,符合这座巨大白色宫殿的线条。宫殿是18世纪威尼斯新古典风格,。皮诺以3700万欧元买下它99年的运营权以及80%的收益分成。图源wiki

建筑在2006年4月开馆,首展为《我们往哪里去?》(Where Are We Going?)。

△格拉西宫,室内照片

2007年6月,皮诺又击败古根海姆基金会,获得威尼斯旧海关大楼运营权。

△威尼斯旧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17世纪的老建筑)

经安藤忠雄二度操刀,海关大楼于2009年6月6日正式开放,这正是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开幕的前一天。

△威尼斯旧海关大楼

核心位置增加了安藤忠雄经典的清水混凝土,但新结构并不与原有遗址相连,保证了改造的可逆性。

△威尼斯旧海关大楼改造,图源Luca Girardini

2016年,皮诺拿下前巴黎证券交易所(Paris Stock Exchange)50年的经营权。

这座19世纪的建筑是新古典主义风格,是巴黎最珍贵的历史建筑之一。改造后这里计划展示皮诺以12.5亿欧元收购的3500件藏品。

△前巴黎证券交易所,图源网络

皮诺将第三度携手安藤忠雄,让它成为一座博物馆的模样。安藤忠雄将会在这个圆顶建筑中间,竖起一根巨大的标志性混凝土圆柱。

△前巴黎证券交易所,改造后效果图

整个圆筒将是9米高的混凝土墙,直径为30米。

△安藤忠雄设计草图,图源网络

△前巴黎证券交易所,改造后模型

Prada基金会× OMA

Prada基金会总部新址,原为米兰一家建于1910年代的废弃杜松子酒厂。OMA的改造方案除了保留原酒厂7栋约19000平米空间,另外增加了三座新建筑,耗费十年时间完成。

△Prada基金会新总部,图源Bas Princen - Fondazione Prada

Prada携手建筑师Roberto Baciocchi,从2011年起开始对上海历史建筑荣宅进行修缮,并最终耗费6年时间完成。

△荣宅,图源网络

2011年,Prada参与修缮威尼斯王后宫,并在此建立基金会最初的场馆。这里是当地著名巴洛克风宫殿,现在被改造为艺术空间。

△威尼斯王后宫,图源网络

2014年,Prada又参与到了位于米兰的伊曼纽尔二世长廊(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的修缮工程。它是“世上最古老的购物中心之一”,建成150 年以来首次进行修复,并在2015年4月完工。

△伊曼纽尔二世长廊,图源网络

LVMH集团× 古建修复

LVMH集团旗下的Louis Vuitton 就出资修葺威尼斯著名的电影院Cinema Teatro San Marco和The Venice Pavillion展馆。

Fendi第三代掌门人早在2013年就捐赠220万欧元,修缮罗马特莱维许愿池喷泉,维修工程2015年11月竣工,Fendi还支付了16个月的清理费用。

△罗马特莱维许愿池喷泉,图源网络

LVMH旗下的宝格丽在2014年出资150万欧元,用于修缮罗马代表古建西班牙台阶。2015年,它又资助了卡拉卡拉大浴场马赛克地板的修复,Divas’Dream系列珠宝就以此为灵感。

△罗马卡拉卡拉大浴场马赛克地板,图源网络

宝格丽又宣布再捐50万欧元,加上修缮西班牙台阶余款约50万欧元,用于重建位于罗马的地标性古迹银塔广场

△银塔广场,图源网络

CHANEL × 巴黎大皇宫

2018年,CHANEL出资2500万欧元用于修复巴黎大皇宫。Karl Lagerfeld自2005年以来长期将它作为CHANEL秀场。按照原计划,修复工程将从2020年12月启动。

△巴黎大皇宫,图源网络

2017年3月,CHANEL宣布成为巴黎加列拉宫的独家赞助商,出资500万欧元创办法国首个永久性时尚博物馆。

△巴黎加列拉宫,图源网络



Tod's × 罗马斗兽场修复

意大利奢侈品集团Tod’s SpA 建立了“ Amici del Colosseo(斗兽场的朋友)”的基金,承诺花费2500万欧元用于修护罗马最著名的建筑物罗马斗兽场,预计修复工程将在2020年到2022年彻底完成。

△巴罗马斗兽场,图源网络

Tod’s不仅出资修复斗兽场,还捐献了700万欧元帮助修复米兰著名的斯卡拉歌剧院。时至今日,它仍然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豪华剧院之一。

△米兰斯卡拉歌剧院,图源网络

古建所承载的历史、艺术和工艺上的价值,正是品牌所珍视的。撇开初心,当建筑文明岌岌可危的时候,有人愿意伸出援手,这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有人说: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

不过,很多人一定有疑惑:各个国家每年肯定都有拨款,另外还有大量门票收入,怎么会缺钱?

《刺客信条》中的巴黎圣母院

以巴黎圣母院的修缮为例,由于法国政府通过巴黎圣母院之友基金会提供的维护资金已经入不敷出,近年来,大教堂官方一直在寻求私人资金。

这个问题其实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也解释过,门票收入要上缴,而运营古建本身就要支出一笔很大的费用,再加上修复文物、升级基础设施这些花销,钱根本不够。

故宫IP商业化运营后,年收入15亿,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有更多钱来升级安保系统、修整藏品库房、还能增加更多专业人员来对文物进行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