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


来源:银杏科技

南京东南的乌衣巷,落日遗光斜斜照下,飞车驶过的朱雀桥,在春天草树繁茂。一眼望去有燕子不时从巷子边飞过,转瞬即逝,毫无停留驻窝的意思。也对,毕竟它们出身高贵,祖上曾是“旧时王谢堂前燕”。

对上海的宁波路来说,乌衣巷的这种历史感是同理的。宁波路遍布拱型的上海老弄堂建筑,露天小菜场却很少有阳光照进,往东边儿看去,这在数百年前是老上海钱庄、银行的聚集地。

此时再抬头,是一幢幢高楼的外滩,中国金融中心的前世今生在这交相辉映。

大雨时分,雨沿着房檐洒进弄堂里,水珠碰撞到青石板后又溅起,再落下。这一声响的回荡,是对成败的无奈,是对物是人非的感叹,是对浙江人这段数百年银行史的回应。

金融亡国

庚子年间,北京城的金銮殿遭了波大罪,龙椅上挤满洋人不说,就连四周太监站的地方也没留下空隙。

这些个碧眼黄毛的洋人正精神抖擞的摆姿势,意图在历史上留下个好面貌。洋人们为了把相片照好,都捣饰得很干净。而那沾满胜利之血的军装早被掩埋,更不会玷污这文明世界的相机。

其中的一个东洋胖子很好笑,应该是个滑稽戏演员。人肥脸肿军装紧绷,他眼神再凶狠也只能表达:这里在演人间喜剧。

四九城的另一出好戏也开场了,一群身残志勇的太监正被文明社会的枪与大炮指着,双腿发颤,却没有和外面的主子一样跪下,肩并肩硬挺挺地站直了。

在呐喊出了最后的殉道声后,太监昂首就义,即便身后的圆明园还是被大火烧得透亮,这叫陪葬。

而此刻,他们的主子西太后,已经溜到西安继续享受着自己如诗如画般的人生。

受甲午、庚子事件冲击,大清帝国更加风雨飘摇,改革维新呼声又日渐高涨。这个老太婆心里门清:与其说继续占着茅坑不拉屎,不但地位难保,还会留下诸多骂名,还不如趁大权在握时主动让路。

于是,便有了后来的溥仪生父载沣C位出道。

载沣上台后,以《盛世危言》为改革的指导思想:西化改革和以商立国。到1910年,大清国财政收入增加两倍,重工业水平增长四倍,还投资实业白银五亿两。

改革初显成效,两江之地功不可没,它一直是大清国财赋重地和GDP快速增长的重要支撑。身为两江总督的张人骏,却在这时的一次“国会现场”遭到下属单位弹劾。语言恶毒大意是说大清要亡于他手,而原因让其哭笑不得:不该代替中国商人偿还洋商的款子。

没有几个当官的会心甘情愿将到手白花花的银子拿出来无私奉献。

事实上,张人骏此时是有苦难言,两江之地繁华的背后,正面临一场严重股灾,前帝国首富胡雪岩怎么倒在股灾中的,他心知肚明。所以,他不得不自掏腰包救市,但其手下的江苏资议局却不明其中利害,在他眼皮底下明着造了反。

两江总督张人骏

这场股灾是一个叫麦边的英国人搞出来的,他当初跟所有洋人一样,怀着发财大梦来到中国,开洋行、成立轮船公司,学着成功的标准模板。

事与愿违,麦边干一行亏一行,几乎是血本无归。洋人来中国讲究的是衣锦还乡,窘迫的现实让麦边没脸回家见“姥姥”,走投无路之下他便决定将国际市场的橡胶投机活动带到上海。

麦边首先花钱买通了上海的各大报业,刊登软文《今后之橡胶世界》,铺天盖地的疯狂给中国人洗脑。他让员工雇大批人去银行排队买股票,把银行大堂挤得水泄不通,无法营业。

找皮包公司拍橡胶种植园的宣传电影,在上海街头天天播放。还组织购买股票的市民到南洋橡胶园旅游,宣称会每季度发放股息,勾结交易所高层操控股价,让股价小跌大涨,再与汇丰、花旗联手搞虚假股票抵押。

资本家这种人为的让猪飞上天的方式,在那个“淳朴”年代没人见识过。

在国际市场橡胶利好的消息传出后,股票涨疯了,上海市民也疯了。那条街上瞬间挤满了橡胶公司。上至官员,下至小贩儿没人能逃过橡皮股票的风潮。

物极必反,国际橡胶投机活动盛极而衰,伦敦橡胶股票行情暴跌的消息传回上海后。国际资本早早脱身,接盘坐庄的上海钱庄立即大批抛售,股市开始崩盘。在金融巨擘源丰润倒闭后,大清全面进入金融危机。

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复兴之势被打断,清政府在财政陷入窘境后被迫去收回铁路,民间爆发保路运动,随后就是辛亥革命,让满清政府付出了“金融亡国”的惨重代价。

先进资本主义带来的思想、经济碰撞,虽然给了钱庄遍地的浙江人追赶时代潮流的机会,但同时也将刚刚起步的中国银行业冲击得千疮百孔。

财阀源丰润

1910年10月的一个清晨,秋意透出的寒冷足以让人发抖。天还没亮,上海源丰润总号门口就挤满了前来汇兑的人群,老板严信厚站在不远处脸色铁青,无奈地闭上了双眼,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幕意味着什么。

源丰润创始人严信厚像

这次大规模挤兑,也的的确确成了压垮巨头源丰润的最后一根稻草。

源丰润的创始人是严信厚,宁波商帮第一人,也是大清最先开眼看世界的那批人。在胡雪岩门下做过门徒,给李鸿章掌管过盐务,还与盛宣怀一起创建了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

当官积累大量财富后,凭借自己政商两界的人脉,成为清廷的合作者。承接了江海各关的税款,还有给各国的赔款。

“政商模式”自古都是中国企业家的主要成功手段,严信厚一举就把源丰润银号带到了大清金融巨头的位置。

其子严义彬在他身后耳濡目染多年,一接手源丰润,就迅速扩张到各大省会城市,还开设源吉、得源两家钱庄互为犄角,财团之势初显。

陈子琴是严信厚的老乡,同为宁波人,严信厚对他颇为照顾,去世后还专门嘱咐严义彬,宁波帮从不亏待同乡。所以严义彬让陈子琴担任源丰润上海总号的经理,还邀请他参与四明银行的创立。

四明是宁波的别称,由诸多宁波帮大佬(袁鎏、朱葆三、李厚垣、方舜年、严义彬、周晋镳、虞洽卿等。)一起创办的中国第六家银行。陈子琴家的祖坟应该冒了青烟,靠沾沾同乡的光,就当上了上海滩的腕儿。

橡胶股票兴起之时,陈子琴极力劝说源丰润入场坐庄。源丰润成立新钱庄坐庄橡胶股票,陈子琴出任经理。担任两家金融企业主要领导人,他肆意妄为,没有制约,以联号开出汇票的方式,大量挪用集团坐庄的橡胶股票,迅速肥胖。

陈子琴这种公器私用是金融行业的惯例,今天也如此,只是方式更隐秘。

股灾之初,源丰润靠深厚的积累暂时躲过了冲击。同乡虞洽卿出手帮忙,好友上海道台蔡乃煌也是竭力相助,张人俊同意贷款救市。

之前每逢市场变局,严义彬都会竭力救市,同业之间生死与共,同乡之间利害相关,源丰润靠此成为中国银行业的擎天巨柱。因官府有关系,双方配合,一起稳定晚清金融市场。

但这次不同,橡胶股灾牵扯到了晚清的政坛变局,还有外国资本的介入。蔡乃煌是北洋系的地方大将,北京的斗争让袁世凯自顾不暇,载沣也被隆裕太后的政治同盟拖住,外资银行也纷纷反悔拒绝贷款。

失去了政治上的庇护后,就算蔡乃煌在挽倾天之局还是被革职。

蔡乃煌一度申辩,但换来的是被中央呵斥,还面临被押解进京的风险。恼羞成怒之下,他逼迫源丰润提出官银子,严义彬苦苦哀嚎,把家业呈送到衙门只求能缓几天,让他能够动用关系调集现银。

但士大夫可杀不可辱,政治靠山还岌岌可危,北洋系急需反击。蔡乃煌是袁世凯亲信,他决定动摇清廷统治根基,还以颜色。

官银被提走的消息传出后,源丰润集团全国性的挤兑风潮开始。轰然坍塌后,亏空两千万两,政府是最大债权人。清廷十年金融改革建立的金融信用体系也开始崩溃,大批钱庄随后倒闭,南京的财政金库中只剩下一万两白银。

晚清实亡于中央对金融战争的无知,精英阶级各怀心思的内斗不止,和没有强大力量对抗外国资本对经济改革果实的收割。国弱无金融,民营资本可悲、悲叹,使人唏嘘不已。

四明银行

虞洽卿与严义彬不同,虽然他们同为宁波人,但虞洽卿自幼清贫。

虞洽卿像

他14岁就开始闯荡上海滩,从家乡乘坐了轮船到十六铺码头。靠岸后,他一直精神恍惚,昂着脖子才能勉强看到顶的钢铁巨兽,岸边居然有几十艘之多。而更多的怪兽在江上凶狠的嘶吼,喷火吐雾,这里像是新世界的起点。

穷小子愣愣的没说出“大丈夫当如是也”这样的狠话,但伟大的征程一直都是从高不可攀开始,他要成为中国航海王的野心在此时埋下了种子。

上海突然下了场大雨,把正做梦的虞洽卿惊醒,他急忙提上行李就跑,没两步鞋子就湿了。他赶忙脱下自己唯一的布鞋,打着赤脚朝瑞康颜料行跑去,他同乡早就帮他谈好了到瑞康当学徒。

手里提着布鞋的虞洽卿,一进门就摔在地上。瑞康的老板正好在柜台算账,脸色不好,一时间惊疑不定。

原因是他前晚做梦了,看到了财神,是赤脚手持元宝的。居然和这小子这手提布鞋送上门的样子一模一样,瑞康的老板想明白后高兴坏了,说这是“赤脚财神”上门,虞洽卿自此发迹。

财神虞洽卿虽然想当航海王,但他起家是靠银行。先当华俄道胜银行买办,次年荷兰银行在上海成立,缺门下买办走狗,虞洽卿投入麾下。

在当买办取得原始积累后,虞洽卿依靠宁波老乡的力量成立四明银行。他明白当航海王就是要船多,虞洽卿旗下三北航业集团能成为华商之最,全与四明银行的支持有关。

三北集团买船的钱,几乎都是通过向四明做抵押贷款得来的。

虞洽卿先用低价买进一艘旧船,翻新一下,再以新船报价向四明做抵押贷款,周而复始的利用四明,才把三北抬上航运龙头的位置。

这种与银行关系颇深,几近空手套白狼的金融杠杆手段,在日后被他的后辈们更为发扬光大。

但四明银行在股灾时还是难逃噩运,被同为宁波人的孙衡甫接盘。虞洽卿与他反目成仇,后来重新创立一家劝业银行进行竞争。

孙衡甫是个“国民乐透男孩”,最初是做鸦片烟行的学徒,后进银行工作,能盘到四明银行说起来也是件趣事。

1911年上海在金融风暴前,他看准时机低进高出大肆发财,在四明银行股价大跌时,一举收购成为他的私人财产。这种赌徒性格是做金融业最忌讳的事情。孙衡甫最开始炒股的钱,不是辛苦存下的,而是他的小妾买马票中的奖。

四明银行确实是个被神秘东方力量笼罩的地方。

四明别墅就由孙衡甫修建在愚园路,是旧上海的高级住宅区,一排的总弄堂联通了六排的支弄,房屋大约40幢。这还只是四明银行投资房地产的一小部分,巅峰时候在上海约有1200幢房产。

夏天在上海愚园路的街头走一走,会发现梧桐树叶挨挨挤挤的像把大伞,给阳光死死的遮住。这里曾经是法租界,梧桐比南京种的还要早。但愚园路的树没有日后的南京梧桐有“价值”,因为它们不能为修建伟大的地下隧道献出生命。

孙衡甫起于阡陌,好烟好赌好酒好女人,发迹后眼高于顶,只相信钱,少有朋友。他靠赌字赢下了四明银行,再赌上海的房产会涨,直接梭哈,把四明的业务重心聚焦在此,还发行四明银行钞票。

巅峰时春风得意,一日就能住遍上海楼。

但银行是最直面经济危机的金融机构,一战前世界经济危机到来,全国房价开始猛跌,四明银行被白银改革波及。孙衡甫因为赌博式的大量买入房地产和有价证券,企业资产被套牢,账面只有少部分流动资金可以兑换给储户。

孔祥熙

孔祥熙盯上了四明,这个贪婪的金融天才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发财机会。他突然实施的法币政策:废止银本位制、采行纸币制,禁止市面上白银流通,将白银收归国有,移存国外,用作外汇准备金。

他还别有用心的指使中央银行去四明挤兑。法币制是利国利民的金融改革,但孔祥熙利用改革都谋私,不得不佩服他能损国利己的“高尚”。

四明银行的发行权被撤销后,需要收回已发行的纸币,但四明已欠缴1300万的发行准备金,根本无力应付孔祥熙的手段。

落难之人好像一条无主子的野狗,只有被痛打的份。

孙衡甫不得不去求政府高官去找孔祥熙说和,就算虞洽卿在乎同乡之情,官至财政部次长,也不敢与多嘴,为保全性命,孙衡甫只能黯然退出四明。孔祥熙之后派自己的马仔吴启鼎去兼四明董事长,并加入大量官股。

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完全了孔家官商合办的“小四行”大业,四明银行与中国通商银行、中国实业银行、中国国货银行。

兴业与实业

抗日战争爆发后,虽然有汪精卫之流的“曲线救国”党,但国人更多的选择是“一死心期殊未了,此头须向国门悬。”

带路党自古的好处是能千古留名,君不见洪承畴最后安然趟入《贰臣传》。

1938年8月24日, 8架涂着膏药旗的歼击机从广东海面驶过,日本人的“猫眼”在看到一架民航客机后,立即呈攻击阵形。客机是中国航空的桂林号DC-2,技师察觉到情况不对后,立即飞进云层躲避。

日机紧随其后,并开始射击。机师将桂林号紧急迫降到一条河流之上后,膏药旗再次遮蔽了天空,8架飞机来回轮流扫射,桂林号被迫沉于水底,只有三人生还。

这是世界民航史上客机首次军机击毁,浙江兴业银行总经理徐新六与交通银行总行董事长胡筠一不幸遇难。噩耗传回后举国震动,因为此二人是赴美国争取援助的重要代表,是中国银行业支持抗日的顶梁柱。

蒋介石突闻噩耗怒砸手中茶杯后,久久不能言语,不止因为徐新六是他的浙江老乡,这还关系到抗日大局。徐新六是美国政府财政部长摩根索的好友,还是江浙财阀中的重要成员,他明白这事情是有人在泄密。

戴笠很快收到指示查清此事真相,严惩犯案人员,盖世太保面对着主人自然是听话的,后来稍微深入后,就却不了了之。原因有两点:原军统特工叛变后为日本人所用,英国人讨厌戴笠故意泄密趁机报复。

这场悲惨的战争能够胜利确实是个奇迹,因为我们面对的敌人还有自己。

浙江兴业银行始于“保路运动”,大都由浙江铁路的股东出资成立,杭州豪门蒋家是其最大股东。这是家从出生就铁骨铮铮的银行,在两次全国性的挤兑风潮中逆流而上,成为近代中国金融业的中流砥柱。

第一次挤兑风潮是辛亥革命那年,这次挤兑事件比新中国成立后的海南发展银行事件更为恐怖,因为这次是国家的信用崩塌。

武昌起义后,大清银行倒闭,全国性的挤兑风潮出现。众多钱庄、银行因此倒闭,金融机构的信用崩塌。兴业银行站在大时代的风口上摇摇欲坠。

兴业银行最初是为浙江铁路而成立,所以大多款项都用于浙铁的运营。面对全民的疯狂挤兑,资金调拨困难。大股东蒋抑巵赌上个整个蒋家,倾囊而出不算,还利用蒋家的各种社会关系,多方调集现银,重新建立了兴业的信用体系,转危为安。

近代的银行业确实倒了血霉,经历了辛亥革命的危机后,没隔几年又被袁世凯折腾了一次。

1916年5月,袁大头为了自己的皇帝梦,动用国家大批公款,导致财政空虚,他就让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停止兑现,又爆发了全国性的挤兑风潮。

袁世凯的金融改革结束货币的银两制,把货币单位改成银元制,从而达到中国货币统一的目的,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

但让银行停止兑现,是不顾全国大局的死活,再掀起“信任危机”。

兴业银行没有官方背景,选择默默反抗最后的“皇帝”。这次不止蒋抑巵赌上家产,兴业的董事长叶景葵也千金散尽,只为做到银行人最本分的“信用”二字。

在之后的振兴民族工商业的运动中,浙江兴业银行以兴业为己任,并发展成为著名民国的“南三行”之一,后来参与公私合营银行,为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奉献了自己。

1951年,兴业银行在上海的大楼旁,一栋六层高的大楼终于竣工,这是上海解放前夕最后建造的大楼。两栋楼均是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墙面简洁,如同姊妹一般。新修的大楼外墙是褐红色,是同为南三行的浙江实业银行大楼。

李铭是江浙财团中的宝塔天王,也是浙江实业银行的董事长。他与旧时代的银行人不同,他是新派,更为重视人才。

中国人的有在饭桌上谈生意的传统,因那个年代时局太过复杂,上海滩的银行大佬也喜欢聚在一起交流。

你吃我喝大家一起抽烟之间,自然就成了“好朋友”,李铭借此机会笼络到一批江浙籍为主的银行家。在有了这个塔尖的式的关系网后,全国银行业同仁疯狂加入,形成一个宝塔式的结构,这股力量产生了著名的“江浙财阀”。

原浙江实业银行汉口分行

浙江实业银行以做外资和外汇起家,外资银行怎会容他虎口夺食,在中国的地盘上李铭生意却难以继续。宝塔天王凭借自己的影响力促成上海银行公会的成立,国家软弱只用中国资本抱团勉强抗衡外资银行。

解放后,实业银行正式更名为浙江第一商业银行。

万向转舵

解放初,杭州市政府的一间会议室里,宽敞明亮,中方所有成员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着苏联专家的谈话,若有所思,因为谈到了西湖问题。

刚经历战火后的山河自然满目疮痍,西湖的山光秃秃,湖也被淤泥堵塞,杂草七七八八的横摆着。

欲把西湖比西子,这是个卸了妆和去掉美颜的西子。

如何拯救西子?苏联专家说:建公园,再把那些有碍于风景的建筑拆掉,不能兴建风景园林以外的建筑。得,专家这话一说,杭州市的几位主要领导对望了几眼,都决定沉默。

西湖可是个风水宝地,能占用里面建筑的都是些大能。但这事儿难在当代,利在千秋,总得有人起头。杭州市拍板干了,于是就有了西湖为期五十年的规划整改。

2006年开始,西湖的先贤堂就成了江南会。它从出现在那一刻就光芒万丈,何时、何地、何方、由谁创立都被有心人记录在案。像是从有江湖的那天起,江南会便一直处于其中。

江南会是由冯根生、郭广昌、沈国军、鲁伟鼎、宋卫平、丁磊、陈天桥、马云等八位浙江籍大佬发起的,要再论当代“商道”。但江南会在2014年被中纪委叫停,先贤堂还湖于民。

消失在大众视野后,江南会更为神秘、强大。杭州绿城经历危机时,马云就说了句话,让阿里的员工去买绿城房子,绿城危机迎刃而解。鲁鼎伟、马云因江南会相识,一见如故,成了好友。

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写过:改革开放后,中国民营企业只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华西村集体组织型,一种是鲁冠球的自主创业型企业。鲁伟鼎是鲁冠球之子,万向集团的新掌门,浙商第二代。

浙商教父鲁冠球爱造车,他儿子鲁伟鼎爱飙车。鲁伟鼎在冲向弯道时,会松开油门并猛打方向盘,飘移而过,驾驶着万向驶向金融帝国的赛道。

“老爷子(指鲁冠球)的精力一直在汽车产业上,万向的金融板块业务,都是鲁伟鼎牵头在做。”一位接近万向系的人士在接受腾讯《一线》采访时说过。

浙商银行前身是浙江商业银行,从中外合资银行重组为股份制商业银行是中国银监的一次尝试,浙商银行是民资银行的探路者,民营股本超过80%。

浙商银行成立于2004年,全国第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国内最富价值的银行资产之一,万向实际持股比例10.34%,另一民营大股东是安邦系。

对传统的大银行来说,二八法则是必须遵循的定律:中高端的大客户为银行带来主要收入,而剩下的大量普通客户只带来少部分的业务收入。

银行的VIP通道由此而来,不怪银行嫌贫爱富,同样的成本能让银行赚更多的钱,为富人提供更优质享受是服务行业的惯例。

浙商银行的战略却相反,因为起步晚,与大银行争夺大企业不占优势,所以没有费力的去讨好中高端客户,反而更看中民营企业市场。

在做好传统公司贷款的同时,浙商银行把主要精力拿去做小企业、投资、基因管理等特色业务。在夹缝中谋得生存,创新中变强大,2016年在港上市。

港漂银行回“娘家”是趋势,浙商银行想回A股,股东们更想回A股。

之前民生银行A股上市后,脑白金玩家史玉柱发现原来投资银行真的是安稳抢钱,与投资网游相比还无任何风险,13个月赚40个亿。

但浙商银行回娘家却困难重重,他的对手不会同意。

2018年,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万科独董刘姝威连发数篇文章,说宝能系能控股南玻、举牌万科和格力,背后有巨额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宝能这种资本行为损害了社会主义的实体经济。

关于银行资金,刘姝威直接点名浙商银行,说这笔是“违规出资”。浙商银行还因自身的风控问题等,拉长了重回A股之路。

鲁鼎伟通过浙商银行曲线取得银行牌照后,还与好友马云联手在2014年创办网商银行,持股比例高达18%。

新时代的探索

2019年,浙江网商银行成立第五年,距普惠金融概念提出十五周年。

贵州威宁县,地处云贵高原最高处,伟岸的大自然给了这里神奇的喀斯特地貌,很美、很壮观、很吸引人,但也很公平,路难修。威宁道险,这是条少有人走的路,一直是极度贫困县。

在普惠金融概念被P2P平台玩烂的今天,有些事事一直有人在做。

雪山镇是威宁第二大镇,是少数民族聚集地,中国的蛮荒之地。威宁富民村镇银行向当地发放马铃薯扶贫贷款,2000多名当地居民通过种植业脱贫,且没有欠息和不良。

威宁富民村镇银行是由浙江温州鹿城农商行作为主发起行发起设立的。与把“普惠金融”聚焦在高利的城市、大学生身上不同,填补五环外的事浙江人有在做。

农村包围城市,这是传统。被包围的城市也有浙江人发力普惠金融。

马云说过要改变银行,他有这个底气是因为互联网在改造这个时代,“马云说”不如改为“时代在说”。

网商银行是家互联网银行,没有线下,只做线上。也不做高价值客户,不做500万以上的贷款业务。

这家银行一出生就处在“云”端,网商银行蚂蚁金服是大股东,是阿里的亲儿子,核心系统是“云”。基于大数据,能大幅度降低系统成本,单账户成本约0.5元,单笔支付成本约0.02元。

这种低成本传统银行不能比,人比机器贵。

银行靠吃利差赚钱,贷款是主要经营模式,好的风控体系决定的是银行上限。网商银行的风控体系是构建于大数据之上,金融云能够基于数据预测这家企业、行业的未来状况。

传统的金融机构风控只能靠财务分析、人工评价,如果企业经营困难、行业不景气,传统的银行不会放款。但金融云能从大数据中预测,这家企业、行业未来是否会“升温”,从而放款。

机器风控没得人情味,这事儿妥帖。

难度大、成本高、利润薄、收益低是网商银行客户的特点,贷款产品是服务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的网商贷,面向农户、种养殖户的旺农贷。

而马化腾同期成立的微众银行主要做消费贷、金融贷,无需抵押无需担保,客户依托腾讯的用户群。网商银行主要做小微商家和农户,所以相比用户量而言微众更庞大,更具有优势,也更容易盈利。但消费贷容易坏账,爆雷的P2P平台多死于此。

二马在银行业的战场上,相逢一笑泯恩仇,模式互不干扰,握手共抗大敌,收割新的财富。

但银行的财富并不是指规模多大,而是在于名气多大、信用多好、钱有没有流通出去。这道理就像历史书上的名人,不是官做的大就行,而是靠吹了多大的牛和做了多大的事。

网商银行能够突围在于流通和信用,在于这个框架的基数本身。虽然它存款利息高、贷款利息低,但依托蚂蚁金服构建相对安全的信用体系,还有支付宝巨大的流量能够深入城市第一线大量小商贩、小微企业。

微众银行能够盈利的关键点是定位和信用,定位一开始就是最容易盈利的贷款模式,再加上腾讯二字产生的信用,能够盈利也不是难事。

微众和网商大都成立时间过短,没有历史底蕴,品牌认知度相比大银行很低。没有经过长期的耕耘,口碑只存在于长期使用支付宝、微信的客户,自身抗风险能力很弱,小微企业和个人的还款能力有限,使得更为广阔的信贷市场难以开拓,想成为头部玩家的宏愿任重道远。

民营银行想在银行业中破局还需要很多年的信用经营。

“新零售”概念的提出后银行也在转变,新模式能让资金一直做到有进有出,风控模式大胆且安全,足以盘活全局,并且纯做线上成本极低,这是银行新零售的可怕。

面对互联网时代的变迁,招商银行作为传统零售银行之首也在积极转型。同业者也都在向“互联网”靠近,“工农建商”正在变革。浙江人这百年来一直处在金融浪潮的最前沿,再次面临“金融+互联网”的时代大变局,是机会、还是挑战、或者说变革,拭目以待。

这与其说是浙江帮的百年商业银行史,以点概面,不如讲成国人百年来不耻向前的奋斗史。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