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省份首富简史:大起大落的人生太刺激了
科技

中国各省份首富简史:大起大落的人生太刺激了

2020年10月20日 10:37:04
来源:财经无忌

文 | 刘章号

衡量价值的尺度有很多,财富数字是其中颇为人所看重的一种。

因为这是最为简易、最为直观,也较为统一的一把刻度尺。即使是泼天富贵也总要有个数值,而这个数值就是当下大行其道的富豪排行榜。

历来一旦有富豪榜单发布,往往能瞬时聚集起舆论与关注,就如在平静的鱼塘投入一颗钓饵,吸引了大量游鱼,全社会对于财富的渴慕显而易见。

财富就像指环王中的魔戒,并不是由人攫获了财富,而是财富选择了人,掌握主动权的从来不是人,而是财富本身。

因为财富的流动速率远非人力所能控制,更像是时间的奖赏。

财富对于富豪来说,多数时候也只是代为保管而已。所以看到富豪榜上的大富翁们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无意与财富为敌。在所有创造价值的事业中,发掘财富价值是其中一门值得尊敬的事业,任何时代都应如此,当下更是如此。

我们无意与财富为伍。太多的纷乱变幻背后都有权力与财富缠斗的身影。在无数个场景中,财富几乎成为纷乱之源。争权夺利的“利”,正是财富的一个变种。

是人性的贪婪,还是财富的蛊惑,其实往往难以分得清。

最为难堪的是,无论是主动追逐财富还是被动为时间奖赏成为大富翁,都有稍有不慎的时候,也正是在这稍有不慎中,手中的财富带了瑕疵,个人的身价损了成色,头顶的光环竟也跟着暗淡了许多。

任何财富都有经不起检视的时候。

美剧《亿万》中援引沃伦·巴菲特说过的一句话“任何人被警车跟踪五百英里,总会有吃罚单的时候。”

如果以此来形容财富榜上的富豪们,未尝不是一种熨帖的表述。

但我们仍然对财富心怀热忱。

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还依然热爱它。”

纵然财富背负再多的声名甚至骂名,财富仍然是我们汲汲以求的标的。

因为在所有的价值参考系中,财富最为简易、最为直观,也最为统一。颜值很直观,但是不统一;智慧很简易,但是不直观;道德很统一,但是不简易。

原谅我用一种偷懒的办法衡量价值,实在是因为用财富去桁架一个人的成就实在太容易了。

无论是福布斯富豪榜、胡润百富榜还是瑞银与普华永道的《亿万富豪报告》,每一家的富豪榜单出炉之后都会成为争相热议的话题,而富豪榜中的人物,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价被一串数字标定呢?

自称至少有十年间外国杂志少算了他一半财产的华人首富李嘉诚说过一句话,“人是否首富是其次,关键你做人是否做得有意义,人生值得别人钦佩才最重要。”

这是一重境界,修身。

2015年彭博亿万富豪榜中马云有一度超过王健林成为中国首富,其后不久马云在湖北会见政要,期间关于首富的话题,马云也说了一句话:“钱越多,责任越多,首富是负责任最多。”

这又是一重境界,兼济天下。

成为中国首富的人不多,但也总有轮换,早年间有新希望刘永行、刘永好兄弟,有国美黄光裕,有网易丁磊,有玖龙张茵,有三一梁稳根,有比亚迪王传福,有娃哈哈宗庆后,有碧桂园杨惠妍,有万达王健林,有恒大许家印,当然还有马云、马化腾,以及今年的农夫山泉钟睒睒。

每一年的富豪榜都会有所变化,因为在资本造福的时代,资产价值浮动得太快,快到有些首富的面目还未被大众所熟悉就换人了;资产价值浮动得也很慢,慢到首富的位子似乎始终在几个人中间轮庄。

命运的恩赐也好,时间的奖赏也罢,我们始终是旁观者,热切而又冷静地旁观。

作为旁观者,我们钦羡过首富,也责难过首富。首富登顶时,我们拍手;首富跌落时,我们唏嘘。

我们代入了太多的情绪在财富榜单上,我们也投射了太多的内心戏在首富身上,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仍然对财富心怀热忱,哪怕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我们仍然希望用财富这把尺子去衡量世间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

中国首富关注的人太多,讨论的也太多。我们此番试着把视角投向中国的地方首富,看看他们是如何发家、致富,如何修身、治企业。

为此,我们将推出《与首富有关的日子——中国各省份首富变迁简史》系列文章,从一人际遇看时代发展,从一个企业成长看行业变化,从地方首富变迁看地域经济特点,我们希望能得出一些结论,也许我们什么也得不出。

南开大学创办人张伯苓先生曾经说过一段话,可以视为对于中国发展的深刻认知,他说:“中国的底子问题不在于贫富不均,而在无富可分。若只言均富而不先谋富致富,实则无异均贫,因此,国家要昌盛就要先谋致富;欲谋致富,不能不发达商业。

放眼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一的各个省份地方,这段话在今天仍有着极大的现实意义。而谋致富、发达商业的领头人,仍然是地方的首富们,从这一点来说,他们值得命运的恩赐、时间的奖赏,以及你我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