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明星流量地理研究:李现还是肖战?抖音还是B站?


来源:澎湃新闻

原创:谢明宏

作者 | 谢明宏

编辑 | 李春晖

世人都道暑期好,唯有男神忘不了。

在线日日说恩情,播完男神又换了。

刚刚过去的7月,少年之争是李必和吕归尘,电竞之争是叶修和韩商言,古装之争是蓝忘机和魏无羡。

男神如此多娇,引各家迷妹尽折腰。多部重点大剧同播,让暑期男神宝座更显扑朔迷离。每天都喊“爆了爆了”,到底谁真爆,谁假爆,爆在哪,有多爆?这个暑期“爆爆组”,足以让硬糖君三月不知“爆”味。

而火在B站,红在豆瓣,炸在微博,赢在抖音,各有各的“爆法”。面对互联网分众平台的日益区隔,谁比谁红还真就没了统一标准,必须硬糖君祭出全新的“流量地理研究”——

B站,大家各自剪视频,两耳不闻别家事;豆瓣,粉丝圈帖盖楼欢,哪管他人瓦上霜;微博,每个超话宛如一个小世界,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抖音,就更加被算法所耽误,甲之男神乙之路人的事屡见不鲜。有时候你觉得红遍神州的爱豆,别人可能一次都没刷到过。

但若把每个山头拆分,也不难得出结论。在抖音,以李现作话题的视频播放量为127.2亿,绝大部分数据都是在7月《亲爱的,热爱的》播出时累积的。7月31日大结局,更贡献了近10亿的增量,基本是抖音头部网红需要积累至少半年的成绩。

在B站,以肖战为对象的视频,播放量最多的为228.4万,破百万点击的视频有10个。凭一部剧创造10个百万+视频,的确很能打。而《陈情令》的双男主剧情,为UP主们提供了丰富的素材,衍生作品令人眼花缭乱。

李现在抖音一枝独秀,肖战在B站捕获芳心,或许代表了当下小生圈粉的两个方向。

前者是路人粉居多,短视频的传播优势可以迅速助推热度。但剧集播完后面临续航问题,所谓三月剧粉跑得快;

后者以真爱粉为主,自来水安利更容易巩固忠诚度、提升带货力。但缺点是总让人疑心到底“出圈”没“出圈”,没法拍着胸脯说我同事、我二姨、我三姑都在追。

一句“我Get不到他的颜”,道出了审美分流的现状。你的喜欢或不喜欢,终究无法影响到他的狂热或厌倦。国民小生,人见人爱的时代已成过去。红在一隅、群雄逐鹿的页码姗姗翻来。

今天,我们依然能够看到各种全网人气榜单,但却很少人再愿意相信其公信力。人们在不同的平台追相同的爱豆,或者在同一个平台粉不同的偶像。

追星打榜只是形式,说到底人们最在意的是“怎样最大程度的去取悦自己”。男神投射一时的欲望,平台只不过顺流而下。

抖音能让李现“抖”多久

作为网红的生产基地,抖音里的明星一度只能划水。这个7月,李现在抖音的蹿红,为后面的小生提供了全新的破局思路。在微博、豆瓣等人气固化的平台,想要短期内有作为实属不易,但短视频恰好可以“一飞冲天”。

除了常规采访和剧集cut,以李现为话题的抖音大致可以分为“模仿类”和“讨论类”。

一则婴儿用眼神模仿李现的视频获得305万赞,与此相类似的模仿呈批量式增长。灰太狼似的犀利眼神,与惯于模仿的抖音玩法契合。不管是巧合还是迎合,你总得让抖音用户可以模仿点什么。

“讨论类”的视频,主要将李现作为“梗”来使用。如果一个明星被使用得越频繁,越说明他在抖音的走红。一则点赞213万的视频中,男生略带愤怒:“凭啥李现那么招小姑娘喜欢?”随即反转:“碰到李现给我带句话,他开班不?多少钱咱都去,撩不撩妹无所谓,主要是想学点技术。”男生的“卑微”恰好是李现“红”的反证。

我不反对任何关起门来的亲热,但是在公众场合要注意影响,要不然被人看了笑话怎么办?一则东方卫视发布的《亲爱的,热爱的》视频,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韩商言,展现出了反差萌。最终该视频获406万赞,评论数破10万,进一步奠定了杨紫催红抖音男神的定律。

去年《香蜜沉沉烬如霜》的邓伦,今年《亲爱的,热爱的》的李现,让人“沦陷”的原因都有赖于剧集的甜宠性质。生活很苦,奶茶来补。恋爱不甜,剧集来填。无论是旭凤还是韩商言,抛开特定的剧集背景,都具有“理想男友”的传播潜质。不太复杂的剧情入坑门槛低,高甜的恋爱有利于短视频的口碑发酵。

对比李现127亿的视频播放量,同样是电竞题材的杨洋在抖音热度低迷,只有13.9亿。《全职高手》输给《亲爱的,热爱的》,一方面是后者不肯把电竞改成“网络安全”而无法上星,减少了电视引流;另一方面是缺乏恋爱线,光靠热血难以借力抖音的优势。

杨洋点赞前三的视频中,至今仍有两个是3年前的《微微一笑很倾城》。不谈恋爱,想在抖音爆红真的很难。最阴差阳错的是,2016年8月《微微》首播,同年九月抖音才正式上线。那时的抖音还远未能“以剧带人”,而后拍了《武动乾坤》和《全职高手》的杨洋,其心思又早就离开了甜宠剧。

在抖音,高甜题材的剧+适合传播模仿的梗=一款暑期男神。肖战39.7亿、王一博25.6亿的播放量,主要来自热播的《陈情令》。有时没有剧光靠梗,也能取得很高的播放量。比如蔡徐坤的78.9亿,可能有一部分来自“唱跳rap和篮球”,因此很难据此说蔡徐坤在抖音红了。

B站是肖战的后援站吗

同样是肖战跳《极乐净土》,在抖音只有31.3万的播放,到了B站立马成为229.2万的热门。如此明显的对比,更加说明B站与抖音的小众与大众属性。能引爆抖音的,一定是路人皆可懂的内容。要在B站红,那就只可意会不能言传了。

面对B站超强的二次创作能力,《陈情令》关于“忘羡”二人的内容,配上《仙剑3》的《此生不换》后,焕发了强大的圈粉效应。这则208万播放的视频,是UP主对蓝忘机与魏无羡CP的浓缩升华。无论是一颦一笑,还是深情对视,都透视出了“腐眼情深”之感。只要有灵感闪现,多么陡峭的切入点都不成问题。

比如一则肖战和王一博,互相叫起床的视频,更是神仙剪辑。不同的素材经过调整,宛如大型婚后日常。这边王一博语气强势:“快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那边肖战奶声奶气:“太阳已经晒屁股了哦,快起来。”一凶一奶,一冷一暖,加上粉红的配字,不就是每个真爱粉的幻想世界?

在B站,肖战王一博的主流cp视频被冠以“博君一肖”的谐音。另一则用《陈情令》的拍摄花絮剪成的视频,配以《梦幻诛仙》获得147万播放。每一个小片段都平平无奇,但汇集在一起就有了一种“往事如烟”的深邃。看着两个嬉戏的少年,就知道再也忘不了这个携手的夏天。

王一博和肖战,隔空共舞一首《Trouble Maker》并不新鲜。肖战和迪丽热巴“参演”的《重生之将门毒后》才带感。肖战的谢景行,俊美优雅腹黑聪明,可是偏偏他却身心干净还专一。至于那种不招人厌的流氓气质,只能说有颜值的人才能耍流氓。只要你气质把我拿下了,真爱粉分分钟给你剪一百部新剧。

百万+的视频10个,50万+的视频61个,B站似乎成了肖战的后援站。就连腾讯电视剧的官方UP,剪的《陈情令》名场面合集也收获90.6万播放。与东方卫视在抖音助力《亲爱的》不同,在B站推红肖战的主力军是千千万万个自发奋勇的个人UP。

抖音的定调统一,B站的视频则主要展现UP对明星的个人化理解。李现在B站百万+的视频4个,50万+的视频20个,传播点也不限于恋爱向。比如UP主Koalixi,就在自己播放量为95.8万的视频中,将李现的特质概括为“偏执、暴躁、病娇、色气”。这和抖音所传播的“高冷、禁欲、甜宠、深情”已经相去甚远。

如果说抖音是大众舞台,B站就更像是私人秀场。在B站,视频剪辑赋予了明星和角色“二次生命”。他们从大众宠儿,演变成了私人收藏,更具魅惑气质也更加“去主流化”。李现拿腔拿调的表演,到了B站可改造的空间很小。反而是没个定型的肖战,有更大的想象域。

万紫千红汇于微博

在豆瓣,关注肖战的有18235人,鹅组有1683个帖子,1000+回复的帖子3个;关注李现的有21748人,鹅组有2452个帖子,1000+回复的帖子3个。若考虑到部分讨伐帖数目,两人在豆瓣形成均势。

而在7月31日晚爆发的地图事件后,豆瓣齐声讨论李现的未来。悲观论调认为,他或许成为有史以来爆得最快糊得最快的明星,热度在《亲爱的》完结后会消散;乐观派认为,演员只看得到剧本,地图乃后期添加背不了锅,仍可长远发展。

和抖音、B站以视频为主不同,走文图风的豆瓣时常展开激烈论战。虽然用户数有限,但经常成为舆论风向的源头。想想微博的坤伦大战,其导火索不就是豆瓣那篇“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的帖子吗?

若论嘴炮,豆瓣在众多平台中可以舌战群儒。但也正是由于缺乏“数据露出”,导致明星人气在这里极难判断。在娱乐舆论场中越来越占有一席之地的“兔区”(晋江论坛网友留言区),也具有类似特征,并因为匿名而更甚。

我们常听到某明星在抖音、B站很火,却很少听到“在豆瓣很火”的说法。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如果大家在豆瓣经常为某明星争吵,那他的人气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建议豆瓣开辟“争吵值”,未来大可成为一个别样指标。

相比豆瓣,微博的超话可谓简单粗暴。李现超话阅读54.2亿,王一博90.3亿,肖战114.3亿。至此我们似乎可以说今年暑期档的男神之争:李现火在抖音,肖战赢在B站,豆瓣双方平手,肖战拿下微博。唯一无法确定的是,两人的线下热度到底谁更胜一筹?

最新的进展是,看起来路人缘很好的李现,因为自身代言的肯德基线下活动参与人数不足,取消了活动。虽然李现本人不参加,只是粉丝的线下应援,但还是给李现的发展打上了一个问号。

如果走大众演员路线当然不必担心,但若杨天真老师的目标是让李现成为新晋“流量”,恐怕还要在“真爱粉”上多下功夫,毕竟他们才是肯花钱花时间的人。而大众范围的“脸熟”“路人好感度”,我们很难用商业标准衡量其价值。

不同台对打,永远不知道哪位小生的人气在裸泳。电竞男神的争夺,是李现赢了杨洋。古装宝座,是肖战小胜王一博。而少年之争,拿浮尘的易烊千玺要比拿刀的刘昊然从容一些。仅以口碑论,对于刘昊然的演技质疑尚存,而观众已不再挑剔易烊千玺的演员身份。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人气之争的结果最终只能“气人”。献礼月的到来,逼出了墙头最多的暑期档,也冥冥中暗示着即将迭代的小生市场。91年出生的杨洋、肖战、李现急需在而立之年到来前,划定自己的疆界;97年的刘昊然和00年的易烊千玺,还在摸索最佳戏路。

时间已经不多,未来将会证明这个夏天的特殊意义。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